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来信

All

Latest

斯伟江 | “中南海来信”之二

另附:“中南海来信”之一、之三 小斯: 二年之后,又见面了。(希望你的邮箱是安全的)。说实话,这两年,我老了很多,头发全白了。知道你也腰椎间盘突出了,好嘛,人到中年需要稳重,至少,这下你肯定走路重,说话迟了。 上次去信给你讲了不少为什么不政改的道理,你把信件公布后,我上网看了看,大多认为观点务实。事实就是如此。我们最讨厌那些看人挑担不吃力的书生。言辞激烈,不中要害。比晚清的清流还不如,至少人家的文采风流,且也是进士及第的。...

斯伟江 | “中南海来信”之三

另附:“中南海来信”之一、之二 “中南海来信”之三 2013年3月18日  小斯(斯伟江): 伤离别吧?我就马上要离开中南海了。权力漩涡,这十年,爱与恨,毁与誉,都走了。我在位时,很多人不敢公开骂我。我刚走,很多骂声就调高了。正常。我们这个国家,威权国家,在位时,必须保持威严,否则,就无法震慑下属、黎民。相信,新来的主子,也不会让你们随便骂的。当然,人在私下骂,现在谁也管不了了。制度是这样,大家都曹随萧规,人心也一样,喜新厌旧。...

BBC | 中国维权律师疑因“中南海来信”被网杀

斯伟江在博客被关之前说,这些不会改变他的“温和理性” 在网上发表“中南海来信”的维权律师斯伟江,如今所有微博及博客帐号被全面关闭,引起网友议论。 据称,斯伟江在3月18日于其财经博客上,发出“中南海来信(三)”的文章,模仿“中南海执政者”语气评论“过去十年的胜与负”。 不过此文一出后,其财经博客上的所有文章遭到删除、帐号也被关闭,各大网站也全面删除其他网友转载该文。随后又传出斯伟江的微博被封,而后其新浪博客、财新网博客、凤凰网博客、天涯博客等也全部被封杀。 斯伟江被全面“网杀”的消息传出之后,引起了大批网友的议论。 另一位知名律师李庄说“这几天在外演讲,今早忽闻斯伟江遭封杀,一打听,原来是考虑他前一阵儿太累,让他休息几天,大家放心,不久斯律还回来。刚刚与斯通话,状态良好。” 有位网友说“销浦志强的号,可以想见,销斯伟江的号,不可理喻”。 另一位网友表示斯伟江“对国家是一片赤诚,怎么会对他采取措施?”。 还有网友说“在它们眼里,谦谦君子斯伟江和柔弱女子潘婷都成了危险份子。”。 在评论李庄的微博上,有网友形容斯伟江是“温和理性,才华横溢,偶尔轻狂,不过他经常反省,十分难得。” 斯伟江在其微博被封之前曾于3月19日发文说:“我想问政府部门,不准我名字见报,不准上本地电视,不准在上海演讲,不能在律协担任职务,窃听,调查,该有什么证据都该有了吧?我是反华势力吗?这有哪条法律依据?就这样遵照宪法依法行政?” 斯伟江是上海市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作人,著名的维权律师。他曾是李庄案的辩护律师之一。

自由亚洲 | 敢言律师斯伟江遭全面封杀 料“中南海来信”触痛当局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著名辩护辩律师斯伟江微博及多个博客遭到封禁,各界猜测是因为他在3月18日发出题为“中南海来信(三)”的文章,文中使用“中南海执政者”语气来评论中国过去十年的成败,从而激怒了当局。此举被网民认为是两会后网络风向标,当局将重手打击网络声音。中国政府的网络言论封杀的行为再受关注。 两会召开后网络中各种封号现象仍然在不断出现,许多网民呼吁中共新任领导人要尊重民意,开放舆论。 斯伟江遭全网封杀 正当呼声此起彼伏之际周四下午著名的刑辩律师斯伟江微博帐号突然被封,在微博用户中查询“斯伟江”三个字,显示查无此人的结果。之后他的新浪、财新网、天涯、凤凰网的博客也都显示被关闭或者错误提示。 敢言引来封杀之祸 斯伟江是著名的辩护律师,曾参与过重庆打黑风潮中的李庄案的辩护和主动介入陈克贵等敏感案件,他在微博和博客中长期对敏感案件进行剖析,也揭露一些案件中地方当局的违法行为,许多人描述他办案情形是一针见血的点明案中的核心问题。他曾在李庄案的辩护词中说到“正义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这句话让许多人产生了共鸣,也成为他微博被封之后网民悼念他微博的一句话。 斯伟江所写系列文章《中南海来信(三)》是继2010年10月和2012年3月之后的第三封虚构的通信作品,三封信的内容对中国未来局势表示悲观。他在文章中写道,“你知道,经过多年的逆淘汰,体制内人才不多了。这主要是基于人治的需要,能人不是那么听话的。清廉的人,也不是那么听话忠诚的。”等言论,指出了中国官场的黑暗和腐败的根源,也间接说明当局现在还想依靠手握军队搞专制的话没有那么容易行得通了。这些观点和言论直接戳中了当局的痛处。 另外,斯伟江在本月19日还发文披露了政府部门不准其名字见报,不准上本地电视,不准在上海演讲,不能在律协担任职务等在日常生活中遭遇的打压等内容,人们认为当局对他的言论及文章极为不满,于是下令将其进行全网言论封杀。 曾受到斯伟江帮助的念斌案当事人的姐姐周四晚间在微博表示“刚回来在网上却找不到斯伟江律师的微博,斯伟江居然也会被销号,让人难以相信,一个温和的人,一直恪守法律,有担当敢说真话的人都容不下。” 本台记者周四晚间到周五下午多次致电斯伟江,但电话一直都提示无人接听,据德国之声的报道,斯伟江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关注斯伟江此次被封杀事件的丁锡奎律师周五向本台表示:我经常关注他的微博和博客,我觉得他说的(话)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我觉得这种(封号)是比较过分的,这个是言论自由的问题,你不能说随便就把人家的微博给封了。 不少人因此次事件对新政感到失望。网民们在微博纷纷表示习近平上台之后的第一轮严控舆论仅仅还只是开始。丁锡奎表示:这是释放一种信号有加紧管理的端倪,民众的行为是宪法赋予的公民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没有危害到国家安全,没有触犯到行政法规,你(当局)有什么理由去封他呢? 西安艺术家岳路平在香港《阳光时务》杂志发表的关于互联网的文章中说到“很多人在微博上看到了(批评当局言论)这种“涌现”的希望,但与此同时,“中央”正在通过GFW、服务器控制、关键词过滤等手段,对微博反腐“涌现”的节奏进行“宏观调控”。” 对于北京新领导人继续利用网络封锁对斯伟江噤声,网络工程师立里告诉本台记者:你可以看到推特上,无论有怎样的争执,哪怕是互相吵架,哪怕是对维权人士的不满意,但是在推特中,或者微博中你可以看得出他们有一个共同底线就是对网络封锁是极端的痛恨,只要提到这一点,其他的政治分歧都会消失。所以就会出现方滨兴一上微博就会被骂得狗血喷头,简直是不敢看他的评论了,现在是民心所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德国之声 | “中南海来信” 黑色幽默?

近日,中国维权律师斯伟江在财经博客上发出一封“中南海来信三”,以“中南海执政者”语气,再陈述“胡温十年”政改难行原因等。目前该文在中国网站遭全面封杀。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18日,中国维权律师斯伟江在其财经博客上,发出一封"中南海来信三",该文模仿"中南海执政者"语气,表示即将告别中南海时,听到民众更多骂声,因此向公众解释"失败的十年"也有不失败之处、成就和政改难行原因等。 信中表示:"大家在评论我们这 十年,似乎是失败的十年,其实,我看来未必算失败,我们也算熬过了一次危机,就是金融危机。我这十年,也算基本建立了农村的医疗保险和部分养老"; "时势未到,如勉强启动政改,任何一个政治家,都会被干掉的,就算戈尔巴乔夫,也是差一点。我 们这十年,时势未到。经济至少还能撑下去,政治气氛也未成熟,几个政治人物是压不倒整个利益集团的,诸多隐忍,只能由自己的政治继承人完成"。 文中谈及新执政层时表示:"再说说继任者,这些人中,有几位担大纲者,人品都不赖,也是成熟的官僚,是不会冒险,也在小心谨慎地等待时机,不会贸然进行政改,条件成熟了,风暴来临时,他们中有人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该文发出后,斯伟江财经博客上的文章即遭删除,其博客账号也遭关闭。其它各大网站上也全面封杀网友转载的该文章。中国成人网站"草榴网"逆向而行,于3月20日登出全文,一同登出的还有斯伟江早在2010年和2012年分别发出的"中南海来信一、二"。前两封信同样以"执政者"口气表示"中国问题积重难返,政改难行、政改会乱、代价更高"等。斯伟江为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曾代理李庄案、陈克贵案、钱云会案等维权案件。 勾画执政者对内话语? 目前斯伟江的"中南海来信系列"重新在网上引发讨论。网友直指,将此文中未具名的执政者可以直接换成"胡锦涛"或"温家宝"即可;网友"Freiheit"表示虽然文章细节有些粗糙,但整体上透视出当下执政者的统治逻辑和执政方式;旅美民主人士胡平对此评论:"现今当政者至少有两套话,一套是对外公开讲的,他们自己也不信。另一套是对内私下讲的,用来说服别的同事也说服自己。斯伟江杜撰的中南海来信无非是试图勾画出后一套话语。" 德国之声拨通斯伟江电话试图探访他发出该信的初衷及想法,他表示不能接受采访匆匆挂断电话。另一位中国知名律师陈有西则表示,公众不应该对斯伟江的信太过关注,因为这封信本身带有玩笑性质:"他这是一种调侃笔法,无厘头的东西,实际上他并不懂多少政治和高层政治内幕,这种猜测有些耍小聪明。"但陈有西认为,实质上"这个执政者思路"是站不住脚的,而是赋予了太多作者本人的想象。 "为何总是站在国师的角度思考问题?" 该文也招致为数不少的批评声音,网友"Expand"指责斯伟江"代君王立言,感帝王心绪";斯伟江同行律师梁小君也表示"这是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中国独立评论人莫之许认为"即使斯伟江站在执政者角度,当局并不见容,连其财经博客账号等一并删除,在这个问题上斯伟江并不值得同情,这根本不是温和理性的态度问题,而是体制究竟是否专政的认知问题,斯伟江的认知当然是不合格的。" 维权人士吴淦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近些年很多公共知识分子热衷于以和斯伟江这样的"迂回温和"方式,对执政者"善意批评"并不断寄予"改革厚望"。正值新一届执政者履新,很多"公共知识分子"再燃起对新执政者"改革"的热望,而斯伟江这封信依然属于这个范围:"一任上来他们就期待一任。" 吴淦表示,赞赏斯伟江一直致力于推动法治和公义的行为,但对斯伟江和其他常常"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公知行为持批评态度:"这是一种消极的抗争力量,他们对现实民间层面的一些事情漠视,但去鼓吹不存在的体制内力量、执政者思维。这种思维是有害的,让大家产生幻觉,产生虚假希望就不再去抗争了。这对那些坐牢的良心犯、行动者们是不公平的。我将继续批评他们,以让民众对此有更清醒的认知,只能对执政者绝望了才有希望。" 吴淦也认为中共当局全面封杀斯伟江的"中南海来信",应该给他带去一些启示或使他改变站在"执政政角度"思维的方式:"让他知道,对魔鬼怀有善意和期待是错误的。他们老是站在国师的角度,但人家根本不会把他们当'自己人',任何想做出改革的人都是当局的敌人。"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

政改难,中南海来信!

小斯:   首先,收到我的 EMIAL ,不要震惊,我们也是人,不是神,西谚说,离群索居者,不是天使,就是魔鬼,而我们不是,我们是有生活圈子的。正如我以前公开说,我也上网看东西。即使不上网,周围讨论政改的人也不少,毕竟,我们才是当事人。在局外的人都讨论政改的必要性,很多都是基于破的角度,似乎,一改就一了百了。但是,没有考虑到政改的困难。我们看过社科院某些人的方案,也听过体制内学者的分析,最后自己权衡再三,发现,当下政改的难度,远远超出了你们的想象。你的文章我也读了,似乎能摸到一点点门道,然而,在民间的人,即使有多少名望,有多少才华,却找不出一个人具有治理国家的实际经验,最优秀的也不只是空谈理论的人。 ( 伯克语 ) ,当然,你不必沮丧也不必高兴,你不是前者,却恐怕属于后者。   民主是个好东西,我们其实也承认。但是,走向民主的过程,是一条崎岖的山路,不小心,是要翻车的。给你打个比方吧,中国是一辆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的车,学者基本上是刚考完驾驶理论的人,而我们这些人 ( 你可以称我们为老朽 ) ,却是开了多年车的人,你们可以告诉我们一些道路情况,却无法代替我们驾驶。这驾驶技术,不是说出来的,是练出来的,可惜的是,你们没这个机会练习,因此,可以告诉你,不管政治局面如何改,驾驶员只能在我们这些局内人中产生,你想想叶利钦吧。即使那个得奖的人,今后的作用,也无非是反对派的精神领袖之一,而已。   第一个难题,历史障碍。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搞政改成功的。因为这种体制很难改革。这其中的理由之一是,欠债太多,积重难返。第二个理由是,宪法难题。第三是,意识形态。   历史欠债   先讲第一个问题,你看一下建国以后的历史就知道了,不必多说。即使,当下,也是因为建设效率和公平的问题,得益了大部分人,得罪了不少人,就其总量,后者数量是不小的。从这六十年的历史,积累起来得罪的人,这债务不小,要是容许他们自由要债,结果是什么 ? 大部分得益的人,或许还因为分配不公等原因,基本上算沉默的大多数,不改,他们也沉默,改了,债主逼债,他们也沉默。前人积累的旧帐要我们这些人还,似乎不公平,击鼓传花,让后人去面对吧,后人或许比我们有智慧。   宪法难题   离开宪法谈政改是不可能的。毕竟,在任何国家,宪法是神主牌。西方有人说,以不合乎宪法规范的手段更动宪法,是革命。显然,我国已经是革命过度的国度,谁也不想革命。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最大的问题是,在变革前,没有一个可以供和平解决争端的宪法,以及宪法下的机构设置。之前是一党领导,谁也没有想用宪法来制衡自己,因此,不可能有可行的宪法机构。导致有争端时,靠武力解决问题。苏联俄罗斯坦克上街,炮打白宫,都有这个因素。   其次,宪法不是设计出来的,本身是各派实力的平衡,然后反映在文本上。而在政治改革前,宪法是虚拟的,不能反映实力平衡,而当开始政改时,各方的实力浮上水面出来后,往往会过于自信,误判自己的实力,导致要价过高,达不成一个新宪法的合意,于是,大炮代替了谈判,军队支持谁,谁就是宪法制定者,一旦他不是通过合意达成的宪法,往往会设计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宪法,于是,这又不是宪政,甚至可能是军政。至少是,精英统治。无量头颅无量血,换得一个假共和。你觉得,这样的政改值得吗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