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民潮

法广|胡润:中国六成富人未来三年拟投资海外美国是首选

胡润研究院公布最新调查报告胡润杂志联同Visas Consulting谘询公司所发表的一份名为《2016移民与中国高净值个人》的年报指出,中国超过六成最有钱人,计划在未来三年投资海外物业,而美国的洛杉矶、旧金山和西雅图这三个城市是他们的首选。年报指出,这些富人因为人民币贬值以及大陆过分炽热的地产市道,而萌生海外投资的念头。年报披露,中国最有钱的高净值个人中,大约有56%表示对人民币持续贬值感到忧虑。人民币兑美元从夏天以来已经贬值10%。年报的信息是来自与大陆240个高净值个人的对话接触所得,他们平均的身家,在8月至10月期间,值2700万人民币。这些人当中有些已经移民海外,或计划移民。胡润说:“人民币的贬值,或可能导致中国一线城市的地产泡沫化,已经成为高净值个人的关注焦点,从而使得他们认真考虑到海外投资。”根据彭博的数据现实,从2011年开始,5年以来深圳的楼价飙升了205%、上海94%,远远超越其他城市,包括旧金山、伦敦和洛杉矶。胡润说,大陆估计有134万人的身家超过1000万人民币,“其中有六成,即约80万人,可能在未来数年间投资海外的物业”。在众多移民及投资的热门地方之中,美国是富人的首选,余次是英国、加拿大、澳洲和新加坡。Visas Consulting的一名移民谘询专家说,如果计算下一代的教育、居住环境和资产报章等因素在内,高净值个人几乎个个都选择北美洲。年报现实,有17.8%的人选择洛杉矶,与去年的数字相同,余次是旧金山的13.2%、西雅图的12.8%以及纽约市的11.6%。只有1.1%的人选择香港作为移民的选择,比起去年的2.2%有着明显的下跌。

Read More

微思客 | 许知远:一个移民者的故事

丝质屏风,悬挂的八角灯笼,白墙上的仕女图,还有热气腾腾的炸酱面,看得出,这家餐馆试图营造老北京的气息。在过去十多年里,这种气氛已日渐消亡,到处是宽阔的马路、玻璃幕墙大楼、闪烁的广告牌,悠长的历史似乎全然消失了,它像是一座新城。 我和他坐在饭桌前聊天。他是这家餐馆的老板。他今年四十岁,毕业于富有盛名的清华大学,和他那一代中很多人一样,Tiananmen事件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经历。游-行、人-潮,坦-克与鲜-血,让他体验了强烈的激情与幻灭。...

Read More

羽戈:李嘉诚跑了,我们还得慢慢熬

不管你怎么感慨,却不得不承认商人的优势,他们至少可以用脚投票。老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商人无德。西哲则云,有商业的地方,便有美德。结合中西,我以为商人的德行,正体现在他的脚上。从理论上讲,商业最发达的地方,往往拥有充足的自由与公正,反之,当商人纷纷跑路,则叫人怀疑,这个地方究竟还剩余多少自由与公正;叫人担心,这个地方是否还适宜正常人生存。 不能用手投票,尚可用脚投票;倘连用脚投票犹不可得,才是最大的悲剧。用手投票是一种权利,用脚投票则是一种资本。所谓“贫贱不能移(民)”,大资本家李嘉诚跑了,贫贱如我等,还得慢慢熬。

Read More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最近中国官方公布数据,称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连续三年净减少。立刻有不少反节育派(自称是反计生派)大呼“人口危机来临”,认为必须迅速调整生育政策,否则“在持续低生育率之下,未来将产生不可控制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一系列的困局将无法逃避”。持这种观点的人或是不具备专业知识,或是欺负没有专业知识的人,编造出这个“逗你玩”的假命题。中国的失业远比官方承认的严重中国官方公布的2014年失业率有两组,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09%;调查失业率是5.1%。过去五年来,中国的官方公布的城镇登记失业率一直保持在4.1%不变,以不可靠闻名于天下,实际情况远比官方宣称的严重。前总理温家宝曾在2010年3月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公开宣布:中国失业人口有2亿。必须指出的是,这2亿之外还有很多未充分就业人口,因为政治原因不得不列入“就业人口”行列。以钢铁业为例,中国约有800家钢铁企业,就业人数超过350万人,不仅是地方拉动GDP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更是地方财政税收来源与重要的就业渠道。这些年钢铁业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2012年达21%),即使如此,各地的钢铁厂却不敢关门,在亏损的状态下也坚持生产,因为各地政府“眼睛都在盯着企业,要完成GDP和税收指标,以及保障当地就业。如果一停产,银行就会上门,政府也会上门,职工也不会答应。”(《人民日报》10/10/2013:【中国“失速”的真相】(二)亏损也要过剩生产)。中国产能过剩的行业有几十个,不少都处于亏损也要生产的状态,企业勉强雇佣的工人实际上处于半失业状态。此外,由于就业市场一直处于供给过度状态,已就业人员当中有不少人的收入仅够维持最低生活水平,廉思《中国底层青年的生存困境和出路》集中分析了这一问题。另外一种现实的压力就是中国这一“世界工厂”正进入萧条时期,将导致数以亿计的工作岗位丢失。1月22日,原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在2015冬季达沃斯论坛表示,由于工资上涨,中国将有1.24亿人的制造业岗位转移至其他发展中国家。目前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是9.4亿,一旦失业人口达到3亿,真实失业率相当于32%。如此高的失业率,加上大量50岁以上的人被迫提前退休,这种状况下,夸大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减少的危机,纯粹是反节育派“逗你玩”生造的一个伪命题。移民潮高峰引发各国遣返潮中国在数年前就已成为全球第四大移民输出国,通过各种渠道释放本国的人口压力,其中不合法的移民数量超过合法移民。中国究竟往外迁徙了多少人口?中国政府也想理清这笔糊涂账。国务院侨办为此做了《华侨华人分布状况和发展趋势》这一课题,其中的数据是,全球华侨华人总数约5千万,改革开放之后的新移民约占近4千万。自21世纪以来,东南亚在外移人口当中的占比已降至73%左右,北美、欧洲、大洋洲、日本与韩国等地的华侨华人增长较快。4千万人仅及中国官方公布的人口总数14亿的3%左右,因此中国并没感到人口压力减轻多少,但对于世界各国来说,移民与中东非洲难民的涌入,都是一个头痛的问题。仅2014年上半年即有6万名非法移民登陆意大利,最后转道到了法国与其他欧洲国家,引起欧盟国家强烈反应。在经历了人道与本国现实的两难考虑后,不少国家开始提高移民门槛,用高额罚款惩罚雇佣黑工的雇主,并陆续遣返非法移民。《中国新闻周刊》曾发过一篇《国际民工返乡潮:被遣返的梦想》,该文引用了一些资料:2006年中国向境外累计派出各类劳务人员382万,以后外派劳工仍在增长,但“黑工”的数字可能远高于合法外派者。在全球失业潮背景下,“黑工”们如同过街老鼠一样被追打,最终被迫回国。从2008年11月开始,北京接收的境外遣返人员显著增长,仅2008年就接收了5024个境外遣返人员,比上一年增长了10%。这个数字不包括自返和当地移民局未通知的人员。必须说明的是,在欧美各国打“黑工”被抓的大陆华人,只要是非法入境者,就不会在出入境管理机构的档案库中留下指纹,这些人可以任意编个名字与出生地,中国方面查无此人就不能遣返。因此,被遣返的人只占非法移民当中的极少数。俄罗斯的中国非法移民据说高达100万,2008年2014年,加拿大据说共遣返2472名中国人,其中206人系逃犯。中国移民非洲,难免新殖民主义之讥目前世界人口突破70亿,其中82%的人口即57亿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和地区。为了寻找更好的生活,移民成了最快捷的方式。据2013年联合国“国际移民和发展”高级别对话公布的数据,2013年世界移民人口数量达到2.32亿,占世界人口总数的4.2%,2000-2013年间,移民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2.2%。截止2010年,从发展中国家迁往发达国家的移民人数约7429.7万人,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移民约有7315.8万人,二者数量接近。非洲国家人口增长速度高居全球之首,该地战乱和自然灾害频发,宗教和政治冲突纷繁,艾滋病高发,不少非洲国家长期为难民问题所困扰。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UNHCR)公开资料,非洲大陆目前有1700万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部分难民通过各种渠道偷渡至美欧等发达国家。即便是这样一个充满各种风险且盛产难民之地,居然也成了中国人移民淘金之地。据《动荡非洲:中国移民新沃土》(《广州日报》2013年11月13日)援引数据,2012年底非洲华人总数已超过100万,成为中国冒险家的“新乐园”。只是这些冒险故事并不全然灿烂,比如广西上林县(国家级贫困县)有1.2万人在非洲加纳非法淘金,因对当地生态破坏严重,引发冲突,有逾千人被遣返。哪怕是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国企巨头,也因为与当地政府、民众因环保、劳工权益等问题发生不少冲突,每次冲突就导致部分移民被遣返。非洲国家自身的人口负担很重,当然不可能接纳大量外来移民。据国际劳工组织新闻今年1月公布的资料,2015年南非的失业率将排到全球第8位。但中国移民在这国家有20万之多,其中一半左右是非法移民,南非警方正在想法缉拿遣返(据Peter Gastrow《南非中国黑帮与犯罪组织》)。随着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增加与移民涌入,不仅发达国家指责中国在非洲掠夺资源,非洲人也纷纷指责中国人在那里进行掠夺资源的新殖民。非洲国家遣返移民的方式可不象欧美国家仁慈,中国移民因此遭罪的不少。中国失业人数与全球总数接近日内瓦(国际劳工组织新闻)每年都发布全球就业人数报告,但都是按地区列明数量,比如中国所在的亚洲列了东亚、南亚,却未列国别。据该机构《2014年全球就业趋势》数据,2013年全球失业人数已达到近2.02亿。失业率为6%。这个数字应该未包括中国的实际失业人口(最多是登记失业率人口)。其中约7450万在15至24岁年龄组的人为失业者,青年失业率为13.1%。今年1月20日,该机构发布2015年全球就业形势预测报告,称今年将再增300万失业人口,而在未来4年内还将再增800万。综上所述,可以归纳本文结论:一,在全球失业率普遍偏高、青年就业危机普遍化的情况下,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减少并非“危机”;二,人口增长是否合理,必须与本国失业率、资源承载能力综合考虑;三,中国的移民潮与移民遣返说明,世界不会再无限制承接中国人口。在中国现有失业人口高达2亿、还有1.24个中国人行将失去工作的情况下,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减少将引发一系列危机纯粹是反节育派“逗你玩”的伪命题。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