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

All

Latest

东网 | 守鱼:王五四真的是微信时代的韩寒吗

守鱼 法律学者 不少作家及评论员会于微信设立公共账号,辟出舆论天地。 微信时代的第一红人王五四最近大约坏事不断。每开一个公共账号,活不了两篇文章就会死掉,已经算不了什么故事。...

思乐书|停更东网专栏说明

今天,持续一周的“公开的秘密大审”终于告一段落。 这一段时间,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不想动弹——反正怎么蹦跶都是被凶残的世界完虐。 但还是得起来的,几个家属被“神秘人士”24小时看在家中,还有家属事先逃出但天天在外“逃亡”,她们都还没有作瘫倒状,我似乎没有资格无穷无尽地躺着叹息。 8月1日,东网发布王宇专访,很典型的内容,认罪、悔过、某某人如何如何、境外如何如何,不愿再次重复。...

东网 | 章文:今天不能像屈原那样“爱国”

端午节吃粽子,又想起屈原来。屈原素来被誉为“爱国诗人”,这个称谓放在那个家国一体的时代是对的,但放在现代则是有问题的。“国”是谁的以及怎样才算“爱国”,不同的体制下是有本质区别的。...

东网 | 赵思乐:被遗忘的政治犯

“成为“被遗忘的政治犯”,今日张海涛的悲哀,日后或许是每个抗争者的悲哀。” 2016年1月18日,新疆自治区看守所,45岁的张海涛接到了自己的一审判决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5年;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判刑4年;两罪并罚,共19年有期徒刑,另有剥夺政治权利5年,没收财产12万元,这意味着他名下的一项房产将被没收,他的妻子和刚满月的孩子将流离失所。张海涛决定上诉,目前该案在等待二审的过程中。...

东网 | 章文:你看你看 都在“离岸”

巴拿马文件传出后,举世哗然。尽管高墙阻隔,尽管作为整体的中国人民不行,但还是有一小撮“还行的中国人民”翻墙过去看到了这一正在上演的大戏(不少中国政要牵涉其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我就不点这些人的名字了)。于是一句问候语开始流行了:你离岸了吗?这些政要的亲属“离岸”去巴拿马开设公司,目的无非是洗钱和避税。保证自己财产的安全并使其增值,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还不违反所在国的法律。但公众质疑的是,这些钱的来路是否正当、以及作为政治人物如此行事是否符合政治伦理。结果,卷入其中的冰岛总理在汹汹民意前第一时间溃败,宣布辞职;英国首相卡梅伦这几日在议会里接受严厉质询、很是狼狈。当然由于赵国的特殊国情,巴拿马风波好似没有发生一样,没有媒体报道,亦没有代表质问……说到“离岸”,不能不提到之前流行的“弃船说”:中国好比一艘大船,本来同船人应该同舟共济,但其中有些人悄悄为自己预备了快艇,好在沉船之前开溜。有条件准备快艇的不会是一般的水手,只能是水手的上级——大副甚至船长。前些年媒体报道的“裸官现象”就是“弃船说”的现实演绎版:老婆、孩子,还有大量不义之财都送到国外,自己一个人留在中国当官。其实不仅是处长、局长如此,部长以及政治局委员、乃至常委级别的都一样,或者可以这样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干部是跟大干部学样的,你大腐败我小腐败,你把妻儿送到哪里,我也把妻儿送到哪里。前国家领导的儿孙辈在海外生活的消息屡见境外报端:亿元豪宅住着,世界名校读着,“公子”“名媛”流转于各种上流社交场合,人生好不得意!退休后的官员打个飞的去和妻儿会合,在气候宜人、食品安全的他国颐养天年。今年2月境外媒体报道离退休干部为领取养老金挤爆中国驻加拿大多伦多总领事馆,结果导致现场异常混乱,被维持秩序的加国警察叫停。图文并茂的消息让国人惊呼:究竟有多少离退休干部生活在国外?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本无可厚非。然而令我不能释怀的是,这些老干部中可能就有人离退休前任职环境、食品和医药监管部门,由于他们的无所作为、玩忽职守甚至故意犯罪,中国的环境、食品和医药安全问题才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而他们却拍拍手、穿着休闲装“离岸”去山清水秀的异国享受天伦之乐了,这让那些喝过“毒奶”、打过“问题疫苗”的孩子的家长情何以堪?!我想起当年写文章批评过的一位部级高官来:李长江,时任质检总局局长的他在“三鹿毒奶”事件中去职,结果不到一年却转岗至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专职副组长。这在走邪路的西方国家里,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的事情,在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却成为寻常之事。“为人民服务”挂在嘴边,实际上却是“官老爷高高在上”。人民日报前些天批评“很多人民风气不正”、找人办事时总喜欢来点“小贿赂”,由此被网友总结并演绎出诸多种“人民不行”来:经济不行,主要是人民不行;楼市低迷,主要是人民不行;疫苗出问题,主要是人民不行……最近巴拿马文件传出后,姐夫成为敏感词,也主要是因为人民不行。然而,人民如何才能行呢?且不说一般草民,就连人民中拥有话语权的“记者”也不行了。自从“党媒姓党”之后,一些地方官简直就像是拿到了“尚方宝剑”一般,对于敢于报道自家丑事的记者恨不得当“敌对势力”来对待,前几天湖南衡阳宣传部官员就向当地国安部门报告了三位“南方系”记者的信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之余感觉恐惧!美国前总统林肯曾有一句名言,大意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正是因为人民不行,所以政府、官员才行。美国人民有枪有选票,所以美国政府就不敢嚣张。可是在连买把菜刀都要实名、投票只能投一个候选人的国度,人民不行,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啊!年轻时常看各种历史书揭批当年西方列强怎样残酷殖民他国,特别是怎样将中国摧残成半封建半殖民国家,恨得牙龈都快咬出血了。这些年慢慢发现,其实“殖民”也分“对外殖民”和“对内殖民”两种,后一种指殖民的对像是本国人民,对同胞实施残酷的压制和盘剥。这种现象常常发生在共产主义国家,一切属于国家,为了国家,个人随时准备放弃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因此面对这样令人郁闷的国情,我对那些用脚投票、“离岸”去他国的人民,常怀理解之心。谁不向往自由、幸福的生活?!但对那些台上大弹“爱国”高调、台下却偷偷“离岸”的权贵们,很是愤慨和鄙视。这样的官员别说没有“官格”,就连一般的“人格”都严重缺乏。

东网 | 东步亮:几个臭文人就能颠覆中共?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人明显地感到,中共已经视文人为自己最大的敌人,他们似乎担心,仅凭几个乱写乱说的文人,就足以将中共颠覆。因而,中共强力部门已加大对文人的打击力度。列入黑名单的文人们,似乎被有关人等恨得咬牙切齿。最近连串诡异事件似乎都是冲着习近平而来,使得中共高层如惊弓之鸟去年底以来发生的香港铜锣湾书店案,虽然是因为中共特权机关公然跨境抓人而引起公众关注,但事件起因是一本写习近平情感生活的书,抓的是几个做生意的文人。 刚刚发生的专栏作家贾葭失踪事件,起因是中共怀疑他与无界新闻网刊出《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一文有关。很多境外媒体报道贾葭是「媒体人」,其实以我的了解,他虽然在多家媒体干过,虽然也写点儿时事评论,但多数时候并不是在一线做新闻报道,多数时候写的也不是政治和社会热点题材,而是文学、随笔、散文类文章。顶多,他算是一个读了比较多的书、有点儿思想的文艺青年。 我不大相信,以贾葭的思想和性格,会去干出一件给一号政治人物写公开信、乃至想办法发在国内的网站上这样幼稚和莽撞的事儿。按照他自己事先对朋友的交代,他只是看到此文后,及时提醒了他的前同事、无界传媒总裁欧阳洪亮赶紧删掉。如果看到一条政治不正确、可能惹事的文章,提醒自己的朋友赶紧删掉,就会把自己也沾惹进去,被强迫失踪,成为罪人,那么,在中共的治下,每一个人都只能闭嘴、闭眼,无论一切对的或错的,都不说话,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才能安全──甚至也不会安全,因为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罪名就会突然间降临到了自己头上,这是不需要招惹就可能自己撞上来的。而罪或没罪,都只是中共地上特务头子们随口一句话的事。 前几天还发生了一件事,中共的国家通讯社播发一条电稿时,将「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结果对此事负有责任的发稿编辑李凯被中共主管机关停职,撤销发稿人资格,取消中共预备党员资格,还被定性为「政治错误」,「影响恶劣」。其他相关领导则被依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进行责任追究。 把「最高」两个字打成「最后」,用电脑打字的人谁没遇到过?坦率地说,我就经常把这两个字打错、打混淆。这绝不是有意为之,而是笔误、疏忽。李凯固然对这个技术性的失误负有责任,但是,有必要对此做出如此严重的处罚吗?据李凯的一位大学同学说,李凯其实思想很「左」,他多年来对党忠心耿耿,追求「进步」,努力入党、升职,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这一步,没想到一个字就让他前途尽毁,「党」一巴掌就将他拍得瘫软在地。党如此无情,如何对得起这些忠心耿耿的死忠党员同志们? 前不久还有一件事。上月底本月初,南方都市报深圳版头版因为将报道习近平讲话「党媒必须姓党」的大标题和报道改革派人物袁庚海葬「魂归大海」的图片标题放在上下相近的位置,这件事被认定是有政治意图或「缺乏政治敏感」,「造成严重导向错误」,该报编辑刘玉霞被开除,值班副总编辑被记大过和党内严重警告。其实,据了解深圳情况的朋友讲,当天深圳的重大事件就只有袁庚海葬这件事,加上习近平视察央媒的报道,作为深圳这个地方的媒体,南都深圳版当天的头版,按新闻规律只能够是这两条新闻上封面导读,这是正确、正常的处理方法。但是,报纸版面第二天被网友联系起来解读之后,中共有关主管部门将其上升为政治问题,向报社施压,要求严肃处理值班人员。一个多年老老实实将美好青春奉献给报社的头版编辑,只能卷起铺盖走人。这就叫飞来横祸,不管你有没错,中共有关部门一句话,你再大的贡献屁都不是。文人不如一条狗。 中共如此敌视、仇视、藐视文人,实是自掘墓,终会毁掉中共的类似的事件当然还有很多。中共如此敌视、仇视、藐视文人,将文人视同「敌对势力」,欲置他们于死地而后快,其实是在为他们自己掘墓。如此对待文人,最终毁掉中共、颠覆中共的,只能是他们自己。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东网 | 不必太在意“小粉红”的“爱国”

这几天,大陆网友翻墙进攻台湾候任总统蔡英文及有关绿营媒体脸书(Facebook),以表情包战术洗版“反台独”的事件,成为两岸网友议论和媒体报道的热点。虽然蔡英文本人和台湾有关媒体大多以开放和宽容的心态来对待此事,大陆网友和知识阶层也多予以戏谑和嘲讽,但这样大规模“自发”的情形还是引起了不少人士的忧心,尤其是坏球屎报和共青团中央的微博认为这彰显了“中国年轻一代的自信”之后,有人认为,以90后为主的这些“小粉红”们的政治幼稚与弱智,或将使未来中国的政治环境更糟和不乐观。在我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我对中国年轻一代也有“三个自信”,现分而述之。第一个自信,我相信“小粉红”们的狂热顶多只是贺尔蒙分泌过剩,他们的“爱国”(其实是爱党)单纯而脆弱。我在此前的专栏中曾多次写到过,中共在对民众的奴化教育方面做得是非常成功的。如果这些“小粉红”们的言论是他们的真实意思表示的话,那么它是中共多年来奴化教育的“成果”之一,特别是中小学教育中的奴化教育,已经渗入每个人的骨髓。如果这些学生没有这样的表现,才是真正的奇怪。这是其一。另一方面,90后年轻一代,在家庭经济条件等各方面,确实相比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他们大多是家中的独子独女,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一代,几乎从未遭遇任何坎坷和不幸,也对家庭和学校以外的社会现实状况几乎一无所知。因而,这些“小粉红”的狂热是建立在单纯和共产教育单向灌输基础上的。这种脆弱的“信仰”(也许谈不上信仰,更多只是因年轻贺尔蒙分泌过剩),在中国残酷的现实台风中根本不堪一击。第二个自信,我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小粉红”们在生活中亲见和遭遇的现实,将很快使他们变成现行体制的抱怨者、异议者甚至反抗者。只要现行体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些“小粉红”们几年后走上社会时,便会亲见和亲历他们所从来没有见过、没体会过的各种怪象,遭遇生活中种种磨难与冲击,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社会完全不是他们在书本上、在学校里和老师的教育下所了解的情形,很多人将对此悲观失望,对“党”和政府的“正确”产生怀疑,进而走上体制的反对者之路。这个路径对每个人都是大概率事件,因为未来若干年,中国社会的矛盾冲突将更加尖锐激烈,执政者的罪恶和黑暗将更加令人难以忍受。如果没有向自由民主宪政的转型,这些黑暗谁也回避不了,除非离开中国。试想一下,一个花了大量积蓄好不容易买下来的房子,如果突然之间被政府拆掉了,而补偿很少,全家不得不流浪在外,且上访无门,这个曾经打着“帝吧fb出征寸草不生”旗号翻墙去反“台独”的孩子,他会怎样?他还会“听党的话,跟政府走”吗?即便你是官二代和富二代,是“赵家人”的下一代,你不会遇到被强拆或其他类似事件,但是别忘了,你还可能被比你更强的“赵家”兄弟夺走你的荣誉、地位和财富,因为这些分配、支配从来都不透明,在权力的争夺中你依然不可能保证公正、保证你一定赢。连“大大”曾经的玩伴、朋友和兄弟们,比如薄,都已下狱;“习老弟”的大哥罗瑞卿之子罗宇等,都只能在海外发表致习的公开信,你比他们更强吗?我所认识的人中,目前几乎没有一个私底下对现行体制不抱怨的,无论他是高官,还是小民,无论他是既得利益者,还是体制的受害者。一个人人抱怨的社会,如果还有人说它好,一定是谎言。第三个自信,我相信若时机来临,这些翻墙“反台独”的小粉红们,也随时可能反戈一击,成为墙内或墙外网络上当政者罪恶的揭露者,作为压倒当局的最后一根稻草,令其最终窒息。这一点,相信对中国人性格有研究的人都会深有体会,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和过去发生的众多历史事件已经完全地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篇大章,且容我日后再叙。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