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官場

All

Latest

強拆喪心病狂 百姓只有噩夢

國家領導人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再次提到「中國夢」,承諾「要使人民都過上美好生活」。可惜,對許多神州百姓來講,現實中沒有安居樂業的美夢,只有痛失家園甚至賠上性命的噩夢。 內地強拆醜聞層出不窮,無日無之,昨日一天就有多宗暴力拆遷徵地事件曝光:河南新鄉一對年近七旬的夫妻,十多間房屋數天之內被夷為廢墟,兩人不堪打擊,雙雙進了醫院;甘肅天水麥積有六條村的耕地近日被強行推平,大量農作物被毀;山東青島黃島區某村近日被揭發,二百畝耕地去年七月一夜間全部被毀,村幹部先斬後奏,逼迫村民領取徵地補償。發展商佔地霸田無所不用其極,百姓失去土地想討個「說法」也屢遭打擊和迫害,河南一名二十二歲少女因不滿強拆上訪,竟被保安當街扒光衣服示眾。 有恃無恐的發展商不僅隨意打壓、侮辱失地農民,更隨意剝奪其生命。在過去的一周,四川、河南、湖北分別發生抗議強拆村民遭施工企業車輛輾死的血腥慘劇。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發展商為了賺錢而喪心病狂,多少血肉之軀消失在推土機的巨輪之下,多少人為了保衞家園家破人亡。 順我者昌 逆我者亡 每一宗強拆慘劇的背後,都有着驚人的相似之處,都可以看到官商勾結的罪惡黑影。往往是民眾與開發商因強拆引發利益衝突,有抗爭者遭暴力致死,然後官方出面「主持公道」,企業付出「可觀」賠償了事。與霸地建房的巨大利潤相比,區區賠償金不過九牛一毛,發展商豈有不配合政府,花錢消災的道理?而一旦調解失敗,矛盾升級,甚至釀成群體事件,當局則會以「維穩」為藉口,不惜動用武力鎮壓,控制局面。號稱「人民」政府,早已墮落為權貴階層的看家護院,打手幫兇。 正因為執政當局漠視百姓生命,罔顧最基本的公平正義,處處「吹黑哨」,才導致發展商有恃無恐,為所欲為,自信用金錢可以擺平一切,甚至可以收買人命。事實上,政府與發展商已經成為利益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據官方數據估算,去年內地政府和銀行來自房地產的收入接近五萬億元人民幣,約佔當年房地產業銷售額七成五。在官員眼中,房地產是會生金蛋的鵝,為地產商保駕護航自然被視作「職責所在」。明乎此,官老爺對強拆悲劇視而不見,見而不理,也就不足為奇。 從「發展是硬道理」,到「沒強拆就沒有新中國」,老百姓已經付出太多太高的代價。流離失所的村民,推土機下血肉模糊的身影,正是對所謂「中國夢」的巨大諷刺。 東方日報

庹震上任大半年 打壓加碼終爆煲

【明報專訊】53歲的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原籍河南方城,曾任北京《 經濟 日報》總編輯、新華社副社長等職,去年5月空降廣東。與此同時,曾在新華社任職的廣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楊健出任南方集團黨委書記。此後,南方報業集團旗下傳媒(即「南方系」)空間受壓,今次「獻詞」事件實際上點燃了積壓已久的怒火。 由於熟稔傳媒運作,庹震除事先傳達各種禁令外,還經常直接插手編務,「手伸得很長」。有內地傳媒人稱,官員臨時起意,要求刊登或不登某篇報道的情很常見,這時編採人員的選擇有服從、「講價」或「抗旨」,由於「抗旨」多會導致失去飯碗,所以「講價」交涉或以曲筆表達真意的做法十分常見。這名傳媒人認為,庹震此舉是為向中央顯示他有能力管好南方報業,但令他在社會輿論大大失分。 去年京雨災8專版被撤 庹震、楊健上任後,南方集團擴大內部「審讀」制度,至北京「7·21」雨災後,《南方周末》8個專版被撤換,審讀員刪掉平民遇難者的故事,只保留殉職官員的報道。有分析稱,南方報業集團的社委派往子報做總編,代替了原本相對獨立運作的各子報負責人,相當於宣傳部能夠直接掌控各子報,敢於「踩界」的前線編輯記者也失去了「保護層」。 昨日在微博上,「庹」字禁止搜尋,有網友以「一坨」「尺度君」代替。有網友找出庹震在1980年代做記者時的舊作,他當時寫的負面報道尚可上頭版,但今日他卻刪除別人寫的負面報道。 明報記者

明镜新闻网 | 陈克贵被判处三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

陈光诚大哥陈光福 山东省沂南县人民法院周五开庭审理陈克贵被控故意伤害罪一案,当地时间傍晚,法庭宣判,陈克贵被判处三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作为父母的陈光福夫妇措手不及,被拒之门外,无法旁听。 周五,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被控故意伤害罪一案闪电开庭。作为被告父母的陈光福夫妇却被拒之门外,不能在庭审现场旁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北京时间下午17点45分左右在推特上发布信息称,陈克贵一案庭审已经结束,法庭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 据胡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提供的信息,陈家是在距离开庭时间还有四个小时的时候,才从代理律师王海军那里得知今天开庭的消息。根据法律规定,法院应该至少提前10天通知被告以及家属。 儿子受审,父母被拒门外 在抵达法院之后,一些原本与法庭审理并无关系的公安人员出现在门口,将陈光福夫妇阻拦在外,称他们俩被列为本案的证人,所以不能进去,要在外面等候传唤。但是截至记者与胡佳通话时,并没有法庭相关人员前来传唤陈光福夫妇上庭作证。但即使是要作为证人,法院也没有提前发出任何的通知。通过这样一种手段来将作为被告父母的陈光福夫妇拒之门外,但山东沂南县法院还自称审理是"公开"的,"欢迎媒体记者采访",胡佳认为司法机关的这种处理方式简直就是"荒谬"的。 这一案件显示,即使在陈光诚离开中国,远赴美国留学数月之后,当局对于其亲属的压力丝毫未减。据维权人士胡佳透露,由于开庭时间是在美国的夜晚,陈光诚无法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通知华盛顿国务院,因此委托胡佳在北京帮忙联络美国驻华大使馆、欧盟使团以及欧洲国家驻华使馆中一直关注陈光诚以及陈克贵命运的官员。胡佳说:"就是通过舆论,以及国际社会的外交渠道,加大对中国政府的压力。这个多多少少会给陈克贵带来一定的保障,而且当局在判决上肯定会有所顾忌。" 闪电开庭为淡化舆论影响 记者还联系了陈克贵家人自己原先聘请的辩护律师丁锡奎的电话,但由于当局通过指定别的律师为陈克贵辩护,丁锡奎已经被排除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之外。丁锡奎对德国之声表示,根据他先前跟陈家的联系,以及掌握的材料证据,陈克贵应该是正当防卫。不过,陈光福夫妇事先对儿子被判刑的结果也有一定的思想准备。目前,丁正在联系陈家人,与他们就下一步的打算交流意见。 当局选择周五这一天作为"突击开庭"的日子,可谓煞费苦心。今天刚好是陈光诚和陈光福的父亲去世10周年的忌日,作为家中长子的陈光福必须要尽孝道,先去为老父亲上坟。同时选择在星期五下午开庭,临近周末的时候,媒体曝光的程度又要小于平时。维权人士胡佳还提醒道,年底将至,今天庭审宣判之后,陈克贵可能不服判决申请上诉,而等到西方国家都在忙着过圣诞度假的当口再进行二审宣布判决,又会很大程度上减弱国际主流媒体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度,淡化其影响力。很多人应该都还记得,中国知名异议人士、后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就是在2009年的圣诞节被宣判。 作者:雨涵 责编:叶宣 德国之声中文网

明报 | 胡錦濤報告學者批不如十三大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昨日的十八大報告政制改革部分雖然單獨成章,但大部分提法並無新意,雖然提出建立人大代表聯絡機構(即相當於議員辦事處)等具體措施,仍被學者指為保守,遠不如十三大時提出的「黨政分開」。在發展方向和理論架構上,報告明確「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有分析指此是想「左右逢源」,是為能令黨內形成共識,同意他的人事安排及將「科學發展觀」列為指導思想。 「科學發展觀」升格指導思想 報告第二節「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勝利」是關於國家政治方向,報告稱,中共「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報告肯定了前三代領導人的功績,但胡錦濤並未有讀出。報告指毛澤東等第一代領導人為國家奠定基礎;鄧小平等第二代則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江澤民等第三代「在國內外形勢十分複雜、世界社會主義出現嚴重曲折的嚴峻考驗面前捍衛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報告將胡錦濤提出的「科學發展觀」升格為指導思想,指其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一道,「是黨必須長期堅持的指導思想」。不過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則只有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在會場的大型橫額上,也只有這3條,可見「指導思想」也有主次之分。 倡設人大代表聯絡機構 報告第五章為「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和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大部分是按舊有說法,指「必須繼續積極穩妥推動政治體制改革」。其中亦包括一些具體的技術性措施,包括在人大設立代表聯絡機構,提高專職人大常委比例,健全工會制度,提高領導幹部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化解矛盾、維穩的能力等。 前新華社記者、《炎黃春秋》副社長楊繼繩對本報說,報告顯示現有政治方向將延續,「不走僵化的老路」,意味不會回到毛澤東時代極左道路,「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即不會實行憲政民主、多黨制。他說,政改的實質舉措很少,也證明只會漸變,不會有突然的變化。至於報告仍有提到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楊稱,這些提法及會議開頭對第一代領導人的集體默哀,都回應了外界的「去毛化」猜測。 學者:為人事安排尋求支持 歷史學者章立凡表示,報告「左右逢源」,既提到毛澤東思想,又提政治體制改革,相信是胡錦濤作出整體都能接受的報告,是為了讓黨內同意他的人事安排。章對報告表示失望,指其「不知所云」、「空洞」、「沒有可操作性」,他說,若按1987年中共十三大時的改革思路,黨政分開才算是政治體制改革,而本次報告還在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加強黨的領導,幾乎是在繼續鞏固黨政不分的現狀。 明報十八大採訪組﹕許書凎、張聞文、麥俊、林迎 - 北京報道 香港  明報

華郵:習近平勸架被擊中背部致神隱

基 多 ( Mark Kitto ) 明鏡網編譯黃舒心 中國國 家 副主席習近平 9 月時為何神秘失蹤 2 週,至今仍眾說紛紜。現在,一名長期派駐中國 的 記者站出來說話:習近平 是 在一場火爆的會議中 被 椅子砸傷。 《華盛頓郵報》的外國事務博主費雪( Max Fisher ) 11 月 1 日發 表 文章 稱,當全 世界 都 焦急關注中國領導換屆之際,習近平卻失蹤了,這件事既怪異又嚇人;如今,派駐中國的記者 表示,他得知了“實情”。 基多為英國 作家 暨出版人,在中國生活了 16 年。基多指出,消息來自於一名“與中國最高統治層有接觸的人”。習近平在一場“紅二代”召開的會議中,背部被椅子砸傷。習近平是這場會議的與會者,由於會上的眾人積怨已深,會議途中發生許多爭吵、打鬥,包括扔擲椅子。 基多指出:“會議演變 成 暴力衝突,甚至拿出錘子和鐮刀,習近平試圖讓他們冷靜下來,他走入交火陣地裡,無意間站進一把椅子的拋物路線中,椅子打中他的背,傷了他,所以才會有缺席、沈默、謠言。” 雖然這個故事合情合理,不過基於只來自單一匿名來源的理由,費雪認為或許把它當作一個有趣但未核實的故事來聽,會比較好。 基多表示,中共未公開這個事件,等於失去一次做公關的機會,因為可藉此強調習近平“勇於平息因個人歷史和既得利益引發的爭執”的事蹟。費雪認為,這個說法或許有點道理,但在這件事上,還很難看出這群富有的紅二代對黨贏得民心有多 大 幫助。

女富商傍劉志軍撈24 億

  (星島日報報道)鐵道部內部通報原部長劉志軍案的初步調查結果,涉及收受巨額賄賂,玩弄多名女性。通報披露,劉曾委託山西女富商丁書苗,為自己轉任地方諸侯疏通關係。丁則利用與劉的關係,向鐵路承判商收取二十四億元工程介紹費,並向劉提供女性。   擔任鐵道部長八年的劉志軍,去年二月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財新網報道,本月三日,鐵路部內部通報劉志軍涉嫌違紀的六大問題,除了收受巨額賄賂等經濟問題外,也包括政治問題和個人道德問題,其中多項問題與山西女商人丁書苗(又名丁羽心)有關。   最嚴厲的一項稱劉志軍利用職權,協助丁書苗向鐵路承判商收取巨額介紹費。劉還涉嫌收取鐵路局四名幹部賄賂,以及收藏一定數量的現代名人字畫。內部通報又稱劉志軍道德敗壞,玩弄多名女性,有三名即為丁書苗介紹。劉還曾委託丁書苗為自己轉任地方官員疏通關係。   知情人士透露,丁書苗案已移交司法處理,涉案金額高達三十億元,其中二十四億為鐵路項目中介費,涉及的項目總造價高達一千八百億元。劉志軍案調查也接近尾聲,但涉案金額仍未最終確定。劉志軍在任期間,力主加快高鐵建設,從○四年至今,中國高鐵已投入建設資金在兩萬億元以上。   鐵路業內人士透露,中介費現象普遍存在於鐵路工程招標中。以丁書苗為代表的中間人,通過上層關係幫助企業中標,按中標金額從中分成。即使一些國有企業,要想中標也需借用中間人,回扣約為工程款的百分之二。一些競爭激烈的領域,中介費甚至位整個工程款的百分之八至二十。僅京滬高鐵工程,丁書苗即拿走了八億元中介費。   五十七歲的丁書苗是北京博宥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在山西以煤炭運銷起家。博宥集團在○五年前後進入高鐵領域,先後成立了多家公司,壟斷了高鐵核心部件的供應,並成為高鐵聲屏障主要供貨商。   丁書苗○八年成立的高鐵傳媒,更是壟斷了高鐵車站的廣告權,並成為二○一○年第七屆世界高鐵大會的承辦單位。不過,據高鐵傳媒一位高層透露,高鐵傳媒實際上從世界高鐵大會項目上,拿走了贊助費共一點二億元。鐵道部為舉辦這次大會還另有專門撥款。去年一月,丁書苗被當局帶走調查。

外媒記者湧入合肥 網民賭谷開來生死

英國人海伍德 谷開來案開審引海內外高度關注,不少境外傳媒記者到場採訪。有當地人士在微博透露:「因谷案原因,近來大量外媒湧入合肥,弄得安徽方面很緊張。」有網民開盤賭本案,莊家賭300元人民幣,若谷被判死刑或終身監禁一賠一,若判有期徒刑或「因精神原因免刑究」則一賠五。 旁聽座「預約一空」 有外媒駐京記者向合肥市中級法院查詢,獲回應稱旁聽座「都預約一空」。北京資深媒體人陳杰人指,「如果沒有特殊公職身份(如安全、當地公法檢、新華社、 CCTV等)只是一介平民,或外媒或中國市場化媒體,基本上不可能獲得旁聽機會」。 上海律師斯偉江對本案神秘表示不滿,呼籲當局公開審理,庭上直播,並擔心谷的權利是否受尊重。他說:「谷換律師撲朔迷離,其中或有交易,譬如不追究其他,譬如免死等。但需要提醒,任何交易都可能存在欺詐。」 畢業於北京大學、本身是律師的谷曾出版《勝訴在美國》,比較過中美法律,稱「我更喜歡中國的法律體系」,有內地法律學者譏笑稱:「谷律師現在可以體會一下中國法律的優越了!」 法新社/《蘋果》記者 香港 蘋果日報

媒体引内部通报:刘志军涉跑官 欲调任地方大员

刘志军 资料图 丁书苗 资料图 核心提示:据内地专业财经媒体《财新网》署名王晨、谷永强的文章报道,8月3日下午,铁路系 统内部通报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涉嫌违纪的六大问题。这显示对刘志军的调查工作已基本结束,对其问题已有初步结论。文章提到,刘志军还曾委托丁书苗为前铁 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的案件活动关系,为自已转任地方官员活动关系等。 【财新网】(记者 王晨谷永强)8月3日下午,铁路系统内部通报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涉嫌违纪的六大问题。这显示对刘志军的调查工作已基本结束,对其问题已有初步结论。   据多位铁路系统内部人士透露,内部通报刘志军的问题既包括涉嫌收受贿赂等经济问题,也包括政治问题和个人道德品德问题,其中多项问题与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有关。    通报中最严厉的一项称刘志军为丁书苗谋取中标30亿元的项目,对中间人在工程投标活动收取咨询费知情,对2010年第七届世界高铁大会中高铁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丁书苗下属公司,下称高铁传媒)收取铁路工程单位1000万元赞助费知情。   刘志军的问题还涉及涉嫌收取铁路局四名干部贿赂,以及收藏一定数量的现代名人字画。   此外,内部通报称刘志军道德败坏,玩弄多名女性,有三名即为丁书苗介绍。 刘志军还曾委托丁书苗为前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的案件活动关系,为自已转任地方官员活动关系等。   据财新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丁书苗案调查工作已经基本结束,日前已被移交司法处理。刘志军案调查也接近尾声,但刘的涉案金额仍未最终确定。 大公報

香港記者「破禁」提問李旺陽 湖南書記周強﹕自殺毫無疑問

湖南省委書記周強昨日在長沙回答香港記者提問時回應,李旺陽自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 (許書凎攝) 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近兩個月,湖南省委書記周強昨日首度公開回應,是迄今開腔回應事件的最高級別官員。在會見前,雖然有關方面一再叮囑香港記者勿提問李旺陽一案,但仍有記者在現場「破禁」提問。周強稱,經過公安部門認真嚴謹偵查和全國專家認定,李旺陽自殺是「毫無疑問的」,又說湖南沒有一個公民提出質疑偵查結論,包括李旺陽妹妹在內的家屬也表示接受。 至今回應事件最高級官員 周強昨日在長沙會見香港傳媒採訪團,被問及「李旺陽事件會否成為法治國家和你政治生命中的一個污點」,他提高聲調表示,「好、好,我正要跟你解釋一下,我們注意到香港對李旺陽自殺事件的關注。」他說,在發現李旺陽死亡以後,警方依法進行了徹底的調查,「湖南是法治湖南,內地是法治社會」,為了使調查清楚,省公安廳邀請了國內刑事、法醫、法學、律師等專家,在廣州中山大學的鑑定基礎上,對整個案子進行了認真負責的複查,依照內地法律非常嚴謹地得出了整個偵查結論。 周強就李旺陽事件的回應可謂一波三折。湖南省當局在通過一份左派報章邀請香港媒體組團往訪時,曾經再三強調不要觸及「李旺陽」話題,到前天各傳媒記者集合出發時,採訪團負責人再次提出「希望不要提李旺陽的問題」,稱「是湖南方面的要求」,在場記者表示異議後,大家同意與湖南省委宣傳部再溝通後決定。 抵達長沙後,湖南省委宣傳部人員前晚表示,周強知道大家關注的熱點,會有所回應,但希望各記者守秩序,然而根據對方擬定的會見程序,其間並不設提問環節。由於省委宣傳部的說法模稜兩可,採訪團記者商議過後,決定見機行事。 周強昨早9點半開始會見訪問團,實際時間約50分鐘,主要由周強發言,在訪問團提出要贈送紀念品時,有線電視記者呂秉權起身直接向周強說,希望提一個香港人很關心的問題。周強顯然有備而來,立即接過話頭說「你講吧」,神色並無不悅,回答時也無照稿讀出。 指湖南無人質疑李旺玲接受 「李旺陽自殺,這事實非常清楚,證據非常確鑿,所以我們確定為李旺陽為自殺,這是毫無疑問的。」周強又稱,「所以也請你們媒體要講,我們依照法律做出的決定是證據充分的、完全依法進行的。從湖南來講,我們湖南的公民中沒有人對這個事件提出過任何質疑。李旺陽的家屬、他的妹妹也表示接受警方的調查結論。」 周強還提到法制建設問題,稱湖南積極推進司法公正,法院和檢察院要獨立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公民也要人人守法。他又說會借鑑香港的法治經驗,邀請了很多法律界人士交流。 散會之後,周強一一與在場記者合照,並稱媒體提的問題「很好」。根據湖南省委宣傳部安排,今次香港傳媒採訪團行程前後共8天,安排參觀長沙、湘潭、永州和郴州,並無李旺陽家屬所在的邵陽市。 6月6日凌晨,李旺陽在邵陽市大祥區醫院被發現吊在窗邊身亡,案件被認為疑點重重,當局隨後嚴控李旺陽親友及當地民運人士,並於本月12日公布長篇調查報告。 明報記者 許書凎 湖南報道 香港 明報

中共官媒:調控房市是政治問題

(中央社台北23日電)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今天發表文章指房地產調控政策「是經濟問題、民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堅持調控房市不得有半點動搖。 文章表示,近來大陸經濟面臨下滑壓力、房價出現回漲苗頭,鬆綁房市救經濟的聲音一直沒有稍停,但靠房市救經濟非治本之策。 人民日報說,大陸政府「絕不能讓房價反彈」的政策沒有任何鬆動,對中國大陸而言,保持一定經濟增速,最終要靠轉方式、調結構,最終要靠新興工業和高科技產業。 隨著大陸城鎮化加快,住房消費支出增加,文章說,穩房價是重要民生訴求,「勞動者月薪區區數千元,房款動輒數百萬元,這種情況,從百姓到政府,誰能不著急?」。 文章說,調控政策重「調」,有利淨化市場環境、穩定行業發展、降低經濟風險。目前許多房地產投機行為已被抑制,但近來不少地方交易回暖,房價又蠢蠢欲動,調控仍處關鍵時期,調控任務依然艱鉅。 人民日報最後說,此時如果放鬆調控,任由房價反彈,幾年的努力將毀於一旦,百姓的期待將化作泡影,「政府的信譽更將大打折扣」;堅持調控政策,堅持穩定房價,是經濟問題、民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不得半點動搖。1010723

每年數百億基建未治水 61年最強暴雨北京癱瘓37死

救援人員打救被大水困在廣渠門橋下的私家車,但車內司機最終證實不治。北京這場暴雨最少致37人死亡。 民眾互相攙扶着涉水逃離受浸地區。新華社 救援人員從一輛如置身汪洋中的雙層巴士救出被困乘客。新華社 多輛私家車泡在水中,狀如浮舟。新華社 大水退後,馬路又成曬車場。新華社 一場61年罕見大暴雨,令首都北京陷於災難。暴雨致37人死亡,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揮部副指揮、市水務局副局長潘安君則透露,相關傷亡正在核實中,「數據將會很沉痛」。全城近百處水浸,交通中斷,5萬居民要疏散,8萬人被困機場。市民互助互救,但部份商戶坐地起價。原來百多元(人民幣.下同)一晚旅館,加至2,160元;交警對避水停泊車輛狂抄牌。市民痛批當局連下水道都搞不好,「如何建設文明首都」? 前日下午至昨凌晨,北京全市錄得平均降雨量164毫米,官方聲稱為1951年有完整氣象記錄以來最大降雨量,創61年紀錄。北京氣象台為此發佈有史以來首個暴雨橙色預警。暴雨已知導致至少37人死亡,全市近百處水浸,部份地方積水達兩米半以上,最深達四米;近百條道路中斷,二環、三環交通全部中斷。當局緊急疏散5.6萬人。 旅館加價 交警無情開罰單 死亡37人中,包括一名公安派出所長,當局指他是在救援時被電線擊中身亡。有兩兒童在地下室被水浸致死。另一死者為34歲男子,他前晚駕車經廣渠門橋下時被水浸,竟無棄車逃命,被困車中,救援人員破窗將他拖出,已證實死亡。據報道,全市有約近萬車輛被水浸,不少車輛在水上飄浮如舟。 受災最嚴重是房山區,12個鄉鎮交通中斷,6個鄉鎮手機和固網訊號中斷,並發生多宗山泥傾瀉,造成一傷一失蹤。另有消息指地鐵六號線塌方,官方未有證實,但不少地鐵站大水倒灌,狀如瀑布,蔚成一景。火車京廣線一度中斷。全市受災面積1.6萬平方公里,受災人口190萬。 暴雨冲去北京「文明之都」外表,顯出醜陋一面。部份商戶坐地起價大發橫財,三元橋某旅館原本百多元一晚房租,前晚加價到2,160元;的士從首都機場到市區原本車資不到100元,部份司機漫天開價要400元。不少車主因暴雨將座駕暫棄路邊,被交警狂貼罰單,惹起眾怒,當局昨晚緊急宣佈罰單一律不算。 「市領導應辭職謝罪」 有北京媒體人透露,災難臨頭,當局反應遲緩,市委書記郭金龍直到昨晨才開會搶險。宣傳部門則忙着下禁令,禁媒體就水災對政府問責,禁報道地鐵六號線塌方;要媒體宣傳「團結抗災」、「老天無情但人有情」等,令媒體從業者大表不滿。 當局出動7,000交警、1.2萬名搶險人員和600多輛各式車輛救援搶險,市委書記郭金龍昨在電視稱,有信心將水災影響「降到最小」。市民在網上大表不滿,指北京每年都投資數百億進行城市基本建設,但暴雨之下無效,籲「市領導應辭職謝罪」;更有市民指,國家主席胡錦濤是清華水利專業畢業,卻連首都下水道都治不好,「太丟人了!」新浪網/中新社 話你知:京奧3000億基建 排水系統差 北京作為一國之都,歷來都是以「舉國之力」維護建設,近十年因國際盛事頻繁,當局更不惜工本建設美化,由2002年至2006年,北京基建投資2,838億元(人民幣.下同),平均每年逾500億;僅2008年北京奧運會,就耗資3,000億元,其中逾六成用於基本建設。豈料一場暴雨,城市排水系統原形畢露,狀如豆腐渣。難怪此次水災後,不少北京市民質問:幾千億投資連下水道問題都沒能解決,「當官的良心何在?!」《蘋果》資料室 香港 蘋果日報

京城一片汪洋 洗盡奧運鉛華

暴雨突襲北京,奪走數十條人命,全城頓成澤國,市民叫苦連天,巧合的是,這一幕正值倫敦奧運開幕前夕,不禁讓人回想起四年前北京奧運的無限風光。一座能辦「最出色奧運」的大都市,為甚麼在暴雨面前如此不堪一擊?一片汪洋猶如一面鏡子,既照出城市建設外強中乾的軟肋,也照出了為政者好大喜功的醜陋。 罕見暴雨突襲,自然是天災難測,但問題是,如今的北京不是當年的皇城,而是高樓林立,道路縱橫,一片光鮮的國際大都市,說甚麼也應該有防澇抗災的基本能力。難以置信的是,大雨還未停,全市用於抽水的泵站卻因水浸而關閉,水泵站熄火,排水受阻,偌大的北京城只能聽任暴雨肆虐,奧運風采,毀於一旦。 說到北京城市建設,無論規模還是投入,均為神州之冠,光打造奧運城市就花了近千億元。然而,這些用真金白銀堆起來的形象工程,只為官員帶來光彩,卻解決不了老天爺出的難題。一場暴雨令城市排水系統的千瘡百孔暴露無遺,這些年北京修的道路蓋的高樓,難計其數,但排水管鋪了多少,水泵站又建了多少呢? 外強中乾 逢雨就浸 中國的天災總是伴隨着人禍。水淹京城,民怨滔滔,官方媒體急於表示,這是一場「六十一年未遇」的暴雨,其實,「幾十年未遇」算不上極端氣候,一般城市都有能力抗禦。事實上,去年六月北京已遭遇罕見暴雨襲擊,一小時降雨量逾一百毫米,廣泛地區水浸,陸空交通癱瘓。老天爺一年前敲響警鐘,官老爺一年中無所作為,基礎設施幾進寸退尺,如今再成澤國,完全是自食其果。 一場暴雨打殘一座城市,並不是北京的獨有遭遇,而是內地城市集體面對的難題。表面看,大中城市綠化、亮化、香化,花團錦簇,既有大廣場,也有不夜城,其實是虛有其表,弱不禁風。兩年前,廣州為舉辦亞運,耗巨資「穿衣戴帽」,結果水浸羊城,交通癱瘓,幾十萬輛車被淹;幾天前,武漢三鎮水深齊胸。有網民調侃,「去武漢看瀑布,去北京看大海,去廣州學游泳」。 法國文豪雨果說過:「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當今中國城市最脆弱、最無濟於事的就是下水道。城市沒有良心,是因為官員沒有良心,他們愛做表面文章,為了拚政績升官,寧可在公路上貼金鋪銀,寧可將衙門建得媲美白宮,也不肯對下水道加大投入,因為下水道建得再好也看不見。 外面一枝花,裏面豆腐渣,一場暴雨,讓北京洗盡奧運會的鉛華;一場天災,就足以讓崛起大國現出外強中乾的原形。 東方日報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