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

All

Latest

苹果日报 | 借习抬身价邓州建高铁

据邓州习氏族谱记载,习近平祖上在习营村居住长达413年,直到清朝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中原饥荒,习的曾祖父习永盛因生计所逼,挑着儿女,携带姓张妻子,逃难到陕西富平。...

苹果日报 | 破例说明十三五规划建议 抢李克强工作 习近平显霸权

【五中全会】 中共十八大五中全会昨日闭幕,会议再次铁定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已君临天下,总理李克强靠边站。官方媒体报道,全会听取和讨论了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习近平并就《建议》向全会作说明,有关做法明显有别于过去由总理说明《建议》的惯例,为25年来首次。 (有传“习李体制”因习近平权力坐大,令李克强有意请辞)...

仕图|第N把手的为官之道|中共影大佬宋平

宋平这个名字是当年新闻联播里听着耳熟的名字,但是具体干什么的,好多人不清楚,当过国务委员和中组部部长,1989年到1992年,当了三年中央政治局常委。 宋平是最后一位身穿中山装拍摄常委标准照的政治局常委。这就是他的日常着装风格。 今年的国庆宴会上,97岁的宋平和江泽民、胡锦涛他们一起出现,坐在老同志那一桌。 亚洲第一男子天团很重视老同志 过去的情况,他除了出席十八大这种换届大会,要担任主席团常委。...

江泽民对历史的交代

梁京 我基本赞同看山对十八大的理解,那就是江泽民实现了自己的政治意志,将习近平“定于一尊”。这样一来,江泽民不仅保护了自己的家族利益,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自己对历史作出了一个负责任的交待。   今后,随著胡锦涛治国的各种令人难以想像的荒诞细节不断被透露出来,人们将会更加清楚地知道,邓小平让此人作中国最高领导接班人,并且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是一个多么不负责任的选择。而江泽民是最早,也最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的人。但他已经无力改变邓的这个选择。他能够选择的,首先是如何保住自己,然后才是如何减少胡锦涛对党国带来的危险和伤害。 江泽民最大的困难就在于,胡锦涛是一个毫无历史责任感的人。他认为天下没有当不了的官,更没有坐不了的皇位。在胡锦涛看来,你江泽民这样的人都能干,我为什么不能干?由于胡锦涛公器在手,搞得不好,江不仅会身败名裂,而且会导致天下大乱。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天下大乱对这个国家的长远未必不利,但江泽民显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于是我们看到,江泽民为了削弱胡锦涛的权力,玩了许多手腕,包括留任军委主席,以放纵贪腐的手段保持军队对自己的忠诚,等等。面对江的这种手段,公器在手的胡锦涛如果是一个有治国能力的人,完全有机会通过发扬正气,举贤任能,彻底瓦解江的势力。但胡锦涛没有能力做这些,相反,他也选择通过全面纵容官僚贪腐来保住自己的权力。整个中国因此而乌烟瘴气,国家滑到了十分危险的境地。 江胡都看到了这个危机,但两个人思路却不同。胡有意走朝鲜和古巴的路子,而江对胡的这种倾向并不认同。于是江出手选择胡的接班人。江究竟是如何看上习近平的,我们现在无从得知,但我们知道的是,江的选择余地其实非常之小,而我相信许多人都会同意,江选择习近平是比当年邓小平选胡锦涛更负责任的选择。 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江选择习近平接胡锦涛的班,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薄熙来弃江投胡。为了投其所好,薄熙来在重庆推动毛左路线,为自己升入常委开路。这个说法来自不久前香港面世的一本书,书名是《倒薄风暴背后----习近平江泽民温家宝联手打击胡锦涛薄熙来》,作者李笠青显然不是真名,但来头不小,书中不少细节有相当的可信度。其中关于胡锦涛薄熙来相互勾结的情节,虽然让人意外,但细想又觉得合乎情理。情理之一就是薄熙来所做的许多事,可能正是胡锦涛自己想做而没有本事去做的事,情理之二,没有胡的支持,薄也不会如此大胆,情理之三,胡没有公开支持薄和重庆模式,与其一贯“隐忍”的性格相符。 那么,薄熙来倒台是否真如书中所言是阴谋的结果,恐怕只有等到将来才会真相大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薄案给江泽民打击胡锦涛的毛左路线一个好机会。紧随其后发生的令计划事件,更是天佑江泽民。坊间早有人传言,胡锦涛其实是病夫治国,离了令计划,什么事也办不成。因此,令计划此次竟敢擅自操控“党内海选”,恰恰证明了传言并非空穴来风。而令计划在关键时刻自我毁灭,陷胡锦涛于绝境,让江泽民大获全胜。 所谓让习近平“定于一尊”,不仅意味著胡锦涛非裸退不可,而且意味著新常委的游戏规则已经和胡锦涛时代完全不同。除了习近平,其他常委既无阻击和拖延总书记决策的权力,更没有不受惩处的豁免权。事实上,我相信习近平想拿下谁就可以拿下谁,这才是“定于一尊”的真实含义。 江泽民号召全党读史,目的就是让大家理解他此次直接操盘十八大人事安排,是要给历史一个交代,是为了对历史负责。但未来的人会不会如此来看他,却很难说。道理也很简单,因为习近平究竟能否力挽狂澜,扶中共江山于即倒,尚属未定之天。而习将来若失败,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共已经腐败到无药可救。对此,邓小平,胡锦涛当然难逃责任,但江泽民一定知道,他自己也有一份推不掉的历史责任。(rfa)

未普:习李政权能经得起改革震荡吗?

未普 神秘兮兮、戒备森严的十八大总算落幕了。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大而且永远伟光正的执政党,开个党代会好像地下党似的,连常委是七个还是九个,都要到最后一秒才揭晓。举国上下“保卫十八大”的紧张气氛,竟然连续数日。 对中共权力换届漠不关心的平民百姓终于松了一口气,各种挖苦讽刺和调侃,在网络上迅速火爆起来。微博上一条对“保卫十八大”的调侃特别形像,“农民工兄弟坐火车,连劳动工具都被没收。这算什么,我昨天带了一面党旗傍身,过完安检就剩一块红布了,因为党旗上的镰刀、锤子都属于管制器械,不得带入地铁。”至于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提到“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有网友说,以后中共政出访俄罗斯,不就是和邪路上的邪派称兄道弟、打得火热? 要说“改旗易帜”,习近平和李克强真要做,也不容易。只要看看七常委里另外那五个,严格来说,和习近平、李克强不是同一辈的,他们都比习李大上六、七岁,而且各自都有很深的政治根系、派别背景和政治倾向。再说,习李现在也毫无改旗易帜的意愿。研读习近平就任的讲话,比起空洞乏味的胡锦涛来说,的确多了不少人间烟火味,但他要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又和胡锦涛相差无几。 习明示自己的执政理念是侧重民生和从严治党,但是他能做到吗?其实改善民生、振兴内需,扭转以大规模国家投资和出口为导向的世界工厂畸形发展模式,已空喊了好多年,不但江泽民、朱镕基时代没有做到,鼓吹“科学发展观”的胡温时代也没做到。所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是大幅提高人民的收入和消费水平,大幅改善社会福利,以及振兴私营企业,而中国目前奉行国家指导的市场经济,换句话说是权贵资本主义,这和提高民生有根本冲突。而要抑制权贵,共同富裕,就要靠民主宪政、权利平等和司法独立,不客气的说,这离习近平、李克强的认知水平还远了点。 不过习近平的“从严治党”也算是一种女娲补天式的小修小补。但连这一点,他其实也很难办到。接管中共纪委的太子党人物王岐山,不能说没有魄力,他绝对有本事整治党内的小贪甚至中贪,但他不会碰豪门贵族。红二代不费吹灰之力地大把攫取财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体制下,实际上已被赋予了难以撼动的合法性。习近平自己正属于那个特殊阶层。仅仅是出于政治考虑,他也很难真的搞“从严治党”,因为他一旦搞真的,一定会引发不可预知的连锁震荡。 然而习近平确实获得了比他的前任更大的施政空间。胡锦涛的裸退,原来不在计划之中,一直到十八大召开前一个月,来自中共高层的消息都坚称,胡会留任两年军委主席。这次裸退有点意外,背后当然别有内情,最大的可能就是出于党内错综复杂的派系之间的政治交易。至于江泽民会不会因此而淡出政坛,还需要再观察。 胡锦涛执政十年维稳至上和“击鼓传花”,积压了大量社会矛盾,如今都压在习近平头上。最突出的就是权力腐败,接下来就是严重的贫富差距,竭泽而渔式的发展方式造成的环境大破坏,还有就是政府诚信和民间道德危机,这些综合起来,使得政权运行下去所需的社会成本极高。胡锦涛时代急剧膨胀起来的七千亿维稳费、近三百万武警及其高压统治,若继续运行,社会成本就会按几何级数一般上升。但不按旧模式,又能怎样?走到没路可走的时候,开放民主选举和公民社会,实行社区自治就不得不提到日程上来,换言之就不得不开始政改。 问题是,习近平及其团队准备好了吗?他主张的“权为民所赋”和“从严治党”,听来不错,但是若没有“人民授权”、人民监督,这些主张肯定会流于空泛。而中共这台运行了七十年的列宁主义式的政党,开个党代会都胆战心惊的,能经得起任何真正的改革震荡吗?rfa

期待习李政改-美丽的遐想还是现实的期望?

中共领导人在中共十八大闭幕式上齐唱国际歌 作者 陈苏 中国于2012年11月15日跨入习李时代。如同过去几十年来一样,每次中国权力的交接,都伴随对新领导人推动政治改革的热望。然而,有观察人士分析,盼望习李进行政治改革,恐怕只能是一个别无选择的无奈期望。 *亮相博得满堂彩* 中 共中央政治局7常委集体亮相,宣示中国跨入习李时代。中共十八大前后,中国媒体、社会各阶层都对新领导人习近平抱有很高的期许。习近平上台伊始对海内外记 者的一席话,更是赢得满堂喝彩,激起人们对新政权的厚望,期待新一代领导人履行承诺,执政为民,推动中国亟待启动的政治体制改革,让中国融入世界潮流,行 进在正常国家的正常轨道上。 中国网民对习近平的讲话做出了积极的回应,认为他言辞朴实、态度诚挚、务实接地气。网友注意到,习近平提到人民的频率也要多于党,屡屡提到人民的意愿。 网友“锦素-梓天”说;“欢迎习总当选,愿一切如意,带领中国走向更自由、民主,让人民更幸福。” 网友“赵晓”说:“何为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近代以来看,总体可分三部分:民族要独立、国家要富强以及人民要自由。现在前两部分已完成或基本完成,历史正进入最后,也是最难的阶段。愿上帝保佑中国。” *有期望 无预期* 炎黄春秋杂志编辑、揭露1960年代大饥荒真相一书《墓碑》的作者杨继绳对美国之音说,习近平这一代领导人下过乡,吃过苦,了解农村基层,也受过良好教育,比前一代领导人对民生,对外部世界有更多的了解。 与此同时,杨继绳并不期待习李政权能够在近期推动政治改革。他说,至少需要等待一年的磨合期过后,再看那时的社会形势走向:“从政治报告看,对政治改革的期望不是很客观,习近平的讲话比较平实,但是对政治改革也没有提。将来还看形势,看中国各种社会情况的变化。” 中 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王东成表示,对习李新班子要“听其言,观其行,看看他们是否真在兑现承诺,如他们所称要将人民的利益置于最高地位。王东成补充说,他从 不把期望寄托在某位领导人的开明之上,而是寄希望于中国近代以来一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完成的民主启蒙,改变民众的思维方式。 *政改是无可回避的选择*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改革开放政策的 支持者。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对习李新班子寄予厚望。他对美国之音说,希望新领导人顺应民意,尊重民权,中国需要他们推动社会的进步,改革现有制度:“不改革 现在的制度,中国的社会矛盾是不可能解决的。如此尖锐激烈又危险的社会矛盾摆在面前,是现实的。” 鲍彤说,有人批评十八大报告缺乏现实感和危机感,但他认为,十八大报告在欢庆十年辉煌成绩之际谈到危机和腐败,谈到亡党亡国,鲍彤说,亡党亡国的腐败是现在的道路,现行的制度和现有的理论的产物,只有改变中共的道路、制度和理论才能不亡党亡国,这是不能回避的选择。 香 港苹果日报评论员李平在11月16日的评论文章中说,把中国政改期望寄托在习李身上,是一个无奈的选择。李平说:“胡温十年,道德崩溃、社会分化、军队震 荡,中国已坐在火山口上,维稳费超过军费,仍然压制不住街面上的硬对抗、网络上的软对抗。”他说,外界对朱镕基有过期望,对胡锦涛、温家宝也有过期望,是 期望中国共产党能够主动改革,降低政治制度崩溃、社会秩序崩溃的代价。 *不作恶的父亲 有所不为的儿子* 长期从事中 国问题研究的罗小朋日前撰文说,很多人寄希望于习近平带领中国走出困局,也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他说,习近平作为高干子弟,在文革中有过屈辱和受苦的经 历,但习近平与其它高干子弟不一样,因为他有一位“正直和不作恶”的父亲习仲勋,正是由于习仲勋的正直,他的失势从毛泽东时代一直延续到邓小平时代,而习 近平本人“虽然不是那种特别能干的人,却可能是一个有所不为的正派人”。因此罗小朋出于“最大的善意和最客观的理性”,对习近平仍“抱有一丝希望”。 *丰满的期望 骨感的现实* 对 习李政权推动政改几乎不抱任何希望的有中国问题专家、明镜集团总编辑何频。他对美国之音阐述其原因时说,时至今日,邓小平30多年前建立的政治官僚体制不 但没有丝毫进步,反而因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便于中共以腐败的方式,运用其经济能量,使其体制内的进步力量越来越弱,而不是越来越强。为了维护既得利益, 过去几年来中共以维稳名义,建立起一个警察王国,以异常强硬的手法打压任何批评、挑战和不同的声音,中国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的活动空间日益狭小。另外,中 国缺乏80年代的一批像刘宾雁、方励之、王若望一样,在中国体制内的有理想、有追求、有全国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中国知识分子自由民主的理想之翼已被折断。 而且,中共几十年来培养了成千上万从村县到省部级的狡猾官员,他们贪污腐化,盘根错节,如果中南海制定的政策不符合其利益,他们就会阳奉阴违、灵活地、不 落痕迹地让中南海政策消失于无形,让习李政策出不了中南海。 何频认为,习李新班子对中国所处的局势有着清醒掌握,能够看到中国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紧张和敌意是中共建政60多年来前所未有的。他们也能看到,中国经济的增长带来国际影响力,但与此同时,中国的崛起因为其制度原因在国际间遭遇普遍的不信任和警觉。 习 李政权是否有足够的政治魄力、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有担当地进行能够解决中国种种现实问题的宪政改革,向自己开刀,割自己的肉呢?这是包括何频在内很多观 察人士所怀疑的。他说:“中国的社会变革不是玩花腔就能吸引人的。你表示一下亲民,表示一下受人欢迎的个人作风,这个并不难,难的是你真正要改变、调整你 的利益,你的家族利益和团队利益,调整你的党的利益。” 中共召开十八大前,许多中国异议人士被喝茶、被旅游、被软禁;包括中国著名历史 学家章立凡的微博账户被关闭,包括鲍彤在内的知名人士被告知不得接受媒体采访。十八大期间为维稳采取的种种保安措施更是成为另类亮点:超市菜刀下架,公共 汽车车窗被封死,乘坐出租车需要先填写表格,北京公园里的游人禁止划船,而这些显然不是一个执政为民的政党应有的做法。中国政治评论人士温克坚说,这些做 法都是中共60多年来最熟悉的革命党式的暴力管控。   温克坚日前撰文说,政治想象不能替代政治现实。他说,习李体制继承的是一个泥腿巨人,面对衰败的意识形态,腐败的官场文化 和臃肿的官僚机器,他们首要关注的是他们的政治生存能力,而不是对体制的革新,胡温十年的悖论同样可能在他们身上重演。温克坚预测,中共体制将在持续僵化 中衰败,民间的各种政改幻觉将很快破灭。 香港苹果日报的李平说,对习李新政难有厚望,又不能不有所期望,起点是中国有一个较为开明、廉洁的政治。明镜集团总编辑何频也表示,如果中国人民不寄予习近平希望,你又能找谁来寄予希望呢?而这就是中国的悲哀。 美国之音中文网  

明报 | 胡錦濤報告學者批不如十三大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昨日的十八大報告政制改革部分雖然單獨成章,但大部分提法並無新意,雖然提出建立人大代表聯絡機構(即相當於議員辦事處)等具體措施,仍被學者指為保守,遠不如十三大時提出的「黨政分開」。在發展方向和理論架構上,報告明確「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有分析指此是想「左右逢源」,是為能令黨內形成共識,同意他的人事安排及將「科學發展觀」列為指導思想。 「科學發展觀」升格指導思想 報告第二節「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勝利」是關於國家政治方向,報告稱,中共「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報告肯定了前三代領導人的功績,但胡錦濤並未有讀出。報告指毛澤東等第一代領導人為國家奠定基礎;鄧小平等第二代則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江澤民等第三代「在國內外形勢十分複雜、世界社會主義出現嚴重曲折的嚴峻考驗面前捍衛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報告將胡錦濤提出的「科學發展觀」升格為指導思想,指其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一道,「是黨必須長期堅持的指導思想」。不過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則只有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在會場的大型橫額上,也只有這3條,可見「指導思想」也有主次之分。 倡設人大代表聯絡機構 報告第五章為「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和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大部分是按舊有說法,指「必須繼續積極穩妥推動政治體制改革」。其中亦包括一些具體的技術性措施,包括在人大設立代表聯絡機構,提高專職人大常委比例,健全工會制度,提高領導幹部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化解矛盾、維穩的能力等。 前新華社記者、《炎黃春秋》副社長楊繼繩對本報說,報告顯示現有政治方向將延續,「不走僵化的老路」,意味不會回到毛澤東時代極左道路,「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即不會實行憲政民主、多黨制。他說,政改的實質舉措很少,也證明只會漸變,不會有突然的變化。至於報告仍有提到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楊稱,這些提法及會議開頭對第一代領導人的集體默哀,都回應了外界的「去毛化」猜測。 學者:為人事安排尋求支持 歷史學者章立凡表示,報告「左右逢源」,既提到毛澤東思想,又提政治體制改革,相信是胡錦濤作出整體都能接受的報告,是為了讓黨內同意他的人事安排。章對報告表示失望,指其「不知所云」、「空洞」、「沒有可操作性」,他說,若按1987年中共十三大時的改革思路,黨政分開才算是政治體制改革,而本次報告還在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加強黨的領導,幾乎是在繼續鞏固黨政不分的現狀。 明報十八大採訪組﹕許書凎、張聞文、麥俊、林迎 - 北京報道 香港  明報

華郵:習近平勸架被擊中背部致神隱

基 多 ( Mark Kitto ) 明鏡網編譯黃舒心 中國國 家 副主席習近平 9 月時為何神秘失蹤 2 週,至今仍眾說紛紜。現在,一名長期派駐中國 的 記者站出來說話:習近平 是 在一場火爆的會議中 被 椅子砸傷。 《華盛頓郵報》的外國事務博主費雪( Max Fisher ) 11 月 1 日發 表 文章 稱,當全 世界 都 焦急關注中國領導換屆之際,習近平卻失蹤了,這件事既怪異又嚇人;如今,派駐中國的記者 表示,他得知了“實情”。 基多為英國 作家 暨出版人,在中國生活了 16 年。基多指出,消息來自於一名“與中國最高統治層有接觸的人”。習近平在一場“紅二代”召開的會議中,背部被椅子砸傷。習近平是這場會議的與會者,由於會上的眾人積怨已深,會議途中發生許多爭吵、打鬥,包括扔擲椅子。 基多指出:“會議演變 成 暴力衝突,甚至拿出錘子和鐮刀,習近平試圖讓他們冷靜下來,他走入交火陣地裡,無意間站進一把椅子的拋物路線中,椅子打中他的背,傷了他,所以才會有缺席、沈默、謠言。” 雖然這個故事合情合理,不過基於只來自單一匿名來源的理由,費雪認為或許把它當作一個有趣但未核實的故事來聽,會比較好。 基多表示,中共未公開這個事件,等於失去一次做公關的機會,因為可藉此強調習近平“勇於平息因個人歷史和既得利益引發的爭執”的事蹟。費雪認為,這個說法或許有點道理,但在這件事上,還很難看出這群富有的紅二代對黨贏得民心有多 大 幫助。

【异闻观止】 新华网 | 十八大:世界眼中的历史方位

金秋时节,十八大在中国人民的期盼中日益临近。同时,国际舆论对中共十八大的评述也显著增加,因为这是其他国家观察中国未来走向的重要契机。 从深层次看,国际社会重视十八大,是因为历史可以告诉未来,中共过往取得的巨大成功让世界对中国的执政党有了更多信心和期待。 世界看到了,建党90多年来,中共在领导中国人民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上取得了巨大进步; 建国60多年来,中共在领导中国人民建设繁荣富强的国家方面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