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祝圣武指出,中共当局对中国网络言论实行的区别对待的管理方式目前还是外界所不太清楚的。 他说:“国内对于微信、对微博的管理是落实到派出所的。它根据用户的IP地址和用户的其他信息来进行定位,确定用户是在哪里,然后当地派出所就会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如果你是普通老百姓,它对你的管理是超出想象地严厉的。但是,假如你是著名知识分子,他会在相当程度上容忍。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这就是它制造了一种言论自由的假象。外国媒体会觉得,还有知识分子在说话。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的。实际上是非常恐怖的。” 中国法律学者滕彪说:“中国的媒体其实不应当被称作媒体,以为他们是中共专制政权的一个工具,其表现不仅是前面说的掩盖真相,颠倒黑白,造谣和煽动民族主义之外,还传播恐惧,也就是说,中共用它来对香港抗议者进行恐吓。什么军队集结啊,什么绝不手软啊,用各种方法发出中共要对香港进行镇压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