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s

东网|乔木:网络管控换人不换刀

这两天,对于热衷上网娱乐、购物的网民,不一定会注意一则消息。而对于关注公共问题、希望政治表达的网民,则会注意到中国互联网的大管家换人了。原网信办主任鲁炜被免,但留任中宣部副部长。原网信办副主任徐麟升任正职。鲁炜被外媒称为“网络沙皇”,掌握中国网络管控大权。但沙皇不符合中国国情,也有点犯上。其实他的职责主要是执行管控,大的政策和决策听上面的,他只负责经常制订一些具体的管理条例,时时监督号令。国内网民则借用《水浒传》的说法,称其为“鲁提辖”,拿人问事。而“鲁提辖”确实干的尽职尽力。这几年出台了不少网络和信息管控条例,特别是针对用户广泛、影响巨大的微信等社交媒体。除了管内容、平台、渠道和时机,前不久还专门规定了对评论和跟帖的把关,要注意导向,防止“正能量”被网民玩坏了,成为高级黑。除了平时的督察下令、删帖销号,比如专门发布对任志强等人的销号禁令,鲁炜大的方面创立并主办了两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浙江乌镇定为永久主办地。最高领导亲临讲话指导,并请来一些外国官员和公司参会,明确提出“网络主权”的概念,为网络管控寻找合法性。而在对外交往时,鲁炜又表现出一种亲和开放,非常有喜感地多次接见Facebook的总裁扎克伯格等网络产业领袖。鲁炜出身基层记者,递升至新华社副社长和北京市副市长后,从机构和地方领导,再上台阶,成为全国性的行业管理者。他对中国的媒体、宣传非常熟悉,算是内行领导。如果是开放包容的导向,对互联网自然是理解宽松。如果是封闭限制,自然是严格严厉,管起来更为得心应手。比较而言,接任的徐麟算是外行,并没有专门的媒体从业经验,只是在2015年调任北京前,任过两年的上海市委宣传部长。但是徐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在2007年升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的时候,刚好和当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有差不多一年的交集。不管鲁、徐二人风格是否差异、内行还是外行,被放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对得起信任,忠实执行上面的旨意,想方设法管好网络。上面关于网络有多次讲话,最新的一次是今年4月19日,专门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最高领导讲了很多,但结合中国网络的巨大影响、对网络管控的历史和现状,特别是自上台以来的态势,再次强调“网络空间治理要做到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昂”,不容忽视。正能量、主旋律是什么,看看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就明白。人们之所以上网,是想有多元的选择、不同的声音。现在网络也要治理成央视和党报的风格,意味着网络管家不管换谁,换人不换刀,严格严厉是不变的,而且会更严。至少明年还有十九大权力的重组,更需要网络舆情的配合而不是添乱。

阅读更多

翻墙 | 中国加强网络管控 警方逮捕1.5万人

中国警方周二表示,有约1万5000人因犯下“危害网络安全”的罪行遭逮捕。另外,中国上个月展开为期6个月的“净网行动”。中国警方周二表示,有约1万5000人因犯下“危害网络安全”的罪行遭逮捕,政府已展开“净网行动”,加强打击网络违法犯罪活动。公安部在网站发布声明表示,警方已侦办网路犯罪案件7400多起,不过并未明确指出何时逮捕这些嫌犯,只提到去年12月的1件案子。另外,中国上个月展开为期6个月的“净网行动”。根据中央社,学术人士和研究人员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上任以来,主导加强严格打击网络犯罪。共产党认为网络非常重要,必须加以管控。源地址:http://cn.rfi.fr/%E4%B8%AD%E5%9B%BD/20150819-%E4%B8%AD%E5%9B%BD%E5%8A%A0%E5%BC%BA%E7%AE%A1%E6%8E%A7%E7%BD%91%E7%BB%9C%EF%BC%8C%E8%AD%A6%E6%96%B9%E9%80%AE%E6%8D%9515%E4%B8%87%E4%BA%BA翻墙技术博客订阅地址及社交帐号

阅读更多

BBC | 在上网和上街之间的网络管控

“世界互联网大会”提出所谓“互联网主权”的概念,为中国控制网络制造理论依据。 去年中国政府挟权力与资本的威风,发起并在浙江乌镇永久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会上提出所谓“互联网主权”的概念,为中国控制网络制造理论依据。今年在审议的《国家安全法》草案中,又把网络与信息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增加了“维护国家网络空间主权”的规定。以此确立管控网络的法律依据,对外可以辩解,对内可以威慑互联网公司和用户。在此背景下,近日,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10条《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约谈工作规定》。网信办“约谈十条”的出台,表面中国官方开始新一轮的互联网管制。从公司到用户的网络监控实际上,自从有了互联网,伴随着它的巨大影响,中国政府对网络的管控就不断升级。除了技术上臭名昭著的互联网长城外,还不断出台法律、政策和规定,从网页、博客到微博、微信,一路审查监控过来。随着社交媒体的影响增大,此前已推出“昵称十条”、“微信十条”,加上这次的“约谈十条”,从各个角度加强控制。互联网的影响越大,越会加剧“三个自信”的中共的政治恐惧,未来还会出台更多的限制规定。尽管所有这些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的35条所对抗,该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限制互联网自由,更是和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相冲突。该宣言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通过任何媒介、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可是为了权力和利益,哪会顾忌宪法和脸面呢?此次“约谈十条”和以往的限制有所不同,它是针对互联网公司和社交媒体平台的服务商,而不是针对网络用户和网民。此前针对网民有常态的删帖、销号、抓人,公安在搞“净网运动”,最高法、最高检出台谣言500转发就要治罪的司法解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一阵风式的运动并没有吓倒亿万网民,他们想方设法突破审查和技术的限制,争取信息自由,寻找政治真相,保持信息时代的同步发展。比如,为了躲避内容审查,网民会使用拼音、同音字代替所谓的“敏感词”。有些甚至会直接用民主、自由等象征词作为网络昵称,结交同道。如果昵称审查通不过,除了设法变化,他们还会用特殊含义的图片作为头像。这些年来每遇上如天安门政治纪念日,或其他公共事件,微博上都会有一大批相同的头像,以示关注和声援。对于审查和销号越来越严的微信公号,如变换字眼仍不能发送,就采取回复关键词后台调取的方法;或把文章转换成图片发送;或在其他地方发布,通过微信公号后面的“阅读原文”,提供点击链接。公共号受限制、互动性差,还有大量的微信群可以讨论公共话题。也可以把微信私人号的朋友圈作为公共表达平台,发布信息,留言互动。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又回到对网络服务公司的打压,重新加强对源头的控制。实际上像“双规”一样,“约谈”这种于法无据、中国特色的东西,早就存在。之前国家网信办就通报过对新浪、网易公司违规的约谈。现在出台规定,就是想把约谈这种形式常态化、制度化,从警告、罚款、年检审查、吊销牌照等方面打压控制。“约谈十条”的模糊与腐败约谈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模糊、任人解释的管控办法。尽管约谈十条的第四条,规定了9种约谈情形,但第九种“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需要约谈的情形”最为模糊,像一个大口袋一样,把所有当局不满的言行都可以装到里面,进行处罚。约谈还为权力寻租,为从中央到地方的网信办官员提供了刁难、说情、以权谋私的制度保障。什么样的情况和公司可以约谈,可以不谈,约谈时的关系、态度,是警告还是罚款,罚款的多少,年检时的打点,平时的关系维护,都有巨大的腐败空间。朋友创办了一个微信公号,只发布外国的社会文化、旅游留学的文章,从不谈论中国的政治和问题,有时会用暗示和比较的视角由读者去体会,倒也赢得了几十万订户,倾注的大量心血开始有了广告回报。但是今年“两会”期间,只因发布了一篇美国如何开议会的文章,遇上敏感期的严管就被销号。申诉到腾讯公司,告知是网信办直接下令销号。请托到国家网信办某位人员,酒足饭饱后说只要北京市网信办报上来,就可以解封。再找北京市网信办的人员,既不拒绝,也不上报,只说这事他还需要找其他人,有些人不好说话,需要做些工作。明白人都能听出这是暗示索贿。在中国不管是为官方说话的“五毛”,还是商业上的水军,发帖要花钱,公关删帖同样也要花钱。直接管理网络公司的各级国信办一些人员,政商结合,权力寻租,受管受气又要运营的网站,只能就范。上网还是上街中共一直希望网络在商业和生活娱乐上使用,除了歌功颂德的“正能量”,不愿意网络在政治和社会舆论中发挥作用,特别是害怕由于社交媒体的助推,出现类似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的权力更替。因此不断加强限制和监控上网,防范像天安门那样的上街。为了维护一党的统治之利,在全球信息共享时代,对互联网的野蛮隔绝,对内容的严格审查,对网络公司的不断打压,对网民的监控抓捕,肆意的删帖销号,正在招致越来越多人的不满。他们中的许多人思想活跃,想获得新鲜平衡的信息;还有些人对政治并没有那么热衷,上网只是为了相互联系、自我表达、娱乐、网购、信息消费等,但是也一样受到各种网络审查、管制和防火墙的阻隔。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历史教训和别国的事件表明,封锁网络、限制传播最终会比不限制还要糟糕。埃及开始的时候,只是少数人上街抗议专制腐败,多数人则上网牢骚抱怨,发泄对社会不公的不满。穆巴拉克政权害怕这种情绪越演越烈、危及统治,于是关掉社交网络。因为不能上网表达诉求、娱乐网购,激起更多的人走上街头抗议,包括许多宅男淘女。上街的人越来越多,政局由此变换。不让上网,只有上街,人总要表达交流。这是封锁网络的教训,也是限制传播的代价。时代的进步和各国的教训一再表明,统治者愚民的最终结果是,让自己愚蠢地成为历史的笑话。(责编:董乐)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阅读更多

【CDT敏感词周报】第十六期:制裁王晨、郑国成、许艳敲诈案、Signal被墙、取消奥斯卡直播

本周我们发现:1.美中高层战略对话中“制裁人大副委员长王晨”成为最敏感的内容。2.YouTube粉丝超过十万的“跳反五毛”郑国成遭全网封杀。3.加密聊天应用Signal被墙消息遭禁,防火长城仍是敏感话题。4.“连云港女辅警敲诈案”的讨论似乎遭到一定压制,某些关键词仅允许媒体参与。5.香港社运等纪录片入围奥斯卡,奥斯卡颁奖直播或遭取消的网络传言被禁止讨论。

阅读更多

【CDT导览】新疆有座集中营?2013-2021八年演变时间线

2021年2月,在clubhouse这个语聊app突然出现到被GFW封锁的一段时间里,它给人们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机会自由讨论敏感的政治议题,议题之一便是中国的新疆政策。一名用户在clubhouse上发起了一个讨论新疆问题的房间——“新疆有个集中营?”结果这一房间意外爆红,许多人加入其中分享了再教育营的经历和见闻,在这个房间里因此留下许多感人的对话、友好的交流,甚至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和解气氛。当然,也有人提出质问:新疆是否有集中营?凭什么说新疆有集中营?这些问题让一切讨论仿佛回到了原点—— 那就是我们是否有关于新疆的基本认知,并足以达成普遍的共识?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梳理了2013年——2021年有关新疆的重要新闻事件时间线。当然中国数字时代所登载的内容并不能呈现整个新疆问题的全貌,但从中我们不难看到新疆的整体形势在近8年里经历了怎样的发展演变,更关键的是我们可以看到新疆集中营(再教育营)是如何从无到有并最终成为常态的。

阅读更多

【CDT网语】2021年2月网语集锦:坚持看完春晚而且还看重播的人才值得骄傲

@王五四:总有人标榜自己不看春晚,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坚持看春晚且看完而且还看重播的人才值得骄傲,他一定不是一般人,他有着坚毅果敢的品质和迎难而上的精神,放在生产队里,他就是抢着挑大粪的那个人。

@忧郁的羊驼2:打算给附近革命公墓的李医生送花,此地逝者大部分是长期担任市领导的南下干部,不止当年笏满堂,李医生的墓区清冷无人,正心下纳闷,立刻就有人盘问,谈吐神态特征皆明显,不难猜出身份职业,末了告知,只对家属开放。好吧,是什么把他和人民分割开来?只是未见异常罢了,我隔空向李文亮医生致敬。

阅读更多

【CDT 审查月报】2020年4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再次被纵容放大的时代的丑陋

在这篇文章结尾,公周说:“一切丑陋,都不是那个时代的特有产物,但在那个时代被纵容放大到了极致”。在四月,这种丑陋再次被纵容放大到了极致, 充满了阴谋论、大字报与批判,从异议人士、人权律师到普通网民,从方方日记批判、美国投毒论到中泰大战、北岛白睿文再到真假记者之争,从国内混战到出征国际,从官方舆论导向到有组织的小粉红,无论是异议人士、公共知识分子、作家还是普通人,每一个人的言论自由都受到严重的挑战,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似乎从未走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

至暗时刻,每一个人的自由需要每一个人的行动来捍卫,守护李文亮、艾芬们的哨声,守护方方及其支持者的自由,因为这些也是我们的自由。
黑格尔说,密涅瓦的猫头鹰只有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开始飞翔。至暗时刻,也是改变时刻,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理性与行动。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我们都跪着,凭什么你要站起来?

CDT 电子报

CDT招聘

招聘岗位: 播客主持人、Clubhouse主持人及社交媒体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4月7日至5月7日

报名方式……

CDT 本周推荐

问答网站: 品葱
推荐理由:网站介绍摘录:新品葱不是我们数字生活的全部,它只是被别人割掉的那一块。但请记住他们为什么要割掉这一块,因为他们要让你害怕、服从、并且相信他们的谎言,用我们自己的时间和劳动为他们的理想牺牲,为他们的便利与错误买单。

推特账号:Xi Jinping Looking At Things 习近平在看东西@zaikandongxi
推荐理由:政治讽刺社交媒体。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