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问题

All

Latest

莫之许:冷眼相看习马会

莫之许:冷眼相看習馬會2015年11月9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習馬會以及大陸和台灣最高層溝通的常態化,帶來的只能是台灣對大陸僅存的人權關懷和壓力的大打折扣,而不是相反。2015年11月3日深夜,毫無預兆的情形下,台灣方面聲稱11月7日,習近平與馬英九將在新加坡會面,一石激起千層浪,連日來,習馬的歷史性會晤成爲了萬種矚目的焦點,國際國內,海峽兩岸,湧現出無數多的觀察、分析,觀點紛呈,莫衷一是。總體而言,對於此一歷史性會晤,正面評價居多。儘管格於島內政治形勢,台灣方面已經聲明,不會簽署任何協議和發表聯合聲明,但是,交流與對話,通常被看作是消弭分歧、降低對抗的有效方式,故自美國以下,多採取樂觀其成的態度。對於66年來的分治局面來說,無論這一會晤形式是否會常態化,短期內都確有降低緊張,管控風險的效果。甚至,大陸已經有所謂學者,率先喊出了習、馬應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呼聲。不過,此次會晤,也令人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之感,20多年前,李登輝先生就曾積極謀求在國際場合會晤大陸領導人,但在當時,這一圖謀被判定爲包藏禍心而被拒絕。這一分歧,實際上引發了此後李登輝康奈爾大學演講、1996年台灣海峽軍事演習、台灣政黨輪替等一系列劇目,一度將兩岸關係帶往相當緊張的狀態。世道輪迴,20多年過去了,大陸的政治軍事實力,遠非剛從六四事件陰影中走出來的1990年代中期可比,台灣已由隱然的敵手,成爲了中美日大棋局中一顆可以挪動的棋子,而站在習近平對面的馬英九,也已是經由全民直選的成熟民主政體領導人。雙方各有憑藉,也各有懷抱,此次會面所隱含的意義層面,也因此更加豐富。此次習馬會的達成原因,已有不少論者道及。而在我看來,一個巴掌拍不響,在對岸,是馬英九先生謀求歷史地位的努力,整個馬的第二個任期,其內外政策施爲,都以習馬會爲目標,這一昭然用心,早已引發了台灣社會內部的相當反彈,2014年太陽花運動,明爲反服貿協議的黑箱操作,背後就不無遏阻當年北京APEC會議上舉行習馬會的企圖。本來,太陽花運動之後,經由九合一選舉,台灣內部民意走向相當明顯,也因此,筆者一度認爲,習馬會已然落空,但很顯然,即將退出歷史舞台的馬英九並沒有放棄,又或者是民意的明確走向反過來進一步刺激了他,於是,才有了此次的習馬會。馬英九的舉動,當然會帶來黑箱操作,跛腳總統缺乏民主正當性的非議,而台灣大選在即,此舉也難逃操弄選舉的嫌疑。只是,在台灣現行體制之下,總統權力獨大而無制約,又有誰能阻止得了他呢?在此岸,首先,這顯示出了習近平的大權在握,通過近三年的大力度密集反腐,「大老虎」落馬,習近平上馬,已在體制內樹立了自己的強勢權威,近期出台的黨紀條例,更是祭出了「不得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的大殺器,有這樣的權力基礎,習近平當然有敢於出格,行前人不敢行之事的底氣。其次,此事也顯示出了習近平的個人風格。隨着權力的穩固,最高層政治有越來越宮廷化的傾向,所謂籌之於內,行之於外,如此事的突如其來,不露風聲,即是此類。習馬會消息被台灣披露當晚,國台辦發言人竟然沒有確切消息,即可作爲例證。此一風格,或許是對毛的模仿,想當初乒乓外交、中日建交,多少大事,都由毛臨機一言而決。也可以想像,在此種風格支配下,未來還會有更多比「帶魚」上位和習馬會突發之類更出人意料的事情。在大陸,一旦大政出台,剩下的也就是各種不出格的「解讀」、「自覺」的讚美之類,並不會有對岸的那種非議,杯葛乃至抗議。此等內容,這兩天密集轟炸,已是審美疲勞,不過,在有限的網絡空間內,仍然依稀可辨一些不同的聲音,顯示出與官方不同的無權者的民間視角。正如長平所說:「沒人敢說兩岸領導人見面不是好事,但是台灣各界人士呼籲馬英九遵照程序,公開透明。相比之下,同樣作爲赴會者,習近平簡直是一個獨行大俠。大陸這邊沒人敢質疑他的程序問題,沒人敢問他跟誰商量過,更沒人敢要求對他對國內媒體開一個記者會──就算開了,記者除了歌功頌德,也不敢提出任何他不想聽的問題。」作爲無權者,對於即使看上去是好事的東東,也應該保持警惕和懷疑,不去參與讚美的合唱。實際上,從無權者的角度,連「即使看上去是好事」,也未必成立。早有論者指出,習馬會對於中共,在當前中美對峙、中日僵局,以及南海緊張情勢升級的大背景下,有着打破美日在東海、南海圍堵的目的,既可以在國際上緩和近年來的擴張形象,同時也有望在南海問題上與台灣取得共識,強化自身地位。可是,這一戰略態勢是如何形成的呢?隨着經濟發展和國力上升,中共開始有意識地建立以民族主義爲核心的意識形態,鼓吹「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來作爲自身合法性基礎。近年來,在建立民族主義意識形態的目標驅使下,「韜光養晦」被主動放棄,代之以「積極作爲」:「一帶一路」、亞投行、東海防空識別區、南海人工島……都顯示出了這樣的用心,因此,當下中共戰略態勢,不是美日等國的戰略圖謀所致,而是中共意識形態重建戰略的一部分,而作爲民間無權者更要看到,這一意識形態重建的根本用心,還在於在國內抵禦因市場化而日益高漲的自由化思潮,也因此,對外民族主義引發新冷戰,既與對內強勢維穩堅持新極權相配套,更是爲後者服務的,在這個意義上,習馬會對於當局戰略被動的緩解,必然會反作用於國內新極權現實:通過鞏固個人集權地位、改善國際戰略被動這兩個方面,進一步支持國內的高壓凍結態勢,如此,有什麼「看上去是好事」可言?即使對於兩岸關係而言,有什麼把握能保證中共就一定會推進和平、信守承諾?作爲直接承受專政壓力的民間人士,成天目睹各種專政惡行和人權災難,作出這樣推測的理據何在?此外,習馬會還可能帶來更爲直截了當的後果。在新極權冰河期,大陸民間社會處於前所未有的壓力之下,且幾乎沒有任何還手之力,這時候,來自外界的關注和壓力,對於民間社會的維持與發展,可謂至關重要,在這個意義上,與一些「國粉」的意淫相反,習馬會未必是好消息,正如十多年前的胡連會沒有帶來任何人權改善,反倒將大陸所謂「泛藍聯盟」盡數送入監獄了一樣,考慮到大陸與台灣的懸殊力量對比和現實利益關係,可以想像,習馬會以及大陸和台灣最高層溝通的常態化,帶來的只能是台灣對大陸僅存的人權關懷和壓力的大打折扣,而不是相反。台灣涉大陸問題的輿論生態難免不會日益香港化,而擬議中的給予大陸反對人士政治庇護的議案,也幾乎可以肯定會胎死腹中。此外,通過習馬會,大陸也能夠收割所謂和平製造者的形象,以此抵禦國際上的人權壓力,這也同樣不利於民間生態的維持和發展。想像一下習、馬獲得諾貝爾和平之後的情形,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這樣的民間視角,或許會讓許多習慣了大一統國家觀念的人士不爽,認爲這是「爲反對而反對」,甚至認爲自由派忽視國家利益的現實存在,是一種虛無主義。在列國競爭的國際秩序下,國與國之間確有存於長時段的超越於特定政權的利益糾纏,但是,在專政統治下,無權者實際上被排除於公共政策制定之外,並不能真正進入到界定、爭取、捍衞國家利益的實際過程中去,也因此,作爲無權者,將基本權利的追求放置在優先位置,並沒有任何問題,即使要談論國家利益,也應該將其放在未來憲政民主框架下去談,以一種虛擬超越的方式,對當下政策形成更具有穿透力的批判。這種冷眼旁觀,乃是無權者的當然權利,並不需要向誰作出讓步。這也並沒有否定國家利益的客觀存在,而是從無權者的角度,揭示出當局特定的國家利益解釋背後所掩蓋着的專政用心及其現實後果,並指向真正符合民衆利益的國家利益。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统战

纽约时报 | “习马会”那些微妙的礼仪背后

《纽约时报》“习马会”那些微妙的礼仪背后2015年11月5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习近平有几个头衔:除了中国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外,有时甚至被称为大大,这个称呼可译为“伯伯”或“爸爸”。他将于周六在新加坡与台湾总统马英九见面,届时他的称呼仅仅是“先生”。马英九也一样。两个“先生”是围绕着这两位领导人历史性会面的复杂礼仪的最意义重大的符号之一。他们如何互称,会面时出现什么旗帜或象征,甚至谁先伸手握对方的手,都会被人仔细分析以从中训找与两岸关系有关的意思。这些礼仪问题不是简单的名称游戏,而是战争以及几十年不信任的产物。大陆称自治的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坚信最终会实现统一。中华民国领导人蒋介石与毛泽东的共产党打内战失败后,于1949年带着他的国民党军队逃到了台湾。蒋介石和毛泽东曾在1945年8月见面,但那以后再也没见过面。几十年来,大陆和台湾互称“匪”,各自认为自己是中国的合法政府。双方都认为,“一个合法政府不能与一个匪政府进行面对面的接触,”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徐国琦说。“这一原则适用于所有方面。”大陆反对台湾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参加奥运会,于20世纪50年代退出奥林匹克运动。大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于1979年重返。台湾则被改称为“中华台北”,而且只能使用特殊的旗帜。台湾抗议这一名称变化,抵制了1980年的奥运会。虽然“匪”字已不常用,但名称的问题依然存在。今年4月,台湾在最后时刻申请加入大陆创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由于以什么名称加入的问题没解决,未能成功。同样,大陆和台湾的代表参加会议也会因如何互称对方而遇到障碍。大陆官员不愿用其台湾同行的官衔称呼台湾代表,因为担心那样做会赋予台湾合法性、或暗示台湾是一个国家。马英九和习近平将互称“先生”,这是把使用他们头衔的尴尬政治问题搁置起来的一种方式。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大陆的台湾事务办公室负责人张志军说,“这是在两岸政治分歧尚未彻底解决的情况下根据一个中国原则作出的务实安排。体现了搁置争议、相互尊重的精神。”事先对这种事情做决定有助于避免以后的尴尬。2008年,负责与台湾同等机构协商的大陆半官方机构领导人陈云林在台北与台湾领导人见面、向其赠送一幅绘画时,因不知如何称呼马英九,一时语塞。最后,他用了“您”。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标签: 统战

BBC| 习马会即将举行 台湾朝野反应不一

Image copyright EPA Image caption 主要反对党民进党发言人郑运鹏发表5点声明表示,两岸议题攸关国家利益,应超越政党考量,不应选举操作。 台湾总统府周二(11月3日)晚突然宣布,台湾总统马英九周六(7日)将在新加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在台湾引起朝野各方不同反应。将代表主要反对党民进党参选明年一月总统选举的该党主席蔡英文质疑,国民党选在此时举行“马习会”是否意图影响选举。她还说,国民党每次到了大选前夕,都将两岸议题当成政治操作,不会获得台湾人民的认同。民进党发言人郑运鹏此前也发表5点声明表示,两岸议题攸关国家利益,应超越政党考量,不应选举操作。他还质疑马英九临出发前突袭告知民众的做法,指马英九在竞选连任是曾承诺4年内决不与中方领导人会面,现在却有仓促黑箱安排会面,并要求马英九必须向台湾民众交代清楚。而身兼国民党主席的国民党总统参选人朱立伦则表示,“总统事前有跟我们谈到过程”。他说,这对于两岸关系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在九二共识基础之上,两岸关系能进一步发展,更进一步奠定两岸互信机制,降低过去敌对状况,他还呼吁绿营不要逢中必反。各方反应至于另一位总统参选人、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则表示,亲民党一贯立场是“对等、尊严、透明、参与、监督”,不反对两岸领导人于第三地会面,但他同时说,政府应向国会、朝野政党及全国民众清楚说明会面沟通协调完整过程及预期达到目标。宋楚瑜还说,希望马英九习近平藉见面机会共同向台湾人民及中国大陆百姓道歉,共同承担两岸祖辈造成的历史创痛,化解台湾人民被日本奴役牺牲及两岸对立亲人分离流离失所的悲痛。台湾行政院长毛治国及总统府秘书长曾永权周三(4日)上午至立法院与院长王金平就此进行关门会议,而一向支持台独的台联党立委当面向毛治国抗议,他们说马英九行为“偷偷摸摸”。王金平则表示,他事先并没有被告知有关“马习会”的消息,直到周二近午夜时接到记者电话查询时才知道此事。不过,王金平在与毛治国及曾永权举行会议后也发表声明表示,国会支持两岸和平及区域稳定对话,但同时呼吁两岸领导人会面须秉持对等尊严。曾永权在与王金平举行会议后重申,马习将就"巩固两岸和平,维持台海现状"交换意见,会面后不会签订任何协议,不会发表联合声明,马在当天往返,详细情形马英九本人将在周四上午举行记者会说明。曾永权还表示,马英九从新加坡回台后若立法院邀请,将到立法院就“马习会”的情况进行报告。抗议人群在曾与王在立法院内进行关门会议的同时,立法院外聚集着示威抗议者。这些示威者包括许多抗议马英九与中国签定“黑箱”服贸协议的“太阳花运动”成员。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立法院外聚集着示威抗议者。这些示威者包括许多抗议马英九与中国签定“黑箱”服贸协议的“太阳花运动”成员。 在“太阳花运动”时曾占领立法院的黑色岛国青年阵线说,他们再度于立法院外集结是要“以行动控诉这个全身上下皆是谎言的总统”。他们指的谎言,是马英九在四年前竞选连任时曾说他若获连任在四年总统任内“絶对不会跟大陆领导人见面”,黑岛青在其网页上也贴上了马当时的这段说话录像。虽然总统府称习马会是要“巩固两岸和平,维持台海现状”,但示威者质疑马英九作为一个已失去民意支持且即将卸任总统,刻意安排与习见面的真正目的。这些在总统府、行政院、立法院前的示威者举出的标语包括了“马英九,台湾不是你的筹码”、“中台关系不是马说了算”、“流亡政府自取灭亡”等等。示威者包括了许多即将参与明年立法院改选的政党,其中像是自由台湾党及时代力量等的新兴政党的一些成员,都曾是太阳花运动的参与者。这些示威者则不包括来自民进党的成员,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目前在总统选举的民调中大幅领先,她已表示,其两岸政策是要“维持现状”。(撰文:林楠森/李文 责编:萧尔)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