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博客

公民博客

Latest

Matters | 林小谷:为什么总有人为墙辩护?

这3、4年,在国内各个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为墙辩护的言论越来越多。他们的说辞总是这一套:“墙的存在是合理且有必要的,因为它可以有效地屏蔽掉西方散布的虚假信息,避免没有判断力的群众受其煽动;同时,墙也让有一定判断力的人出来获取更多信息,这些人不会受煽动。”然后,做一个总结,“所以,我觉得墙的存在挺好的。” 这套言论是如此盛行,以至于我上大学之前还真的有点相信,墙的存在是为了“筛选出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出去接收墙外信息,同时把没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关在墙内。”甚至还认为这是一个很明智的政府政策。 但这完全是扯淡。 首先,这套说辞本身就有问题。什么叫做“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这到底是如何定义的?...

  • 记者关震海 | 建构新香港人的身份认同 记着2019年夏天的硝烟味

    2019年,香港人这三个字已经不一样。 2019年之后,香港从此不一样。究竟有多不一样? 6月至8月香港发生大大小小的抗争,在场景、阶段演变、群众参与阶层等方面比雨伞运动更复杂,香港人的抗争模式不但「Be water」,还冲破了1989、2003、2014年的身份认同框框。 「和理非」和「勇武」已放弃了无谓的争论,二合为一。...

  • 李文足:王全璋的儿子又失学了

    2016年,警察在石景山区所有的幼儿园,甚至是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受我的儿子上学。我的儿子泉泉便失学在家,一直到2018年5月。就在那年,机缘巧合,我找到了一家接受我们的私立学校。儿子泉泉终于上学了——幼儿园大班。...

  • 更多文章

陈纯:从米兔在中国的三波批评看公共文化的生成

与一些支持者不同,我们认为这些批评根植于社会原有的公共文化之中,因此它们的出现具有某种必然性,米兔运动如果要真的改变社会的性别观念,改善女性的生存环境,它就无法跳过,也不应该跳过这些批评及其背后的公共文化。

苍山夜谈 | 贺卫方:国家和我

在过去的近40年里,我们见证了国人的权利意识的觉醒和高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通过对政府权力的宪法限制带来更广阔的自由空间,通过中间社会的成长使得人们的权利诉求走向更加有序,通过独立而公正的司法制度让正义得以伸张。

立场新闻 | 周保松:香港人的自由之夏

在这个「自由之夏」运动中,自由可以在三个层面上呈现。第一,我们捍卫一些既有的自由;第二,我们追求一些我们渴求但未能实现的自由;第三,在参与过程本身,我们经历并实践了一些自由,而在实践过程中,你感受到自己是一个自由人。

斯伟江:被窃听入罪的南昌熊昕律师

警察职业和律师职业,是硬币的两面。没有警察,意味着没有秩序,同样,没有律师,就变成了警察国家,人权状况堪忧。这是常识,因此,在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制度中,既安排了警察的各种权力,又存在律师的辩护制度。但在实践中,往往如足球队的竞技对手一样,不管胜负如何,都必须尊重对手,如果足球场上火药味很浓,表明肯定出了状况,大家把对手当敌人了,一场本来应该精彩的比赛,就变味了。...

自由亚洲 | 何韵诗美国国会听证会证词

这场抗争始于一个《逃犯条例》修订法案。但在核心问题上,它始终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之间的根本性冲突:一方面是中国模式,它不尊重人权和法治,只需要人民的服从;另一个是一个多元城市,在其存在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享有这些自由,并对美国和其他西方社会所推崇的这些普世价值有著深刻的依恋。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