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声喧哗

众声喧哗

Latest

Matters | 林小谷:为什么总有人为墙辩护?

这3、4年,在国内各个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为墙辩护的言论越来越多。他们的说辞总是这一套:“墙的存在是合理且有必要的,因为它可以有效地屏蔽掉西方散布的虚假信息,避免没有判断力的群众受其煽动;同时,墙也让有一定判断力的人出来获取更多信息,这些人不会受煽动。”然后,做一个总结,“所以,我觉得墙的存在挺好的。” 这套言论是如此盛行,以至于我上大学之前还真的有点相信,墙的存在是为了“筛选出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出去接收墙外信息,同时把没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关在墙内。”甚至还认为这是一个很明智的政府政策。 但这完全是扯淡。 首先,这套说辞本身就有问题。什么叫做“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这到底是如何定义的?...

  • 记者关震海 | 建构新香港人的身份认同 记着2019年夏天的硝烟味

    2019年,香港人这三个字已经不一样。 2019年之后,香港从此不一样。究竟有多不一样? 6月至8月香港发生大大小小的抗争,在场景、阶段演变、群众参与阶层等方面比雨伞运动更复杂,香港人的抗争模式不但「Be water」,还冲破了1989、2003、2014年的身份认同框框。 「和理非」和「勇武」已放弃了无谓的争论,二合为一。...

  • 李文足:王全璋的儿子又失学了

    2016年,警察在石景山区所有的幼儿园,甚至是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受我的儿子上学。我的儿子泉泉便失学在家,一直到2018年5月。就在那年,机缘巧合,我找到了一家接受我们的私立学校。儿子泉泉终于上学了——幼儿园大班。...

  • 更多文章

陈纯:以言说对抗恐怖

CDT编者:本文以图片格式在网络发布。 相关阅读: CDS 档案 |  陈纯  Matters | 陈纯:中产阶级的“去政治化”与“再政治化”  Matters|陈纯:八月浮沉...

柳建树:我所知道的熊培云性骚扰事件

作者:柳建树   来源:自知读书 (图片作者Sebastião Salgado) 一 今晚,忽然想起去年七月,熊培云被指控性骚扰一事。(后面有简要介绍。) 一年来,我几乎从未想起此事,可是一旦想起,后背立刻升起一股黑色的不安。极少有人知道,我是该次事件的证人——甚至可能是唯一的证人。...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