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s

法广|丁家喜会见律师自称无罪

2014年1月27日,海淀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丁家喜、李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庭审开始后,被告人丁家喜、李蔚的辩护人提出程序异议,法庭驳回,随后丁家喜要求更换辩护人程海、王兴,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另行开庭。 近日,张科科律师和隋牧青律师接棒为丁家喜辩护,分别到海淀法院交代理手续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申请会见,三看违法以需要审核律师材料拒绝即时会见。第二天(2月18日),律师方才获允下午进入三看会见室。...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百余名上海民众第五次要求官员公布财产,释放丁家喜等公民(组图)

(维权网信息员雷鸣报道) 5 月 15 日 ,上海民众签名抗议拘捕“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强烈要求无罪释放丁家喜、赵常青、袁冬、张宝成、马新立、孙含会、王永红、李蔚、齐月英、刘萍、魏忠平、邹桂琴、李学梅、李思华等人。 上海民众赵迪迪、高信翠、卢银娣、奚仁娣、周国淮、周菓山、周菊仙、周炎、胡琴珍、金妹珍、韦开珍、刘淑珍、刘桂芳、刘培裕、郑培培、孙洪琴、万文英、沈玉青、解庆国、尹慧敏、吴如云、崔国良、徒宝霞、方林娟、鲁俊、邱贵荣、颜秀英、陈秀英、陆永福、韩忠明、吴培民、谢金华、张平、陈启勇、李惠芳、朱金娣、 费爱众、徐小妹、 徐秋琴、毕和英、丁菊英、俞利群、黄苏沪、申琴芳、唐建中、高文婻、陈建芳等 108 人强烈要求 无条件释放“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遭到拘捕的所有公民,向他(她)们赔礼道歉和给予国家赔偿,并追究相关违法侵权部门及人员的法律责任。 十八大报告中明确地写着:“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是权力正确运行的重要保证。……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规范化,完善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司法公开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健全质询、问责、经济责任审计、引咎辞职、罢免等制度,加强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也强调指出:“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关键是要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提高反腐败法律制度执行力,让法律制度刚性运行。” 既然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为什么官员财产不肯公布,却滥用职权 拘捕“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 108 名上海民众一致认为拘捕“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是有关执法部门和人员在违法犯罪。 官员公布财产是最基本与必须的方法,是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起码要求。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是顺应历史潮流,符合十八大反腐精神,也呼应着习近平的反腐讲话,是合理合法的。 上海民众自 2012 年 12 月 12 日 以来已第 5 次强烈要求官员及其直系亲属财产与国籍公示、强烈要求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强烈国际公约》。大家表示要结束无家可归、无生活来源的苦难生活必须 限制公共权力和保护公民基本权利,实行民主、法治、宪政的政治体制改革。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百余名上海民众再次要求释放丁家喜等维权人士(图)

(维权网信息员孙小芸报道) 5 月 13 日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刘淑珍、陈秀英、陈志方、徐小妹、丁菊英、申琴芳、高文婻、王蓉华、周国良、谢云达、陆福忠、孙洪琴、胡琴珍、奚仁娣、郑培培、黄尧年、乔纪花、周翠华、邱贵荣、方林娟、童莉雅、费爱众、周锦南等 100 多人签名(详见签名单,若有重复签名,敬请谅解)要求无罪释放丁家喜、赵常青、袁冬、张宝成、马新立、刘萍等“要求官员财产公开 ” 被抓捕的律师和维权人士。 上海人民依仗《宪法》第二条赋予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的权力属于人民。大家一起到人民广场拉出横幅:《上海人民第 4 次强烈要求官员及其直系亲属财产与国籍公示》,为丁家喜、赵常青、袁冬、张宝成、马新立、刘萍、孙含会、王永红、李蔚、齐月英、魏忠平、李学梅、邹桂琴、李思华等人声援,并为所有践行公民权利的人们呐喊《上海民众强烈要求全国人大立即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十八大报告中明确地写着:“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是权力正确运行的重要保证。……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规范化,完善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司法公开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健全质询、问责、经济责任审计、引咎辞职、罢免等制度,加强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上海民众强烈要求还权于民,立即无罪释放丁家喜、赵常青、袁冬、张宝成、马新立、刘萍、孙含会、王永红、李蔚、齐月英、魏忠平、李学梅、邹桂琴、李思华等人,向他(她)们赔礼道歉和给予国家赔偿,并追究相关违法侵权部门及人员的法律责任。 上海民众表示强烈要求限制公共权力和保护公民基本权利,实行民主、法治、宪政的政治体制改革,需要民有、民治、民享的文明之路。

阅读更多

法广 | 上海视窗: 众律师为丁家喜、赵常青等”非法集会案“发声:和平表达无罪

4月15日,另一公民王永红被拘;4月18日曾发起敦促部级以上官员率先公示财产的北京律师丁家喜和孙含会被警方带走,家中电脑、手机及文化衫等被物品被查抄。另一公民赵常青家人收到警方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至今,该案至少有8位公民因要求官员财产公示被刑事拘留,所涉罪名都是“非法集会”,他们也被网友们称为“八君子”,连日来,引发了网络上许多公共知识分子、律师、媒体人和网民的关注,海内外有许多声音,呼吁官方依法办事,应迅速释放上述八人。 上述八人的家人为他们聘请了律师,律师们会见了部分在押的当事人。他们的结论是:当事人的行为,属于单纯而正当的言论表达,并不构成《刑法》第296条规定的非法集会罪。 今天(4月26日),上述八人的律师,共同发出了致正在侦办该“非法集会”案的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的律师信。 律师们依据中国现行法律,提出“和平表达无罪”,建议官方尽速撤销丁家喜、赵常青等涉嫌非法集会罪一案。 首先,律师们认为,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侯欣四人在西单广场,展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横幅,并进行拍照的行为,“只是单纯的言论表达行为”。 这些行为,在行使中国宪法第35条规定的言论自由,以及宪法第41条规定的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批评权、建议权,不属于中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及《刑法》上非法集会意义上的集会行为。 根据律师们的分析,中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及《刑法》上的集会行为,是一种需要聚集大量人员参与,并可能与他人权利发生冲突或对公共秩序造成重大影响,从而需向警方申报并由警方保障的集体活动。 虽然《集会游行示威法》并未规定集会的人数标准,但像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侯欣等四个人,在西单广场这种开阔的公共场所,展示横幅并拍照,既不可能对公共秩序造成重大影响,也不可能与他人权利发生冲突,显然不属于需向警方申请并由警方保障的集会活动。 其次, 当事人的行为并未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根据中国刑法第296条规定:“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未依照法律规定申请或者申请未获许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机关许可的起止时间、地点、路线进行,又拒不服从解散命令,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对集会、游行、示威的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律师们认为,袁冬等人在西单广场拉横幅,并试图拍照发布,表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主张,只是在行使公民的言论自由和批评权、建议权,显然没有破坏社会秩序,更不可能“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此外,就算袁冬等人的行为属于集会行为,其中也不存在被警方命令解散而“拒不服从解散命令”的情形。警方并未首先向他们发出解散命令,并要求他们离开现场,而是直接对他们进行抓捕,恰恰是警方不合法的抓捕行为,引发了人们的围观。 律师们认为,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并有监督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批评权、建议权。如果政府极力压制公民的言论自由以及公民的批评权、建议权,那只能表明,政府根本不屑听取民众的真实意愿,而这将会促使人们质疑政府本身的正当性。 此外,对呼吁财产公示的公民进行问罪,也必将对政府形象造成损害。因为它难免会使人们怀疑:政府官员是不是普遍腐败?政府是不是在保护腐败官员?如果政府官员大都是清正廉洁的,他们为什么非但不愿公开自己的财产,而且还要迫害呼吁财产公开的人? 呼吁政府官员公示财产,是言论自由的正当行使,公权力对这种正当行为的打压,不但无法吓阻人们的表达,反而会导致更多人质疑公权力的正当性。 最后,上述“八君子”的律师们提出,中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7条第1款和第9条第1款的规定,任由公安机关专断地决定是否批准公民的集会申请,已经构成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剥夺,因而与宪法相抵触。 如果立法机关一定要维持《集会游行示威法》的上述规定,那就应该把宪法第35条的规定,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修改为“只有在得到政府批准的前提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才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以避免人们因为真诚地相信宪法,而不幸地触犯刑法。 集会、游行和示威自由的作用,是保障公民可以共同表达自身的意愿,特别是向政府共同表达一定的诉求。如果公民能否行使这些权利,完全取决于政府机构的专断决定,那么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只有旨在取悦政府的表达,才有可能得到批准;任何试图批评政府的表达,都不可能得到批准。 律师们呼吁,公安机关或许不能以法律违宪为由拒不执行法律,但决不能变本加厉地滥用违宪的法律,肆意扩张对‘集会’的解释:把当事人非属集会的行为,强行认定为集会。 根据中国《立法法》第78条的规定,“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而《集会游行示威法》的规定,却将宪法确立的公民集会、游行和示威自由,变为可任由政府机构随意剥夺的东西,因而完全背离了宪法的文义和精神。 律师们认为,这种与宪法相抵触的规定,不应具有法律规范的效力,并应尽快予以撤销或修改。否则,宪法关于公民基本权利的规定,就完全成了毫无价值的一纸空文。而丁家喜、赵常青、孙含会、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侯欣都是无罪的,应依法撤销案件,尽快释放。 律师们会见当事人中注意到,这些当事人都自信他们的行为,是“完全正当和合法的”;即便已经身陷囹圄,他们也没有感到后悔。 律师们转述这些身陷牢狱的人们的话,他们确实为连累家人而感到愧疚。不过,虽然这些当事人感到对不起、放心不下自己的家人,他们仍然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很有价值的。 对行使表达自由、伸张公民权利的人进行打压,并不能让人们因此而屈服。他们甚至会认为,为践行信念、争取自由而受难,不但不是一种惩罚,反而是一种荣耀。 正如其中有人所说:“有些事,律师们现在不去做,律师们的孩子以后也得做。”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成都访民举牌:强烈要求释放丁家喜、赵常青等,要求205名高管公布财产的公民(图)

(维权网信息员陈华报道) 2013 年 4 月 23 日下午 ,在成都府南河边的访民聚集地,成都访民李廷惠、王蓉文、邓品芳、辜淑芳、刘存钦、罗开文、洪英等访民举牌:“强烈要求释放丁家喜、赵常青等要求 205 名高管公布财产的公民。”访民们通过举牌,表达要坚定的与丁家喜、赵常青、张宝成、袁冬、马新立、侯欣、王永红、张含会等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站在一起。访民们认为:我们是公民,要在专制的阴霾下坚持抗争,在一个溃败的社会里坚守希望。 今年春节前夕,成都访民就在地铁 1 、 2 号线上,散发“要求中国最有权力的 205 名部级以上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建议书”。得到了乘客们的相应,纷纷争相传阅。 3 月 6 日 上午,四川著名维权人士陈云飞以邮政快递的方式,向四川省人大邮寄了“致习近平等先生的公开信”、“要求中国最有权力的 205 名部级以上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建议书”以及 7033 名有效公民签名名单,共计 104 页。 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又称“阳光法案”,是官员财产申报、登记、公布、监督、问责的制度。早在 1766 年,瑞典公民就可以依法查看从一般官员直到首相的纳税清单,这就是财产公示制度的开端。其后,财产公示制度被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台湾、香港和澳门﹚所采用,被公认为根治腐败的制度保障。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70余名各地上访维权人士呼吁释放丁家喜等人

(维权网信息员田静民报道)丁家喜律师昨 17 日晚 8 点在家遭警察抓捕,电脑,手机, mp3 ,文化衫等物品被抄!丁家喜是《公民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发起人之一…… 得知这一消息众维权访民震怒了, 4 月 18 日 ,大家自发聚集到北京南站打出《别让中国梦破碎 释放无辜律师丁家喜》的横幅,抗议当局打压提出合理要求的公民代表。 大家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积极推动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李蔚、孙含会、丁家喜、赵常青! 维权访民们说:公民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这一提议深得民心,我们都参加签名了,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梦!我们愿为中国梦付出,所以我们声援丁家喜、赵长青、袁冬、马新立、张宝成、王永红、李蔚、孙含会。 参加声援抗议活动的维权人士有:吉林邓志波、张桂琴、张文艳、张桂琴;辽宁赵广军、杨秀梅、刘丽;江苏邵允黎、沈丽秀;上海吴玉芬;广东何观娇;广西韦亚妮;山东董金平;天津郑建慧;河北段淑兰、王心灵、鲍润蒲、孙秀琴;内蒙赵玉富;黑龙江陈秀娟等 70 余人。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北京维权律师丁家喜被捕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北京维权律师丁家喜周三在家中遭警察抓捕,他曾在近期呼吁中国官员公示财产,并呼吁教育权平等。 北京维权律师刘卫国周四在网上紧急呼吁,要求大家关注丁家喜律师被警察抓走的事件。因为丁家喜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本台记者接通了刘律师的电话,向他了解情况, “丁家喜因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事情以及教育平等权的问题,昨天晚上8点在北京家中被警察抓走,抓走之后没有消息,据说,给他定了一个非法集会的罪名,现在是刑事拘留。” 警察还扣押了丁家喜律师的电脑,手机,文化衫等物品。刘律师说,警方以“涉嫌非法集会犯罪嫌疑人”的名义刑事传唤丁家喜,完全是打击报复。他们抓捕丁律师的真实原因是去年12月9日孙含会、丁家喜等公民发表公开信,要求205名部级以上官员率先财产公示,征集了7000多公民联署,两会期间已将联名建议书递交全国人大常委会。此外,丁律师还要求教育权平等, 刘卫国律师说:“这两个都是合理合法的要求,一个国家要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必须履行这两个要求。官员财产不公开,教育不平等,这个国家就没有合法性。” 官员公示财产在很多民主法制国家已经是惯例, 但是在中国,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却被抓捕。刘卫国律师说,近期很多维权律师遭到政府的打击报复,例如王全章律师因为替法轮功学员辩护在江苏靖江法院被拘捕等: “王全章律师被法院拘留,然后程海律师在大连中级法院在开庭之前被法警殴打,还有一位崔律师,他因为公开举报一位副市长财产来源不明,也被抓捕,现在丁律师又被抓捕,这都是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 广州的维权律师唐荆陵说,丁律师在北京家中被抓捕表明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环境进一步恶化, “最近几年,维权律师被停牌,或者执照被吊销,被阻止和律师事务所签约等经常发生,这表明律师的执业环境在恶化当中。” 刘卫国律师说,星期四上午在北京南站的部分访民得知丁家喜律师被捕的消息,他们打起横幅举行抗议,横幅上写道;别让中国梦破碎,释放无辜律师丁家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特别关注:北京维权人士赵常青、律师丁家喜同时被警方带走

(维权网信息员亦然、华新报道)本网获悉, 4 月 17 日晚 ,维权人士赵常青、人权律师丁家喜分别被警方带走后,至今已 18 个小时与外界失去联系。 据本网了解,警方是以“非法集会”的罪名对丁家喜律师实施刑事传唤,并查抄了他的居所、搜查了他的汽车。警方抄走了丁律师的电脑、手机、 MP3 、名片、文化衫等物品。目前是哪个部门实施的传唤和抄家,丁家喜律师被带往哪里都有待进一步的了解。 另外,居住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赵常青,于 17 日晚曾给朋友留言说,市公安局国保要找其谈话,谈话结束后会马上向大家报平安。此后,赵常青与外界失去联系。 通过本网多方了解和向知情者确定,赵常青也是于 17 日晚被警方带走的,而且带走的理由应该和丁律师一样。警方是否对其家中进行搜查、赵常青被带往何处目前无法获知。 自今天上午开始,本网信息员一直在拨打丁家喜律师和赵常青的电话,两人的电话都提示关机。 据知情者猜测,丁家喜被抓的原因可能跟他宣传公民自由理念有关系。但公盟负责人 许志永 博士认为可能跟丁律师针对官员财产公开的事情有关系,但不排除案件进一步恶化被刑拘的危险。 因要求官员公示个人财产,目前已知有袁冬、张宝成、马新立、侯欣(因病取保候审)、王永红等公民被刑事拘留,李蔚等公民处于多日失踪状态。 本网将会继续关注两人及所有因参与公民维权行动而遭到羁押的良心人士的人身安危。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紧急关注:北京律师丁家喜被警察带走,合肥尹春生博士也被抓

(维权网信息员李云报道)著名法律人士,新浪实名加 v 微博博主郝劲松于中午 12 点左右发出消息称:紧急关注:昨晚八点,北京律师丁家喜在家遭警察抓捕,电脑,手机,文化衫等物品被扣押!抓捕原因不明。 著名维权律师刘卫国也发消息证实:【紧急通报】北京丁家喜律师昨晚 8 点在家遭警察抓捕,电脑,手机, mp3 ,文化衫等物品被抄!请朋友们紧急关注!声援!发帖!转发 ! 丁律电话 13701134609 信息员于 4 月 18 日 12 点 左右,拨打丁家喜律师电话,不通;再拨打许志永电话,据许志永说,他自己一直处于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状态;许志永明确告知:丁律师现在还没回来,昨晚丁律师被抓后,他与丁律师太太通过电话,丁律师被已“涉嫌非法集会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被刑事传唤。 法学博士滕彪也证实:昨晚 8 点 丁家喜律师在家遭警察抓捕。 据了解:维权律师丁家喜,是公民活动积极推动者,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积极推动者,教育平等权的积极推动者。据刘卫国律师推测,这次抓捕丁家喜律师,与前不久的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行动有关。 另据悉:今天上午,尹春生博士被合肥警方带走。尹博士一直关注小安妮失学事件,在网友们被带走后,他对外发布了消息,还与刘晓原律师一道到巿、区公安局查询天理和网友下落。他这次被带走 ,显然是秋后算账。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第17期:河南洪灾:该闭嘴的让不该闭嘴的闭嘴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在线博物馆: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
推荐理由:这是一座流动的纪念碑,碑身交错刻下四条时间线:一、1989 年 4 月至 6 月的中国民主运动;二、中共 1949 年建政以来,对社会“一系列的镇压与控制”,以及这种模式如何“蔓延全球”;三、当代全球民主自由抗争史;四、“被大历史裹挟的个体命运的挣扎”。

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开幕

独立媒体: 改变中国/ 英文: China Change
推荐理由:致力于提供中国法治、人权、公民社会的信息,帮助读者了解中国政治图景中受审查最严重、最少为人知的方面。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