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大饥荒

All

Latest

单仁乎:茅台酒的荣耀

来自微信公号:环球杂评10 本公众号文章均为单仁乎先生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度或谷歌“单仁乎”可阅读早前部分文章。欢迎三观相似,开放朋友圈的朋友加单先生 个人微信:zjf05713。...

有病就要多读书 | 请注意 倒车!

【编辑注】该文已在微信被删除  原文图片已无法显示 曾经听见过有人议论,中国的文革会不会再一次发生,很多人说,那是绝不会的,更多的人则认为,文革离我们已经非常遥远了。...

艾晓明|我们一起走过的路:沉痛悼念我的作品向导张遂卿先生

为了《夹边沟祭事》一片的放映,从2月中旬以来警方、校方找了我四次,电话阻止采访一次,一共是五次了。接踵而来的消息是秦皇岛的受访者/夹边沟劳教亲历者子女因我的短信被调查,影片的事情被通报到甘肃省宣传部,再通报到甘肃省属院校宣传部。我担心自己此时此刻去兰州看老张会给他带来麻烦,而老张在病痛中,有关方面尚属网开一面,还没有因为影片的事情去追究他。

华夏文摘|曾伯炎: 我为杨继绳的《墓碑》作证

我已84岁了。60年前青春期的饥饿,如刻在心上的碑刻,任岁月流淌的冲涮,后来温饱累积去掩盖,那些饿殍脸上如死鱼的眼神,胸腔上,裸露出五线谱一般的助骨,脸面上,只剩的皮色骨瘦削,两个太阳穴凹下,可以装进两只鸽蛋,脚肚没了,开始是肿得小腿与大腿同样粗胀,俟后,是枯瘦成小腿与大腿萎缩成麻杆一样细嫋。多少人,就是这么几肿几缩,成了饿死鬼。...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