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

All

Latest

复旦教授:少沉迷中国历史,多了解世界文明

作者 | 唐世平    来源 | 思想读本 作者:唐世平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任教授) 中国公众和领导精英更需要的是理解现代世界的形成,因为不理解现代世界的形成,就无法理解现代中国的形成,也无法理解当下的中国。因此,我们应该少一点中国历史,多了解世界文明。 古代中国历史几乎没有“现代意义”...

识墨 | 孙立平教授:你以为你是谁?

经常弄不清自己是谁;放历史情境里,更不知道自己会是谁。 多年前的一天,我列举了中国历史上一大堆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教育家、政治家等著名人物,然后问学生们:你最崇拜其中哪一位?...

读观点 | 葛兆光:切勿以现代中国疆域倒推中国历史

6月4日上午九点,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葛兆光教授受云南大学之邀做《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谈论“何为中国”》的讲座。葛兆光教授从中国历史上三个讨论中国的历史时期讲起,梳理了不同历史时期讨论“何为中国”的社会时代背景,探讨了谈论“何为中国”问题的重要性,认为,中国是在不同历史过程中形成的,疆域不断移动,不能用现在的疆域、族群倒推中国的历史。本文为葛兆光教授讲座记录整理,“我读”节选部分予以推送,疏漏之处在所难免,特此声明。...

三辉图书 | 生而为女,万分抱歉?

近日连续读到两则新闻: 江苏南通老太张某因重男轻女,用脚踩死了出生仅4天的孙女。 在上海浦东新区发现一名被抛弃的女婴,脐带未剪、濒临死亡。...

博谈网|蒋祖权:透过女人看历史:疲软的不是一个足球,而是一个时代

人类历史的发展离不开女人,但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如此这般,因为女人不断改变着历史。从夏桀的“妹喜”,商纣的“妲己”,到周幽王为博“褒姒”一笑的烽火戏诸侯。从吕不韦用一个女人改变了战国,到吴三桂为一个女人改变了明末,千年之间西施貂蝉杨贵妃,还有很多。更为突出的特色是,几千年男权天下的历史之中,曾经几度被女人用“同一种方式”夺取天下。从中国第一个太后——秦宣太后(芈月),到中国最后一个太后——慈禧太后(叶赫那拉),中间还有唐代的女皇,大清的孝庄太后等等,都曾通过“陪睡”换江山。用这种方式换取男权世界资源,来实现自己梦想的女人,世界上其他国家也曾经有过,但唯有中国上下几千年,始终贯穿古今,至今延续不绝。纵观历史,能被一个女人用这种方式夺下统治权的国家,无论后来怎样扩张和发展,最后顶多只是个二流国家;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经历,和俄罗斯的变迁,就是活生生的外国例子。在这方面,中国不需要什么俄国例子,中国只要自己照照镜子就够了。只要男人没有能力建立一个公正与公平的社会生存方式,女人还会继续走这条路的。中国历史上,不仅需要女人与外族和亲,来保“家国”平安,有时还需要女人用身体去改变命运,去掌舵整个国家。汉唐阳刚之气,就这样一路渐行渐远。古往今来,有很多人习惯把国家兴亡的罪责推到女人身上,尤其是近代,清末的大部分责任几乎都是由慈禧太后一个女人来承担。一个经常把兴亡成败的责任,推到女人头上的民族,在精神和人格上注定是要走下坡路的。这种状态下的国家,就算找到了兴亡恶循环的根源,也无法扭转历史滑坡的命运。而这个民族的女性,就会继续被迫承担很多不该承担的东西,就会变得越来越远离上天赋予女性的那些完美。中国历史的这个老毛病,后来在处理文革问题上,又复发过。十年文革,那么多大小个男人参与其中,那么多无耻与下流的丑恶表演,最后还是先把一个女人送上了审判台。透过“女人”看历史:完全是体系决定了所有的过程和结果,责任怪不到几个女人身上。不敢承担历史责任的这个毛病改不掉,整个民族都不可能有阳刚之气!疲软的也将不只是一个足球,而是一个时代。

博谈网|吴钩:中国人是什么时候开始见官下跪的?

清代官吏与外国人会审中国犯人的情景我以前曾经论证过:宋代的平民上衙门打官司,是不需要下跪的。那么什么时候开始了见官下跪的规定呢?从图像史料来看,元明时期的人诉讼于公堂,是需要下跪的。在明刻本《元曲选》中,《安秀才花柳成花烛》一文附有民事诉讼的插图,《金御史清霜飞白简》附有刑事审讯的插图,我们从这些插图可以看到,不管是民事还是刑事,涉讼之人都得跪着听审。《元曲选》“安秀才花柳成花烛”插图《元曲选》“金御史清霜飞白简”插图清代的平民如果上衙门打官司,也是必须下跪叩头的——只有那些取得功名的缙绅,才获得免跪于公堂的特权。1801年,即嘉庆六年,英国人乔治·亨利·梅森少校(George Henry Mason)在伦敦编印了一本《中国刑罚》画册(The Punishments of China),全书54页,含22张彩色插图,每张插图都以英文和法文注解。其中有一幅插图,画的正是清朝人见官受审的情景:一名犯罪嫌疑人跪伏在公堂上,坐堂的官员似乎正在喝令他从实招供,嫌犯的左右边则是两名准备对他动刑的衙役。英国梅森少校《中国刑罚》画册插图这个图景是西洋人对晚清司法的污蔑吗?不是。据梅森少校自序,他手绘的水彩原稿均出自广州外销画家“蒲呱”的手笔。据考证,“蒲呱”应该是晚清广州外销画最常见的署名之一。这些外销画家笔下的受审场景,不可能凭空虚构,而是来自于他们对当时广州司法情景的观察。我们还可以看看当时在中国境内发行的画册。风行于晚清上海摊的《点石斋画报》,从光绪十年(1884)创刊,到光绪二十四年(1898)停刊,共发表了4000余幅摹写晚清社会百态的石印画。今天的人如果想直观地了解晚清时期的社会生活,有两套图像材料是不应该放过的,其中一套便是《点石斋画报》的插图。在《点石斋画报》刊发的4000多幅插图中,有多幅插图描绘的就是晚清官员听讼、审讯的场面,这些图像上,受审的人都是跪着的,不管是民事诉讼,还是刑事诉讼。下面两图均选自《点石斋画报》,一幅题为“令尹贤声”,是民事审讯的场面;另一幅题为“嫉恶如仇”,是一起刑事案的庭审场面。晚清《点石斋画报》“令尹贤声”图晚清《点石斋画报》“嫉恶如仇”图另一套晚清图像资料是19世纪游历中国的西洋摄影师拍摄的老照片。1862~1887年在上海开设森泰照相馆的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nders)是一位来自英国的商业摄影师,他曾设计场景并雇用模特摆布拍摄了一组反映晚清社会习俗的照片,如下面这幅作品《法堂》,摄于1870年代,也是布景摆拍,不过反映的却是真实的清代司法常见场景。我们可以看到,在清代的公堂上,受审者是跪伏着的。威廉·桑德斯《法堂》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在矮型家具时代与高型家具时代,跪所包含的意味是不一样的。矮型家具时代,大家都是跪坐,跪并无卑贱之意。到了高坐时代,跪便出现了屈辱的色彩。在高坐时代,平民见官下跪的习惯,是从元代开始的,明清时期则盛行之。

张鸣:挂上爱国的幌子 耍流氓还是耍流氓

一位中国前著名乒乓球国手的丈夫,在九一八这天发了一条微博,说他恨日本人,在日本住店的时候,“很小人地”打开了酒店房间里所有的水龙头。他的微博,得到了他妻子的点赞。虽然这条微博已经被博主删掉了,但由此引起的波澜,却仍在激荡。...

正略书院|吴思:恶政是一面筛子

恶政与恶棍集团相得益彰,迅速膨胀到老百姓不能承受的程度,一个王朝的循环就临近终点了。恶政是一面筛子文 | 吴思 一 东汉中平二年(公元185年)二月的一天,皇都洛阳的南宫起火。这场大火烧了半个月,烧掉了灵台、乐成等四座宫殿。皇宫的这场大火搅乱了帝国的财政预算。皇上要给自己家盖新房,这笔额外开支从哪里出?...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