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s

【立此存照】新浪微博审查过滤“习金会”图片示例

【编者注】近日,一日文推号分享了一张日本媒体报道习近平与金正恩会面新闻的截屏,截屏中媒体的配词大意为“在百忙之中,习近平像亲哥哥一样招待我,十分感谢”,该推号对此吐槽“亲哥哥已经被你杀了”(大意),引...

阅读更多

翻墙 | ProPublica公布新浪微博审查研究报告

ProPublica公布新浪微博审查研究报告 Via Solidot 曾获得普利策奖的非盈利新闻机构ProPublica公布了它的新浪微博审查研究报告,制作了互动式网页展现新浪微博上删除的图片。它与香港大学的研究项目WeiboScope合作,挑选了100名粉丝超过2000人的微博用户,收集了所有附带图片的微博信息,对这些微博帖子反复检测以查看它们是否已被删除。在调查期间微博存档收录了超过八万条微博,其中至少4200条被审查员删除,占总发布量的5%。ProPublica称,中国公司研发的审查技术在全世界首屈一指。如果用户尝试发布含有敏感词的信息,这条微博会被自动过滤,他的粉丝什么都看不到。然而,即便自动过滤技术再智能,也无法识别信息中微妙的措辞,微博用户时常利用双关、反讽和错排文字来蒙蔽过关。为了对付”诡计多段”的网民,新浪雇佣了数百名审查员,屏蔽和删除这些侥幸逃过自动过滤的信息,”我们分析了从100名微博账号上删除的图片,发现它们大致代表了十类’不和谐’的文化。这些图片也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口,让我们有机会窥探中国精英苦心经营的公众形象,及其秘不可宣的内心恐惧,并让我们从中了解中国如何运转这一庞大的审查系统。” http://www.propublica.org/article/sina-weibo-china 获取最新穿墙软件?请发电邮(建议用gmail)到:[email protected]。《中国数字时代》开通IPv6,欢迎穿墙阅读。翻越防火长城,你可以到达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Across the Great Firewall, you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阅读更多

翻墙 | 揭秘新浪微博审查

天津市郊的一幢现代化办公楼里,一排排的审查人员注视着电脑屏幕。他们的任务是:删除新浪微博上所有带有攻击性或“政治上有问题”的内容。 (德国之声中文网)有人也许会以为,中国最大微博平台的审查者们都是一些老朽的中共党员官僚,但其实不然,他们中很多人都是大学应届毕业生。对于”删帖”这项工作的本身,他们的感受比较复杂,而谈到工作压力和报酬的时候,抱怨声便不绝于耳。 对中国政府来说,管制互联网是一项重要挑战。中共将审查视为维护政权的关键所在。而就在周一(9月9日),北京政府刚刚公布新规定,”传播网络谣言”可能会受到刑事追究。 与此同时,由于政治抗议活动遭到禁止,中国政府也试图能给民众一些其他渠道以发泄怨气。路透社采访了四位新浪微博前审查员,他们都在今年先后退出了这项工作。因为曾经从事的这份工作的敏感性质,所有人都拒绝在报道中使用真实身份。而现在仍在从事审查者则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 “在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种内心撕裂的挣扎,但之后就会变得麻木,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一位因为觉得职业前景渺茫而退出的前审查员对路透社表示,”我能告诉你的一件事是,我们工作很辛苦,而工资很低。” 新浪微博是中国最大微博平台,拥有5亿注册用户,而路透社称,新浪同时也雇佣审查人员。对于路透社的相关问询,新浪没有做出回应。 “压力山大,没有出路的工作” 在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早晨,路透社记者获得机会对新浪微博在天津的审查办公室”惊鸿一瞥”。 从一个公众能够进入的走廊上可以看见,玻璃门紧闭的狭小办公室里坐着十几个员工,清一色的男性。他们彼此之间用黄色隔板分开,每个人都盯着面前的大屏幕。 相对于奥威尔笔下令人生畏、无处不在的”老大哥”(Big Brother),这些年轻人让人感觉更像是一些”小老弟”(Little Brother)。 “我们的工作让微博免遭被关闭的命运,这让人们有了一个巨大的平台可以发声。这不是一个理想的自由平台,但至少还是以让大家能够发泄一下”,另一位前审查员说道。 他表示,审查办公室里每天24小时都有人,一共有大约150名大学毕业生。因为有夜班,另外经常接触带有攻击性的内容,所以女性都不愿意干这个活。 新浪微博审查员只是中国数万名传统媒体和网络舆论审查员中的一小部分。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20岁左右,每月工资大约3000元人民币,一名前审查员透露,这份收入大致相当于一名天津一名木匠或房地产公司员工的水平。许多人都是从当地大学毕业后直接加入。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选择离开是因为这是一份压力山大,没有前途的工作,”路透社采访的第三位前审查员表示。 新浪的电脑系统在每个微博发布之前都会进行扫描。只有很少一部分会被标记为敏感内容,需要由审查员审阅,由他来决定是否放行,或予以删除。在24小时时间内,审查员们需要处理的微博大概有300万条。 “敏感词”和”必杀词” 有少数一些帖子含有被归类为”必杀”的词汇,比如法轮功,这些帖子首先会被封锁,然后由审查员手动删除。审查员们有时候还要更新”敏感词清单”,以加入充满创意的网民们为了规避审查而新发明出来的一些词汇。 一位前审查员透露,对于大多数”敏感微博”,他们经常会使用一些”巧妙手段”处理,比如让只有发贴者本人能看到自己发布的某条信息,而其他人都被屏蔽,这样发贴者往往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信息已经遭到审查。有时候还可以暂时取消某位微博用户的发贴权限,或在极端情况下彻底删除账户。 曾在近期针对微博审查速度进行研究的美国新墨西哥大学学着克兰代尔(Jedidiah Crandall)对路透社表示:”我们观察到一个相当复杂的系统,在电脑自动化的配合之下,人力效率得到了放大,能够在几分钟之内删除敏感内容”。 一位前审查员表示,一旦出现”漏网之鱼”而且被广泛传播,政府机构就会给新浪集团施加压力,要求删帖,甚至偶尔还会处罚相关责任人,可能是罚款,也可能会被”炒鱿鱼”。 据透露,一般情况下,大约40名审查员轮一班,每班12个小时。每个人每小时都至少要审查3000个帖子。 每逢类似”六四”这样的敏感日期,他们的工作就会尤为忙碌。而去年前政治明星薄熙来的政治丑闻爆发之后,审查机器更是开足马力。”真的是非常紧张,大约100个人24小时不停工作”,第一位受访者如此描述当时情景。 “自由意味着秩序” 中共依然严密掌控报纸和电视媒体,但在管制社交网络平台的信息方面则显得有些步履维艰。互联网企业被要求与宣传机构的审查部门进行合作,对用户发表的内容进行审核。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在本周曾发表讲话称,”自由意味着秩序”,并表示”离开了秩序的自由是不存在的”。中国官媒最近几周集中报道了数十起因涉嫌”网络造谣”而遭拘捕的案例,这也是中国新任领导人习近平治下展开的一项运动。 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最近发布司法解释,明确网络谣言刑事案件的定罪标准。如果网络谣言被点击超过5000次或转发超过500次便可能遭判刑,刑期最高三年。 之前有关江泽民去世的传言出现时,微博上许多网民用”青蛙”或”癞蛤蟆”来暗指习惯配戴大框眼镜的这位前国家主席。而审查员表示,这样的内容是绝对禁区。”最常见的删帖是政治性的,尤其是批评政府,但新浪对有关民主和宪政的讨论给予相对较大的空间,因为有些领导人也希望这样的讨论进行下去”,一位前审查员透露,但同时补充道,”没有任何信号显示习近平上台后会放松对于社交网络的控制,我们的工作中并没有这样的感受”。 敬请 订阅 中国数字时代中文版 翻墙技术博客 GFW BLOG 获取最新穿墙软件?请发电邮(建议用gmail)到:[email protected]。《中国数字时代》开通IPv6,欢迎穿墙阅读。翻越防火长城,你可以到达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Across the Great Firewall, you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阅读更多

奇客资讯 | 新浪微博审查员的日常工作

路透社对4名已经离职的前新浪微博审查员的采访,详细介绍了新浪微博的审查工作。 这些审查员在天津工作,主要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男性,大约有150名,几乎没有女性。每个审查员每小时需要检查3000条被机器筛选出来的微博。每天平均约40人12小时轮班工作。如果一条内容敏感的微博没有删除,并广为流传,政府可能会施加压力要求删除,偶尔会对公司进行处罚,而负责该条微博的审查员则会面临罚款或辞退的压力。 一位前审查员说,他们的工作是保证网站不会被关闭,同时也能保证有一定的空间进行讨论。

阅读更多

译言网 | 新浪微博审查的高速运转

翻译者补充要点: 1.基于一份对新浪微博审查制度研究的报道; 2.由于研究报告原文无法获得因而缺乏分析第一手材料的可能; 3.虽然很多事实已经知晓,但从西方研究者的视角提出了一些新看法。 正文:...

阅读更多

Solidot | 研究估计新浪微博审查大军四千余人

新浪微博是中国最大最流行的微博平台,注册用户据说达到了五亿,基本上每个中国网民都注册了一个帐号。不同于西方的Twitter,新浪微博必须承担起审查任务。休斯顿莱斯大学的研究人员收集了数百万帖子,分析和识别新浪微博审查员(或者叫微博小秘书)的规模和删贴速度。论文(PDF)发表在预印本网站arxiv上。研究人员观察到,三成的删贴活动发生在发帖后5到10分钟内,九成的删贴发生在24小时内。假设新浪微博的一个审查员平均每分钟能阅读50个帖子,那么扫描每分钟涌入的7万新帖子新浪需要有1400人同时工作,假设他们每天工作8小时,那么需要有4200人才能满足审查需要。 鉴于微博API的限制,研究人员主要跟踪了最可能会发敏感帖子的敏感用户组。从2012年7月20日到9月8日,研究人员利用API以每分钟一次的频率搜索3500位用户的时间线,以每四秒一次的频率搜索公共时间线。由于新浪微博不支持匿名查询,所以他们利用Tor隐藏IP后创建虚假用户帐号。他们共收集了238万用户时间线帖子,删贴率是12.75%。考虑到新浪需要处理的大数据集规模,发帖后5到10分钟的删贴峰值,尤其是考虑到删贴无法完全用自动方式处理,新浪是如何做到迅速发现和删除敏感帖子?研究人员提出了六个假说:

阅读更多

荷广 | 中国大学生:“微博审查并不严重”

今年的中国领导人换届,是历史上首次受到微博极大关注的。大学生微博用户Harris告诉荷兰驻华记者,他认为中国人并不关心政治,只关心自己未来会否过得更好。他也认为,中国的审查比30年前好了许多,在微博上发敏感的帖子,并不会对个人造成麻烦。 但据报道,在十八大期间,中国当局进一步收紧了网络审查。 点击“subtitles”,选择“中文”字幕

阅读更多

MIT学生逆向工程中国微博审查行为

MIT斯隆商学院学生章智竹通过分析被删除微博数据去判断审查行为(中文翻译)。他借用了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研究人员的工作。香港大学研究人员创建了WeiboScope,近实时可视化流行微博内容,其可搜索存档WeiboScope Search包含了2月1日以来12000多条被删微博。利用可视化软件Tableau,章智竹将被删微博时间序列与政治社会敏感事件进行对比,发现社会事件与删贴频率存在高度相关性。从2月1日至5月20日,删贴最多的一天出现在3月8日(前重庆市委书记),其次是3月15日(前重庆市委书记),接着是3月18日(法拉利)。他发现,新浪删贴最快的时间间隔是帖子发布4分钟内,新浪审查员也要休息,周六删贴数量较少。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出播别脆干妈他你 论评发让不都晚春

CDT 电子报

404 聊天室

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武汉封城,作家方方在此期间写下60篇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非正常生活。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在 Amazon 上预售,其翻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在国内,《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出版被认为是“递刀子”,方方及其支持者不仅受到网络暴力,而且有的人还受到行政或是刑事处罚。白睿文教授又遭遇了什么事呢?欢迎来 CDT Clubhouse(@cdtimes)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后面的故事。

时间:2月27日(周六)晚上9点(美西时间), 晚上11点(美东时间),2月28日(周日)中午12点(北京时间)。

房间链接请点击此处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编辑及实习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