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s

民主中国|一真溅雪:毛编造弥天大谎推卸“大饥荒”罪责

庐山会议后毛为巩固自己的绝对统治地位、打击那些对“大跃进”和“三面红旗”有异议的各级党政军干部,和震慑怨声载道的饥民们,毛在全国又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右倾运动”。据一九六二年为右倾机会主义份子甄别平反时统计有三百数十万党员、干部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份子”,这个数字远不是全部。毛把自己造成的“五风”、饥荒、饿死人、国民经济失调和经济濒临崩溃等责任都推到这些“右倾机会主义份子”的头上。他们成了毛的替罪羊,因而惨遭批斗、迫害,并祸及他们的家人亲友。其中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坐牢、有的劳教、有的丢官去职、有的被遣送农村、农场、工厂劳动。几乎所有良心未泯、对百姓稍有同情心、对毛和中共在“大跃进”期间的倒行逆施稍有不满的各级干部,上至中央下至社队基层干部都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份子。至此中共内部已再没有人敢坚持真理、敢说真话、再也没有人敢为民请命、再也没有人敢对毛和中共的胡作非为提出异议。与此同时毛和中共继续宣扬高举“三面红旗”、继续“大跃进”。为了从农民身上捜刮本已少得可怜的粮食又在农村大搞反瞒产私分运动,致使一九六〇年成为饿死人最多的一年。毛通过“庐山会议”和“反右倾运动”成功地加强了他在党内的独裁领导地位、成功地打击、震慑了对“大跃进”和“三面红旗”有异议的各级党政军干部、成功地震慑了怨声载道的处于饥饿状态的全国民众。不仅如此,毛还通过庐山会议和接下来的“反右倾运动”成动地压制、转移了各级干部和民众对毛一九五八年以来所犯错误和罪行的追究。庐山会议和接踵而来的“反右倾运动”坚持继续高举“三面红旗”、继续“大跃进”和反瞒产私分,继续加大收购农副产品力度的结果,除造成数以千万计的饥民(主要是农民)饿死之外,还导致国民经济进一步严重失调和几乎所有的生产生活物资的极度匮乏,整个国民经济已陷入全面崩溃的状态,使国家和民族面临不仅是中国历史上而且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危急的全面毁灭的状态。由于各省粮食调不上来(实际上各省粮食都自顾不暇,根本没有粮食可上调)眼看连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都已面临断粮的危险。数以亿计的农村民众濒临断粮、数千万农民饿死,毛和中共当局都可以不当一回事。因为外国使领馆人员、外宾和新闻记者跟本就不可能进入这些地区,也就无从了解到农村大量饿死人的真实请况,当然也就无损于毛和中共在全世界自吹自擂起来的“光辉”形象。而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却不同,那里不仅有各国的使、领馆工作人员、外宾,更有许多无孔不入的外国新闻记者,如果让他们知道居民们连口粮都供应不上,那岂不让毛和中共在国际上脸面丢尽吗?如果让全世界都知道毛和中共连自己的国家都管理不好,都被毛和中共搞得一塌糊涂连粮食都供应不上,这让毛怎么好意思再当世界共产革命的伟大领袖?毛和中共连自巳的人民都救不了,怎么能当世界人民的大救星?对于一心想当世界共产革命的伟大领袖、而且把面子和自巳的“光辉”形象看得比几千万人的生死更重要的毛和中共当局,直至此时才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严酷的现实不仅令中共领导集团意识到,连从异想天开的颠狂状态回到现实中的毛,也开始认识到必须纠正一九五八年以来的疯狂政策和异想天开的胡作非为,以挽救面临崩溃的国民经济和让民众能吃饱肚子以减少民怨,只有这祥才能保住自己的江山和“皇位”。在这种危急状况之下,毛和中共领导集团决定于一九六二年一月十一日起召开一次由中央局、省市自治区党委、地委、县委和重要大型厂矿主要负责人参加的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后来又决定吸收军队的部份领导干部参加。与会人员达七千余人,故史称“七千人大会”。会议强调反对分散主义、加强中央统一领导、加强全局观念,以迫使各地方采取一切强迫命令的方式,向已大量饿死人的农村要粮食,用来保证大城市的粮食供应。会议还把一九五八年以来因毛和中共领导集团的好大喜功、异想天开、胡作非为所造成的一切恶果、特别是饿死几千万人的责任都统统归结为是分散主义、本位主义所造成的,要省地县各级领导负责。试图把毛和中共领导集团的罪责推得一干二净,试图继续维护毛和中共领导集团“一贯正确”的虚假形象。这引起与会大部份干部的不满和抵制。为避免引起众怒,迫于无奈,毛和中共中央都在大会上发言,空洞地表示要对一九五八年以来的事承担责任,而实际上把具体责任都推到省、地(市)、县、公社、大队直至生产队各级干部的头上。还无中生有地制造出“三年特大自然灾害”、颠倒黑白的所谓“苏修逼债”和许多地方“民主革命不彻底”基层政权被“阶级敌人”所掌控这三个弥天大谎。试图把饿死几千万人、物资极度匮乏、经济全面崩溃的责任推到这三件子虚鸟有的事情头上。中共政治局常委、委员们慑于毛的淫威纷纷在大会上发言,一方面为毛开脱罪责,一方面继续对毛加以吹捧,其中以周恩来、林彪、邓小平表现最为无耻。周、林竟然不顾大跃进造成的一切灾难都是按毛的异想天开、好大喜功和胡作非为的瞎指挥所造成的这一铁定的事实,反而在大会上宣称所造成的这一切灾难都是因为未完全按照毛的“英明”指示办的结果(周、林在大会上上演的这一幕颠倒黑白为毛开脱和吹捧的“丑剧”今毛龙颜大悦。这为毛今后依靠林、周发动“文化大革命”清洗以刘少奇为首的潜在反对派埋下了伏笔)。邓还在大会上拿出了两个本本,一本是邓通过陈伯达选择性收集的这一阶段毛的语录、指示以证明毛的英明和一贯正确;另一本是具体的中央指示、批转的文件以证明问题出在书记处批转的这些文件上。邓违心地让自己和书记处为毛承担责任(邓的这一表现是邓在“文化大革命”中未遭灭顶之灾的重要原因之一)。只有彭真和刘少奇在发言中除为毛开脱罪责外,还含蓄地表示毛应负一点点的责任,因而召致毛的忌恨,毛认为这有损他一贯正确的“光辉形像”。彭在发言为毛开脱后仅说毛应负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责任,召致毛的不满使彭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为被打倒的第一个政治局委员。刘在发言为毛开脱后,针对毛的成绩是九个指头,缺点错误是一个指头和后来的七分成绩三分错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的说法,借农民的口说,有的地方是三分成绩七分错误;饿死人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刘的这一发言令毛大为不满,被毛认为是对其绝对领导地位和毛氏皇朝的挑战。此时毛已打定主意要将刘置于死地(刘在毛四年后发动的所谓“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毛整得死无葬身之地)。

阅读更多

低格必读 | 什么样的皇帝最爱大赦?

新秋气爽,吉日将至,天下大赦,举国同欢。眼看着帝都的天色与日俱蓝,街上车马愈稀,低格君不由得飘飘欲仙,感恩戴德。本期低格必读就为我党大襄胜利纪念日之盛举献上一份薄礼,更要为读者亲友们提点些姿势——在天...

阅读更多

爱思想|陈良:史上最牛的意淫强国

   史上最牛的意淫强国    西晋灭亡以后,中国北方进入动乱年代,先后出现了五胡十六国。这期间,一个叫大夏(史称胡夏)的国家应运而生,虽然它仅仅存在二十余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过眼云烟,但是这个国家领导人志存高远,自我感觉特好,以为功盖天地,成就非凡。    这个大夏国的建立者为赫连勃勃,其姓名和国号都不同凡响,很有来头。    赫连勃勃,字屈孑,匈奴铁伐部人,原名刘勃勃,与前赵(后汉)建立者刘渊同族,系匈奴右贤王去卑的后代。他出生于匈奴贵族世家,其父刘卫辰曾被前秦符坚封为西单于,督摄河西诸部;到了前秦国内战乱时,刘卫辰拥有了朔方之地,三万八千人马。后来北魏军来攻打,刘卫辰命令他儿子力俟提抗战,被魏军打败。魏人乘胜渡过黄河,攻克代来,俘获并杀死刘卫辰。刘勃勃展转投奔后秦高平公没奕于,没奕于把女儿嫁给了他。后秦皇帝姚兴封他为安远将军、阳川侯,让他助没亦于守高平;随后又封他为持节安北将军、五原公。    刘勃勃身材高大,能言善辩,气宇轩昂。姚兴对他颇为欣赏,认为他有济世之才,可以与自己共平天下。可是,这个刘勃勃野心勃勃,不甘心屈居人下,宁肯开垦自留地,也不愿为人种庄稼。公元406年,刘勃勃袭杀岳父没亦于,兼并其部众;次年,他自称天王、大单于,独立建国,设置百官。他认为匈奴是夏后氏的后代,故国号大夏;又认为匈奴从母姓姓刘,不合理,帝王乃“继天为子,是为徽赫,实与天连,今改姓曰赫连氏,庶协皇天之意”。别看他一介武夫,改姓赫连氏却很有创意。当然,这么伟大的姓氏赫连只有大夏皇室正统专用,其余支庶没有资格享用,皆以铁伐为氏。    做了大夏天王之后,赫连勃勃连年攻扰后秦的北境。他采用骑兵倏来忽往、突然袭击的战术,疲惫后秦,攻占不少地方。姚兴死后,其子姚泓即位,不久被刘裕所灭。刘裕攻占长安以后,匆匆南回准备夺取东晋帝位,而留其子刘义真守长安。赫连勃勃趁机进驻长安,于418年称皇帝于灞上,而留其子赫连璝守长安,自己仍回大夏都城统万(今内蒙古境内)。    都城统万是赫连勃勃征调十万夷夏民众筑成的,因为他自言“朕方统一天下,君临万邦”,所以叫“统万”。都城叫“统万”已经够牛气了,更为牛气的是,其城门名称非常霸气:“东曰招魏,南曰朝宋,西曰服凉,北曰平朔”。翻译成现代汉语,东门叫招降北魏,南门叫南面刘宋,西门叫征服西凉,北门叫扫平朔方。比照当今国际形势,相当于亚洲某国首都城门的命名为:招降日本,南面印度,征服俄罗斯,扫平美利坚。美国虽为超级大国,但也不敢公然提出征服或扫平某个大国,即便是打伊拉克,也要组建多国部队共同行动。由此可见,古往今来最为牛的政治领袖非赫连勃勃莫属。    都城及四门的名称,无疑彰显大夏领袖壮志凌云,气吞山河。那么,大夏国究竟有没有这个实力或底气?    没有,没有,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所谓“大夏”,不过是占地千里的“蕞尔小国”而已。赫连勃勃尽管颇有谋略,但“政刑残虐”,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据《资治通鉴》记载,统万城“高十仞,基厚三十步,上广十步,宫墙高五仞,其坚可以厉刀斧。台谢壮大,皆雕镂图画,被以绮绣,穷极文采。”如此宏大而精美的工程,自然消耗大量财力人力,筑城民工屡屡付出生命代价;《晋书》称“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而并筑之。”对待制作兵器的工匠,也非常残酷,动辄杀戮;“射甲不入,即斩弓人,如其入也,便斩铠匠”。    赫连勃勃本人时常携带弓箭,看见不顺眼的,就将他射杀。对待自己的臣僚也毫不客气,总是令人胆战心惊。“群臣忤视者毁其目,笑者决其唇,谏者谓之诽谤,先截其舌,而后斩之”。处于战乱穷困年代,赫连勃勃毫不体恤民众,只顾贪图自身享乐,穷奢极欲不输于大国帝王。北魏攻陷统万时,俘虏的赫连勃勃及其继任者赫连昌的嫔妃、宫女数以万计,还有马三十余万匹,牛羊数千万头,国库珍宝、车旗、器物不计其数。对此,时任北魏皇帝拓跋焘禁不住感叹:“一个巴掌大的小国,竟然如此奴役人民,岂能不亡?!”    其实,北魏名臣崔浩早已看出赫连氏的统治过于暴虐,人神共愤,不得人心。不过,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在大夏国人看来,他们的开国领袖赫连勃勃可是一代伟人,至少在大夏文人笔下,他是非常英明神勇的君王。赫连勃勃攻占长安而返回统万以后,以为自己的事业达到顶峰,于是在举国开展歌功颂德运动,并挑选最好的文章镌刻于石碑,树立在都城统万南部,供国人瞻仰与膜拜。    这篇精美的碑文出自大夏著作郎(专职文官)赵逸的手笔,由于篇幅较长,恕不全文抄录。简而言之,该文大致包括三方面内容:第一部分是序言,从歌颂远古帝王夏禹着笔,意在宣示赫连勃勃作为禹的后裔,根正苗红,乃中原正统;第二部分回顾大夏(胡夏)的建国历程,记述赫连勃勃如何开创基业;第三部分总结立国十多年来的伟大成就,着重描述首都面貌一新和国泰民安;结尾部分是骈文诗章,以更为华丽词藻讴歌赞美,让伟业传扬后世,永垂不朽。    文章通篇充满了对开国领袖赫连勃勃的溢美之词,有些吹捧简直令人肉麻。“像龙一样在北都兴起,道义覆盖九州;像凤一样翱翔天宇,威名传遍八方。”“我皇天未亮就上朝,废寝忘食,策划谋略任用将领,一举一动没有过失。”“在内传扬名教,在外铲除群妖。教化光照四方,声威远播九州。”诸如此类的歌颂,俯视既是。    想必,赫连勃勃审阅这篇文章,肯定龙颜大悦,满心欢喜。但是,北魏皇帝拓跋焘看了,感觉它夸大其词,“誉夏主太过”,当即发怒说:“这文章是哪个小子写的,应该把他揪出来,立马斩首!”崔浩当即劝说:“文士就是这个德行,往往言过其实;写这文章的也是不得已为之,讨主子喜欢,混口饭吃而已,不足以治罪。”    拓跋焘沉思片刻,觉得崔浩说的在理:既然文士如此,端谁的饭碗,就为谁歌功颂德;他们,昨日颂扬赫连勃勃,今日也会为我唱赞歌,前提是供养他们即可。拓跋焘想通之后,不仅没有处死那篇文章的作者,而且还让他担任北魏著作郎,包括原任大夏太史令的张渊、徐辩,也都照单接收,继续任用为北魏太史令。拓跋焘意识到,北魏正缺乏这样的人才,不管他们过去写史是否失实失真,只要他们写出对我有利、树我正面形象的史籍,就是我所需要的史官。    时过境迁,今天我们阅读这篇文章,也会为作者汗颜。诚如崔浩所言,文人如此歌功颂德倒是情有可原,在威逼利诱之下,谁能坚持实事求是而不夸大其词?!问题在于,英明领袖赫连勃勃并无自知之明,创建了一个大夏国就自我膨胀,以为立下旷世奇功,非得树碑立传不可。实际上,在那个特殊年代,“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便是草头王”。所以,一个人有了一支武装,开创一份基业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经营这份基业。如果你励精图治,把自己“一亩三分地”打理好,让民众安居乐业,使综合国力不断增加,也许能够成就一番大业;如果你好大喜功,严刑峻法,横征暴敛,穷兵黩武,穷奢极欲,最终会失去那份基业。五胡十六国君主之中,除了符坚、姚兴、石勒等少数较为明智,多半都“不似人君”,最终难逃“城关变幻大王旗”的命运。    大夏开国领袖赫连勃勃尽管有志于“统一天下,君临万邦”,并扬言“招魏、朝宋、服凉、平朔”,可是他在治国理政方面无所建树,其“政刑残虐”,横征暴敛,必然导致民贫国弱,别管文人如何歌功颂德,大夏终究不能成为统一天下的超级强国,只能成为贻笑大方的意淫强国而已。 本文责编: chenlia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 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05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国民众热议两会 海内外媒体各抒观点

中国政协12届1次会议星期天召开,全国两会的序幕就此拉开。中国民众和海内外媒体对两会高度关注,而两会前夕,政府公布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新国五条”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之一。 两会揭开帷幕,期间中国民众最为关注的通常是两会代表的各类提案及建议,每年都会自发收集两会雷人语录,今年也不例外,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日前建议应将贪污10万以上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缩减为1年。引发民众哗然,独立学者刘植荣更直言这是一条“亡党提案”。 而他另一条“应在春节等节假日免费乘坐火车”的建议也被网民们视为“连小学生都不会提”。 网民“那又如何”说:代表不是取悦眼球,真提不出还是不提为好,要提就提点符合现实的。 网名“秀才江湖”的浙江网友吴斌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之所以每年两会都会出现一些远离实际的提案,主要原因是两会代表即使了解民意也不敢真实反应。 “这些代表不代表人民,他不是人民选出来的,他是上面选出来的,他当然要为了迎合上面,他要获得荣华富贵,不敢说一些惹龙颜大怒的话,只能说一些龙颜大悦的话。” 此外,两会召开前夜突然下达的房地产调控重磅“新国五条”规定二手房交易要征收20%所得税也成为了民众热议话题。 新浪财经周一报道称:新国五条击跨股市,沪指暴跌3.65%破2300。网民“幸福yoyo8090”说:新国五条果真是厉害,房价没跌股价却暴跌,这不是在坑老百姓吗? 网民“升燕”也认为:每次调控苦的都是最底层的小老百姓,股票亏了,资产蒸发了,更买不起房了,更是“无产阶级”了。 香港《经济日报》周一的报道则称:这次事件不是房地产的爆炸,而是新旧政府矛盾的爆炸。李克强历来主张分层分类解决楼市问题,更主张强力推行保障房,满足草根阶层的需要,同时主张楼市调控政策,放到两会后安排。而现在该政策的提前推出,显然打乱了李克强的全盘计划。 海外媒体对于这次两会也纷纷给予关注。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周一报道说,首次以人大发言人身份主持首场记者会的傅莹避谈今年军费开支具体数据,而是强调中国将继续长期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 香港《东方日报》周一刊登题为“超级大部,超级腐败”的评论文章,把矛头直指本次两会大部制改革问题,指政府整个超级大部出来,大家不怀疑改善不了监管,更不会怀疑没有超级腐败。因为,出问题的其实不是甲部乙部,而是体制! 香港《苹果日报》周一则称:两会被视为中国统治阶级的联谊会、明星艺人的学习会、或女装的发表会,它的空话、假话、大话和雷人雷语,常为市井小民提供娱乐话题。 对此,曾任济南市政协委员的孙文广周一告诉记者:“异见人士,真正的对国家有一些真知灼见的人,他是不会让你到人大代表里面去的。现在人大的代表有很大的比例就是官员,每个省的省长都是人大代表,他们是一家的,代表的素质就在那里了,他没有这样一个眼光改进社会。这本来就是当官的为主的一个会,他在会上要表现一下,他把官方的一些观点、要求把它写一写,看起来也提了一些问题,但是假大空的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彭帅事件相关敏感词

【老大哥馆】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404档案馆】从“习大大”到“习近平思想”:个人崇拜如何进化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