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吊吊精选

All

Latest

【河蟹档案】四千把菜刀背后,有没有四百个冤案?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我爱米诺斯:在一个少数人用武力垄断全部权力的专*政国家,法律只是统治者进行政治压迫的工具,对统治者自己并无约束力;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事实上处于一种准战争状态,任何冒犯和挑战权力者,都会被当权者视为敌人。在程海律师听证会上,警察对无辜公民和律师的肆意抓捕,不过是这种准战争状态的又一例证。| 相关阅读:《声援程海律师听证会被抓捕 律师称将行政诉讼公安局》 2014年09月05日...

老虎庙 | 访高:长夜不明的百姓与高层对话之路

作者: 老虎庙   李淑莲(山东龙口市赴京访民)死亡前,是由龙口市政府信访部门来人“接走”的。李淑莲被接回龙口市以后就一直被信访部门非法关押,他的家人对此毫不知情。所以才有了李淑莲老公只身赴京寻妻一段。而李淑莲老公在京寻妻时,李淑莲已经被接回龙口信访部门秘密关押。 后来,李淑莲在关押期间神秘上吊死亡。 那晚上,荔蕻打电话给我,说着就哽咽。我则无言。我见过许多死亡,却从未听说有被如此报亡的,因为我生长在红旗下,和平年代,幸福着,无忧无虑。 那晚上,我脑子里就一直幻象出李淑莲的影子,彻夜难眠。 李淑莲连连上访,总无果。到后来家也不能回,在北京又难能安宁。总躲着也不是,她还要向有关部门递材料。 荔蕻建议给李淑莲安顿个住处,一定要安全。我们共同想了,一时没有结果。后来荔蕻告诉我说有地方住了,是在天安门流民公房附近…… 我去了京南南小街,在约定的地方,走过去几步,又倒回来一段,看看周围无行迹可疑之人,便闪身一个院门儿。这是个杂院,住的多是来京打工者,因此无人故暇我这异人。李淑莲和同行山东妇女李春华被荔蕻安顿在一起居住。十平米正方,一门,一气窗,难见阳光。此地与流民公房不远。荔蕻说公房流民很热心帮这忙,找这样一间房子很不错了。李淑莲和李春华都是有家有室,为人母之人,若是在家,她们又怎么会甘愿如此居住。我不禁心底生出悲叹。 大凡访民都有个愿望:上访,最好访到职务高的,官阶高的。对于李淑莲的死,胡星斗教授表示,民间的巨大反响还是有可能使“李淑莲事件”象“邓玉娇案”一样引起中央政府重视。引起中央的重视,或许是李淑莲的一个心思,然而她的访高,却仅仅止步于地方政府的信访办黑监。 福建省福清市的吴华英为自己弟弟吴昌龙的死刑冤案25次当街拦驾省委书记卢展工轿车http://24hour.blogbus.com/logs/58834542.html。卢展工则道“你们要相信法院,法院会依法办事”,然而卢展工去了河南任职,到走,非但对此案无任何作为,反倒随之惹来了公安,并以“无理拦截省委主要领导车辆”为由将其拘留。对吴华英最高处罚拘留达15天。吴华英的“访高”访到诸侯级,也算是有点境界。 同是福建的妇女佘水香“访高”则访到离谱。佘水香曾对着我的镜头亲口讲述:在高法门前遇一高人,自称是退休法官。指点迷津于佘,佘氏费尽千辛竟然跪倒在胡主席宅邸门前。更甚者说警卫同情于她,“明知犯错却出于同情,还是‘替’胡主席接纳了她的申诉材料。”佘氏此说无论是真是假,总之佘氏返乡后遭遇了十多年来政府第一次罕见厚待,甚至有乡政府为佘氏赠款二千,慰其多年上访旅途劳顿,值得抚恤。不久后佘水香被人乱刀砍死在自家床第http://24hour.blogbus.com/logs/56219759.html。让“胡主席接纳了我的申诉”疑案至今真伪难解。佘水香“访高”访到领袖,可谓至高,甚而魔幻! 2007年,我在国家机关工委所办杂志《紫光阁》广告部任职。因为这个背景,因为取名又出自中南海。业务员们对外拉活儿就有了个定式“我们是中南海办的党刊”“我们杂志每一期都会送到政治局常委手中”。有一段时间,杂志的广告主主要定位全国各县县委书记、县长。凡著文政绩五百字,配图六幁,含书记县长半身标准像一幁,出银20万以上不限即可荣登封二。杂志社头儿教育我们说“告诉书记县长们,每一期保证送达政治局常委,如果你政绩显赫(下面不说你知道)……”这件事情如何恶心且不表,只说杂志社地点在八一电影厂内,门前有岗哨,在杂志社工作不到半年,每每下班出门就有访民劫道,言曰“相信你们可以把我们的状纸送递中南海,送抵中央领导手中。”如此“访高”,可谓智也,极其富于想象! 河南新蔡县艾滋病大学生田喜,年幼时输血感染,大学毕业后,成了艾滋维权专业户。田喜也“访高”,最高访到卫生部,方法可谓草根:举横幅站卫生部门前死守,最终守来一官员……田喜亦有闯中南海壮举。那一日,田喜走过天安门,密探见其双手捂包,神色匆匆,遂上前询问,后由包内翻出横幅。得亏事先有所预料,我们有摄像机跟踪,记录下了全程。田喜闯宫http://24hour.blogbus.com/logs/63240757.html,不惧天门。倘若闯宫告成,岂不访高访到了终极辉煌。 北京南站永定门车站有访民常年群居街头。虽各有其难,却聚一起或有温暖。这里街头有小册出售。册子上尽数罗列各中央部委以及中央首长家庭住宅详址及电话。流民总统老王说这是“仅次于毛选的畅销书”,亦有“最新修订”“11年全新版”“最新总汇”“权威秘籍”各种版式。访民们亦有民间交流热火朝天“W总理几点钟必经某某地”“某个街头邮筒可直通海里”…… 在这个国家的每时每刻每地都有访民在途。而在这个国家的政府前面又总有多如牛毛的接待办、信访室、人民来访接待、市长电话、书记电话。以至中央有张办、李办、王办等。他们在兢兢业业着拦驾护航的职责,一丝不苟地维护着等级、尊严与威权。“首长安全”是这个国家所有保持官民近距的唯一托词。以至这个维护,借助着通讯监控,网络限制,交通实名,以及种种与时俱进中的创新管理模式达到至高顶级。 我们因此质疑,我们因此必须质疑这个国家的管理行为。

维权网 |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289期

维权 网 CHRD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网站 : http://www.weiquanwang.org 信箱 : [email protected] 推动人权保护、协助民间维权 中国维权动态 周刊( 2012 年 12 月 24 日 -30 日)总第 289 期 【编者按】 12 月 29 日晚上 ,上海一批公民自发举行岁末同城网友聚餐活动,结果遭到警方阻扰,先后有李化平、谢丹、胡可师、杨勤恒等上十人被警方以各种理由带走传唤至深夜。尽管如此,仍有 30 多公民成功前往约定餐馆聚餐。公民基本的聚餐活动受到上海警方的无端阻扰,显示着中国公民人身自由权利被侵害的状况。本期披露深圳警察王登朝因今年 3 月准备在深圳市莲花山公园搞一场宣传民主的活动时被警方拘捕,在被关押 8 个月后,被法院以“贪污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处其 14 年有期徒刑,以及湖南邵阳民主维权人士朱承志因关注“六四”民运人士李旺阳离奇死亡事件而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已经移送检察院。这都揭示出中国公民集会权、知情权、监督权等等权利被肆意剥夺的现实。值得各界高度关注! 本期目录 一、言论与出版自由 1 、上海异议人士李化平被国保讹诈威胁 2 、宋泽监视居住期满后仍被限制言论自由 3 、上海异议人士谢丹因组织同城公民聚会 QQ 群被封 二、任意羁押、判刑、监禁 1 、长沙遭集体逮捕维权人士家属在赴京火车上被绑架 2 、维权人士朱承志涉嫌“煽动颠覆”案移送检察院 3 、异议人士刘本琦案案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4 、深圳警察王登朝因宣传民主被构陷入狱 三、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 1 、山东异见人士任自元狱中五年被禁见家人 2 、福建八旬访民林贞廉在建设厅上访被推倒地上 四、住房权、强迫征地拆迁 1 、四川自贡大安区政府挖路逼迁殴打老人 五、其它骚扰行为 1 、李志勇律师到深圳市房产登记中心查询信息遭拒 2 、安徽黄克锦就被限制人身自由依法上访遇阻 3 、江西新余刘喜珍因上访被开除工作 4 、董国菁劳教后被关监狱医院,律师会见无果 5 、长沙李香等维权人士家属在派出所报案遭拒 6 、司法部拒发邵阳民主人士罗茜律师资格证 六、公民行动与公民维权 1 、龙口访民李淑莲死亡案法律研讨会在京举行 2 、圣诞节前夕维权人士举牌要求释放朱承志 3 、临沂拆迁受害者不惧拦阻探望陈光诚的母亲 4 、成都访民到拘留所迎接维权领袖李廷惠 5 、各地上访维权者欢送湖北维权人士郑大靖返乡 6 、原南宁市人大代表委托倪文华代理诉南宁政府案胜诉 7 、全国各地访民到监察部抗议司法腐败 8 、青年在上海市教委门前放鸽子呼吁异地高考平权 七、法律、法规及政策 1 、中纪委已着手起草《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建议稿 2 、中国新刑诉法司法解释明确肉刑属刑讯逼供行为 3 、征地补偿制度大修 征地补偿拟不设上限 4 、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实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 5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 八、国际人权 1 、泰国南部农民联盟 2 名女性人权捍卫者遭枪杀 2 、老挝公民社会组织活跃人士 Sombath Somphone 失踪 3 、巴基斯坦一名男子被指“亵渎神明”被活活烧死 --------------------------------------------------------- 一、言论与出版自由 1 、上海异议人士李化平被国保讹诈威胁 12 月 22 日 ,上海国保登门找到异议人士李化平,指责他最近发言太多、活动也出格,随后话锋一转说他们手头已经掌握了两段与李化平有关的色情视频。李化平吃了一惊,想到前几天,一位倾慕他的女网友突然约见他,还带着好酒腊肉。李化平为之感动,两人在 7 天酒店约会。国保开出一系列苛刻的条件,最后威胁说,如不屈从,就公开播放视频。李化平最后告诉国保,他从不接受讹诈,愿意播放就播放。李化平意识到这有可能是国保一直在对他密切跟踪监视,国保在纠缠李化平 6 个小时后离开。(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2122.html ) 2 、宋泽监视居住期满后仍被限制言论自由 湖北襄阳籍维权人士、公盟志愿者宋泽,于 12 月 4 日 被解除半年的监视居住后,被警方送回父母的家中。据宋泽的父亲宋大全讲,宋泽被警察送回家后,警方口头说一年之内不准他离开本省,找工作要提前告诉警方,不能发表言论,不能接听别人的电话,也不能给别人打电话。(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27.html ) 3 、上海异议人士谢丹因组织同城公民聚会 QQ 群被封 继 11 月份上海公民成功举办会餐,吸引约 50 人参加之后, 12 月份,异议人士谢丹(网名佐罗)等一批上海公民再次筹划同城聚餐。他们选择的地点还是甲私房菜馆,时间是 29 日下午 4 点到万晚上 8 点钟,地址是上海市徐汇区番禺路 1207 号。谢丹提前几天在多个 QQ 群里发布了上海公民聚餐的信息,并且提供了详细的坐车方法以及地图。 12 月 27 日 ,谢丹发现自己的 QQ 号( 286692568 )被封。(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qq.html?spref=tw ) 二、任意羁押、判刑、监禁 1 、长沙遭集体逮捕维权人士家属在赴京火车上被绑架 湖南长沙当局 11 月 4 日 将维权人士刘华、李颂明、曾武、邓生记 4 人拘押。刘华后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到 12 月 24 日 已经 7 天。 12 月 24 日 ,这 4 名维权人士的亲属和朋友赴京,然而却在火车上遭当局强行绑架。(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400.html ) 2 、维权人士朱承志涉嫌“煽动颠覆”案移送检察院 因关注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离奇辞世一案的维权人士朱承志,在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逮捕 5 个月后,于 12 月 25 日 被湖南省邵阳警方移送到检察院。网友魏小兵等人在当天来到邵阳看守所,希望能够见到朱承志,但遭到拒绝。据人权律师刘晓原介绍,此前警方曾向朱承志的妻子曾秀莲口头承诺,最迟 12 月 25 日 就会放朱承志回家,但需要朱承志承认错误。(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1417.html ) 3 、异议人士刘本琦案案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12 月 26 日 ,异议人士刘本琦的律师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检察院获悉,刘本琦的案子已经退回格尔木公安局补充侦查。律师去了三天,但一直无法见到刘本琦,因为案件退回公安局,所以,只有等再次移送到检察院后才能查阅卷宗。(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125.html ) 4 、深圳警察王登朝因宣传民主被构陷入狱 曾负责 2011 年大学生运动会安保任务的深圳保安公司第七公司经理、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三级警员王登朝(警号 054985 ),于 2012 年 3 月准备在深圳市莲花山公园搞一场宣传民主的活动时被警方拘捕,在被关押 8 个月后,被法院以“贪污罪”和“妨碍公务罪”判处其 14 年有期徒刑。(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2161.html ) 三、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 1 、山东异见人士任自元狱中五年被禁见家人 据山东异见人士任自元的父亲任汝生讲, 2012 年 10 月底,他再次到山东省监狱探视任自元,再次遭到拒绝,没有任何理由。他要求给任自元存钱也被拒绝,欲了解任自元的身体等各方面情况,被监狱方告之“不知道”,父母极为担忧他在监狱里的处境。据悉,任自元入狱 7 年多以来,已经累计 5 年被禁止会见家人。(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5_26.html ) 2 、福建八旬访民林贞廉在建设厅上访被推倒地上 12 月 26 日 上午,福建南平八旬冤民林贞廉一个人去省建设厅讨说法,被维稳人员推倒在地上,没人管。林贞廉因省建设厅抢着受理开发商的复议而拒绝林贞廉他们先提起的行政诉讼,不得不接连上访。经过 13 年的维权抗争,南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就林贞廉、林贞忠弟兄与星光造纸集团公司之间的房屋拆迁纠纷一案,于 10 月 10 日 作出了行政裁决。但双方都不服该裁决的行政行为,林贞廉于 11 月 25 日 向南平市延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而星光造纸集团公司于 11 月 26 日 向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提起行政复议。(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1887.html ) 四、住房权、强迫征地拆迁 1 、四川自贡大安区政府挖路逼迁殴打老人 12 月 23 日 , 在四川自贡市大安区龙井街大煌桶社区(市体育场附近),当地政府滥用公权动用警察和雇佣社会闲杂人员,使用黑社会性质的手段在几十户居民楼前挖沟、堵路、 逼迫居民搬迁,野蛮殴打阻止非法施工的老人。居民们拨打报警电话,并向在任的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马宏电话求救。在马宏的指令下,施工方停止了施工并将已经 挖的深沟填平。(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5335.html ) 五、其它骚扰行为 1 、李志勇律师到深圳市房产登记中心查询信息遭拒 12 月 24 日 ,李志勇律师持律师执业证、律师调查专用证明、当事人委托书到深圳市房产登记中心查询房产信息遭到拒绝。工作人员说要提供受案通知书。李志勇律师告诉他,因为立案需要证据才来查询,律师有调查权。然而,依然被拒绝。(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5717.html ) 2 、安徽黄克锦就被限制人身自由依法上访遇阻 12 月 19 日 ,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十六届人大二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代表会议在肥东县大会场召开,黄克锦于下午 16 时左右到达会场后门,试图进门到人大信访办投诉,警察称正在开会不允许进去,并对黄克锦进行辱骂。黄克锦称不是到会场找人大代表,而是到会场旁的人大信访办反映问题,一位 40 岁左右的警察极不耐烦地让他滚一边去。(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662.html ) 3 、江西新余刘喜珍因上访被开除工作 12 月 22 日 ,江西新余访民刘喜珍因到北京上访被关在马家楼,后被江西省、新余市、新钢公司三家驻京办的维稳人员从马家楼接出,直接押送到北京西站上车遣返回新余。 24 日,刘喜珍接到被单位开除工作的书面通知。(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330.html ) 4 、董国菁劳教后被关监狱医院,律师会见无果 12 月 27 日 ,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尚宝军律师,受上海维权人士、被劳教一年的董国菁的家属受托,前往徐汇区看守所会见董国菁时,被告知人不在看守所,已送到市监狱医 院。据尚宝军律师说,离开徐汇区看守所,他又前往上海闸北公安分局,分局让律师找当时的办案警察,于是尚律师前往宝山派出所,派出所警察称童国菁已被劳 教,侦查阶段已经结束,现在不在公安局的管辖之内,应该找劳教局或看守所。而劳教局的回答是,虽然董国菁被劳教,但人并没有转到劳教所。如此,在两个单位 相互推诿的情况下,尚律师无法会见当事人。(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7680.html ) 5 、长沙李香等维权人士家属在派出所报案遭拒 11 月份,长沙维权人士刘华、李颂明、曾武、邓生记四人集体遭到拘押, 12 月 24 日 ,这 4 名维权人士的亲属和朋友准备赴京,在火车站被强行非法绑架。 12 月 26 日 ,维权人士家属李香等来长沙车站派出所就遭到绑架报案,等了三个小时了,警察没有给家属做笔录,还把参与绑架的人都通知来了。 12 月 27 日 ,家属在车站派出所从早上 9 点等到下午 2 点还没有等到立案告知书,刘健所长约家属来,却自己躲着不见,打发一个没有穿工作服的人来要家属回家。(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5904.html ) 6 、司法部拒发邵阳民主人士罗茜律师资格证 12 月 28 日 ,维权网信息员从“六四”民主斗士罗茜那里获悉,他参加了 2012 年全国司法考试并过了 360 分,能够获取 A 级法律职业资格证书。但是,当天他接到邵阳市司法局的电话,该局的一位负责人告知他说,由于他参与过“六四”,政治有问题,而且被判过刑,根据司法部的文件,不但不能给他发法律职业资格证书,而且要把他的司法考试成绩作废。(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29.html ) 六、公民行动与公民维权 1 、龙口访民李淑莲死亡案法律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2 年 12 月 23 日 星期日下午,“龙口访民李淑莲死亡案法律研讨会”在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举行。 . 李淑莲,山东龙口人, 2009 年 9 月赴京上访,后被龙口政府截访并秘密关押。 2009 年 10 月 3 日 , 龙口通知李淑莲家属,称其自缢身亡。此案在当时就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和质疑,此次研讨会是社会各界对李淑莲死亡案再次进行深入追究。参加研讨会的有著 名媒体人王克勤、著名维权人士王荔蕻、屠夫(吴淦)、杨佳母亲王静梅、军旅作家李鸣生、维权律师李方平、周泽、李淑莲家属、学生等社会各界人士。(维权 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1053.html ) 2 、圣诞节前夕维权人士举牌要求释放朱承志 维权人士朱承志因关注民运人士李旺阳死亡案遭当局迫害,到 12 月 23 日 已经 198 天了。圣诞节前夕的 12 月 23 日 ,著名维权人士王荔蕻、屠夫、杨佳妈妈王静梅,以及著名维权律师李方平、肖国珍一起举牌声援朱承志,要求当局立即释放朱承志。(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1461.html ) 3 、临沂拆迁受害者不惧拦阻探望陈光诚的母亲 12 月 22 日 ,山东临沂拆迁受害人王汝兰、魏兰玉、秦玉玲、刘国慧、杨自娥、卢秋梅 6 人到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老家,看望他生病的妈妈。在距离陈光诚家百米的村口她们遭遇了东师古的十几名“联防队员”和便衣,面对东师古联防队副对长刘长生的刁难,她们 6 人密切配合,成功看望陈光诚的妈妈后安全返回临沂。(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24.html ) 4 、成都访民到拘留所迎接维权领袖李廷惠 12 月 23 日 ,因上访被成都锦江区公安分局构陷罪名拘留的成都维权领袖李廷惠,拘留期满获释,成都访民和维权人士 30 余 人前往拘留所迎接李廷惠,并设宴为李廷惠接风压惊。宴会后,访民们与他们的维权领袖李廷惠合影,并打出标语“迫害李廷惠天理不容”以谴责锦江区公安分局构 陷罪名拘留李廷惠。从李廷惠的行政处罚通知书中看到,这次拘留李廷惠的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26.html ) 5 、各地上访维权者欢送湖北维权人士郑大靖返乡 12 月 26 日 ,在北京的各地访民,热烈欢送湖北省郧西县在京维权人士郑大靖及其家人返回家乡,结束了 8 年上访维权生涯,终于过上有房住、孩子有学上的平安生活。访民获悉,长期在北京上访的郑大靖,问题在“十八大”后得到了解决。(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1951.html ) 6 、原南宁市人大代表委托倪文华代理诉南宁政府案胜诉 12 月 26 日 ,南宁市中级法院向谢宗能送达判决书,判决谢宗能胜诉。谢宗能系原广西南宁市人大代表,遭遇了暴力拆迁,因政府暗箱操作,其诉求长期没有得到解决,多次上访毫无结果,后委托倪文华代理他诉南宁政府案。(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28.html ) 7 、全国各地访民到监察部抗议司法腐败 “十八大”后,访民对新一届领导人抱有很大的希望,虽然极少数访民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但绝大多数访民的案件都没有音信。 12 月 28 日上午 ,全国各地上访维权者不约而同到监察部门前,抗议司法腐败。访民们一致要求见部长,向部长建言。对因诉、因访返贫的群体,要解决他们的基本生活问题,依法纠正冤假错案。(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blog-post_5812.html ) 8 、青年在上海市教委门前放鸽子呼吁异地高考平权 12 月 29 日 中午 11 点,一名面带 V 字脸谱,自称“ V 先森”的“ 90 后”青年,在上海戏剧学院内放飞了数十只鸽子。“ V 先 森”告诉本网信息员,这场行为艺术是要表达两个含义:一、让鸽子自由飞翔,比喻帮孩子们打破户籍枷锁;二、 “放鸽子”也暗指上海市教委没能如民所愿,在期限内公布令人满意的异地高考方案。据悉,北京、广州也在策划类似的活动,会在元旦左右实施,创意来自微博博 主文刀和占海特。(维权网)(详情请见: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2/90.html ) 七、法律、法规及政策 1 、中纪委已着手起草《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建议稿 今年 7 月,中纪委答复韩德云《关于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将纳入下届人大立法规划的建议》时表示,今年有关部门已抓紧对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国家立法进行研究论证工作 : 继续关注国内部分地方实行申报的经验做法 ; 收集了国 ( 境 ) 内外关于申报制度的材料,对相关制度设计进行分析论证 ; 组织有关部门就健全完善社会诚信体系和信息统计体系进行研究论证 ; 结合我国实际,对申报制度进行研究论证,着手起草建议稿,并加快了起草进程。中纪委回复表示 : “我们将在今后的工作中,进一步调研论证后予以借鉴、吸收,总结现有法规制度实施情况,配合全国人大有关部门及早将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详情请看: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2-12/24/c_114131570_4.htm ) 评:“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 制度难产何时是了?年中答复“加快了起草进程”,如今进展到哪一步?准备何时拿出初稿?何时纳入立法规划? 2 、中国新刑诉法司法解释明确肉刑属刑讯逼供行为 最 高人民法院24日对外公布的新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了“非法证据”的认定标准。司法解释规定,使用肉刑或者变相肉刑,或者采用其他使被告人在肉体 上或者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者痛苦的方法,迫使被告人违背意愿供述的,应当认定为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详情请看: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2-12/24/c_124141115.htm ) 评:“剧烈疼痛或者痛苦”——一个多余的前缀将使多少刑讯逼供行为涉险过关? 3 、征地补偿制度大修 征地补偿拟不设上限 12 月 24 日 ,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开始审议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征地补偿内容增加了对宅基地的补偿和社会保障补偿。修正案草案规定,征地补偿包括土地补 偿,被征地农民的安置补助与社会保障费用,农民村民住宅补偿,以及其他地上附着物补偿和青苗补偿。草案删除了按照被征收土地的原用途给予补偿,以及土地补 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的总和不得超过土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 30 倍的内容。修正案草案规定,严格征地程序,加强对政府征地行为的约束,保证被征地农民在征地批准前和实施过程中的参与权、话语权,坚持“先补偿安置,后实施征地”。(详情请看: http://news.xinhuanet.com/yzyd/legal/20121225/c_124143413.htm?prolongation=1 ) 评:不具有土地所有权、并非市场交易主体的中国农民,其所享有的参与权、话语权一定是被严重打折的参与权、话语权。 4 、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实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实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这个共 40 条的规定自 2013 年 1 月 1 日起 实行。规定明确,辩护律师要求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保证辩护律师在 48 小时以内见到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及当时已查明的该罪的主要事实,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变更、解除强制措施的情况,侦查机关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等情况。(详情请看: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2-12/28/c_114196627.htm ) 评:律师会见权不再受制于侦查机关,由看守所及时安排会见,最重要者在于确立制度上的侦管分离,看守机构应当保有执法的独立性。 5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 12 月 28 日 第 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决定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加强对其用户发布的信息的管理,发现法律、 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该信息,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用户办理网站接入服 务,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入网手续,或者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服务,应当在与用户签订协议或者确认提供服务时,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详情请看: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2-12/28/c_114195221.htm ) 评:“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及用户的“法定义务”,其单向针对性不言而喻。所谓“法律、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该信息”,其实是以法律之名强制“网络自宫”,必然会重伤网络言论自由。 八、国际人权 1 、泰国南部农民联盟 2 名女性人权捍卫者遭枪杀 国际人权组织前线 (FD) 、保护国际 (PI) 、人权捍卫者保护观察( OBS ) 12 月 21 日 消息,泰国南部农民联盟( SPFT ) 2 名女性成员在 2012 年 11 月 19 日早上 被枪杀。据悉,泰国南部农民联盟是 2008 年成立保护泰国素叻他尼府才布日地区喀西帕坦纳社区土地权利的农民组织。该组织一直致力于支持喀西帕坦纳社区居民反对棕榈油制造商 Jiew Kang Jue Pattana 公司对当地社区土地的占领。据人权组织前线消息声称, 2 名最近被杀成员分别是 54 岁的 Pranee Boonrat 和 50 岁的 Montha Chukaew 。(详情请见: http://humanrightsbriefing.org/archives/1539 ) 2 、老挝公民社会组织活跃人士 Sombath Somphone 失踪 12 月 27 日 亚洲人权委员会( As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消息称, 12 月 15 日 ,老挝人权捍卫捍卫者 Sombath Somphone 在驱车离开办公室后失踪,目前他的下落不明,传言有摄制视频证明他极可能被不明身份的人带走。据悉,今年 60 岁的 Somphone 是老挝一名非常活跃的公民被社会组织活跃者, 6 年前他创建了参与式发展培训中心( PADETC )。该组织致力于在老挝开展社区可持续发展工作,并对残疾人和青年人群体开展各种培训。(详情请见: http://humanrightsbriefing.org/archives/1597 ) 3 、巴基斯坦一名男子被指“亵渎神明”被活活烧死 总部设立在香港的亚洲人权委员会( AHRC )发布消息声称, 12 月 22 日 ,一名巴基斯坦信德省大都地区男子被控“亵渎神明法”,在警察局拘留期间被当地村庄暴徒攻击并被放火活活烧死。据悉, 12 月 21 日晚 , 这名男子进入了大都地区什塔村一座清真寺,随后他被看守清真寺的人发现焚烧了《古兰经》的部分页面,在同村的其他村民的帮助下,该男子被押送到当地的一所 警察局。当天晚上,警察没有从该男子口中获得任何信息,包括该男子的名字和身份,甚至警察认为该男子有精神疾疾病。(详情请见: http://humanrightsbriefing.org/archives/1605 ) 编辑:李如林、杨之水 责任编辑:江飞越 --------------------------------------------------------------------- “维权网”是非政治性和非组织性的公民维权志愿者的松散联网,旨在协助民间维权力量发展公民社会,通过民主方式促进法制改革,遵循普世人权标准和中国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监督政府落实其对保障人权的承诺,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李旺陽自殺難入信 官方驗屍公布 四大疑點未解

湖南省當局公布民運人士李旺陽的驗屍報告,結論是「自殺」。不過,官方的發布仍存在4個疑點未解﹕報告引述病房護士當晚見李旺陽在窗邊動也不動,卻向同房病人稱李「在做運動」,反而該病人被嚇至逃到走廊睡覺;驗屍報告指李的第4節頸椎折斷,有香港法醫專家質疑不可能是站立吊頸造成;李旺玲當日簽名同意當局驗屍火化,文件上的簽名亦被懷疑不是真舻;當局稱盲人可以綁繩結,但香港專家質疑此論點。香港及內地維權人士均表示不接受「自殺」的結論,李旺陽後援團發言人胡佳表示,所有的證據都顯示,李旺陽是不可能自殺。 湖南省公安廳昨透過官方媒體中通社發布「李旺陽死亡調查結果」,三份文件包括「湖南省公安廳調查確認李旺陽係自縊死亡」、「關於『李旺陽死亡』的聯合調查報告」,以及「湖南省公安廳公布李旺陽死因法醫學檢驗意見」,全文約1萬字,其中聯合調查報告詳述了當局的調查內容及結論(全文刊A18)。由中國法醫學會5名權威專家組成的調查組,6月23日完成報告,表示確認李旺陽用其本人病脇脇單布條自縊死亡。 除了該三份文件,官方並發放李旺陽胞妹李旺玲於6月9日簽名同意當局驗屍火化的文件,不過,本報得到一份李旺玲於6月7日簽署的法律文件,兩份文件上的簽名的筆舻明顯不同,令人質疑有人為了增加驗屍報告的說服力,不惜偽造簽名(詳見另稿)。 指現場處置屍檢依法得當 報告指出,根據屍斑等現象,推斷李旺陽的死亡時間為6月6日凌晨1至3時,李的病房所在7樓唯一的通道走廊監控錄像顯示,在此期間的前後3小時內,進出7樓病房共7人,俱為醫護和病人。調查組又認為,當局對李旺陽死亡的現場處置、屍檢、火化安葬等,均依法得當。 針對外界質疑李旺陽死亡時雙腳覑地,報告解釋,李旺陽上吊過程中身體瞬間墜落,頸項受到縊索的猛烈牽拉,導致第4節頸椎橫行骨折出血致死。報告又稱,縊死不需要全部體重參與,只要頸部受到15公斤壓力就足以壓閉呼吸道,而吊死的姿勢亦有多種,除典型的懸吊,半懸、站立、坐、跪及臥等,都可以致死。 縊死布條證由李病脇撕下 報告引述公安的現場勘查稱,李旺陽當時的屍體面朝窗外,雙腿屈曲,腳穿拖鞋接地,腳跟懸空,頸部的白色布條繩結位於頸部右側,「呈不完全上吊型,『提空』明顯」,而其屍體頸部的白色布條,則證實是由他本人從病脇脇單上撕下。 李站窗前 護士稱「做運動」 不過,報告亦留下了多處疑問未能解答,包括事發當晚凌晨,有病房護士曾經看見李旺陽站在窗前,李的同房病友指李當時「挺嚇人」,但護士卻指李當時是在「做運動」,報告未有對此作詳細解釋或跟進。另外,報告指李第4節頸椎骨骨折出血,但本港法醫專家質疑,上吊者要令自己的第4節頸椎骨骨折,必須雙腳離地,甚至要在腳上綁上重物才能造成骨折,認為報告的結論不符邏輯。 學者促邀獨立專家調查 中國政法大學前客座教授王友金表示,湖南官方已經沒有說服力,「就算發表100次報告,也沒有人相信」,他呼籲當局不要再拖延,「必須邀請香港或海外的鑑證專家作獨立公正的調查,才能查個水落石出」。 明報記者 香港 明報

美国之音 | 中国异议人士之死引发疑问

湖南民运领袖李旺阳在六四事件23周年之际离奇死亡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邵阳市警方声明李旺阳是自杀,然而家属则声称他的死亡有很多疑点。此外,海外媒体还播出了李旺阳脖子被绳结勒住的视频。更加引起人们对李旺阳之死的疑问。   *李旺阳死亡疑点重重* 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望着床头哥哥的遗像痛哭不止。李旺阳曾在八九民运中担任湖南工自联主席,先后被当局关押20多年。6月6号他在湖南邵阳一家医院被人发现因绳结勒脖而死。邵阳市警方声称他是自杀身亡,然而其家属怀疑是他杀。 北京时间6月6日清晨在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医院的一个病房里,李旺玲和其丈夫赵宝珠发现李旺阳死亡。其尸体当时被悬吊于病房窗户之上,整个身体僵立,貌似李自己上吊自杀身亡。然而其双脚踏地,而不像一般上吊自杀者是双脚悬空,难以解释,其死因存疑。   *李旺阳之死激起反响* 李旺阳死亡消息传出后,香港人极度关注事态发展。6月7日数以百计的港人游行到香港中联办,高呼“民主无罪,工运无罪”等口号,要求中国政府彻底调查李旺阳死因。 李旺阳六四前夕曾经接受过香港电台的采访。他在采访中控诉了他所受到的折磨和酷刑。 李旺阳:“(手铐)比手腕还小,是拷不进的,(他们就)用钳子来使劲夹。” 据报道,李旺阳的妹夫告诉法新社说,邵阳警方已同意暂停遗体火化,可以做尸检。VOA记者打电话给公安厅,没有人回答。

老虎庙 | 人大女生裸跪广场 镜头前泣血哭诉

作者: 老虎庙  |  评论(11)  | 标签: 李淑莲 , 李春华 , 上访 , 访民 中国人民大学25岁的女生李宁同学于今年3月5日北京召开两会期间,为其母李淑莲冤死龙口市信访局,三年问题不得解决,反倒逼使家人逃亡省外一事,裸跪广场,向苍天呼号,对世人鸣冤。以其一个美丽女性最最珍贵的操守于不惜,显示了一个公民在恶劣境遇下不屈不挠,为正义献身的悲壮。 李宁的母亲李淑莲生前和我认识,因为与我同龄,且生日只比我小一月。我因此和她颇见缘分。 说起来令人难堪,李淑莲和我的第一面竟然是对我这个初次谋面的男人讲述自己被十几名大汉赤身裸体从北京丰台区幸福里一家小旅馆里拖走,连夜绑回山东的情形。关于事件经过我已有文字和视频记录(详细见2009年7月1日博文《暴徒深夜劫持妇女一丝不挂》http://24hour.blogbus.com/logs/41739885.html) 李淑莲被深夜绑架回山东龙口市610基地后,又光脚出逃,后重抵北京。李淑莲的视频控诉就是在那天在我位于鸟巢旁的居室里录制的。接下来在不长的一段时间里。在那间小屋里我又录制了“李淑莲老公携子进京寻妻”“同室被绑架女友李春华再诉龙口市信访局雇佣流氓作恶”的一幕幕恶戏。而李淑莲那时的处境已经到了非常危险境地。 后来在王荔蕻的安排下,李淑莲和李春华被秘密安置在大兴区南小街流民公房附近的一间只有一只小窗的屋子里暂避。我去看望过二位山东女人。李淑莲热情地买来西瓜为我们降暑。我们了解了她们的生活状况,小坐片刻即告离。未曾想那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之后不久她就被当地德茂庄派出所交给了龙口市来京的截访狗。而最令人气愤的是,出卖李淑莲秘密住处的竟然是那间秘密小屋的房东,一个无耻的北京市民。 关于李淑莲事件的来龙去脉,王克勤和冯军有撰文《山东上访女李淑莲死亡之谜》可参看,这里不再赘述。http://www.cnflyz.com/2010-12-19-03-45-50/92-2011-05-19-04-11-51/9470-2012-03-10-02-06-10.html 必须揭露的是,龙口市的作恶并未以李淑莲的死亡而收敛,恰相反,在之后的三年里,其罪恶层层叠加,封口、恐吓、追杀、跟踪骚扰以至控制舆论的恶行至今没有结束。这就很好理解一个25岁处世未深的女大学生为什么要裸跪广庭大众之前,做出常人不好理解的举动了——在退后一步就是死的境遇下,还有什么可以顾忌?只要叫良心还能驻足,叫国人冲破隐忍,访民们还有什么需要顾惜而不舍,那么,究竟是谁可以给他们以出路呢? 日前,李宁面对镜头讲述了她目前在大学读书时的特别处境,纪录片《李宁的口述》请在线观看http://24hour.blogbus.com/logs/215912498.html  

BBC | 中国知名记者:人大女生为母裸跪

中国很多上访者选择在两会期间前往北京上访。 在中国两会召开之际,中国著名记者,《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王克勤在微博中报道一名人大女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裸跪的消息。 王克勤在微博中说,3月5日15时许,目前就读于人民大学的山东女生李宁裸跪天安门广场,为自己曾经进京上访被“裸体抓走”最后死于信访办的妈妈李淑莲鸣冤。 王克勤表示,傍晚被关在派出所的李宁致电给他并称,“豁上命,我也要为妈妈讨个说法”。 事情起因 王克勤还把自己之前的博客中有关李宁妈妈 – 上访女李淑莲死亡的消息做了链接。 文章说李淑莲因为租房问题与商城管理处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对法院判定不满并进行上访。整个上访过程中遭到了种种障碍,并在2009年死亡。 王克勤在博客中指出,李淑莲生前曾经讲述了上访经历,她先后被押回八次,共关87天。而且最让她感到耻辱的就是,曾裸体被抓,截访回去。 此博客还指出,李淑莲的家人在她杳无音信一个月之后,2009年10月2日得知,李淑莲病危,而她在同一天晚上死亡。 她的家人对于李淑莲自杀的说法产生质疑,而之后对记者称遭到监视。 访民受阻 虽然中国访民在上访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障碍,仍然有很多人冒险选择在两会期间到北京向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倾诉冤情。 据报道,在两会召开前,中国很多访民被拦截在火车上,也有的抵达北京之后被各信访部门抓获。 据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说,还有一些访民被安置在各地驻京办。 另外人民大会堂周边有很多巡查的特警,保安非常严密,进行严格的安全监察。

王克勤 | 山东上访女李淑莲死亡之谜

  山东上访女李淑莲死亡之谜                                                      王克勤  冯军       2009年10月2日晚23时20分左右,山东省龙口市上访女李淑莲非正常死亡。至今已超过20天,但是李淑莲的死亡原因、死亡地点,相关部门仍然没有给予明确说明。甚至连她的家人目前都还处在“严重照顾”之下。     作为三个月前曾经接待过李淑莲上访,并且与其交流数小时之久的记者,我们试图通过我们所知道的情况尽力详细的记录这一事件,期望能够揭示“上访女李淑莲死亡之谜”。 死亡前,“失踪”一个月     李淑莲,女,56岁,汉族,山东省龙口市东莱街道北巷新村人。     据李淑莲丈夫宁福良在北京志愿者王荔蕻处留下的博客记载显示,2009年9月3日,李淑莲和同伴侯女士一起到大兴区德茂派出所办理暂住证,却被派出所10多个民警围住,直到龙口驻京办人员到达将李淑莲接走。     9月4号晚上,山东招远的侯女士打电话通知李淑莲家人,告知了上述情况。宁福良和儿子宁路海,打电话到德茂派出所询问情况,被告知是龙口驻京办把人领走的,只能向龙口市政府要人,派出所不管。并且说这是严格按照北京市政府下达的命令办事。     宁福良得知后,又到龙口市信访局、东莱街道申请找人,却被告知不知李淑莲的下落。宁福良和宁路海在家找了20多天,都没有任何消息。     9月25日下午,宁福良去北京寻找,第二天和志愿者王荔蕻去了德茂派出所。在派出所的记录上他们发现,李淑莲是在9月3日晚上被带走的,带走她的两个人是龙口市公安信访局的曲庆国和东莱街道的戚洪涛。另外,宁福良想获得东莱街道领人的直接证明,被拒绝说这是政府机密,不能告诉外人。     宁福良给当事人曲庆国和戚洪涛打电话询问李淑莲的下落,戚洪涛不接电话,曲庆国承认李淑莲就在龙口,并且说只要找东莱街道的负责人就行。于是儿子宁路海去东莱街道寻找,被告知不知道李淑莲的下落。     之后,宁福良、宁路海继续寻找了几天,仍然杳无音信。                         突然死亡,家人被“照顾”     因为宁福良和宁路海父子至今仍被“照顾”,我们无法联系上父子二人,李淑莲弟弟张先生(注:两人系亲姐弟,张先生年幼时过继给其姨父)向我们讲述了相关情况。     在整整一个月没有得到母亲的任何消息之后,10月3日早晨5点,即中秋节当天,儿子宁路海接到东莱街道的通知,说他母亲李淑莲病危了。     宁路海迟疑了,之前去东莱街道寻人的时候,他们说不知道,怎么现在又通知我们呢?但他还是相信了,立即通知了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学的妹妹李宁(注:取李淑莲的“李”姓,宁是她父亲“宁福良”的宁),并和父亲宁福良一起去东莱街道要求和母亲见面,但是被拒绝。     直到10月3日下午19时左右,宁路海、宁福良以及亲属们才见到李淑莲。但不是在东莱街道,而是在龙口市唯一的一家殡仪馆。     李淑莲已经死亡!     龙口市公安局说李淑莲是上吊自杀的,但是家属坚持否认李淑莲自杀。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说:“我们见到尸体后背满是伤痕,怎么可能自杀?另外,她上访了八年,从来没有自杀的念头。”     龙口市公安局宣布李淑莲的死亡时间是10月2日晚上23时20分左右,这说明在东莱街道通知宁路海之前,李淑莲就已经死亡。     至于李淑莲的死亡地点,龙口市相关部门至今也没有给个说法。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说:“至于何时死的,我们只有听公安局的;但是死在什么地方,我们家人现在也不知道。”     李淑莲弟弟还透露,10月6号下午,烟台市尸检中心在殡仪馆进行了尸检,但是当时没有家人在场。至今尸检报告也没有出来,李淑莲的尸体仍然停放在殡仪馆。     自10月3日下午见到李淑莲遗体至今,宁福良和宁路海父子二人就被龙口当局“安慰照顾”着。龙口市把父子俩安排在东莱宾馆119房间,每天有20多人全天24小时里外看护,就连吃饭、散步都有人跟随。     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说:“这明显是监视,他们两个完全被控制了,手机也被监听,和外界无法联系。”     另外,10月3号,接到母亲病危消息的李宁也于当天上午自北京飞回山东。在青岛飞机场,李宁一下飞机,就被三四个男子拦截,吓得她只好躲进女厕所,一直到下午14时才出来。目前李宁已经回到北京正常上课。     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表示,他自己前段时间也被监视了一个礼拜,连手机都被监听。现在他是唯一向外界发布消息的信息源。     我们还联系了龙口市宣传部吕副部长,当我们说想了解李淑莲案件的情况时,吕副部长马上挂了电话。                               各执一词的上访理由     至于李淑莲的上访理由,我们认真查看了《山东省龙口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2)龙城民初字第518号》和《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2004)烟民—终字第211号》。     情况大致如下:     1998年11月30日,李淑莲与龙口市胶东商城管理处(以下简称管理处)签订合同,租用黄城东市场一楼两间房间经营窗帘、手表、钟表、皮衣等,期限为一年(1998年12月1日至1999年11月30日),租金为2.4万元/间,之后续约2年。合同规定,承租方不得将房屋擅自转租,否则出租方有权终止合同。     2001年2月22日,李淑莲将北一间转租给胡方溪开办江南布城。管理处发现后通过龙口市胶东商场派出所,向李淑莲发出“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并收回出租房屋”的通知。但是李淑莲称没有收到该通知,而且是在管理处工作人员的参与胁迫下转租的,拒绝解除合同。     2001年11月30日,双方租赁合同到期,管理处只让李淑莲租赁南一间房间,李淑莲要求继续承租原来的两间房间,并且将两间房间的租金7万余元的存折交给管理处。收条载明:“今收到存折一个,号15-349101100000997,面额七万零五百二十九元八角二分(70529.82)”。但是管理处称存折设置了密码,无法将钱款取出,并向李淑莲索要密码无果。而李淑莲称已经将存折密码告诉了管理处工作人员。     2001年12月24日和26日,因双方争执不下,管理处连续两次将李淑莲的商店大门上锁,后均被李砸开。2002年5月16日,管理处再次将商店大门上锁,钥匙交由商城派出所保管。2002年11月4日下午,李淑莲发现商店大门上的锁不见了,刑警大队现场勘验后,出具书面结论:室内物品未见异常。     2003年3月20日,法院委托烟台东方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对商店内库存物资的过时降价损失进行评估鉴定,市场价值为322112.16元。李淑莲认为评估价太低,要求重新评估,并且要求管理处赔偿货物丢失费424822元,以及每月10000元的营业利润损失。     2002年7月11日,管理处向山东省龙口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李淑莲返还占用的房屋,并赔偿租金损失费15000元。李淑莲提出反诉。最终法院形成了《山东省龙口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2)龙城民初字第518号》,判定李淑莲返还房屋给管理处,付给管理处租金22014元及违约金8035元;管理处赔偿李淑莲商店被锁门期间营业利润损失56250元及期间商店内物资过时降价损失45627.29元,合计101877.29元。     李淑莲不服一审判决,向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终《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2004)烟民—终字第211号》维持了一审判决。李淑莲仍然不服二审判决,从此走上了上访的道路。      但是2009年7月9日14时,李淑莲生前曾经前往我们的办公室,做过《调查笔录》,并且签字画押。     《调查笔录》记载:     “2001年4月2日,市场发展管理局副局长李庆顺向其索要4万元,因没及时将钱送达,于2001年4月10日及16日两次故意放水冲淹商品,损失达252600元,仅赔偿2000元。但是李庆顺仍不罢休,于2002年5月16日,无端强行封营业店门,扣押136万多元财产。在封门时打伤母亲,致使其腰、胳膊受伤,一气之下,卧床不食,九个月后含冤死去。当时到当地信访局上访,不管。市发展管理局局长孙清波称:‘向哪儿告也没用,整死你!’”     2002年9月,(李淑莲)请刘金龙律师控告管理局,要求赔偿财产。管理局反诬其租赁房屋纠纷,捏造证据。     李淑莲自己发布在网上的《控告信》也有类似的描述。     那么李淑莲的上访理由到底是和管理局的租赁合同纠纷,还是管理局副局长索贿不成反诬报复呢?     就此,我们向李淑莲弟弟张先生求证,他说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既然她(李淑莲)说了有索贿那就一定有;另外,法院判决的10万多她也一直没有拿到啊!”。     在前后两份判决书上,我们看到都有“2000元作为管理局赔偿李淑莲以前水淹二楼造成的损失”等字样。但是并没有说明水淹二楼的具体情况。                            最耻辱的记忆:裸体被抓     2009年7月9日,在做调查笔录时李淑莲曾向我们讲述了她的上访经历。     在李淑莲上访七八年的时间里,她先后被押回八次,共关87天。多关在当地旅馆,六一〇基地。2003年3月11至12日,龙口电视台点名曝光其越级上访的事情。     最让李淑莲感到耻辱的是:裸体被抓,截访回去。     2009年6月28日零时,在北京上访的李淑莲,在丰台区右安门地区的“幸福里24号”出租房里屋睡觉。里屋本来锁上的门,突然被打开,闯进13个赤膊大汉,大喊:“你,起来;你,也起来!”李淑莲和同住的山东龙口上访者李春华被叫醒,并且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就有一个大汉掀开李淑莲搭在胸腹部的上衣说:“就是你,起来。”李淑莲抓起身边的裤子,被一把夺走,她又下意识地去拿正在充电的手机,也被一把夺下。两个人冲上来,把李淑莲的胳膊往后拧着,就这样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把她拖出屋外。一出门,李淑莲的后脑上就挨了狠狠几拳,有人说:“不许出声,出声就整死你。”     上访者大多住的通铺,十多个人一铺。当时与李淑莲、李春华住在同一通铺的上访者姚晶,目睹了整个过程。     李淑莲在胡同中被拖出20多米,扔到停在院门口的一辆面包车上。李春华也同样被赤身裸体地扔到车上。车开出十几分钟后,停了下来。有人喊:“她,那个车;她,那个车。”李淑莲又一次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被拖出车,推入距离大概十几步外的另一辆车里。这时,有人把衣服扔给她,李淑莲慌慌忙忙地穿上衣服。车上又上来几个人,一个是山东省龙口市法院孙姓人员,有四个是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     车开到山东地界的时候,李淑莲去方便,发现裤腰上的4700元钱不见了。最后车停在龙口市法院的院子里,李淑莲被扔到原地,而其他人都走了。李淑莲在院子里一直待到当天中午。信访科科长王丽华说:“你先回家吧,今天领导都不上班,明天再来吧。”李淑莲赤着脚,打车到熟人那,借了些钱,又坐大巴回到北京。     同样裸体被抓而没有逃脱的李春华在7月29日才放出来,“失踪期间”,她丈夫和儿子也像李淑莲家人这次一样寻找了一个多月杳无音讯。李春华回到家后,房子附近被安装三个摄像头监控录像,她拍下照片上传到网上,成为热度极高的“偷拍门”事件。     2009年10月4日上午,李春华和龙口另外一上访者王守贤来到北京《中国经济时报》社,向我们介绍了她与李淑莲一起裸体被抓、截访回去的相关情况。     但是,第二天,即10月5日凌晨2时30分左右,这两位上访者在昌平区平西府百旺庄园招待所被抓。直到6日凌晨我们才和他们取得联系,确认已经被安全“押回老家”山东龙口。                                第二个邓玉娇事件?     李淑莲死亡的消息,第一时间出现在网络上。     2009年10月3日19时48分,北京志愿者王荔蕻的博客发出了《我的山东,我的姐!》。这是我们在网络上找到关于李淑莲死亡的最早记录。     之后,王荔蕻、老虎庙、诗人马非等人的博客及时滚动报道李淑莲死亡的相关消息,《山东访民李淑莲死了!》、《不一样的中秋!》、《李淑莲被上吊吊》等一大批博文催生。一些博客、论坛、网站也进行了转载。 10月4日开始,李淑莲死亡事件在网络上得到广泛传播。因为山东龙口相关部门并没有透露消息,王荔蕻等人的博客就成为了网友们了解相关信息的唯一渠道。     10月4日中午开始,这些博文相继“毙命”,但李淑莲死亡事件却越来越热。龙口市公安局说李淑莲是上吊自杀,于是“被上吊”、“上吊吊”等网络词语应运而生。另外评论性帖子也大量出现,比如《为李淑莲送行》、《面对她的死,是中国人都会说话!》、《只盼现实为假》、《反腐的英雄,民主的勇士》。     到10月5日,龙口当局仍然没有发布李淑莲的相关消息,而李淑莲家人又被“照顾”。网民们不满于仅有的消息,于是矛头立即转为对龙口市政府的舆论战,出现大量批评龙口市政府的帖子以及跟帖。并且有网友认为这是“第二个邓玉娇事件”,呼吁有能力的网友到龙口去“声援”李淑莲家人。     10月5日下午,王荔蕻、赵毅、小马、刘德军及另一位网友一行五人从北京出发去山东龙口,准备就李淑莲“被上吊”事件收集一些证据。但他们没有见到李淑莲家人即返回北京。但还是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发布了出来。 为了配合前往龙口的网友,其他网友也采取了行动。他们把龙口市政府、龙口信访办、龙口宣传部、龙口公安局、东莱街道办事处、东莱派出所、东莱宾馆等部门的电话公布于众,号召网友们“勇敢地打电话追问,让龙口市给网民以回应”。     接下来的几天,网友们持续了对李淑莲死亡事件的关注,特别是在王荔蕻的博客上,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但是不久,王荔蕻的博客被封。     因为龙口政府至今还没有发布相关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网友们渐渐减少了对此事的关注。终于没有形成“第二个邓玉娇事件”。     李淑莲弟弟张先生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记者来采访。”     一些媒体朋友曾经打电话与我们,想去采访,这与我们的想法一样。“但是这样的事件在国内几乎没有报道出来的可能。”无奈,我们曾经将李淑莲死亡的相关情况《国庆期间两上访女一死一失踪》,在第一时间发布在王克勤博客http://wangkeqin.blog.sohu.com/上,没几个小时,此贴即被删除。     附:2009年10月25日12时50分,我们再一次联系了李淑莲弟弟张先生。他说正在与龙口市公安局商谈案件,争论的焦点是李淑莲是否属于谋杀,估计尸检报告最快一两天就能出来。

谢光:圣诞节的黑色追忆——钱云会事件一周年回顾

据据“德国之声”网络消息:钱会云之子钱成旭在2011年1月19日凌晨4点左右,和警方签署了名义上的赔偿总额为105万的赔偿协议,协议中有“协议签署后不许再追究钱云会死因”的条款,警方先期只付20万元,警方表示,是否支付剩下的赔偿款要看表现。 ......

平沙漠漠夜带刀

  李淑莲死了。“被上吊”了。 我与李淑莲素不相识,从未听过这名字。10月4日在推特看到有人说她的事情: “信访办内‘被上吊’的李淑莲家人被非法关押,脱逃的女儿正被搜捕,街道办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