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识开枪

编程随想 | 每周转载:关于京温女孩袁利亚之死(许多评论和照片)

事先声明: 本文的照片和评论是俺在网上收集的, 对于陈述事实的——如果陈述有误, 欢迎列位看官指出。 对于陈述观点的——不代表俺本人赞同其观点(俺只是让大伙儿了解一下网络舆论)。 分不清”事实”和”观点”的同学, 强烈建议去看看《 批判性思维扫盲:学会区分”事实”与”观点” 》 ★编程随想点评 (先发个点评, 免得有读者抱怨俺光转载, 不评论) 此案曝光后立即引发特大群体事件。朝廷出动大批军警维稳, 连直升机都出动了。据说军警多达4000人, 恐怕是 六四运动 之后, 北京最大规模的维稳了。 然后朝廷采样各种手段封锁消息(后面有贴图)。封锁消息的必然结果, 就是质疑声越来越大。 北京公安迫于民间舆论压力, 公布了很短很短的视频。但是捏, 不但没有消除质疑, 对官府的不信任反而更强烈了。 很多网友指出视频中的种种可疑之处; 很多人质问, 为啥只公布那么短的视频。(后面有转载和贴图) 俺没有花太多精力去研究此案的细节(包括自杀或他杀、包括视频是否造假、等) 俺比较关注的是, 朝廷的公信力。 从此事可以明显看出, 咱们的官府已经在”塔西陀陷阱”中越陷越深——公信力已经成为”负数”, 而且负的还不是一点点。 为啥朝廷会陷入”塔西陀陷阱”, 请看俺前几年的博文《 朝廷为何落入”塔西佗陷阱” 》。 一个政权的公信力如此之差, 你觉得这个政权的统治基础会好到哪里去? 再来说说”维稳”。 如今的朝廷已经陷入了”维稳”的恶性循环, 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 “维稳”导致公信力下降, 加剧民众不满。 公信力下降和民众不满, 导致群体事件增多; 群体事件增多, 朝廷不得不加大维稳力度。 其二 “维稳”越来越多, “维稳”费用也越来越高——最近3年都超过军费; 朝廷必须加大对屁民的搜刮, 才能维持这个费用; 对屁民的搜刮加剧底层民众的不满, 导致群体事件增多; 群体事件增多, 朝廷不得不加大维稳力度。 如此的”恶性维稳”, 终有一天会崩盘, 俺拭目以待。 总的来说, 通过袁利亚事件, 中共政权离坟墓又近了一步。 说到这儿, 俺再来煽动一下颠覆政权。 在埋葬党的过程中,其实每个网友都可以充当掘墓人, 为朝廷的坟墓添砖加瓦。 只要大伙儿多传播朝廷的阴暗面, 朝廷的公信力就会继续下降, 朝廷的统治基础就会越来越差。差到一定程度, 必然垮台(想想苏共垮台的例子)。 ★事件起因 5月3日凌晨4点多, 在京打工的安徽打工妹袁利亚(22岁), 离奇从北京京温服装批发市场”跳楼”身亡。警方定性为自杀。 以下是”坠楼”现场照片 网传:(该传闻未获官方证实) 死者男朋友要求警方让其查看监视录像, 警方说他们没领结婚证不是直系亲属无权查看 死者的妈妈过去了, 去了大红门商城派出所要求查看监视录像, 警察又说这是自杀没有立案就无权查看。 @作家-天佑: 【谁有权看录像】北京京温商城女孩离奇跳楼, 警方定性为自杀。死者男朋友要求警方让其查看监视录像, 警方说他们没领结婚证不是直系亲属无权查看, 现在死者的妈妈去了派出所要求查看监控录像, 警察又说这是自杀没有立案就无权查看。 微评: 天佑想问一下, 是不是需要死者亲自到场签字才可以查看监控录像?

阅读更多

【图说天朝】一周网络漫画选摘 2013-5-13

注:5月6日-5月13日,数字时代编辑收录时政类网络漫画37张,涵盖的关键词有:白宫请愿、七不讲、自主高坠、陈云飞等。 往期内容请点击 白宫请愿  奥巴马升任国际信访办主任...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自主高坠?我去年买了个表!

官方在对京温女孩坠亡事件在网络及媒体进行全面信息封锁的同时, @平安北京 在3小时前就该事件发布了一则简短的通告: 针对安徽女青年袁某坠楼死亡及社会反映,市公安局及时组织侦查、技术专家对现场勘查、尸体检验进行了认真复核,并再次梳理商城全部监控录像、走访调查当晚京温服装商场内人员。综合上述工作,袁某死因排除中毒、性侵害及他杀可能,系自主高坠死亡。 警方已将核查详细情况及相关证据通报家属,家属无异议。 通告中尤以“自主高坠”和“家属无异议”...

阅读更多

墙外楼 | 官方认为不存在野蛮征地 警察称自己乃下意识开枪

兴隆台区副区长称事发前已签订协议书,并撤销法院起诉书;与家属此前准备应诉说法不一 昨日,民警张研在辽油中心医院,回述枪案发生时自己拔枪射击时的情景。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昨日,民警张研模拟事发当天拔枪射击时的情形。 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新京报讯 昨日,辽宁省盘锦市村民占地纠纷致死事件有了新进展,死者王树杰之妻姜洋承认,王家在事发前已经签订了稻田的补偿协议,冲突起因是其家人对征地范围外的一处住宅提出补偿,协调未果,后与警察发生冲突致王树杰死亡。 兴隆台区副区长韩彤接受采访时也称,王家在事发前已经签订了稻田补偿协议。 这与记者此前了解到的情况不同。9月23日,记者从村民处了解到,在冲突发生前,王家并没有签稻田补偿协议。 征地纠纷源于“房子”? 盘锦市兴隆台区政府介绍说,今年3月起,后二十里堡开始征地,王家所承包的稻田也在征地范围之内。 所征土地是当地农场土地,农场已将土地承包给村民,因此需要解除承包合同,并给予补偿。 兴隆台区副区长韩彤昨日介绍说,王树杰的哥哥王树龙曾要求,将他家不在征地范围内的300多平方米的房子也一起征用。王树龙称,自己身体不好,拿到补偿款后就准备回山东老家,他提出的要求是按90万价格来补偿。9月12日,农场委托拆迁办作评估价格是47万,遂与王家一直在协商。 协商一直未果。 9月21日,王家与施工队发生冲突,警察介入,调解纠纷中,开枪打死了王树杰。 9月23日,该村村民告诉记者,王家一直补偿没谈拢,所以没有签协议。 9月24日,政府有关部门告诉记者,王家领到救助金,并且签署了稻田的补偿协议。 昨日上午,记者去王树杰家,其家门口有12名人员拦阻,不让记者进入。下午5时,在当地政府官员陪同下,记者进入王树杰家。 王树杰的妻子姜洋侧卧在床上,单手掩面,回答记者问题。 姜洋说,稻田的事情已达成协议,“我听我丈夫回来念叨的。他们谈的是房子的事儿。” 当记者询问,王家是否拿到400万元救助金,姜洋沉默后,“你别问我了。我心脏不好。” 官方否认强行征地 称协议已签 昨日,兴隆台区政府向新京报记者出示了王家与政府签订的协议书,签订时间是今年9月3日,甲方是兴隆台区国营兴隆农场,乙方是王再元、王树龙、王树杰三人。 该协议书称,双方自愿解除承包合同,甲方给乙方18年补偿,时间从今年1月1日到2029年12月31日。补偿金额是每亩地每年1000元,王家有地15亩。18年补偿金额是27万元。 该协议最后加了一句话“经9月3日双方口头协商意见,同意此协议。”同时盖有王树龙的手指印。 农场起诉王家,撤诉说法前后不一 王树杰被打死后,妻子姜洋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政府征用土地,他家因为补偿标准太低没有同意,政府将他们起诉到了法院,法院的传票已经下来了,定在10月9日开庭,他家也准备好了出庭应诉。 昨日,兴隆台区政府副区长韩彤告诉记者,农场已于9月5日,撤销了起诉,并提供了一份由“盘锦市兴隆台区国营兴隆农场”盖章的“撤诉申请书”。 昨日,姜洋对此表示,她不知道农场曾起诉王家到法院。 针对王家关于占地纠纷前后所述不一致,以及有关这份协议书的真伪,记者向兴隆台区政府提出要采访王树龙或者王再元(王树杰的父亲)两人予以核实。 该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这两人都在21日的案件中涉嫌犯罪,目前属于公安侦查阶段,不方便安排采访。 该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事发之后,省公安厅、省检察院以及盘锦市相关部门联合成立调查组。检察院也曾多次取证。具体调查进展还需要咨询调查组。   ■ 对话 “离我还有1米,下意识开枪” 张研 盘锦市兴隆台区渤海派出所副所长,盘锦征地事件中开枪民警。9月25日,张研在医院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首度回应公众针对开枪过程的各种质疑。 新京报:到底谁被泼了汽油?是警察还是家属? 张研:当时出现了一位赤膊的中年男子(死者王树杰的哥哥王树龙),他左臂夹着两个装着液体的饮料瓶子,右手也拿着一个,笑呵呵地朝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拧开瓶子,说,来来来,你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吗?边说边挤瓶子,我虽然往后退让,但上半身还是被汽油浇湿了。 然后,这个男子就拿起剩下的汽油,都倒在了自己身上,还拿出一个白色打火机,继续冲着我过来,说,你能解决问题吗?你不能的话,咱俩今天同归于尽。我只好又后退。我一直说冷静冷静,但对方没有理睬。 新京报:是否到了非鸣枪警告不可的地步? 张研:那位妇女还一直冲我挥镰刀,逼着我后退,不想让我过去水稻田那边,我一直说有事儿说事儿,让她放下刀,但她不听。 这时,按照规定,我拿出了胡椒喷剂,喷了一下,以示警告。她继续往前走,眼睛沾上了雾气,有些不适,情绪就更激动了。接着往前快走,开始提刀猛砍,说,让你碰我,砍死你! 我边退边去拿枪,嘴上也在警告,但没用,她还是照旧要砍我,我只好掏出枪,开保险,上膛,朝天鸣了一枪。 新京报:死者家属有没有拿镰刀追砍? 张研:我当时并不清楚里边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我确定王家会点火,因为他们情绪非常激动,于是我和同事立刻朝稻田里跑。想去救人,还没靠近,我就看见稻田里的人群中蹿出了一团火。 这时,另外一个拿着镰刀的男子(死者王树杰的父亲)也跑过来拽我,不让我进去。我的第一想法是后退,又鸣了一枪,但拿刀的老爷子开始拽我的左手,镰刀也勾着了我,砍伤了我的左手,有好几处伤口。 我们在争抢的过程中,枪走火了,响了,这时我看见子弹打出,地上弹起了一阵烟儿,但也不知打着老爷子没有。 新京报::开枪时距离多远?为什么射击要害部位? 张研:这时身上着火的男子(王树杰)“啊”了一声,朝着我就扑了过来,我感觉他就要跟我同归于尽。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个着火的人的脸,好像就在我面前。 当时,我跟他还有几米的距离,于是,我朝天鸣了一枪,但他并没有停止,继续往前扑。离我还有一米左右时,我觉得事态紧急,因为如果他扑上来,我的身上已经泼了汽油,会立即着火,我只好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想开枪控制局面,并没有想着要打哪个部位。 子弹射出,我以为他就要停止了,谁知半秒钟后,他又“啊”的一声扑过来,我只好转身朝稻田开阔地带跑,脚陷进了泥里,回头时,发现老爷子又举着镰刀扑过来。我一拽,他扑倒在田埂里,我想拿走他的镰刀,又抢夺了一会儿,手伤得更严重了。 “这次不存在强拆和野蛮征地” 韩彤 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分管建设规划的副区长。昨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回应民警开枪打死村民事件中涉及的土地征用问题。 新京报:如何与王家谈判?拆迁补偿标准怎么定? 韩彤:从今年3月开始,征地,要征78亩土地。王家谈了10多次,还曾被农场起诉到法院。王家认为土地征用补偿标准应该按照每亩7.2万价格,但7.2 万的价格是集体土地的价格。而他们的土地是承包了兴隆农场的土地,农场的土地性质是国有农场的国有土地,标准是每亩1.8万。 新京报:王妻讲,政府起诉他们,10月9日开庭。为何在开庭前强行征地? 韩彤:8月1日,兴隆农场向兴隆台区法院递交了起诉书,关于王家的土地征地纠纷。8月23日法院受理此案。但9月3日就签订了协议,9月5日,撤销了起诉。当时农场起诉王家的原因是他们对土地收回存在异议,认为土地补偿价格低。 新京报:调查报告里说的房子是怎么回事? 韩彤:当时,王树龙说,能否把自家300多平米的房子也一起征用,他说自己身体不好,拿补偿款后就准备回山东老家。他要求按90万补偿。9月12日,农场委托拆迁办作评估价格是47万,双方一直在协商。 新京报:是因为赶工期才发生将水稻铲除? 韩彤:水稻补偿已经给了,施工方考虑到工期原因。21日当天,施工队并没有在王家的地上施工。 新京报:纠纷起因是什么? 韩彤:由于房子问题,王树龙认为补偿标准低,和农场没有达成共识。前期农场多次和他协商,但是这个过程中还是出现了不应该看到的一面。王树龙在现场也曾要求农场的领导帮他解决房子的问题。 新京报:市政工程有无工作人员受伤? 韩彤:据了解,有1个轻微烧伤,去了医院的门诊,无大碍。 新京报:为何紧急火化?是否有尸检? 韩彤:东北有个风俗,人死了之后3天出殡,并要入土为安。这也是死者亲属(妻子)自愿签字火化。另外,按照整个程序,省市的法医都专门对其进行尸检。 新京报:给了多少补助金? 韩彤:为了维护稳定大局,兴隆农场考虑到他家庭的困难,上有年迈双亲,下有未成年子女,给予的人道主义救助。 新京报:目前调查组是否继续,调查进展如何? 韩彤:事发后,省公安厅、省检察院及盘锦市相关部门联合成立调查组。检察院多次取证。具体调查进展还需咨询调查组。(事后,记者从盘锦市相关部门了解到,调查组的调查已结束,并形成报告,报告里有当事人及旁观者的证言) 新京报:此前曾发生类似的案件,对此有何反思? 韩彤:这一次和上次截然不同,这次不存在强拆,也不存在野蛮征地。 子弹没有用完。后来救援队到了,把我扶起来,当时我已经浑身是血。我还要同事检查了弹夹里的子弹,一共6发,其中3发是朝天鸣枪,一发走火,一发射击了着火的男子,还剩一发。——开枪民警张研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