❀女权主义

思聪的南方纪事|一审判决都没生效,就有人开始投诉删文章了

今天看到几篇文章被邓飞投诉,删除了。 投诉其他3篇在法庭上他声称名誉侵权的文章也就罢了,但更可笑的是,他之前的投诉居然要要删这么多文章:不只是要删掉我的应诉声明(你起诉我,我发表应诉声明,请问为什么要删),要删掉何谦的《请知晓我姓名》(何谦公开自己的姓名,讲述自己的上庭经过和心路历程,请问为什么要删?),连我公布的法院一审判决书(这可是他赢了呀)他想都要删???希望这件事从头到尾没有发生过?可能最后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于是撤销了。...

阅读更多

回声Huisheng |我们进了邓飞的“投诉指标”

写作这篇文章的过程很艰难。我一直担心会不会写得不好辜负了何谦的讲述,或者写得太长没人看,何谦则一直担心会给我们造成法律风险。但它还是在所有人的努力下诞生了。这是幸存者发出的微弱而有力的声音,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它再次被迫消失。

阅读更多

冰点周刊 | “转胎药”藏在互联网

互联网上依然找得到“转胎药”的踪迹。近期,记者注意到,在多款备孕、育儿App里都有孕妇声称自己吃过“转胎药”。一位自称已有“两个女宝”的妈妈说,怀第三个孩子时,怕婆婆生气,硬着头皮喝了“转胎药”。有女性声称,因为想要男孩,所以在怀孕42天时吃下转胎药,可是最后生下的还是女孩。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