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

All

Latest

自由亚洲 | 浙江中国民主党人吕耿松星期四遭杭州警方传唤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浙江中国民主党人吕耿松星期四遭到杭州警方传唤,这是今年以来他第三次被杭州警方传唤。 据维权网报道,2月13号,杭州市西湖区国保警察来到浙江中国民主党人、维权人士吕耿松的家中,将他带走。本台记者接通了刚刚从派出所回到家中的吕耿松先生,他说,警方把他带到派出所审讯室,把传唤证给他,说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这次传唤我是因为杭州有个律师最近发起了“千万公民大联署”的活动,主要是要中国政府通过其已经签署的《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我只是一个签名者,他们以为我是发起人。“ 今年1月份,吕耿松两次被杭州市国保及西湖区国保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进行传唤,并遭到抄家。吕耿松说,浙江警方对中国民主党人严加控制: “我们本来每个星期五要到吴山开会,当地警方不允许,我们出去集会都要先通报警方去哪里开会,警方控制我们无非是 “老三篇”不准参加明主党活动,不准参加维权活动,不准发表政治敏感问题的文章,一旦发表署名的有关敏感问题的文章,他们就抓你。” 维权人士吕耿松,浙江省杭州市人。1983年毕业于杭州大学历史系。曾在浙江高等公安专科学校任教,但因为支持民主运动而在1993年被开除公职, 2000年香港文化艺苑工作室出版了他的《中共贪官污吏》一书。2007年8月24日被抄家拘捕,2008年2月5日,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杭州的中国民主党人士陈树庆说,吕耿松在2011年8月23日刑满释放后,继续从事维权活动: “现在浙江警方仍在对中国民主党人士采取高压政策,累计起来,浙江中国民主党人士已经坐牢上百年,全国累计起来已经上千年。但是我们中国民主党并不害怕这些打压,因为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一直在关注我们,警方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陈树庆说,今年以来,吕耿松被杭州警方传唤了三次,有时会被被限制人身自由好几天: “警方最近对吕耿松管的比较严,去抄他的家,抄走的东西很多没有还给他,他一直帮助其他访民维权,他自己原来也是一个警察,所以警方有点害怕他。” 杭州的中国民主党人士陈树庆说,杭州维权律师王成发起的联署活动,是呼吁中国政府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项活动得到很多有识之士的支持,仅仅浙江一个省份就有一百多人签名。 (记者:高山 / 责编:嘉华)

自由亚洲 | 旅欧民运团体举办纪念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5周年活动

二月六号是中国民主党在国内正式宣布依法组党后,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十五周年纪念日。为此,该党荷比卢总部将推出一系列纪念活动。 一九九八年,在国内的一些异议人士依据中共制定的法律在国内正式宣布注册成立中国民主党,九九年二月六日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二零一一年流亡荷兰的陈忠和先生,亲自参加了这次组党活动,并且担任湖北党部主席,在九九年的全国代表大会后,担任全国轮值委员会第二任主席,后被捕判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刑满后流亡荷兰。现在是荷比卢地区中国民主党的负责人。为了纪念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十五周年,从现在开始,荷比卢总部将推出一系列的纪念活动。关于这个系列纪念活动,记者采访了陈忠和先生。 陈忠和先生首先对记者说,“大家都知道,一九九八年公开正式组党的中国民主党,是中国在最近半个多世纪,也就是中共建政以来最重要的一次组党活动。这次活动因为潜在的对中国社会产生的影响非常大,所以立即遭到中共的残酷打压。但是十五年来人们都看到,到目前为止,很多当年的民主党人在国内民主运动中依然发挥着非常大的影响。至于海外,在美国、东南亚和欧洲几乎到处都有在这次运动中形成的民主党组织。所以纪念总结这次组党,对未来中国民主运动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关于计划中的活动,陈忠和先生对记者说,“我们计划从几方面回忆、宣传、总结当年的组党历史,以及对未来的影响和教训。为此,第一,荷比卢分部将会组织座谈会研讨交流。第二,我们将会请在海外的民主党各总部从海外的角度总结回顾那次组党。第三,我们准备请政治学、历史学学者和我们一起从更远的距离总结这次组党的经验教训。” 关于这次纪念活动,陈忠和先生最后说,“我认为,尽管我们为这次组党付出了沉重的学费,但是对于和平非暴力地走向民主社会,第一,中国民主党一定应该以各种形式存在下去;第二,在中国大陆,一定还应该继续有各种形式的组党活动出现,至于究竟怎样出现,我们希望纪念十五周年能提出一些值得讨论的看法,值得借鉴和尝试的方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导。

维权网 | 浙江中国民主党人“饭醉”,杭州警方如临大敌

(维权网信息员张春江报道) 2013 年 9 月 21 日,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成员徐光因参加经济适用房维权活动被杭州警方行政拘留 10 天。 10 月 1 日徐光期满释放,浙江中国民主党人前往迎接,但遭国保截拦。因在拘留所绝食一星期,徐光的身体到最近才恢复。 10 月 15 日,徐光为了感谢他行拘释放时民主党同仁对他的迎接,在西湖区九莲庄祺家土菜馆设宴请客,他委托吕耿松把朋友们召集起来,大家一起“饭醉”。这本来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一件十分平常的事,但杭州当局却非常紧张,如临大敌。 上午 11 点,陈树庆刚到吕耿松家,自行车还没有放好,就接到拱墅区国保打来电话,问陈树庆是不是要外出吃饭。陈树庆说,你知道了,就不要问了。国保说,你不要吃了,赶快回来!陈树庆说,为什么要回来,难道我跟朋友吃顿饭的自由都没有?国保说,我有压力,你快回来吧。陈树庆没有再理他。不久,翠苑派出所张所长光临吕家,这时戚惠民、苏元真都也都到了吕家。张所长问吕耿松是不是要到后面去吃饭,吕说是的。张说你在家里吃,叫几个朋友我不干涉,但外面不能去。吕问他:“张所长,你是执法的,国家有哪一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到外面去吃饭的?”张说不出来,说是上面的命令,他有压力。吕幽默地说:“我已听到了你叫我不要到外面吃饭这句话了,到时我可以给你作证,你已经完成任务了”。张所长跟戚惠民等说了几句话走了,走时还一再关照:“不要出去了”。 11 点 20 分左右,邹巍、高海兵、吴远明先后打来电话,说他们被国保控制了,邹巍已经被国保叫到饭店里了。高海兵出门时被看守他的人追赶,后者竟将高海兵乘坐的公交车拦住,简直无法无天。毛庆祥和胡臣在路上也不断接到国保叫他们回去的电话,催他们回去。总之,没有出来在家里被堵截,已经出来的就不断接到国保电话。       11 点半,苏元真、毛庆祥、王富华、吕耿松、戚惠民、陈树庆、徐光、魏祯凌、吕国利、胡臣、谭凯等来到祺家土菜馆,翠苑派出所立即派三个协警紧跟。不久,西湖区、拱墅区、上城区、下沙开发区和杭州市国保在市国保副支队长蔡月丹的带领下都拥进了小小的土菜馆,加上片警、协警大约有十四、五人,超过了徐光请的客人。饭店里的老板娘和伙计也许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景:一群人坐在那里喝酒吃饭,另一群人在旁边呆呆地看着,嘴里不停地叨着“快点,快点”。他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些人,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徐光和客人们谈笑风生,他们谈苏联、东欧共产国家的垮台,谈齐奥塞斯库、萨达姆和卡扎菲的下场。苏元真教授给国保“上民主法治课”,吕耿松则向蔡副支队长讨还被抄走的四台电脑。还有不知谁问站在那里看吃饭的一个国保:“你这样站着看我们吃饭,象个孩子,难不难为情?”那国保红着脸说:”有什么难为情的!“。      下午 1 点半,徐光和客人们虽然意犹未尽,由于国保的不断催促,也只好离开饭店,各自打道回府。

自由亚洲 | 中国民主党党员为营救王炳章在联合国总部前绝食

为呼吁尽快释放王炳章,中国民主党党员杨维峰和张成亮与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一起,10月7号开始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举行五天24小时绝食。 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为绝食团团长。此前,他与杨维峰和张成亮,以及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已经有过三天的绝食。而中共方面尚未有任何改善王炳章境遇的表示。 王炳武:“我们这种请愿活动已经达到这个地步的话,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希望习近平主席能够网开一面,用博爱、大爱的心,从人道主义的观点出发,能够释放我哥哥。” 王炳武说,王炳章已经在监狱单独关押11年,曾三次中风,身体和精神状况非常不好。 王炳武:“我们在这边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王炳章单独关押这种酷刑。单独关押11年,这本身就是酷刑,是违背联合国人权宪章的。因为联合国宪章说,15天单独关押已经就是最大的酷刑,而王炳章已经在监狱里11年之久。” 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从温哥华赶来,与参加绝食的杨维峰和张成亮握手问候。 王玉华:“很感谢大家对营救王炳章的努力和贡献,甚至有的朋友都不顾一切来绝食。这些精神真的非常非常感动。我作为大姐,我就代表我们全家人谢谢他们。” 王玉华说,王炳章已经66岁,只是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却坐牢11年。 王玉华:“他年纪这么大了,根据他的身体状况,应该允许他保外就医。而且他也没办坏事。我觉得他就是为了中国好,民主自由,为了人权,这个是很起码的一个要求。中国要进步、要开放,起码这些应该跟上世界潮流。” 参加绝食的中国民主党党员、33岁的杨维峰此前也参加了王军涛博士发起的在时代广场“陪王炳章坐牢” 活动。 杨维峰:“同囚计划28天,我也有参加,在(囚笼)里面还能看到人来人往,我都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更何况他一个老人,自己单独关押,而且整整11年。我觉得,唉,人都会崩溃的。王炳章博士有来信,刚刚到的,他现在身体已经很差了。他的妹妹王玉华有和我讲,他现在讲话都讲不清楚。” 王炳章的儿子、随了母亲姓的宁汉士(Hans Ning)感谢许多人为父亲所做的努力,希望此举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他称中共是令人恐怖的敌人(formidable foe),人们怀着美好的意愿,成功与否他本人不报太大希望。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表示,将在时代广场继续每个周末为王炳章博士和其他政治犯征集签名,表示声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维权网 | 中国民主党人徐光行拘获释,杭州国保如临大敌(图)

(维权网信息员杜小刚报道)浙江中国民主党人徐光 9 月 21 日因参加经济适用房维权,被杭州市公安局景区分局处以治安拘留十天,今天( 10 月 1 日)是他期满释放的日子。这本来是一个平常的维权案子,但由于徐光中国民主党人的身份,杭州当局对徐光释放如临大敌。前天( 29 日),国保就警告陈树庆在徐光出来时不要去接他。昨天下午 2 时,杭州市西湖分局翠苑派出所李警官到吕耿松家里,说是“国庆节问候”,但反复关照吕明天不要外出。吴远明因不在家里,接到国保七、八个电话,叫他明天不要外出。今天凌晨 5 点 40 分,吕耿松骑电瓶车冲出大门,守候在门口的协警没想到他这么早就出门,楞了一下,被吕甩在后面。 守了一夜的三个协警匆匆骑上车子追赶。早上 6 点 10 分,三个协警在古墩路上的古墩桥追上吕耿松,拦住去路。协警问吕哪里去,干什么?吕说走到三墩走亲戚。协警说,到三墩路这么多,我们一夜没睡,吃不消跟了。吕说,吃不消你们就不要跟了。协警说,把你丢了,我们每个人要罚 300 元,我们一共才一千多元一个月。这时,吕耿松妻子汪雪娥打电话给他,说派出所所长来找她了,叫吕不要再去了。于是吕耿松只好返回。 6 点零 5 分,陈树庆下楼准备去接徐光,马上被拱墅区国保和其他两个便衣拦住,不管陈树庆如何力争,国保都不让他走。国保告诉他,为了阻上陈树庆去接徐光,他 4 点钟就来了,几乎一夜没睡。吴远明、萧利彬从昨晚起也分别被几个人看住,脱不了身。    7 点 20 分左右,楼保生、王富华、陈子亮、戚惠民、祝正明及王东海的夫人程云惠到达杭州市拘留所,他们一边等徐光,一边拍照留念。这时,杭州市国保支队长蒋晓明和郑博等国保带了十几个人突然冲出,将楼保生等人带到三墩出所。他们还想带走程云惠,程说我女儿还在睡觉,她醒来后没有人照顾,蒋晓明等只好放了程云惠。楼保生和王富华在三墩派出所关了一个多小时,警察强行将他们手机中的照片删除。 8 点 40 分,楼保生和王富华分别被上城区国保大队朱大队长和上城区紫阳派出所副所长带领的七、八个警察和两辆警车带到紫阳派出所盘问,一直关到下午 3 点 40 分才放出来。    上午 9 点左右,徐光打电话给吕耿松,说他 8 点多从拘留所出来,现在正在同德医院看病。吕耿松立即骑电瓶车要去同德医院,但被看守的协警拦住。吕说,我生病了,要去同德医院看病。协警说,领导说过了,今天你不能外出。吕说,那你叫你们领导来给我看病。协警电话请示后,说同德医院这么点路,我们陪你去。徐光因在拘留所绝食七天,身体非常虚弱。他对医生说,他因经济适用房维权被行政拘留十天,为抗议杭州市政府狂征暴敛,他绝食七天。医生一听到“维权”这两个词,好象被电触了一下一样,立即说:“你不要跟我提维权二字,只说你的病情。”徐光问医生:“在拘留所里,他们把我和爱滋病人关在一起,要不要紧?”医生说,一般来说没有关系,但还是做个血液检验吧。”接着,他就去抽血和挂盐水。因身体实在太虚弱,徐光路也走不动,是由他亲戚架着走的,他妻子看见有个病人的轮椅空着,就问他借了轮椅,把徐光推到化验室。 在徐光挂盐水时,西湖区国保来了,强行把吕耿松赶出了医院。吕耿松对国保说:“这么点小事你们都要大惊小怪,大动干戈,这说明共产党太脆弱了,脆弱得象一张纸一样!”同德医院管车子的保安听了后接着说:“不大动干戈共产党早就完了!” 吕耿松回家后,吴远明、苏元真、谭凯都去同德医院看过徐光。谭凯说,他去的时候,国保已经把守在那里,一个国保和两个协警强行把他押上警车,直接把他送到家里,看到他把门打开才离去。

维权网 | 浙江中国民主党人隆重纪念国际民主日(图)

(维权网信息员周婷婷报道) 2007 年 11 月 8 日,第 62 届联合国大会以协商一致的方式通过决议,将每年的 9 月 15 日定为国际民主日。决议决定从 2008 年起,国际社会在每年的 9 月 15 日举办国际民主日活动。 为了响应联合国决议,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部分成员和部分维权人士今天( 9 月 14 日)在杭州吴山举办了座谈会,纪念第三个国际民主日,并畅谈中国民主宪政的前景。与会人员有:苏元真、萧利彬、陈兆容、刘进成、席传喜、杜黔佼、王富华、沈建民、吕耿松、楼保生、诸洁明、黄国安、戚惠民、高海兵、来金彪、陈子亮、胡臣、李洪康等。与会者认为,民主是时代潮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任何专制统治者企图阻挡这股潮流,都是徒劳的。与会者还谈到了在网上流传的刘亚洲将军的《政治体制改革新思维》一文,认为作为中共军队的一名上将、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将军有这样的见识,实属难能可贵。特别是刘亚洲将军在文章中提到了“人家中国民主党成立已十五年了”,说明中国民主党在中国军队的高级将领中已经有了深刻的印象和一定的地位。虽然这篇文章是否真的为刘亚洲所写还有待明确,但人们至今尚未看到刘亚洲将军“辟谣”,这不符中共的贯例,所以在没有相反的证据出现之前,有理由认为此文系刘将军所写。与会者还讨论了昨天发生的王功权先生被刑拘一案,认为中共当局这是在玩火。 习近平上台来发生的一系列打压人权活动人士和维权人士的举措,实际上是在做毛泽东所说的“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的愚蠢的事,它把知识分子和底层民众都赶到了一起并逼到悬厓,无意中培养了自己的拙墓人。为习近平先生计,他应该悬崖勒马,停止对持不同政见人士和底层民众的打压。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