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s

2可器 | 2012年度雷人语录

@2可器:《2012年度雷人语录》新鲜出炉,我已经编辑整理了8年!不知道这个荒唐的世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大家捧个场吧!

阅读更多

信力建 | (转载)2可器:以天下为敌 古罗马专制暴君们的突然死亡

在人类诞生以来的数十万年间,或者人类社会自一万余年前形成以来,专制现象其实只是一个短期现象。不论是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一书中描述 “ 以原始形态流行而在许多文明国家中受到压抑的民主政治 ” ,还是马克思笔下的 “ 原始共产主义 ” ,都共同认为专制只是最近 3000 多年才出现的社会现象。 在人类 3000 年专制史中,出现了数不清的暴君。通常人们把暴君视作专制政治的高级代表,但如果观察古今中外的暴君现象,可以发现,几乎每一个暴君,都是以天下为敌的,包括与其滋生于其中的那个专制体制,也相互仇视着。与其说暴君是专制制度的代表,不如说是所有制度的仇人。 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暴君之一,可算公元初年罗马帝国的皇帝尼禄。本来罗马进入专制时代以后,整个社会和政治还算均衡,但尼禄的老妈为了权力弑君,尼禄又为了权力杀了老妈和兄长,再后来他杀掉了大批元老院议员、军方将领和近臣,于是身为体制最高代表的尼禄,最终与整个体制为敌。据说他曾为了扩建宫殿,教唆手下纵火焚毁了整个罗马城。 尼禄身后 200 年间,罗马帝国出了一系列的暴君,都是屠戮统治集团的高手。康茂德让元老院血流成河,卡拉卡拉把家族亲友杀得精光,马克西穆斯则以名流显贵为敌,擅长搜刮地方和富人的财富。 所以,如果说专制制度是人民公敌的话,独裁暴君可谓天下公敌。本来不论是民主制度,还是专制制度,作为一种制度,在权力结构与利益分享上有它自身的规则和均衡结构。而暴君的出现,则将规则和均衡破坏掉,这就不奇怪为何清算独裁暴君的力量,多数源于统治集团内部。比如尼禄被逼自杀,康茂德被摁死在浴池里,卡拉卡拉和马克西穆斯被禁卫军杀死。 暴君除了被推翻或被杀掉以外,还有一种结局则是 “ 暴亡 ” 。暴君哪怕是正常死亡,但由于其政治操作特点,往往在濒死前秘而不宣,死亡后秘不发丧,一旦公布,形成事实上的 “ 暴亡 ” 后果。被其摧残得支离破碎的原有体制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开始仓促复苏和矫正,往往给全社会造成惨重的损失。 上述的几个罗马暴君在死亡后,整个罗马帝国就经历了严重的动荡。尼禄死后,罗马帝国一年内换了四个皇帝;康茂德死后,一年多换了三个皇帝;卡拉卡拉之后,一年换过两个皇帝;马克西穆斯死后更夸张,几个月就相继死了六个皇帝。这前后两百年,成为罗马帝国衰败的重要转折点。 进入近代以后,暴君依旧层出不穷。与他们的先师相比,近代暴君有幸地得以借助科技进步,其中最好使的工具大概可算传播宣传技术。于是一个很分裂的现象产生了,一方面暴君们借助科技介质,远较他们那刀马时代的祖宗们为祸更烈;另一方面他们又有能力把自己打扮得无比光鲜,其光鲜程度甚至盖过太阳的光芒。 利用近现代的大规模宣传工具,暴君们在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一边荼毒生灵,一边作为某种图腾 ——— 而不是理性利益的代理人,得到广泛的底层人民的支持。 1945 年当 希特勒 濒临灭亡的时候,大量的德国市民和士兵选择自杀的方式再送元首一程;同样的现象出现于 1970 年埃及强人纳赛尔去世之时;而 1956 年赫鲁晓夫揭穿 斯大林 暴虐真相的报告,只能以 “ 秘密 ” 的方式发布,以避免触动统治集团外的反弹。 从上述这种对比可知,从古到今最心知肚明、最不待见暴君的,其实是暴君周边的统治集团内部人士,他们和人民一样受到暴君的残害,却又因为享有独到的 “ 仆人眼里无英雄 ” 的视角,而免于被各种宣传忽悠。但古今中外的统治集团又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难以根除自身那滋生暴君的土壤。统治集团中的那些精英分子,最习惯的选择总是提着脑袋博上位,而罔顾其前任的教训。如果数一数罗马帝国从尼禄到君士坦丁大帝不到 300 年间的皇帝们的归宿的话,会发现总共有超过 20 位皇帝被内争所杀,得善终者为极少数 ——— 应了中国那句感叹王朝兴衰的名句: “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 当然,地球大了什么鸟都有,英格兰人就与别国不同。虽然历史上也出过几个成色不高的暴君,但英格兰人从中汲取教训后摧毁的却是王权 ———1215 年,英格兰人制订了《大宪章》。 大英帝国从此崛起了,而罗马帝国灭亡于 1453 年。

阅读更多

2可器:一切从突尼斯小贩与城管开始

下文摘自《中东独裁群体为何成了一触即溃的多米诺骨牌?》  作者: 伊斯迈曼切希       以下是笔者一位经常往来于中国和埃及两国从事国际贸易工作的埃及朋友给笔者邮件翻译后的摘录:   “中东的历史上将会铭记这两位年轻的阿拉伯八零后,先看看突尼斯的穆罕默德,生于 1984 年的他,在短短不到 26 年的生命旅程中,贫苦一直与他为伍。他并不是一个懒惰不求上进的青年,她的妹妹萨米娅说: “ 他一直希望自己和他的姐妹们能够上大学。由于继父的身体不好,没有固定工作,所以他自十岁起就开始从事各式各样的工作,且在青少年晚期辍学,以便胜任全职工作。 ” 他自从走入社会后就在不停的求职,但一份份求职申请都被拒绝,原因不是他不具备从事那些工作的能力与条件,而是因为他无钱去贿赂那些可以给予他工作的官员。为了养活自己和自己的母亲以及姐妹们,他只得靠在路边摆个水果小摊维持生计,他的收入很低,每月只有大约 140 美元(约合 900 多元人民币),他就是靠着这么微薄的收入去养活着自己的家人,甚至还供着自己的一个妹妹上大学。可以说,换到当今任何一个社会里,穆罕默德这样的小伙子都是一个理当受人尊重并且值得鼓励的好青年。可是国家又如何对待他?答案很简单,国家不让他活!甚至连最基本的尊严都不留给他!那些突尼斯的执法者们,多次没收他赖以为生养活家人的小推车,一次又一次的砸烂他那仅有的财产 — 水果小摊。那些执法者们非但要断了他的生计,甚至还侮辱殴打他。他的小摊最后一次被砸是一个女警官带领两个同事所为,不但摊子被砸,电子秤被没收,那个女人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抽他耳光,朝他脸上吐口水。要知道,在我们阿拉伯社会中一个女人如果这样当街羞辱一个男人是绝对不可容忍的事情!我想即使是在中国这也是极为严重的侮辱。穆罕默德在受到屈辱后并不是直接选择了自焚或者暴力相抗,他依然对政府抱有希望,他前往当地总督府投诉,但是不被接待,当他以自焚为威胁后,仍然无人理睬。就这样,愤怒的穆罕默德选择了自焚,以燃尽自己生命的方式对这个残酷无情的体制进行抗议。穆罕默德把汽油浇满了全身,用自己的打火机点燃了我们阿拉伯人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十八天后,他因伤势过重阖然长辞(愿真主保佑他的灵魂)。有超过五千人参加了他的葬礼游行,游行的人们默念道: “ 永别了,穆罕默德,我们会为你复仇!今天,我们为你哭泣。我们必让那些造成你死亡的人哭泣! ”  从此这位突尼斯的穆罕默德名扬天下,可是他却再也不能对着自己的亲人微笑,再也不能向姑娘们献上鲜花。 再看看我们埃及的赛义德,一个普普通通小生意人,才 28 岁,因为偶然掌握了警察收缴毒品后分赃的录像,在一个网吧上网的时候就被警察所逮捕。当警察试图带走他的时候他反复询问: “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有逮捕证吗?你们不能随便抓人! ” 即使是他这样抗争,警察还是强行带走了他,当天,他在警局里竟然被活活殴打致死!一个好端端活生生的青年,在没有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不经过审理、不经过法庭的裁决就这么不明不白在监狱里被打死了,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个什么社会?!后来我在 facebook 上看到了他惨死的照片,我有一种无法容忍的愤怒。我们在这个国度没有任何人身保障,我们的权益甚至生命在当权者以及他们的爪牙眼里一文不值,他们随时可以拘禁甚至杀害我们。在埃及的监狱里关押着几万政治犯,每年都有上万人不经指控和审理就被抓起来关押,原因就是他们对现在的生活状况不满,这在当权者眼里就成了他们的罪行。在马格里布(北非)无论是我们埃及还是我们的邻居利比亚,还是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这些国家由于当权者对人民的恐惧都变成了警察国家。警察的权力大于一切,他们可以滥用职权肆意妄为,而我们则时时刻刻生活在他们所带来的压迫与侵袭之中,我们只要发出异议随时都有可能被捕甚至丧命。赛义德对警察的质问就是我们埃及人对于他们的质问: “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有逮捕证吗?你们不能随便抓人! ” 是谁给了你们权力允许你们这样做?难道是国家吗?既然国家是由人民所构成的,那你们有什么权力来这样对待人民?今天我们的好兄弟赛义德被他们杀害了,明天或许就会轮到我们,我们作为埃及的青年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们这个国家里的所有孩子,无论是穆斯林还是基督徒都应该站出来去驱逐那些致使我们的生活如此不堪,我们的国家如此衰落的家伙。我们不需要穆巴拉克这个法老王了,我们不需要他和他的那些官员,他们都是可耻的贼,是把我们钱包里的钱偷走的贼,他们不但偷取了我们的钱而且还雇佣那些杀害赛义德的警察来压迫我们。这个时代应该结束了,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们也要终结这个时代,终结这种贫困、屈辱的生活。” 大家可以从这封邮件中看出阿拉伯青年的愤怒与决心,当他们的愤怒爆发的那一刻,当他们引领民众率先走向街头向独裁者怒吼:今天是愤怒之日!起义之日!我们都是赛义德!人民!只有人民才是真正的主人!并且向他们要求交还权力的那一刻,他们的所作所为就不愧为菁英,不愧为这个国家的栋梁。     以上文字摘自2可器博客,阅读更多请点击: 扇动利比亚风暴的那只蝴蝶: http://user.qzone.qq.com/622006552?ptlang=2052 埃及抗议活动幕后策划揭秘: http://user.qzone.qq.com/622006552?ptlang=2052

阅读更多

2可器:闻其火烈之声,知其为良木

    闻其火烈之声,知其为良木 ――-读端木赐香的《重读晚清六十年(1851-1911)》          2可器 端木赐香这本《重读晚清六十年》是个启蒙读物。我不知道端木赐香是否受用我这个评价。因为受民粹和反智浪潮的影响,“启蒙”这个词在今天几乎成了负面词汇。然而,启蒙过时了吗? 1840年以来波澜诡异的一百多年近代史,中国人基本上都是以“群氓”的角色,被各路强人大盗玩弄于股掌之中。及至今日,政治精英、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又来了个“周期率”式的一家亲。一帮油头粉面的庙堂之士,一唱一合口含天宪、你来我往坏事做绝。其张狂、贪婪往往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难道公众福祉,还指望这帮“肉食者谋之”吗?从老佛爷以降的一百多年来,哪怕再上溯两千年,肉食者可曾靠得住过? 我们没有靠谱的摩西,但“人民大众”就一定靠谱吗? 如果你不是浪漫的民粹主义者的话,就得直面这样一个现实:今日中国大陆,并不存在完整意义上的“人民”,严重的贫富分化、区域落差、城乡二元结构、民族构成不仅把“人民”分割成了不同的利益阶层,而且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领域,呈现出一种混乱无序的变世之态。 看看互联网吧!最赚口水四溅、最招板砖横飞的是什么话题?往往是那些被称为普世价值的基本价值立场。左和新左、儒和新儒、右和极右,可谓世俗价值百态尽显;各类主流宗教一面官化商化、一面异化邪化,外加草根信仰层出不穷,可谓宗教信仰杂乱丛生;再加数量庞大、似神非神的毛图腾,偏激自傲的民族主义……在价值观这条长河里,虽然大多数地球人都已抵达彼岸,但中国民众仍在河里“摸石头”。这不是官家的托辞,这是可悲的现实。可以说,我们除了“永远不变黄色的脸”这一共同性外,在价值观和精神层面完全处于分崩离析的一团乱麻中——如果不是一团散沙的话。 这种精神和价值观层面的分裂,是最值得时人警惕的问题之一。波普尔在《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序言中有一句大白话:“人类历史的进程是受人类知识的增长强烈影响的”。作为反证,我想引用邱吉尔对五六百年前的英格兰社会的一段描述: “到14世纪末,英语民族已经建立起了一套法律原则和几乎可以称为“民主精神”的原则。……哥伦布朝着美洲大陆扬帆出发的时候(指15世纪末,作者注),国会、陪审团、地方自治以及新闻自由的萌芽已经破土而出,至少已经处于早期的发育阶段。……(17世纪时)人人都接受这样一条原则:国王只能根据人民赞同的法律实行统治,不应该把人民不赞同的东西(如捐税等)强加给他们。” 偏居一隅的英伦三岛为何成为世上最顺利、最均衡、最早进入文明社会的国家,邱吉尔所描述的那“一套”精神和“人人都接受”价值观原则,难道不是注解了波普尔的大白话吗?可是到21世纪了,世上皆桑田、中国独沧海,《中国可以说不》和《中国不高兴》这两本抵制普世价值的反智垃圾居然能在二十年间横空出世,而且畅销! 即使“启蒙”已近污词,中国难道就不需要了吗? 然而时不我待。今天,即使按照官方的数据,大陆每年的群体性事件超过9万起,每年的维稳经费高达5千亿!变世之征兆已到了路人皆知的程度。然而,以波普尔的大白话衡量,我们做好准备了吗?国民是否达成了转型所需的知识共识? 精英不靠谱,民众已分裂,这便是现实的窘迫之处。于是,像端木赐香这样的知识分子坐不住了。端木赐香本是学院派精英,却未把士大夫的情操挂钩在国师策士的理想上,反而掉头向下,一头扎进了网络。这本《重读晚清六十年》和之前出版的《那一年我们挨打了》《那一年我们又挨打了》一起,构成了从选题到行文都极具网络烙印的系列启蒙读本。 如果说波普尔说的“知识的增长”速度和大陆转型速度正在撒丫子赛跑的话,端木赐香这本《重读晚清六十年》的新鲜面市,无异于为前者添薪加柴之举。如果有一半世人“闻其火烈之声,知其为良木”,那将是中国之大幸。端木赐香这书,也可作焦尾之琴传世了。

阅读更多

2可器:赵作海:被打一个月 生不如死就招了

被打,生不如死

新京报: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赵作海:一入狱开始,头总是嗡嗡地叫,叫的常睡不着觉,这都是当时审讯时候落下的毛病,打的。

新京报:你当时在派出所两天,在县公安局一个多月,在哪里挨打了?

赵作海:都挨打了。在刑警队挨打最厉害。

新京报:你还记得当时怎么打你吗?

赵作海:拳打脚踢,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打。你看我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留下了疤。他们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一直敲一直敲,敲的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面对美帝的新闻封锁,我们怎么破?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安普若-外号安校长:谣传美国宣传部昨天电话通知美国各大媒体,对习主席到访西雅图采取冷处理,不报道,或者在报纸不显著位置简短报道,不上头条,不推荐热门,各社交自媒体应该密切监控舆情动态,及时删帖。通知指令美国各大媒体今日报道的重点和头条是教皇到访华盛顿。对美帝国主义的新闻封锁,我们怎么破?相关阅读|《真理部指令》 2015年09月23日...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张发财:两千多年前,愤青孟轲发了一条微博:"民为贵,社禝次之,君为轻。"点赞一片,但居然没有被屏蔽。今有好事者将其翻译成白话文:"人权大于主权,元首是个屁。"立马被删帖。 2015年05月03日 *2可器:【不信打赌】司马夹头(及其一伙)将在解放前一夜,突然做痛心疾首状,然后怒投革命党,几乎是必然的表演。不信打个赌。 2015年05月04日 *甘元春律师:SPAM...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6月17日,香港《苹果日报》再遭打压,五位高层被捕。很多香港市民从深夜等到18日凌晨,只为购得一份报纸。有别于平日约七八万份的印量,6月18日《苹果日报》加印至50万份。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人权组织网站:中国政治犯关注
推荐理由:关注所有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其亲属的艰难生存境遇,为他们争取自由。

被审查的微信文章插图

反审查网站:自由微信
推荐理由:在微信上被审查删除的文章,其中很多都是那些让中国当局感到害怕的信息。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