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

法广|三峡集团曹广晶传调任湖北副省长惟不意味安全过关

上月24日,三峡集团在北京召开的干部大会上,曹广晶与陈飞二人双双遭到了免职,组织用的字眼是对他们“另有任用”。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同一天在会上宣布了关于三峡集团公司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包括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卢纯任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王琳任三峡集团公司总经理。 在此之前,中央巡视组去年年底进驻三峡集团,并发现问题,而集团方面已经承认,并进行全面自我清查。...

阅读更多

【404文库】黄万里:我为何反对上马三峡工程?

黄万里,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1911年生,上海浦东川沙人,1932年毕业于唐山交通大学,毕业后曾担任桥梁工程师,两年后赴美国进修,曾就读于康乃尔大学(获硕士学位)、爱荷华大学、伊力诺伊大学,是该校获得工程博士学位的第一名中国人。曾在北美大陆驱车45000英里,考察密西西比水利工程,并在TVA(田纳西流域管理局)工作。1937年回国,任经济委员会水利技正。...

阅读更多

时代周报|三峡集团被指违规招标:2014年前均明箱操作

“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2月25日,一名多次参与三峡工程招标的匿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三峡工程,目前为止是中国最大规模的工程项目。为建设三峡,经国务院批准,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于1993年9月27日成立,2009年9月27日更名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三峡巨额卖电收入谁获利?

中国官媒中新社报道,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官方顾问王儒述透露,截至11月底三峡卖电收入达1831亿元人民币,已收回投资成本。该消息招来网友质询:卖电收入谁获利、社会成本谁来承担?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官媒中新社报道,12月20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环境保护委员会顾问王儒述,在湖北宜昌举行的”三峡工程与生态环境研讨会”上透露,截至11月底,三峡电厂累计发电7045亿千瓦时,售电收入达1831亿元人民币,三峡工程已经收回投资成本。 三峡工程 为中共建政后,毛泽东钦点的工程,在立项之初即遭到毛泽东前秘书李锐、水利专家黄万里等人的反对;1992年,时任总理的李鹏主持修建三峡工程的议案,在第七届中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上通过审议;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2003年第一台机组并网发电;2009年该工程全部完工。王儒述表示,1992年国家批准的三峡工程建设的静态投资概算为900.9亿元,后追加900亿元,最终三峡工程动态投资达到1800亿元。目前三峡电站总装机容量2250万千瓦,年发电量1000亿千瓦时,是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 该消息发出后,在微博上和转载网站上未出现”喜大普奔”局面,多位表示发出质询声音,福建知名地产评论人士程凌虚表示:”这则消息的潜台词是,以后每卖一度电都是赚的了。你们是很快收回成本了,可三峡成了高山堰塞湖,鄱阳湖成了大草原……这些账怎么算?你们当初承诺三峡发的电每度只要五分钱,兑现了吗?再问把中国人的母亲河拿来卖,赚的钱归谁所有?”亦有网友指出:”三峡收回投资成本,但是中国人交纳的电费中,依然在收取三峡建设基金。” 电力一姐李晓琳 李鹏家族垄断中国电力? 网友”昂望东方”似有所指写道:”三峡工程时时刻刻威胁着长江中下游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目前对气候干扰也很严重。让多数人付出代价去肥了一家”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向德国之声表示,在民间流传很广的说法是, 李鹏家族垄断中国电力 ,江泽民家族垄断中国电信;目前任职山西副省长的李鹏之子李小鹏,早前在掌控华能电力集团;李鹏之女李小琳2010年升任中国电力国际的董事长,而这些也证实民间所言非虚,中国高官家庭垄断国有资源也是不争的事实。孙文广说:”电站建立起来一部分是入了国库,相当大的部分进了官僚们的腰包,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 孙文广也表示,既然有官方人士宣布三峡工程售电收入已经收回投资成本,官方应该对三峡收支等进行审计和公示,否则对老百姓来说,这永远是一笔糊涂账:”他们应该公示这样的大型工程,赢利情况如何?如何分配赢利,哪些到了国库?哪些用了移民安置?哪些给当地民众带来了福祉?” 孙文广:很多移民问题到现在都没有解决 “三峡工程的生态、地质、移民等社会成本巨大” 在香港”凤凰网”转载中新社消息后,很多网友追问该工程的生态、地质及移民等社会问题带来的成本,官方是否计算在内? 近日,中国媒体《瞭望东方周刊》就长江生态问题专访了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他指出三峡工程严重影响了生态,这也是长江无鱼可捕的重要原因。2011年3月起,长江中下游发生严重干旱,在卫星云图上,著名的鄱阳湖面积萎缩,几近干涸。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三峡工程是造成干旱的主因。 12月17日湖北巴东发生震级为5.1级的地震,而这样的地震在长江三峡区域近年频繁发生,尽管多位官方学者否认三峡工程为地震诱因,但四川地质专家范晓认为象三峡这样的大型工程,当蓄水到达高位后的3至5年,会诱发地震的发生。 在生态、地质等问题之外,孙文广也指出 移民及移民引发的社会问题 不容忽视,而这些是比单纯建设三峡工程的成本更高昂的社会成本:”中国兴建了很多大型工程、要征地、要搞移民,出现很多问题,中共当局对很多资料都是保密的,建三峡工程,在民间付出的代价是很高的,补偿很低,很多移民问题现在也没有解决。他们搞这些大型工程,老百姓没有得到益处,反而是受害。” 作者:吴雨 责编:任琛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