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All

Latest

自由亚洲|中国发射火箭坠毁内蒙现场被迅速清理

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发射火箭坠毁内蒙现场(网络图片) 有网络消息披露,一枚中国发射的火箭周四下午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鄂托克旗阿尔巴斯苏木坠毁爆炸,中国当局封锁所有有关此次事故的消息。目击者告诉本台记者,坠毁地点在布龙嘎查。当地政府人员称,事件涉密,现场已经遭清理,正在追查网上发布消息的人。“蒙古新闻”网站引述网民称,中国当局大搞军赛,不管人民生死,在当地造成无数次的人为核污染。 记者周五联络到在网络上发布该消息和图片的的网民呼和,他向本台记者表示:“这个事情是昨天发生的,在下午落下了那个东西,我刚才打了两个电话在当地上班的,他们说东西已经拉走了。我今天发微博的时候给当地的政府部门打了招呼,我们这边也有官方政府叫什么什么发布的账号,我给他们私信了很多次,他们一直不理我,但最后我还是发了。” 记者:“那这个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呼和:“这个事是真的,火焰也是真的。但是我在上面写错了一个词,那个不是导弹,那个是火箭。因为我是蒙古族,写汉字的时候一时写错。但它确实就落在那个地方,而且当地政府也把那个地方封锁了,政府丶公安丶有关部门都没有说明这是怎么回事。” 记者:“那些照片是你自己的拍的吗?” 呼和:“是我朋友拍的,在北京的蒙古族歌唱家腾格尔他也转发了,好多我们那边的人昨天已经转发了这个事情,今天我随便发了一下,转发就超过1000条了。” 记者:“落下的时候有多少人看到了?” 呼和:“很多人看到了,落下了有那么大的冲击力,留下了那么大的洞。” 记者周五辗转找到名为查干巴日的目击者,他表示,坠毁地点在布龙嘎查,事发后当局立即通知他们撤离。 记者:“你有没有看见火箭落下?” 查干巴日:“看见了。” 记者:“当时冒的是什么颜色的烟?” 查干巴日:“红的丶黄的烟。” 记者:“坠毁的地方离你有多远?” 查干巴日:“1000米左右。” 记者:“有没有人死亡?” 查干巴日:“没有。” 记者:“降落的地点具体在哪里?” 查干巴日:“布龙嘎查。” 记者:“当局有没有叫你们撤离?” 查干巴日:“有啊,就说要撤离。” 记者:“你们现在在哪里?” 查干巴日:“我们在布龙湖。” 记者就此致电内蒙古鄂尔多斯的阿尔巴斯苏木政府了解情况,一名值班人员称事件涉密。 记者:“在网络上看到布龙湖这边有导弹坠落了。” 值班人员:“这个涉密,我管不了。” 记者:“承不承认有这个事情啊?” 值班人员:“好像是有,你再问问吧。” 记者又向鄂托克旗政府查询,但一名值班人员在得知记者身份后立即挂断了电话。 记者:“布龙湖这边有个火箭在这边爆炸了,是这样吗?” 值班人员:“你是哪里?” 记者:“我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 值班人员:“对不起。” 随后他径自挂断了电话。 据设在美国的“蒙古新闻”网站周四报道,这是一枚从中国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又称东风航天基地)发射的导弹。蒙古网民担心坠毁的导弹可能把大量放射物放入空中和周围的草原。 有要求匿名的当地居民周五告诉记者,当局调集周边派出所大批警力协助秘密处理事件。 记者随后向阿尔巴斯派出所查询,一名值班人员回应称该事件是保密性任务,现场已经被清理。 记者:“有个火箭在布龙湖那边爆炸了,知道吗?” 值班人员:“我们不能透露任何消息,这是属于保密性任务。这个地方的现场已经没了。” 记者:“什么叫现场没有了?” 值班人员:“再多的我就无法透露给你了。” 记者:“但这个情况我们在网上都看到了,怎么是保密的呢?” 值班人员:“所以我们现在还在追究网上图片的来源。” 记者:“这是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发射的火箭吗?” 值班人员:“这个你跟有关部门联系吧,我们只是配合上级部门执勤。” 一名叫Urgen蒙古网民在脸书上发帖谴责中国当局宣传所谓的“中国中心论”,“大搞军赛,不管人民生死”,批评中国政府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在南蒙古造成“无数次的人为核污染”,使“阿盟当地沙漠都被烧成焦了。”他还呼吁蒙古同胞为了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们,有一个安全安定的自然和社会环境而行动起来。 至记者周五晚截稿时止,官方仍未报道相关消息。 中国发射火箭坠毁内蒙现场(网络图片) 坠地残骸上有“中国航天”字样,应该属于中国航天发射活动残留的遗骸。(网络图片) 关键字: 火箭 坠毁 内蒙古鄂尔多斯 栏目: 时事见解 首页重点发表: 精品导读 作者: 忻霖

蒲飞 | 国师及主任速成指南

作者:蒲飞 最近在微博上有关各路野生国师和 XX 动态调查委员会主任的话题都挺热闹的。有朋友认为这号人都是呼风唤雨之辈,其实不然,按照本指南做,人人都有国师和主任当。 首先,国师和主任都得有范儿,眼睛无论如何都得戴一个。但是注意了,无框的不行,无框眼镜看起来不稳重,一看就是不得志知识分子。黑框大眼镜也不行,那是太太上的款式,犯忌讳,最近倒霉的主全是戴黑框眼镜就是证明。最好的款式是金边,一来金色显富贵、二来投资成本低,淘宝上一搜遍地都是。况且玳瑁一类的材质有识货的主能看出来真假。金属框的别人一问,就答航天高科材料,二炮那个 XXX 非要送我一个,逼格顿时升高。 着装上,当然是按照新闻联播流行范儿来。比如最近流行田径跨栏小背心,那无论如何得整一个。舍得投资一点的,到北京红都服装店订做几身,顿时大内行走的逼格就出来。纽百伦就不用了,那是前任中堂的款式。当今与现任中堂玩儿的主要是西裤百衬衫,不打领带,袖子挽到手肘部位,这些都是平常要注意学习的范儿。至于不管多大官一人一件夹克衫一类的,切记不能学,那都是前朝的事儿了。如今谁这个打扮往帝都的街上一站肯定被人当作上访流窜人员抓起来,切记不可乱学。 言论上,微博是如今国师们和主任们的主要装逼平台。主页背景就得考究,背景是国旗家里一定没主席,背景大会堂家中住房才两房。这种背景图片的使用者不是乡长就是愤青,逼格低下的一逼。有逼格的是要给别人想象空间,比如红墙啊、一叠红头文件一类,这就有回味了。进不去海里拍红墙不要紧,去故宫呗,图片上谁都看不出来。如果有两个糟钱在手上,那就可以去钓鱼台、大会堂、京西等地弄一桌,把写有自己名字的菜单一拍。我了个去,谁还敢质疑您不是大内的。 在发言上一定不要把话说死,得给别人想象空间才行。比如谈到最近银行的问题就应该这样讲“大哥刚才来了个电话,说强哥有了方案,哈哈哈,拭目以待吧。”即便你这个大哥也就是北海公园扫地的,强哥是楼下储蓄所拉存款的,但拭目以待这几个字,逼格立刻就有了。或者在微博上找几个认证过的地方官员,查下履历,时不时 @ 一下:“师弟,上次在 XX 干部学院(记住,县处级以上一般是干部学院,厅局级以上就是中央党校),讨论时你的观点就不错嘛”。放心,一般官员不会回,即便回了问你是谁,你直接一个笑脸符号,逼格也是飞速上涨。 遇见突发事件了,就弄一个相关图片,加一个呵呵。这样神秘感就出来了,大家都会问啊“老师,这是怎么了?”记得不能回:出大事了、求证一类的词儿,那种是底层屌丝范儿。,国师和主任们得回:“莫慌,过几日自有分晓。”这才是稳坐钓鱼台的逼格。 流行的官场内幕一类的,那是国师们不屑于玩儿的,要内幕起码得局委以上,局委以下的那不是内幕,那就是屌丝花边。也不要着急找不到,翻墙去看一抓一大把。但墙外的用词得改一下,也不要提具体事儿才有逼格。比如大佬们的哪个公子被爆料了,切记不要提事儿。来一句“ XX 这孩子,还真不让大哥省心,唉”再配一个莫名其妙的山水图一类。这逼格,你说自己和大佬不认识,群众都不干。 至于微博流行的政改一类的话题,国师和主任们也可以上。首先记住别发长微博,因为你们这些丫挺的也不如网友懂,但是找逼格就得做内幕状。不要怕内容惊人,只要不指名道姓嚷嚷打倒 XXX ,政府肯定不管。但是为了逼格,先去百度一张中南海的照片,再配这么一段话“看海面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暗涌,大家常说那个事儿,快了”最好再 @ 几个微博公知,效果立马出来。如果有不知趣的过几日来问: X 老师,上次说的政改怎么没见动静。立刻拉黑,或者回一句“安心等”,这个逼格起码是中央国家机关副部级以上。 微博是个名利场,也是个交际场。只要国师和主任们稍稍有点名望,自然有人请教问题。回答的时候按照圈儿话说,永远没有错。比如有人问“老师,最近经济情况怎么样?”就答“风气云涌,自有一变”。如果有人问钓鱼台,则答“穷兵黔武非上国之道,霄小作乱或可略施惩戒”。实在有不吃趣的让帮着喊个冤啥的,发个叹气的表情加上句“地方上在搞什么!”这样的逼格,谁还敢质疑呢? 而饭局这类的场合,则是国师和各路主任必须要适应的游戏场。在天朝,饭局的座次是个大学问。只有傻逼才一去就奔着主位去,得先推脱一番。推也是个学问,毕竟国师和主任们都是大内范儿,用平常的推法跌价。得把首长挂在嘴上推才显得逼格高,比如“哎哟,这位置咋能是我坐的,我也就一动笔杆子的,上次和 XX 同志(最次得是局委)到 X 地去调研,首长让我在次桌坐主位,我都坚持不同意的。”这下,没哪个孙子敢和你抢,推都得把你推到主位上去。第一轮酒祝酒也是学问,如果是纯大内范儿的国师和主任,这第一轮酒得献给首长(最次也是局委哦)。祝酒词得这样“我这次来, XX 同志非常关心,大家端起酒杯,祝 XX 同志身体健康。”如果是有民间范儿的国师和主任,提在位首长就显得逼格不够,得把在民间声望还不错的致仕大佬的名字挂在嘴上,如果大佬挂了就把大佬儿子的名字拿出来挂着“这次我来以前,到德 X 大哥家坐了一下,大哥身体不错很关心现在的局势嘛。咱们第一杯酒就祝德 X 大哥身体健康怎么样?” 国师和主任饭局的成员,一般以副部级以下官员和私企老板为主,如果实在运气衰,遇见致仕大佬来滚饭局的也不怕。致仕大佬如果没犯过错误的一般都在 70 以上,脑子早糊涂了。真遇见了,先把主位让给大佬,再主动把大佬的手拉着“ X 老啊,我是小 X 啊,上次见到 X 老还是在大会堂(海里、钓鱼台都可通用)啊,老首长身体还好不好啊,大姐身体还好不好啊。上次 XX 同志(还是得局委以上)还给我说要到家里来看望首长啊。”致仕大佬听见 XX 同志要来看他,乐还来不及还管你是谁,这一关也就过去了。况且这种饭局来的大佬顶天省部级,压根和 XX 同志够不上。 饭局聊天时,国师和主任们就是发扬逼格的关键时刻。首先海里、西山、大会堂、钓鱼台、京西宾馆等地名要挂在嘴上,如果要装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逼,新六所、 301 、 305 、华东医院乃至八宝山也要显得自己常去。逼格发扬好了,桌上没人管你到底是去看首长还是挂号割包皮。至于提到首长,一定要把握好但凡是局委及局委以上的,都得叫做 XX 同志。除了两个字名字的领导, XX 同志一定不能把姓带上。不带姓你是混大内的,带上姓你就成电视台播音员。而局委以外的首长,都得把职务带上。一是显得熟悉政府运转,另外还可以显得自己和这些人都有工作往来。清样、内参一类的词儿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得结合饭局来,就可以这么来一句“上次我在清样上看见 XX 的名字(饭局当地知识分子就行),这个 XX 也是,有意见通过正常渠道反映么,这么偏激干什么?”你看,逼格也就上来了。首长的家属也是饭局上的话题,记住只要谈及首长的老婆一律叫大姐,这个家里人的氛围就有了。不经意间也要暗示一下首长让自己给孩子办事儿一类的话题,但记住不要点的太明,逼格是打着滚的往上涨啊。 本指南免费供应想做野生国师及各路野生组织主任的有志中青年选用,如有成功者,不求上门答谢。FMN

自曲新闻 | 社科院报告:微博谣言多、用户收入低

中国——《北京晚报》6月25日报道称,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了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3)》。蓝皮书提出,2012年以来,中国新媒体用户持续增长、普及程度进一步提高,新媒体的发展为人们的生产生活等带来了极大便利,但也出现了各种问题,如个人隐私泄露、不良信息传播、谣言层出不穷等,危害了网络环境,损害了人们对网络的信任。 蓝皮书指出,2012年,微博“国家队”异军突起,新华通讯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中央媒体齐齐发力,在微博舆论场尝试主导“微话语权”。截至2012年底,新浪微博认证的媒体微博总数已经突破了11万个。中央媒体微博的崛起,改变了主流媒体应对网络热点时迟缓和失语的状态,提升了主流媒体的网络舆论引导能力。 2012年,中国微博已经成为极为活跃的信息传播空间。2012年下半年中国微博总访问次数达到155.56亿次,总页面浏览量达到739.85亿次,总访问时长达到15.18亿小时。 引发民众讨论的是,蓝皮书认为中国微博用户整体呈现,学历低、年纪轻、收入低、集中大中城市的特征,高中学历以下用户占74.88%,接近3/4,学生有9387万人,是微博用户的最大职业群体。月收入5000元以下用户占到总数的92.2%。其中,无收入群体人数最多,达到9183.5万人,这主要因为学生用户是微博最大的群体。 蓝皮书指出,2010-2012年,反腐案件首次曝光于新媒体上的事件数量依次为67件、58件和31件,3年合计156件,是传统媒体的2倍。 蓝皮书也指出,网络真假难辨,导致网络反腐陷入混乱无序;网络举报信息真假难辨;未经查证的“网络曝光”和“人肉搜索”,容易侵犯公民隐私;网络反腐低俗倾向严重,大多与“情妇”、“二奶”、“包养”等字眼联系在一起。 报道还称,“百个微博热点三成谣言”,但这一说法遭到了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的驳斥,称之为“谣言”,据悉报告原文说的是“事件中出现谣言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一”,并非是说热点事件的1/3是谣言。 报告中称微博谣言多以及用户收入低引发网友的讨论,他们纷纷表示“中枪”。同时也有理性的讨论声音出现。 微博网友“LLBY2010”说,“的确,俺的收入离纳税还差很远呢。但是学历低,收入低这个也是平均吧。这一平均下来,俺又有好几套房子了。现实中,一套都没有。我觉得微博用户的平均学历能至少在专科以上。” 网友“西西弗求肉”认为,“总觉得这些静态的数据意义不大,既然年纪轻,学历就可以再提高、收入也可以再增加。社会变化这么快,微博完全是个动态系统。” 网友“卡通创口贴”,则认为“不是中国微博用户普遍学历低,是整个中国普遍学历低,看看国家每年有多少财政收入投入到教育里,不投资教育,就要投资监狱。” 网友“溏吵栗子”,说“大学生是无收入人群可以理解,但是那个低收入人群怎么解释,微博用户那么多,难道是变相承认中国还有一大批贫苦人民……微博谣言是几个意思?是不是要维稳禁言的节奏。” 易天也表示,用户收入低“这不是证明了微博是无产阶级自己的阵地么?!” 对于《北京晚报》被人民网批评一事,人们将矛头对准常常造谣的官方媒体,作家土家野夫说“一直断章摘句篡改……最大的谣言机之一。”主持人孟非说,“微博上的谣言快则几分钟,慢则几天就会被澄清;其他媒体上的则可能要用数十年。”FMN

自曲新闻 | 厦门警方公布证据称纵火者为陈水总

陈水总的家,图来自中新社 福建,中国——6月7日厦门BRT公交车起火事件造成了47人死亡,随后警方称这起事件为纵火案,嫌疑人身份也被公布并被证实死于这起火灾之中,但外界对此存在不少质疑。6月10日,厦门警方公布了在BRT大火中取得的主要证据。但证据的详细内容并没有公布。 警方的通报中说:“6月5日16时许,陈水总在厦门某售油点购买了汽油;6月7日16时左右,陈水总拉着一个载有编织袋的手拉车离家,之后上了闽DY7396公交车。”警方在起火点提取到折叠式手拉车残留金属架、编织袋残片等相关物品,而陈水总生前曾使用过这些物品。且警方称,在陈水总住处提取到残留汽油的铁桶。 警方还表示,在陈水总家里发现他的遗书。“经笔迹鉴定,陈水总6月7日致妻、女的两封绝笔书,系陈水总本人所写。”此外,“多名同车幸存者指认,陈水总在闽DY7396公交车行驶BRT快1B线进岛方向至金山站与蔡塘站之间时纵火,致使整部车猛烈燃烧。” 不过,厦门市公安局宣传处一位官员对媒体称,“陈水总留下的两页遗书提到身世如何艰苦,为他个人手写。不过因遗书内容会对社会产生负面效应,故不便公开。” 7日的公交车起火事件发生后,媒体披露了警方确定的嫌犯为厦门本地人士陈水总,且腾讯方面证实了陈水总微博的真实性,在他实施纵火之前的6日,陈水总在微博上讲述了他自3月以来因低保被取消、年龄错误而无法领取退休金而上访的情况,据悉他遭遇了有关部门的推诿、拖延。不过在微博上,人们仍提出诸多疑点,认为警方公布的证据不足以证实陈水总就是纵火者。FMN

自曲新闻 | 海南校长带女生开房案:七名律师控告万宁警方

海南,中国——本月海南万宁发生的校长及政府公职人员带6名小学女生开房案件,引起了社会关注,19日有来自多地的7名律师赴海南监督此事,并对万宁警方提出控告。但律师们称,有人被主管部门警告不得代理此案,媒体的稿件也无法见报,律师们也无法接触到女生家长。 5月19日,珠海律师邓树林、广州律师闻宇、王红杰、陈武权、隋牧青、深圳律师梅春来、江门律师王全平共7人到海南为“六幼女开房案”进行公民法律监督。据律师们的微博消息,20日,他们一同到海南省检察院控告海南万宁警方涉嫌伪证和徇私枉法,并要求异地侦办。据悉控告书中提到,律师们要求万宁警方以涉嫌强奸罪立案侦查,如果罪名成立,应当从重处罚。 不过律师们遇到了一些阻碍。珠海律师邓树林19日说, 有热心记者关于七律师海南之行的文章无法见报。隋牧青律师则称,邓树林接到主管部门指令,不得代理受害幼女。珠海司法的官方微博则回应称,“律师管理科室仅是向该律师了解有关情况并提醒,从未禁止 律师依法依规代理案件。”21日,梅春来律师说,“由于女生家长无一人敢与我们接触,调查不得不终止,并宣告失败。” 5月8日,海南省万宁市发生的一起当地小学校长和房管局工作人员带6名小学女生开房的事件。5月15日,万宁市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批准逮捕两名犯罪嫌疑人。媒体报道称,当事女生叙述,因逃课而知道校长的手机号,校长还不停要求她为自己找女朋友。校长在与她们唱歌期间有搂抱行为,并要求一名女生与他同住一间房。女生说,在酒店房间内校长拿出1万元钱要与她们发生关系。FMN

贵州平坝煤矿瞒报12人死亡事故

贵州,中国——新华社5月11日消息,贵州省平坝县大山煤矿10日20时30分左右发生一起瓦斯爆炸事故,目前已造成12人死亡、2人受伤。 报道称,这是一起乡镇煤矿违法生产事故,事故发生后煤矿瞒报下井和死亡人数。后经当地群众举报,当地政府核查后确认了下井人数。FMN

妇联报告称中国留守儿童超6000万

中国—— 人民日报 消息称,全国妇联近日发布《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达6102.55万,总体规模扩大;全国流动儿童规模达3581万,数量大幅度增长。 报道称,此次研究由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承担,在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中抽取126万人口样本量,对其进行统计分析和推断,把握留守流动儿童的数量、区域分布、年龄及性别特征等,儿童年龄界定在18岁以下(0—17岁)。 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0—17岁农村留守儿童达6102.55万,占农村儿童37.7%,占全国儿童21.88%。与2005年全国1%抽样调查估算数据相比,5年间增加约242万。 报告指出,农村留守儿童主要集中在一些劳务输出大省,四川、河南、安徽、广东、湖南5省农村留守儿童占全国总量的43.64%,四川、河南占比最高,分别达到11.34%和10.73%。另外,从农村儿童中留守儿童所占比例来看,重庆、四川、安徽、江苏、江西和湖南的比例已超过50%,湖北、广西、广东、贵州的比例超过40%。 报告显示,城乡流动儿童规模为3581万,比2005年增加了41.37%。在这些流动儿童中,户口性质为农业户口的占80.35%,据此全国有农村流动儿童达2877万。流动儿童最多的省份是广东,占全国12.13%,规模达434万,远远高于其他省份。数量较多的还有浙江、江苏,两省都超过200万人,四川、山东、河南、福建流动儿童也都超过150万人。7省份占全国百分比之和为45.71%。 另外,部分地区流动儿童占当地儿童比例很高,上海市每10个儿童中就有4个是流动儿童,北京和浙江每10个儿童中有3个是流动儿童。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中西部地区的流动儿童在当地城镇儿童中所占比例也异常突出,如宁夏、新疆、青海和贵州分别高达41.76%、41.50%、35.79%和34.43%。 报告指出,学龄前农村留守儿童(0—5岁)规模快速膨胀,达2342万,在农村留守儿童中占38.37%,比2005年增加了757万,增幅达47.73%。近20%的务工父母在儿童1岁前外出,其中30%在儿童出生1—3个月外出,相当数量留守婴儿由于母亲外出不能得到足够时间的母乳喂养。 调查还显示,46.74%农村留守儿童的父母都外出,在这些孩子中,与祖父母一起居住的比例最高,占32.67%;有10.7%的留守儿童与其他人一起居住。值得注意的是,单独居住的留守儿童高达205.7万,这是要特别给予关照的留守孩子。 所有隔代照顾留守儿童的祖父母,平均年龄为59.2岁。这些留守儿童的祖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很低,绝大部分为小学文化程度。 报告显示,城乡流动儿童接受学前教育和后义务教育阶段教育问题亟待解决。学前流动儿童有入园难的问题,接受完义务教育选择继续在居住地读高中和考大学的流动儿童也面临着许多困难。“有异地高考需求的流动儿童”在个别省份十分集中,广东、北京、上海排在前三位。 报告还显示,学龄前和义务教育阶段的儿童中,留守儿童的性别比低,流动儿童的性别比高,说明家长往往带男孩进城,把女孩留在家乡,让男孩享用较好的生活和教育条件。而在16—17岁大龄儿童中,流动儿童的性别比低,留守儿童性别比高,说明家长会选择刚完成义务教育的女孩进城早就业,由此导致她们只能进入技术含金量低的、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业或传统服务业,缩小了女孩向上发展的空间。FMN

主管部门要求加强正面宣传、严管媒体人微博

中国—— 中国新闻出版网 4月16日报道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近日下发《关于加强新闻采编人员网络活动管理的通知》,要求加强新闻采编人员使用网络信息、开通个人微博等网络活动的管理,同时要求媒体加强正面舆论宣传,不得擅自使用境外媒体信息。 《通知》要求,新闻采编人员要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 积极利用传统媒体、新闻网站、博客、微博等载体传播主流信息,引导社会舆论,自觉抵制有害信息的渗透和传播 ,不引用、不报道未通过权威渠道核实的网络信息,不传播、不转载网上流言、传言或猜测性信息。 《通知》中提到3个“进一步”,即进一步规范新闻采编行为、进一步加强媒体新闻网站管理、进一步加强博客和微博管理。其中,关于进一步规范新闻采编行为,《通知》要求,严格新闻单位采编活动和编审流程的管理,防止为片面追求轰动效应、发行数量、收听收视率而造成失实报道。 未经批准,各类新闻单位均不得擅自使用境外媒体、境外网站的新闻信息产品 。 关于进一步加强媒体新闻网站管理,《通知》要求,新闻单位须加强新闻网站内容审核把关及新闻采编人员网络活动管理,要按照传统媒体刊发新闻报道的标准和流程,严格审核所属新闻网站发布的信息。禁止将网站及网站频道的新闻采编业务承包、出租或转让,禁止无新闻记者证人员以网站及网站频道名义采访或发稿。未经核实,新闻单位所办新闻网站不得擅自发布新闻线人、特约作者、民间组织、商业机构等提供的信息。 关于进一步加强博客和微博管理,《通知》要求, 新闻单位设立官方微博须向其主管单位备案,并指定专人发布权威信息,及时删除有害信息 。新闻采编人员设立职务微博须经所在单位批准,发布微博信息不得违反法律法规及所在媒体的管理规定,未经批准不得发布通过职务活动获得的各种信息。 《通知》对于加强和改进网络新闻舆论监督也作出明确规定,要求新闻单位不断加强和改进舆论监督。新闻采编人员不得利用舆论监督要挟基层单位和个人订阅报刊、投放广告、提供赞助;不得在网络上发布虚假信息,未经所在新闻机构审核同意不得将职务采访获得的新闻信息刊发在境内外网站上。 此外,《通知》指出,各地新闻出版行政部门和各新闻媒体主管主办单位要切实履行属地管理、分级管理的职责,强化对本地媒体、所辖媒体和中央媒体在地方记者站、分支机构、新闻网站地方频道新闻采编人员及新闻业务的监管。对新闻采编人员以网络为平台牟取非法利益等行为,要坚决制止,依法严肃查处,并视情节限期或终身禁止其从事新闻采编工作。FMN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