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重现

❀昨日重现

Latest

新京报文化客厅 | 专访刘绍华:如何看待公卫防疫和个人权利之间的复杂关系?

在回顾中国麻风防疫的成果和代价后,刘绍华在著作中讨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伦理话题,即公共卫生防疫与个人自由的争议。她在书中写道: “现代卫生的论述核心议题便是‘个人’与‘公共’的拉锯。在前现代时期,卫生与健康基本上是个人与家庭的命运和责任。关于国家卫生或国民健康的讨论已指出,自十六世纪现代民族国家兴起后,卫生逐渐成为国家所关切的公共性议题。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由于西方民族国家的新兴治理、都市化与工业化陆续扩张、细菌理论带来的生物医学科学知识、医疗专业社群逐渐掌握人口健康的论述与管理等历史背景,卫生正式成为欧美工业先进国家政府的治理责任。在医疗专业化与社会医疗化的趋势下,公共卫生兴起,进入褔柯所指众人身体是卫生治理产物的生物政治(biopolitics)时代。”

宋永毅:王光美的另一面

王光美算不上是文革序曲的演奏者,只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她和刘少奇成为了双重悲剧(迫害与被迫害)的主人公。

【昨日重现】网易:傻子治国天下大乱

编辑注:该文原文已被删除 古代皇位更迭最怕什么?为于嫡长制所限,传于不能胜任者。 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这就是所谓的嫡长继承制。 晋朝开国之君武帝司马炎,嫡长子司马轨二岁早夭,按嫡长制皇位应落于次子司马衷身上,但此子从小痴呆,这皇位是传还是不传? 司马炎虽是一代人杰,但在这事上一直犹豫不决,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传位于傻儿子。太熙元年(290年),司马衷继位,是为晋惠帝。 此子最为著名者,莫过于那句“何不食肉糜”。...

【昨日重现】大部分皇帝的愚蠢超过你的想象

使人愚蠢的是皇帝的权力,是任意妄为的权力。阿克顿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但是他忘了说,绝对的权力导致权力者绝对的愚蠢,这种愚蠢会完全超过你的想象。 几千年来,我们一直有一个明君梦,很多人希望朝廷出现一个明君,但现实呢?恰恰相反,历史上的明君不超过五个,大部分皇帝都是又蠢又坏。...

CDS档案 | 一颗子弹打中他胸膛  刹那间往事涌在我心上

2019年10月1日,中国“国庆”大阅兵当日,香港警察全面升高暴力镇压,造成逾百名伤者,香港何传耀纪念中学中五18岁学生曾志健中弹命危。这是香港历时数月的抗议活动中第一次有示威者被实弹击中,关注相关局势的人们为之震惊。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总干事谭万基声明说,香港警察向示威者开枪标志着“一个令人震惊的事态发展”。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周锋锁认为,尽管手段不同,但当局企图通过“牺牲、镇压、杀人”恐吓示威者这一点是天安门屠杀一样。香港荃湾公立何传耀纪念中学一群老师发信说, “我们绝不会离弃同学”。在台港人组织香港边城青年发出声明,香港国殇日,十六岁的香港青少年挡了第一颗实弹,是恶霸极权?准自由意志意图谋杀及宣战。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