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常委

All

Latest

东网|白非:十八届中委进中期调整潮

从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到2017年十九大,按照时间距离来说,如今本届中央领导班子已经到了届中。而从去年底至今,中央委员会陆续进行了调整,一批到龄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退居二线,形成了一个「二线群体」。中共中央委员会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中承担举足轻重的作用最近的例子是年满65岁的辽宁省委书记王玟退休。更早之前,一大批比他先一步到龄的官员,退到人大、政协任职。譬如,军事科学院院长刘成军、海军政委刘晓江、二炮政委张海阳分别担任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文化部部长蔡武、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能源局局长吴新雄、新华社社长李从军、中国作协党组书记李冰则都转到全国政协,同样担任不同专门委员会副主任。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出生于1949年下半年,如今都达到65岁的任职年龄线。当然,也有一些虽然年龄未到,但也提前投闲置散,以三个人最有代表性。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调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原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调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海南省省长蒋定之调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山西、云南、江苏都是腐败最为严重、落马省部级官员最多的省份。袁、秦、蒋三人的境遇,原因无需赘言。中央委员会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中承担举足轻重的作用。与人大、政协每年开一次会不同,中共党代会五年才开一次。换言之,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每年3月都需来开会,而中共的党代会则属于「一次性用品」,即开完一次党代会、完成换届之后,实际上就完成了任务,五年之后又是另一批代表参加下次党代会。按照中共党章规定,在这闭幕的五年间,中央委员会领导全部工作,对外代表中共。具体来说,中央委员会最有影响力的职权有两项,一是涉及全党性的重大方针政策的制定,譬如全面深化改革、依法治国等,需要中央全会来审议表决通过;二是中央委员会负责选举和调整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书记处、中央军委领导班子。中央委员会在组成之初,其成员都是一线主要岗位要职,中央委员包括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军委的领导人以及部长、省委书记、省长、司令员、政委等;中央候补委员主要是省部军队副职以及主要央企、大学、科研机构的负责人。其换届提名时都有严格年龄限制,如正部级、正大军区级一般不超过63岁,副部级不超过58岁,副大军区级、纪委书记不超过61岁,确保他们在当选之后至少能够在一线岗位上再任职2年,从而保持中央委员一定的连贯性和稳定性。以十八届中央委员会为例,十八大在2012年11月举行,而中委提名则以当年7月划线,即正部级、正大军区级提名人出生日期截至1949年7月,副部级提名截至1954年7月,副大军区截至1951年7月。故此,十八大换届时,同为1949年生人,生于1月的住建部部长姜伟新、生于3月商务部部长陈德铭都未进入中委提名名单,而生于7月的二炮政委张海阳、生于10月的文化部部长蔡武则都当选为中委。也因此,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十八届中央委员会迎来了中期调整的高峰,到龄的官员陆续开始退出一线。除了年满65岁的正部级、正大军区干部,年满60岁的副部级干部、年满63岁的副大军区级干部也都纷纷卸任。如满60岁的原海南省委副书记李宪生、湖北省委常委张岱梨都改任省人大副主任。满63岁的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艾虎生、总后勤部副部长秦银河、总装备部副部长牛红光都退出现役。除了上述人员以外,还有一批高官也已经达到退休年龄,如生于1949年下半年的全国人大常务副秘书长王万宾、国务院副秘书长兼国管局局长焦焕成、交通部副部长兼民航局局长李家祥,以及1950年上半年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等等,已经属于超期服役,料将不久也要像王玟一样退居二线。另一个引发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大调整的因素是反腐。截至目前,已经有令计划、李东生、杨金山、蒋洁敏4名中央委员和朱明国、陈川平、杨卫泽、范长秘、王敏、王永春、潘逸阳、万庆良、李春城、仇和等10名中央候补委员落马,数量之多创反腐史上之最。站在中期节点上前瞻十九大,其未来的的调整幅度必然会超过十八大。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转发此新闻:

智谷趋势|常委们喜欢去哪些企业?

【编者注:智谷趋势发布于微信帐号的原文由于被多人举报,现已无法查看。以下内容来自新浪长微博工具。】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元淦恭 胡亦晨 刘学燕 林浩 在中国,和政治人物打交道几乎是商人的必备技能。从中央到地方的党政主官,视察什么样的企业,会见哪些企业的老板,不仅直接关系到当事企业的发展,也影响到经济政策的走向、大政方针的制定。 智谷趋势研究中心尝试透过“大数据”的方法,梳理出近十万条信息数据,绘制出中国政商互动的全貌。...

奇闻录 | 白雪公主和七个不要讲

@badiucao:自从阿Q得上癞痢头,就订立了七个不许讲:不许讲光,不许讲亮,不许讲灯,不许讲癞,不许讲疤,不许讲疮,就连近音近意的烛字、赖字都不许讲!阿Q最后只会一样:吴妈,我要困觉,和你困觉! 相关: 七不讲   猜你喜欢 七不讲 寻找驯兽师 安妮日记 十字路口 劫匪出没 帝打的:一帆风顺

【河蟹档案】网友提供的新浪博客删帖记录 2013-03-15

老郑说话《[转] 如此“大会”,无必要再加“人民”二字!》2013-03-15 大火蛇《[转] 80%公共医疗费用都是花在了官员身上》2013-03-13 光头戴维《[转] 金三棒子的核剑在向谁挥舞?!》2013-03-13 光辉利龙《[转] 反对外国人参加我国两会,干涉我国内政》2013-03-15 光辉利龙《[转] 转基因食品有什么害处?》2013-03-15 光辉利龙《[转] 亡国因精英,兴邦凭百姓》2013-03-15...

BBC | 英媒:爱滋危机阴影笼罩中国新领导人

河南爱滋病毒丑闻爆发时李克强在河南省主政 《每日电讯报》说,中国官方从来没有承认血液感染造成大批爱滋病毒受害者的丑闻。而负责掩盖丑闻真相的官员已经被任命为下届总理,他就是李克强。 该报星期四(29日)在其网站刊登报道,讲述了中国一名爱滋病毒感染者的经历。 “王平和”(音)12岁的时候,被父母带去医院做开胸手术,手术后他就感染上了爱滋病毒。最初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感染生病。他回到学校上学,但是抱怨说自己发烧一个月,一些天早晨起来甚至睁不开眼睛。离开学校后他去工厂工作,后来在中国西部挖渠。 现在“王平和”已经28岁,他在5月份被诊断患爱滋病。他缩在自己带人造毛领的大衣中,坐在北京一个饭馆里对《每日电讯报》驻北京记者说,他得爱滋病的消息让他父母哭了4天,因为他是家里的独子。 “王平和”只是大批受害者之一,在90年代在“王平和”的老家河南省还有50,000到300,000人也由于医院的失误被感染上了爱滋病毒,当时那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医疗丑闻。 中国官方从来没有承认过该丑闻,也没有道歉过,因此也没有官方的统计数字。而负责掩盖丑闻真相的官员已经被任命为中国下届总理,他就是李克强。现在李克强到达了全力的顶峰,他似乎急于处理其政治生涯中最不光彩的一段。 他晋升后最初的一些举措当中就有帮助一名25岁的携带爱滋病毒的肺癌患者。这位患者在天津被医院拒绝手术治疗。本周早些时候李克强在电视上同爱滋病患者握手,许诺让非政府组织在对付爱滋病中发挥更大作用。中国在去年的爱滋病毒感染率上升了13%。 上周五李克强下令卫生部禁止医院把爱滋病毒感染者拒之门外。这是平息河南公众愤怒的努力之一,在河南300多爱滋病受害者在9月捣毁了当地政府的大门,抗议他们得不到足够的治疗。 “王平和”说当地的医院因为他是爱滋病患者拒绝治疗他的肝病。他每天上午服用两、三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而这种药物在西方已经被禁用,因为药物会损坏肝脏。 他还说,爱滋病毒的阴影仍然笼罩中国这个医疗系统。“王平和”说,即使现在中国的医院仍然不能担保他们提供的血液没有爱滋病毒感染风险。 国际卫生组织拒绝对此发表评论。当初爱滋病毒传染在河南爆发的起因就是当地官员鼓励农民献血,但是他们没有严格地甄别献血者。 到1996年,“王平和”被感染爱滋病毒的那年,当地官员已经知道河南省的血库已经受到严重污染。他们不但没有发出警报,反而加以掩盖,阻止新闻曝光,对记者和医生封嘴。 “王平和”说当他刚知道自己被感染时,最初的想法就是采取报复,诸如在医院实行自杀爆炸。但是他后来又想到医院里还有很多无辜的患者,所以就改变了主意。 自从他被确诊后,“王平和”一直在河南省汝南县的乡村中独自生活。附近约有100多爱滋病毒携带者,他们都是在汝南县医院输血时被感染的。但是从来没有官员受到处罚,为“王平和”做手术的医生被调往其他医院,之前经他治疗的几个病人都被感染了爱滋病毒。 “王平和”说他生活基本能够自理,他每天上午骑轻便摩托去4,5公里远的地方接受药物治疗",他的父母已经搬到了南边,因为他们在自己的村庄中感到羞耻。 “王平和”说他总是独自一个人,白天晚上都看电视,白天看美国男篮比赛。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他是爱滋病带菌者,所以没人跟他打交道。 但是“王平和”说有很多爱滋病毒携带者失去了生活的希望,1/3的人从法院得不到任何赔偿,他们通过故意感染他人进行报复。“王平和”说他自己知道至少有10个带菌者那样做过。 “王平和”说这些人看不到未来,政府的做法并不能给他们自信,让他们觉得自己生命还能维持很长时间。这些人都希望能充分利用剩下的时间享乐。他还说,这些人应该得到公正,他们应该得到工作,但是他们受到的却是歧视。 因为真相刻意被掩盖,许多爱滋病毒感染的受害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病毒传染给自己的妻子或其他人。“王平和”听说过在汝南师范大学许多女学生因为同当地人保持关系,所以被感染上了爱滋病毒。那里一个老师也受到感染,因为他同一个学生发生过性关系。这名女生被劝离学校,许多这样的人都去了南方打工,许多人沦为妓女。 汝南法院判给“王平和”价值6万元人民币的赔偿,但是他现在正在进行司法抗争,争取法院判决让医院为他提供治疗。他去北京在最高法院外抗议。但是他刚打开写着标语的红旗,就被外面的警卫带走。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