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危机

❀公共危机

Latest

CDS档案 | 2020年3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讲真话VS极权主义的谎言与恐惧

三月的中国民众,“按照人的本性或良心说话行事”,用“说真话”的威力一次次打破恐惧与谎言编织的现实,击碎极权主义的谎言:从武汉市民大喊“全部都是假的”,到“发哨子的人”接力赛,再到李文亮微博下每天成千上万句留言,再到一次一次微信流传出的打了标记的照片、刷屏的文章,民众一次一次戳穿谎言,一次一次反抗审查,一次一次向极权与审查显示公民不服从的力量,一次一次在互联网上创造出反抗的奇迹。 三月,网络还流传一篇据说是任志强写的一篇文章,文章称习近平“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这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比喻:三月的中国宣传机器和官僚,便犹如一位被一而再、再而三剥光了衣服的小丑,却依然坚持要当皇帝,伟大胜利的颂歌依然要按照极权的逻辑上演,即便民众一而再再而三地喊出这全都是假的,他们依然在认真地表演,极权主义的荒诞性由此而生,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细胞中去,只是为这种荒诞性付出代价的却是那些无辜的生灵。

法广 | 如何处理任志强 习近平骑虎难下?

任志强自从写了一篇不点名批评习近平---是一个渴望权力的小丑,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而其独裁的作风加剧了新冠疫情后就失踪了。他是在69岁生日后第三天失踪的,同时失踪的还有他的助手和儿子。

居然行 | 武汉知府

知识分子马老师是过去三十多年,少有小资产阶级幸运地上升成为无产阶级领导者马书记,但还是在天南海北的因果轮回,成为武汉人民的憎恨对象。

人文历史评论|新冠治愈者自述:煎熬才刚开始

对在新冠疫情中战胜病毒的他们来说,身体上的伤害还不是最恐惧的,最大的是心理问题和社会问题。 文 | 记者 萧辉 70岁的李爹爹在新冠重症隔离病房经历过生死关,他没想到,治愈回家后,还要忍受的被周围人冷落和躲避的“自我隔离”生活。...

极昼工作室 | 武汉遗物

突如其来的疫情里,逝者是“走在”前面的人,肉体承载病痛之后,留下需要长时间平复精神痛苦的亲人。为斩断病毒传播通道,原本应有的临终陪伴和离世悼念,都因隔离变得仓促而草率。 “遗体要隔离,我不能守着,回到家,和母亲也要分开隔离。”女儿说,爱体面的父亲留下的衣服,让她有了父亲活过的真实感,但病毒隔离了一切。最后,那些衣服也被处理了。 很多家属甚至没机会瞄上一眼逝者的遗物: “东西都没消毒,不敢打开” “我们都被隔离在酒店,还没回家看过” “我想象过母亲死亡,但没想过,不能陪在她身边” …… 与亲人的正式告别,他们不再奢求。 如果说遗物是一个人留在尘世上的凭证,不是因为这凭证本身有多么特别,而是和它有关的记忆已不易寻觅。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