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奶粉事件

All

Latest

自由亚洲|毒奶粉受害人家长郭利 广东高院终审裁无罪

中国毒奶粉受害患儿家长郭利,因揭发奶制品公司产品的质量问题,2009年被广东潮州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五年。郭利出狱后,多年来不停申诉。4月7日下午,广东省高院开庭审理该案,法官认为,郭利为调查有问题奶粉,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合法,终审裁定郭利无罪。郭利闻判后,第一时间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法官指他在向雅士利奶粉生产商交涉过程中,无一犯罪事实。

新京报|“三聚氰胺事件”家长敲诈案再审:我得活得明白

郭利,48岁,北京人,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受害儿童父亲。向奶粉的生产方施恩(广州)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广东雅士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雅士利”)维权、索赔。 在与施恩公司签订和解协议,后者赔偿40万元后,郭利提出300万元赔偿要求。 施恩公司及广东雅士利向警方报案。因敲诈勒索罪,他被广东潮安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4年,郭利刑满释放。此后继续申诉。

【网络民议】冲杯三鹿给党喝

央视|19款海淘奶粉抽检40%不合格 严重可致智力低下 @小殷G318:不合格是说微量元素不符合中国自己标准,铁超了,碘少了,看到评论李没几个进去看明白具体内容的。这很正常,各个国家的奶粉都是根据本国人生活环境和微量元素统计来添加的,中国有些地方缺碘,国外又不缺一个道理。如果测出添加剂有问题倒需要注意了,只是微量元素,就只能说国外奶粉还是很放心的了。 @CoolThingsToFind:@火山薇薇C 我仔细看了文章,这个新闻简直可笑。美国的奶粉不合适是因为铁含量过高,美国标准只有下限没有上限。日本奶粉不合格是因为碘含量低,日本没有碘含量标准。理由是国人体质和国外不同,设定不同标准。在日本的中国人都死了吗? @王健_经济金融科普:美国奶粉铁含量超出中国标准,专家给出解释是中国人和美国人体质不同,所以中国奶粉标准设定了上限,并说长期饮用美国奶粉可能对婴儿造成伤害。如果真这样,美国那么多亚洲小孩,是不是可以告一下美国奶粉公司,一定能获得几百万补偿

财新网|三鹿事件被问责者王智才任农业部总畜牧师

继吴显国、孙咸泽后,又一名在三鹿事件中被问责的官员履新。近日,农业部网站“部领导”一栏更新显示,2009年因三鹿事件被中央纪委监察部降级处分的王智才任农业部总畜牧师。 王智才早前就以新身份出席公开活动。据包头市农牧业局官网消息,7月12日,中国•包头国际牛羊肉产业大会暨绿色农畜产品博览会落幕,农业部总农艺师孙中华、总畜牧师王智才等出席开幕式。 公开资料显示,王智才是陕西省西安市鸣犊镇人,曾任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全国饲料工作办公室主任;因三鹿奶粉事件,2009年3月被中央纪委监察部处以降级的行政处分。 据财新记者统计,王智才是近期第三位履新的三鹿事件被问责的官员。 此前的7月10日,人社部公布国家工作人员任免名单,曾被记过处分的孙咸泽,在国家食药监督总局党组成员、药品安全总监两个职务之上,再兼任该局副局长。

BBC中文:毒奶再现 — 有多少害可以重来?

过去两年,问题奶在中国以奶粉、炼乳、雪糕等形式不断重现。 青海、甘肃和吉林三省最近发现三聚氰胺含量超标的问题奶粉,媒体惊呼中国“毒奶再现”。应当说,毒奶重来在中国已经不能用“再现”来描述,至少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 今年初,上海、山东、贵州等地就发现了三聚氰胺超标的毒奶粉,而且几乎都使用了2008年未被销毁的问题奶粉作为原料,引发中国有关部门又一轮“整治”。 全国食品安全整顿工作办公室主任、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春节前要求各地“限期清查”。一个月之后,该办公室在“3·15”消费者权益日之际非常“及时”地表示,中国各地的问题奶粉已经“全部销毁,仅有少量因法律或其他原因保存”。 我宁愿相信,“其他原因”不该包括让这些毒奶粉在仅仅几个月之后得以重新出现在青海、甘肃、吉林或者其他任何地方。 不过,目前中国媒体报道说,这次三地发现的毒奶粉仍“疑似”2008年遗留的三聚氰胺超标产品。 新华社报道说,其中青海一案有可能是“犯罪分子利用过去尚未完全销毁的三鹿问题奶粉进行加工、销售”。 重来的毒奶 复出的官 李长江去年12月底出任全国 “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 无论是2008年的“遗毒”,还是又有人“顶风作案”生产了新品,简单的事实是,问题奶粉还在市场上随时对人们的健康构成威胁。人们在指责有关企业利欲熏心的同时也不能不质问监管部门干什么去了。 2008年的“三鹿毒奶事件”发生后,不能说中国没有“杀鸡儆猴”:三鹿负责人被判无期;两名销售、使用三聚氰胺的男子被执行了死刑。 然而就在“三鹿案”审理、宣判的同时,当年因为毒奶事件而辞职或者受到处分的中国政府官员则纷纷复出。 当时因 “负有领导责任”而引咎辞职的国家质检总局原局长李长江去年12月底出任全国 “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团派出身的他今年3月更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并成了十一届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 李长江担任质检总局局长期间,中国食品安全问题频出,“扫黄打非”至少不直接关乎人命,中央高层的任命决定也算英明。 如今毒奶重来,赴港游客的采购清单上恐怕又要添上几包进口奶粉。因内地“拖粉客”狂买进口奶粉而大获其利的香港食品店老板们也许真该感谢这位港澳台侨委员会李副主任。 同样东山再起的还有当时被行政记大过的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原副司长鲍俊凯。此人到安徽升半级短暂“外放”之后也已经回京担任质检总局科技司副司长。 “三鹿事件”发生时的河北省农业厅长刘大群则在受到记过处分之前就成了邢台市委副书记,并在第二年初当上了邢台市长。 无助的家长 苦命的娃 “三毒奶粉事件”造成6名儿童死亡,大约30万名儿童中毒。有专家指出,即便受害儿童的结石病得到治疗,三聚氰胺中毒仍会有长期影响。 不少家长仍在为患儿的治疗奔波、求助、讨说法。 事件后,三鹿公司破产。在没有和受害儿童家长协商的情况下,中国政府提出了病童赔偿方案,但不少家长对方案不满,也有家长说根本没有得到政府承诺的免费治疗和赔偿。 其中一些家长和维权律师曾试图提出集体赔偿诉讼,但法院拒绝受理。 他们改变策略,个案诉讼后,全国也仅受理了有限的几起这方面的民事诉讼。更多的家长仍在为患儿的治疗奔波、求助、讨说法。 去年底,中国当局逮捕了代表患儿家长维护权利的“结石宝宝之家”网站创办者赵连海,罪名是“寻衅滋事”。 就在本周,中国媒体又纷纷报道重庆一名怀疑自己孩子死于三鹿问题奶粉的家长唐琳5月份被警方带走后也已经证实被“劳教”,罪名是他网上的泄愤言论“制造恐怖气氛,危害公共安全”。 不知是否和毒奶再现有关,关于唐琳的报道和转贴多数已经被中国网站删除。 从家长、官员和所谓“责任者”们不同的命运,我们应当不难理解问题奶粉何以能在中国一再重现。 在这样的环境下,重来的恐怕将不仅仅是毒奶这一害,而最终受害的恐怕将不仅仅是孩子和其他消费者,也将包括这个体制本身。 按键 论坛:如何看中国三省再现毒奶粉?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