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聚氰胺

All

Latest

自由亚洲|毒奶粉受害人家长郭利 广东高院终审裁无罪

中国毒奶粉受害患儿家长郭利,因揭发奶制品公司产品的质量问题,2009年被广东潮州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五年。郭利出狱后,多年来不停申诉。4月7日下午,广东省高院开庭审理该案,法官认为,郭利为调查有问题奶粉,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合法,终审裁定郭利无罪。郭利闻判后,第一时间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法官指他在向雅士利奶粉生产商交涉过程中,无一犯罪事实。

新京报|“三聚氰胺事件”家长敲诈案再审:我得活得明白

郭利,48岁,北京人,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受害儿童父亲。向奶粉的生产方施恩(广州)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广东雅士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雅士利”)维权、索赔。 在与施恩公司签订和解协议,后者赔偿40万元后,郭利提出300万元赔偿要求。 施恩公司及广东雅士利向警方报案。因敲诈勒索罪,他被广东潮安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4年,郭利刑满释放。此后继续申诉。

【网络民议】冲杯三鹿给党喝

央视|19款海淘奶粉抽检40%不合格 严重可致智力低下 @小殷G318:不合格是说微量元素不符合中国自己标准,铁超了,碘少了,看到评论李没几个进去看明白具体内容的。这很正常,各个国家的奶粉都是根据本国人生活环境和微量元素统计来添加的,中国有些地方缺碘,国外又不缺一个道理。如果测出添加剂有问题倒需要注意了,只是微量元素,就只能说国外奶粉还是很放心的了。 @CoolThingsToFind:@火山薇薇C 我仔细看了文章,这个新闻简直可笑。美国的奶粉不合适是因为铁含量过高,美国标准只有下限没有上限。日本奶粉不合格是因为碘含量低,日本没有碘含量标准。理由是国人体质和国外不同,设定不同标准。在日本的中国人都死了吗? @王健_经济金融科普:美国奶粉铁含量超出中国标准,专家给出解释是中国人和美国人体质不同,所以中国奶粉标准设定了上限,并说长期饮用美国奶粉可能对婴儿造成伤害。如果真这样,美国那么多亚洲小孩,是不是可以告一下美国奶粉公司,一定能获得几百万补偿

许志永 : 这十年

一 2003年4月25日,SARS肆虐北京街头空空荡荡,我坐在电脑前看到孙志刚的悲剧,泪水悄悄溢满眼眶,从2002年下半年开始调查收容遣送,我知道这背后的苦难。后来和俞江、滕彪提出违宪审查公民建议。之所以在5月14日寄出建议,因13日宣传部禁令孙志刚案不得再“炒作”,“三博士违宪审查”给媒体新的关注焦点,我们的行动是舆论的一部分。 一个多月后,天津收容遣送站一个救助房间里我正访谈一个被救助的男孩,回头看到新闻联播里国务院宣布废除收容遣送制度。...

女医生辗转多省为儿子寻找干净空气 无果后将其送出国

  再见,脏空气   把孩子送到国外,想让他呼吸新鲜的空气,喝没有六价铬的水,   吃没有地沟油、没有三聚氰胺的食物,这也是特供,是父母给的。   ——天天妈妈(大院情结)的微博   为了呼吸到干净的空气,商玉君带着儿子从长沙搬到沈阳,从沈阳搬到广州,最后,儿子孤身一人去了伦敦。离开中国的那一年,天天17岁,送走他时,商玉君的欣喜多过离愁。   哮喘   1992年6月,天天出生在湖南长沙。那一年,他的妈妈商玉君还是一个受病人欢迎的女医生。小家庭因为天天的到来,忙碌而幸福,年轻的夫妇给儿子取名“天天”,希望他能像天空一样高远、透澈。   但在1994年的秋天,刚过完2岁生日的天天突发哮喘,商玉君吓坏了,怀中的天天一直在剧烈咳嗽,小脸憋得通红,听诊胸部有哮鸣音。儿科医生的诊断是运动性哮喘,估计和过敏有关。为了排查过敏原,天天打了二十多针。商玉君看着针头一次又一次扎入天天的小胳膊,心疼得厉害。可最终,医生也没找到过敏原。儿科医生告诉商玉君,“估计只能和空气有关了”。医生建议减少天天在户外的时间,防止感冒,必要时换换环境。   同样是医生的商玉君担心天天的病会成为终身哮喘,或者发展成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她认真分析了自己家当时的居住环境,90年代初期的长沙空气质量并不算好,天天一家生活在部队大院,虽然相对封闭,但周围十公里内的确有制药厂和日化厂。   她只好把天天更多地留在屋子里。但天天非常淘气,号称“淘小子”,男孩子又很难控制,还酷爱跑步,有时在床上又蹦又跳又笑,哮喘就发作了。回忆起那些年,商玉君依然觉得痛苦。   痛苦在天天四岁时,意外地结束了。1996年冬天,天天的父亲与一家美国大公司开展了科研项目合作,商玉君带着天天去了美国人设在沈阳远郊的软件园。从硅谷而来的美国老板很注意软件园内的环境,园区内不修高楼,全是一栋栋四层小楼,室外树木很多,室内有园林和阳光大厅。整个园区的空气极好,虽然是冬天,但取暖材料是一种没有污染的油而不是煤。那个冬天,尽管沈阳的空气远比长沙干燥,天天的哮喘却一次也没有发作。   为了天天,商玉君一家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孩子的气管渐渐发育完全,加上软件园提供的良好环境,哮喘彻底好了。商玉君被美国人的环境设计理念所触动,开始对国外空气质量与国内的差别有了关注。后来,商玉君才知道,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沈阳作为重工业基地灰霾非常严重,但在1990年代初期,因为国企改制、工业转型,很多企业不再开工,空气开始好转,“天天是个幸运的小孩”。   软件园的项目,在天天快要上小学时结束了,美国老板建议商玉君把天天送到国外,以免哮喘回到长沙后再次发作。看到天天在老美软件园内神奇地不药而愈,商玉君和丈夫也开始动摇,一口干净的空气、一个健康的身体,是他们想要送孩子出国的初心。   脏空气追到了广州   他们最后还是不舍把年幼的孩子送到国外。   离开长沙,会不会好?有了这个念头,为了天天和丈夫的事业,商玉君把家搬到了广州。搬家之前,她去考察了广州的空气质量,广州绿化非常好,很少有裸露的地面,扬尘几乎没有。   刚去广州的两年,天天身体状况很好,偶尔会有小小的感冒。从小爱跑步的天天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乐土,他可以在学校的运动会上尽情地奔跑了。   但在2003年冬天,空气开始有呛嗓子的味道。果不其然,那一年的12月2日,广州出现了严重灰霾天气。商玉君开始担心在这样的空气条件下,天天的哮喘会再复发。此时,她已随夫下海,软件集团的同事告诉她,家里的小孩在广州总咳嗽,出国两天就会好。   那个冬天,天天很争气地没有复发哮喘,但上呼吸道感染的频率极高。不得已,她让儿子放弃了跑步,相比之下,做妈妈的更看重健康。但坏情况一直持续,2004年广州的灰霾日渐严重,天天的上呼吸道问题依然是妈妈的心头患,商玉君和丈夫商量等孩子暑假时出国待一段时间。   没想到,天天自己却得到了一个出国的机会。他参加的广州小天使乐团去韩国济州岛为第十三届“亚太管乐节”进行管乐表演,他是乐团的萨克斯手。临出发时,天天又在咳嗽,商玉君只好给儿子带了药,不安地将他送上飞机。   到济州岛两天后,天天打电话告诉妈妈自己已经不咳嗽,那些药都没用了。但好景不长,表演十天结束,天天回到广州,又开始嗓子疼了。   是不是要把天天送走,再次成为了商玉君与丈夫讨论的话题。但父母的不忍心,还是让他们决定再留孩子一段时间。只不过,从天天12岁开始,商玉君几乎抓住了一切可以带儿子离开中国的假期。澳洲、新西兰、欧洲,少年时的天天去了非常多的国家,每一个异国他乡都能很神奇地治愈儿子的咳嗽、感冒、嗓子痛。商玉君与丈夫商量好,无论从教育还是环境,都一定要送天天出国。“脏空气从长沙追到广州,扮演妈妈这个角色真的好难”。   西江水和垃圾场   天天13岁时,顺利升入广州市第六中学。虽然准备送天天出国,但商玉君还是接受了朋友的建议,让天天读一个中国的重点初中。   初中阶段,灰霾依然在广州频繁发生。2008年,著名的呼吸科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公开表示,广州空气污染严重,“广州人一旦超过50岁,肺部就变成黑色”。商玉君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此后,她最常对天天说的话从“好好努力”,变成了“尽量待在教室或家里,千万不要去外面”。   但很快,她发现孩子的生活环境并不仅仅只有空气一个问题。2005年,在她亲眼看到墨绿色的西江(珠江支流)上,漂浮着黑色油状污染物。西江告急后,广州有很多人以为政府会调集没有污染的东江水给广州,但东江水是专供香港的,广州人喝不到。   她能做的就是停止使用自来水,每个月买大量的纯净水做饭和饮用,还不敢只买一个牌子,经常是几个牌子换着喝。   在灰霾和珠江水污染交替出现的时间里,天天的留学进入了正式准备的阶段,商玉君把儿子送到了一所中英国际高中。在这里,高中阶段有4年,前两年读IGCSE(国际中学),后两年读A-Level(英国高中课程),每年有10周的时间天天会去英美的寄宿家庭生活,同时学习暑期课程。商玉君最盼望的就是这10周,儿子可以短暂地逃离广州的各种污染。   2009年9月,天天开始准备AS(A-Level的第一年,学生通常选择自己最擅长且最有兴趣的3—4门课,通过考试后获得AS证书)阶段的考试,如果拿到合格的AS成绩,就可以申请英国的五所大学。就在天天备考阶段,一场环境保卫战却在家门口打响。天天一家住在广州市番禺区,当年9月,政府发布公告,要在番禺修建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   番禺在广州东南,区域内有很多旅游景区,空气质量较市内要好,这也是当初商玉君把家安在这里的主要原因。但一旦兴建垃圾焚化厂,空气质量将不可避免变糟,商玉君的邻居曾去探访过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据说站在两公里外就能闻到呛鼻味道。   听到海龙湾的业主将在小区征集居民签名和反对意见书递交广州市环卫局时,商玉君立刻带着天天去签了名。当年的11月21日,这起沸沸扬扬的签名抵制事件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播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强大的舆论压力,垃圾焚烧厂的项目在番禺暂时停了下来。   2010年5月,天天顺利通过了AS考试,拿到全部申请的英国五所大学的预录取。因为对垃圾焚烧厂是否将在番禺开工的不确定性,商玉君决定让天天提前一年去英国读书。   仅有工程师是没用的   去英国之前,母子俩讨论了求学的方向。因为被环境问题折磨,商玉君建议儿子选择英国的民用工程专业,和中国的土木工程专业不同,它所涵盖的专业面更广,轨道交通、给排水、桥梁、能源、环境保护、垃圾处理,减灾防震都在其中,简单说,这个专业培养的人,致力于建设一个可持续的城市。从小被脏空气折磨的天天与妈妈一拍即合。   2011年8月,天天拿到了伦敦大学学院的录取通知,他将正式开始在英国的大学生活。伦敦,这个曾经的雾都,将成为天天人生中最重要的驿站。   尽管曾很多次到英国出差,商玉君早已知道“雾都不雾”,但真的来到天天的大学,这个建造在伦敦市中心,距离大英博物馆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还是令她感到欣喜。特别是看到一只停留在天天宿舍窗口的松鼠后,她彻底放心了。   天天再次回到广州时,已经可以用专业的知识给外婆和妈妈讲那些看上去简单却一直被延误的中国污染。但几乎每一次,他都会用怀疑的语气问商玉君,“妈妈,您觉得这里的污染是一个或者几个工程师能解决的吗?”商玉君无言以对。   因为天天,商玉君对伦敦的关心渐渐多过广州。2012年,伦敦市长大选,候选人鲍里斯开通了微博,把选票拉到了商玉君这样的留学生家长面前。在微博里,她知道这个新市长热衷环保,绝少开车;作风大胆,敢于向奥巴马索要因为访英引发的拥堵费。今年3月26日,参加英国街头音乐节的天天就看到鲍里斯怀抱吉他,到离市政厅几分钟路程的伦敦桥地铁站内弹唱“卖艺”,弹唱完后,骑着自行车回去上班。   现在,提前空巢的商玉君和丈夫偶尔也会孤单,每当思念儿子时,他们更愿意自己飞去英国。在一条微博里,商玉君说:“天天在家时,喝水担心吃油担心,牛奶蔬菜也要担心,更别说空气。儿子离开这危险之地,我就再也不用管空气污染、水源污染。可能你会说我自私,可在中国,妈妈是弱势群体,只能用母乳、送孩子出国保护自己的儿子。”   来源:大河网 打喷嚏链接: 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77511 喷嚏图卦微信:penti_tugua 每天网络精华尽在【 喷嚏图卦 】        喷嚏网官方新浪围脖

自由亚洲 | 美国国会就中国有毒食品、假药、环境污染举行听证会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星期三在国会众议院,就中国的食品、药物安全等问题举行听证会,听取美国医务官官员、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员、以及美国环保和医学专家等讨论该问题以及美国有关部门的应对措施等。听证会由民主党籍参议员舍罗德-布朗主持。 在听证会上作证的有:美国公共卫生局医务副长官安-舒撤特女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全球管理和政策运作办公室”官员史蒂文-所罗门、美国学术机构威尔逊中心的“中国环保论坛”主任詹妮弗-特纳尔女士、美国西东大学副教授、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健康问题资深专家黄严忠、以及“食品与水观察”的食品安全活动人士托尼-克尔伯。 民主党籍参议员舍罗德-布朗在听证会上指出,据报道,从2001年到2012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食品量增长了三倍;从2003年到2011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宠物食品增长了85%。美国人也许会吃惊地发现,他们所消费的食品、药物和宠物食品很多都来自中国。布朗参议员指出: “对来自中国的食品、药物的依赖,为我们带来了危险的后果。我们都记得6年前,149名美国人因为所服用的抗凝血药Heparin中,含有来自中国的被污染的肝素钠而死亡;此外,上千只美国人的宠物因为吃了有毒宠物食品而死。问题的一部分在于,我们的一些进口商太愿意利用中国在食品安全方面的低标准而进口那些有毒、有污染的食品,从而危害了美国人民的生命和身体健康。同时,在中国,因为民众缺乏自由选择能够为民服务官员的权利、不存在自由独立的媒体能够把这些制造有毒和污染食品、及药物的问题曝光、没有一个独立的司法制度来将那些腐败的官员和企业绳之以法、也不存在能够为大众利益、身体健康而长期奋斗的公民社会。因此,在没有来自公民社会的一定压力的情况下,中国官员更多地选择隐秘做事和不负责任,而不是选择透明和为大众利益负责。”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全球管理和政策运作办公室”官员史蒂文-所罗门在作证时表示,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入,美国和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之间的贸易也在日趋庞大,使美国老百姓极大地受益。然而,这种快速的全球化和大规模的贸易也带来很多挑战。一些进入美国的产品来自于那些国内缺乏必要的产品质量监管制度的国家。种类繁多的进口商品、众多而复杂的跨国供应链等,都为公共卫生安全带来了一定的潜在威胁。所罗门指出: 全球化为美国公众健康安全所带来的危险,已经几次呈现在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中。正如参议员您刚才所提到的,抗凝血药Heparin由于掺杂了来自中国的被污染不纯物质,而导致许多服用该药品的人,出现严重的过敏和最终死亡。在另一个事件中,美国制造的宠物食品因为用了来自中国的三聚氰胺和植物蛋白质而导致许多宠物死亡。为此,美国食品与药物质量监管局新制定的规章制度,要求进口商设法保障进口商品的质量安全。” 所罗门还介绍说,面对日趋复杂的进口食品和药物的安全问题,美国政府于2011年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食品安全现代化法》。该法扩大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的权力和职责,也增加了食品生产企业所承担的责任。该法把预防放在FDA任务的首位,并首次要求进口商,必须验证其海外供货商为保证食品安全而采取了充分的预防控制措施;此外, FDA首次获得授权,可以对进口食品和药物进行境外检测、拒绝入境、和强制召回等措施。 美国学术机构威尔逊中心 “中国环保论坛”的主任詹妮弗-特纳尔女士表示,众所周知,中国的中央政府缺乏透明度。当她于90年代中期在中国做学术论文的时候,一些最没有敏感性的信息也被中国政府保密。如今情况有了一定的改善,她在威尔逊中心从事有关中国环境污染问题可以获取许多资料,并能与中国同僚进行交流与合作。特纳尔表示,在环保方面,虽然中国政府依然还有对环境污染事故严加保密的倾向,但中国民众有权享受清洁环境的意识大有提高,就环境污染的抗议活动也因此大大增加: “中国政府就环境污染信息的透明度通过了一些新的法律规章。这些“绿色”法规的扩大,也使中国公民日益感觉到,享受清洁环境是他们的基本人权,从而令他们更敢于就环保问题请愿、抱怨、以及抗议中国日趋恶化的环境污染状况。但是,一些在东部沿海经济较发达地区的污染企业,由于民众抗议而停止运作后,干脆把污染企业和工厂迁移到中国其它欠发达地区运作。” 美国总统奥巴马2011年1月4日签署的《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食品安全现代化法》,对1938年通过的《联邦食品、药品及化妆品法》进行了大规模修订,是美国食品安全监管体系70多年来改革力度最大的一次调整和变革。有分析人士指出,该法的签署标志着,美国食品安全的监管体系,从过去单纯依靠检验为主过渡到以预防为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美国之音 | 美议员:中国无法解决食品安全问题

国会山 — 中国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以及环境污染问题不仅引发中国民众越来越多的关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22号也就这个话题召开了听证。   十年前,中国正是非典的重灾区,而在过去的十年中,从三聚氰胺毒奶粉到黄浦江上的死猪,中国的食品安全、公共卫生和环境污染事件层出不穷。而这十年中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变化,那就是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食品翻了三番,宠物食品更是增长了惊人的85倍。   主持听证会的民主党人参议员布朗说:“美国人如果知道他们和他们的宠物使用的食品和药品有多少是来自中国的话,他们一定很惊讶。我们食用的80%的罗非鱼,50%的苹果汁和30%的蒜都来自中国。”   负责全球运营和政策制定的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负责人索罗门昨天在作证时说,在2007年到2012年的六年间,从中国出口到美国、受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监管的货物增长了三倍多。然而随着贸易量的增加,风险也在增加。索罗门介绍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一旦检测出进口物品存在问题,就会发出“进口警报”。   他说:“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收到的进口警报中有74个是中国的公司。这些引发警报的货物可能会被海关截取,禁止进入美国市场,除非进口商能证明这些货物符合所有法律规定。”   索罗门说,还有9个对中国的进口警报是全国范围的,其中包括婴幼儿奶粉。   此外,他还介绍说,中国检验出口食品与本国自用食品的并不是同一个系统。出口食品由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管理,而本国食品则由两个不同的部门负责 – 生产由农业部负责,食品加工、销售、以及餐饮业由中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负责。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教授在十年前非典爆发期间就曾来国会作证,他说,相对于那时而言,中国在这次H7N9的应对中,在增强信息透明度以及风险的沟通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他说,这还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黄严忠说:“它需要一个一揽子的解决方案,但最重要的是要重新审视所谓的中国模式,这种大投入、高增长的模式,真的是应该抛弃的时候了。现在整个的国际趋势也是转向绿色增长、可持续增长,我们就是因为政权的合法性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的增长是密切相关的,所以它在这方面还是很缺乏壮士断腕的决心。”   美国国会、美国政府为什么要专门召开一些听证会,来讨论中国的问题呢?   黄严忠教授说:“它要避免假冒伪劣产品中国出口的,会影响他这边的质量,会影响美国消费者的身体健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已经是全球化,你不是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情,你无法干涉。但是中国也可以召开个听证会来审查美国的产品,我觉得这也无可厚非 ”   主持这次听证会的布朗参议员则认为,中国的政治系统决定了中国政府无法解决民众对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的担忧。   他说:“中国公民没有政治自由来选举能保障他们基本权利的官员代表,没有媒体能不受限制地将安全问题曝光,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来确保官员和公司遵守法律,也没有不受约束的公民社会来长期监督发声。中国目前的政治系统所造成的问题和代价对于中国人本身以及世界上所有购买中国造食品、药品、商品的人来说都再明显不过。”   布朗议员说,美国政府必须更小心、更谨慎,不要再发生类似2007年149名美国人由于服用中国生产的有毒肝磷脂而身亡的事件。 fullrss.net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