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s

张鸣 | 李二先生是汉奸

李二先生是汉奸 张鸣 汉奸这名目,原本是汉人骂那些跟满人合作者的,但满人统治200多年之后,人们忘记了原义,捡起来,又用在了跟外国人打交道的人头上。特别喜欢用这个词儿骂人的,偏偏满人为多。晚清的中国,经常受西方的欺负,洋鬼子总是来找便宜,也是没办法。但是,人家到门口了,交道总得打,不理不睬,人家会打破大门的。可是,在晚清国门被打开的最初二三十年,漫说跟洋人打交道,就是沾濡了洋人的学问,也会为士林所不齿。 原来京师办同文馆,是准备招年轻翰林的,高起点,大阵仗。但士林以学习洋文为耻,一个翰林都不肯来,也不敢来。结果使得一个国家办的西学最高学府,变成了满洲贫寒子弟救济中心,混进来的,都是贫寒八旗子弟,饭吃不上,鸟是要遛的。其他几个新学堂的学生,尽管都是国家珍稀的洋务人才,但在官场上,却一直被人看不起。严复留学英国回来,做了北洋水师学堂的总教习,但在科名方面没有建树,一直为族人看不起。严复有个叔父,是个举人,其实什么都不是,但却有资格一直看不起严复。严复受了这个刺激,每次乡试,都会下场,屡试不第。如果他不花那么多功夫准备考试,肯定还可以翻译出更多的西方著作。当年留美幼童,花了大笔的银子,眼看从中学学到大学,半途撤回,撤回之后,居然就让这些人进水师当水手,从最低层干起。 那年月,办外交,被官场视为畏途。郭嵩焘担任驻英法公使,要找十几个随员,待遇优厚,但没有人应征。曾国藩的公子曾纪泽,在驻外使节中要算是比较保守的了,名门之后,堂堂的侯爵,但依然被人目为汉奸。那时驻外使节,按清朝体制,有钦差的名义。所过之处,地方得好好接待,别的钦差,所过地方,大多殷勤,唯有驻外使节,人家会说,什么钦差,分明是汉奸。 在国内跟洋人打交道,不论情况如何,都要强硬,不强硬,就是汉奸。别说一般洋务人员,就是德高望重的曾国藩,办理天津教案,没有按士林舆论的口径,强硬到底,照样被人骂得狗血淋头。一向以曾中堂为荣的湖南人,居然有人提议要开除他的省籍。声望远不及曾国藩的李鸿章,对外交涉办得多,条约签的也多,一直就是士大夫们嘲骂的对象。哪个御史弹劾了李鸿章,即使为此丢了官,士大夫也争相宴请,恭维得跟朵花儿似的。甲午之后,有人居然传他的儿子李经方入赘日本,做了日本的驸马。京城苏丑杨赶三死了,人们把此事硬跟李鸿章扯在一起,说是“杨三已死无苏丑,李二先生是汉奸。”李鸿章排行老二,李二先生,就是李鸿章。不仅李鸿章如此,李鸿章下面的人,做过轮船招商局总办的马建忠,也吃挂捞。1983年有个浙江的举人,因为人代考,事发之后,逃避追捕,去了日本。只因为此人也姓马,就有御史把这个人说成是马建忠。上奏弹劾,说李鸿章是大汉奸,马建忠是小汉奸。 每次中外冲突,国内舆论,都是一片喊打之声。调门越高,得到的喝彩越多。打又打不过,打败了,就在国内找汉奸,所以,像李鸿章这样的人,就成了中国失败的罪魁祸首,好像没有了李鸿章,中国就可以百战百胜似的。 戊戌维新中,所有的维新志士,在相当多的国人眼里,其实都是汉奸。人们把康有为、梁启超这样的新汉奸,跟李鸿章和李经方这样的老汉奸放在一起抨击。我们现在说戊戌维新,当年则传是康有为进红丸,毒杀皇上。进而,连戊戌过后的庚子年闹灾,都是汉奸们闹的。八国联军,也是康有为领进来的。跟六君子一起倒霉,发配新疆的张荫桓,在发配的路上,老百姓一路骂他汉奸。义和团运动,汉奸的头衔,随处赠人,凡是跟洋字沾边,别说信洋教,跟洋人做事,哪怕有块西洋的打簧表,用了一支西洋铅笔,都被说成了二毛子汉奸。当时不是光抵制日货,所有的洋货都抵制,卖不行,买也不行。不是一般的不行,被义和团抓了,要砍头的。 骂汉奸骂到极致,就会走到反面。八国联军来了,义和团烟消云散。北京城内,家家户户争挂“顺民”招牌,在日本占领区,就是日本顺民,在美国占领区,就是美国顺民。从前没有人敢说自己认识洋文,现在认识几个洋文的,都发了财了,因为人们争先恐后,在自己的家门口,挂上写有几个洋文的牌子,觉得这样就安全。义和团的大师兄,跑的跑了,没有跑的,也信了洋教,因为我们的菩萨不灵,人家的菩萨灵。过去天天骂李鸿章是汉奸的满人,成天盼着李中堂来跟洋人谈判,好救他们出水火。庚子之后,洋务成了最吃香的的岗位,人人挖门倒洞,要去做洋务。从前的驻外使节找随员找不到,现在一个使节外放,上千人钻营一个随员的职位。使节手里走关系的条子,一把一把的。 但愿,这事都过去了,过去就过去吧。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阅读更多

转载重发:习大照镜子与李二甩膀子

原文地址: 重发:习大照镜子与李二甩膀子 作者: 甄西月 习大照镜子与李二甩膀子 甄鹏   习大要求干部照镜子,原话是“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关于照镜子,有两个著名的故事。一个是猪八戒照镜子,另一个是白雪公主的后妈照镜子。 这两个故事属于相反的极端,一个太丑,另一个太美。不过,猪八戒照镜子有正面意义,虽然把镜子摔了,但至少知道自己丑。白雪公主的后妈虽然很美,却妒忌更美的人。 干部们照镜子属于哪一种?毫无疑问属于后者。试问哪个干部认为自己不称职?哪个干部认为别人比自己强?薄督照镜子:我被抓是政治迫害;李政委和汪政委照镜子:凭什么我不能入常?张七照镜子:我本该坐第六把交椅。 这种做法早有先例,以前叫自我拯救、自我批评。现在叫照镜子,不过是茅台酒装进了矿泉水瓶。有没有用?大家心里有数。不过是逢场作戏,交代点不痛不痒的小毛病混水过关。其实这也不能怪大家。照镜子是习大提出来的,你先照照自己嘛!你怎么照大家怎么学就是了,反正大家都属于“学习粉丝团”。 习大讲话后,下面照例是喝彩声一片。这种事历来是雷声大雨点小,跟着起哄就是了。自己能吃几两干饭,大家心里都有数,用不着照镜子。人的恶性、官员的腐败只能靠制度来监督和制约。 李二说:“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意思是理论不如行动。有人引申为“空谈误国”。这真是冤枉人,我等不过寻常百姓,空谈两句能误了国?!中华几千年,最擅长喊口号的莫过于国朝。这顶桂冠两位老大真不必谦让。如果真要干实事,不如取消政治课和政治学习。 二老板和大老板的话互相矛盾。老二都甩膀子干活去了,老大还在照镜子。这不是懒驴上磨嘛!希望两位老大先沟通好,免得我等小民不知所从。 古诗云:“中原父老莫空谈,逢著王人诉不堪。”二老板虽然不像他的前任一样卖弄诗文,却也学得了古诗的精髓。照镜子是干部自己的事儿,老百姓说了没用。古往今来皆同。 (甄鹏《高山西月网》 2013 年 4 月 29 日)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阅读更多

坚果兄弟 | 自我禁言720小时,招募1000人筹集10万奖金,致谢说真话的记者

这是为坚果兄弟最近的项目发的第二篇征集:「真话冒险奖」。 我和坚果兄弟相识多年,时不时会交流一些彼此的创作和创作遇到的问题。最早在北京认识是因为他那著名的《尘埃计划》,用吸尘器吸北京的雾霾最后做成一块砖,摆放在了某条胡同一个正在建造的小房子里。坚果兄弟产量非常高,每年都有好几个事儿在做,每一个都直插社会事件核心,刚硬有力,态度鲜明。前几天发布的《自我举报试验》(点击查看)还差一半人就可达到目标。感兴趣的请加坚果兄弟微信:jianguoxiongdi...

阅读更多

Matters | 陈纯:这个时代的左翼青年

我在教书的学校有一门课,要讲1900-1941年的俄国历史,教材都是英文。在教授的过程中,我对托洛茨基这个人产生了兴趣,于是把他的《俄国革命史》、《被背叛的革命》、《论列宁》和《斯大林评传》等著作都看了,后来又读了多伊彻写的《先知三部曲》。无独有偶,这时期韩乾和李二锅开始自称“托派”,张舒迟介绍我们认识后,我们还戏谑性地将群聊的名称改为“托派自由主义”。...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出播别脆干妈他你 论评发让不都晚春

CDT 电子报

404 聊天室

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武汉封城,作家方方在此期间写下60篇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非正常生活。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在 Amazon 上预售,其翻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在国内,《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出版被认为是“递刀子”,方方及其支持者不仅受到网络暴力,而且有的人还受到行政或是刑事处罚。白睿文教授又遭遇了什么事呢?欢迎来 CDT Clubhouse(@cdtimes)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后面的故事。

时间:2月27日(周六)晚上9点(美西时间), 晚上11点(美东时间),2月28日(周日)中午12点(北京时间)。

房间链接请点击此处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编辑及实习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