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警卫局

苹果日报|传落马老虎阴谋兵变 习近平抢先下手

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海外传中央警衞局发生未遂政变,警衞局遭大清洗。全国人大代表、原中央警衞局长曹清制服臂章已换成北京军区字样,显示他已离开中央警衞局,变相证实中央警衞局已换马。海外博闻网日前透露,中央警衞局在两会召开前夕发生未遂政变,当局接报中央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等军中落马老虎不甘束手待擒,欲策动旧部及亲信利用中央警衞局兵变,控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但遭习先下手为强,对警衞局大清洗。当局调解放军驻河北第三十八集团军特种部队取代中央警衞局,习和王的贴身警衞班子全部换人。

阅读更多

世界日报|中央警衛局大清洗 局長換人

中国全国政协、全国人大在北京举行前夕,中共中央警卫局出现重大人事更迭。据海外「博讯网」报导,在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安排下,由中央军委委员张又侠上将亲自压阵,以38军为后盾,对中央警卫局进行大清洗,原局长曹清去职,另有任用;原副局长王少军接任局长。中央警卫局部分官兵换人。有消息指此次行动与中央警卫局不稳的传言有关,但这一传言未获证实。   中央警卫局是负责中共最高领导人及中南海安全保卫的主要机构,属中央办公厅,下辖中央警卫团。...

阅读更多

王立军监听胡办, 当年杨尚昆因”窃听案”被毛泽东整肃

       据香港媒体报道,曾是薄熙来亲信的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曾窃听高级领导人的私下谈话,并向薄熙来报告。香港明报还引用消息人士的话说,有关方面对王立军出逃早就知情,但没有阻止。 *胡主席旧部 在重庆耳目* 香港明报报道说,王立军在当公安局长时因为涉嫌私自监听胡锦涛办公室的热线电话以及腐败问题而受到调查。明报来自北京的消息说,胡锦涛领导贵州时的部下刘光磊,后来调任重庆政法委书记,与胡锦涛办公室有热线联系,被王立军发现并长期监听,但王的监听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发现。去年中纪委曾秘密派人到重庆调查王立军。 *通报薄熙来 刺探中南海*         不久前香港亚洲周刊报道说,使中南海高层最震怒的是重庆当局窃听中央领导人的行踪和私下谈话,习近平、贺国强、李源潮、吴邦国等在重庆考察期间,王立军都部署监听。他多次将获得的重要内容告诉薄熙来。王立军还与中央警卫局攀上关系,了解到主要领导人的行踪和私密。 不久前有消息说,负责温家宝保卫工作的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润田由于王立军而被撤换。VOA了解到,过去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润田确实负责过温总理的警卫工作,曾多次随他出访,例如在3月去过西安;而在4月初,随同温家宝到福建的人换成了“警卫局副局长王庆”。香港苹果日报4月20日把“温家宝侍卫长”李润田列入涉及薄熙来案而被拘留的人名单。 明报表示:“消息还透露,内地有关方面对王立军出逃成都美国总领事馆一早知情,但并未阻止,月前被指曾提供王立军赴成都车辆受查的重庆公安局渝北分局局长王鹏飞,最近已官复原职。” VOA从渝北分局了解到,王鹏飞现在仍然是局长。 * 昔日高官防窃听*          说到针对高官的窃听,过去,在文革时期,有些中央领导人被监听。根据李先念的女儿李小林的文章,在毛泽东去世的几天后,叶剑英和李先念密谋打倒四人帮,为防止窃听,叶剑英先是打开收音机,放大音量,然后改为笔谈。 在毛泽东的4位文革派亲信被抓捕后,邓小平的女婿贺平把消息带到邓家。由于担心家里被安装了窃听器,邓小平一家就聚集到厕所里听讲。 人们认为,这种针对高官的窃听即使不是毛泽东指使的,也是他纵容的。而毛泽东自己却严防别人窃听,根据杨尚昆的回忆,毛泽东甚至不愿意别人把他的讲话录音。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等一大批人由于所谓秘密窃听案而被整肃。八十年代的人民日报有文章说,60年代初期在毛泽东的专列车厢里录音,是中央的决定,原因之一是毛泽东随意发指示,有些话后来又不承认自己说过。 ( 来源 : 美国之音 ) 相关报道 : – 胡锦涛在重庆有内线, 王立军监听被反盯 – 薄熙来窃听中共高层的手法: 监听, 与中央警卫局拉关系探听- 《亚洲周刊》 – 薄熙来政变流产, 国防部长梁光烈牵涉其中 – 薄熙来案: 一场重大”谋反风暴” 的第二幕(人名单) – 周永康调动川警包围美国领事馆抓王立军, 胡温震怒: 比当年邓小平还胆大 – “第二权力中央”被薄熙来曝光, 体制怪胎使胡锦涛成“跛脚鸭”- 中共高层最新内幕 – 号外: 周永康与胡锦涛火拚, 双方相互抓人, 正规军调入北京 ! – 薄熙来搬出周永康再次逼宫, 胡锦涛放风续控军权予以警告, 中共高层面临摊牌 – 中共高层内哄可能随时引发军事政变, 中南海杀机四伏 – 周永康把持重庆工作, 阻止国安局调查或逮捕薄熙来- 美媒首次详细披露王立军事件细节 – 周永康内幕惊天, 被美国非官方渠道曝光, “国际警察”谨慎介入中共高层内斗 – 美媒惊曝内幕: 薄熙来、周永康周密计划整垮习近平- 王立军在美成都使馆谈话内容泄露 中共高层内幕新闻 :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王立军监听高官汇报薄督 螳螂捕蝉?

 2012年 4月 20日 王立军监听高官汇报薄督 螳螂捕蝉? 记者: 丁力 | 香港 图片来源: REUTERS 图为薄熙来与昔日得力干将王立军(后)资料照 据香港媒体报道,曾是薄熙来亲信的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曾窃听高级领导人的私下谈话,并向薄熙来报告。香港明报还引用消息人士的话说,有关方面对王立军出逃早就知情,但没有阻止。 *胡主席旧部 在重庆耳目* 香港明报报道说,王立军在当公安局长时因为涉嫌私自监听胡锦涛办公室的热线电话以及腐败问题而受到调查。明报来自北京的消息说,胡锦涛领导贵州时的部下刘光磊,后来调任重庆政法委书记,与胡锦涛办公室有热线联系,被王立军发现并长期监听,但王的监听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发现。去年中纪委曾秘密派人到重庆调查王立军。 *通报薄熙来 刺探中南海* 不久前香港亚洲周刊报道说,使中南海高层最震怒的是重庆当局窃听中央领导人的行踪和私下谈话,习近平、贺国强、李源潮、吴邦国等在重庆考察期间,王立军都部署监听。他多次将获得的重要内容告诉薄熙来。王立军还与中央警卫局攀上关系,了解到主要领导人的行踪和私密。 不久前有消息说,负责温家宝保卫工作的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润田由于王立军而被撤换。VOA了解到,过去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李润田确实负责过温总理的警卫工作,曾多次随他出访,例如在3月去过西安;而在4月初,随同温家宝到福建的人换成了“警卫局副局长王庆”。香港苹果日报4月20日把“温家宝侍卫长”李润田列入涉及薄熙来案而被拘留的人名单。 明报表示:“消息还透露,内地有关方面对王立军出逃成都美国总领事馆一早知情,但并未阻止,月前被指曾提供王立军赴成都车辆受查的重庆公安局渝北分局局长王鹏飞,最近已官复原职。” VOA从渝北分局了解到,王鹏飞现在仍然是局长。 * 昔日高官防窃听* 说到针对高官的窃听,过去,在文革时期,有些中央领导人被监听。根据李先念的女儿李小林的文章,在毛泽东去世的几天后,叶剑英和李先念密谋打倒四人帮,为防止窃听,叶剑英先是打开收音机,放大音量,然后改为笔谈。 在毛泽东的4位文革派亲信被抓捕后,邓小平的女婿贺平把消息带到邓家。由于担心家里被安装了窃听器,邓小平一家就聚集到厕所里听讲。 人们认为,这种针对高官的窃听即使不是毛泽东指使的,也是他纵容的。而毛泽东自己却严防别人窃听,根据杨尚昆的回忆,毛泽东甚至不愿意别人把他的讲话录音。当时的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等一大批人由于所谓秘密窃听案而被整肃。八十年代的人民日报有文章说,60年代初期在毛泽东的专列车厢里录音,是中央的决定,原因之一是毛泽东随意发指示,有些话后来又不承认自己说过。

阅读更多

蹊跷!林彪“九八手令”怎么会有两份?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9日 – 15:10 | 2 次阅读 当时公布的被撕碎的林彪“九八手令” 作者:张聿温(《中国空军》杂志原主编),选自:《炎黄春秋》2012年第3期 最近看到中央警卫局原副局长、8341部队政委武健华所写的《“九一三”事件后对 林彪 住地的清查工作( 阅读全文> > > )》一文(载《党史博览》2011年第12期),不由得大吃一惊! 武文说,“九一三”事件发生后,他和中央办公厅机要室处长赖奎、中央办公厅政治部秘书王歆一起,于1971年9月15日到达北戴河中央疗养院 林彪 、叶群所住的96号楼清查文件。他们三人执行的这项绝密任务,是遵照 周恩来 总理的嘱咐,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亲自安排的。 武文中有这样两段:“我们从林彪、叶群的卧室、起居室、书房到会客室以及身边工作人员用房,一间一间地清理,桌子、橱柜、枕边、床下,片纸只字都不放过。”“集中以后,我们又仔细进行梳理,分清急缓予以处置。就在我们进入96号楼的第二天,我们清理出一张32开大的白纸,上面用红铅笔写的‘盼照立果、宇驰传达的命令办。林彪 九.八.’。当时我们只知道这份材料非常重要,马上派专人急送中央办公厅,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中央公布的林彪写的‘ 九八手令 ’。” 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中央公布的林彪“手令”,并不是北戴河清出的这份,而是一份撕碎了拼凑在一起,竖写的,内容是:“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林彪 九月八日”。(见汪东兴:《 毛泽东 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年11月版第131页)当时配有撕碎了的“手令”照片,传达到全党全国全军。对此,吴德在回忆录中说,周宇驰劫夺的直升机被迫降在怀柔县沙峪的庄稼地里后,知道跑不了了,于是为毁灭罪证,他撕碎了林彪的“政变手令”,然后和于新野相约自杀了。随后赶来的北京卫戍区部队把现场缴获的碎纸片拼凑在一起,这才对出了林彪“手令”(见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当代中国出版社2008年6月版,第102~105页)。而且,当时说林彪“手令”写在一张16开白纸上,而不是武文所说的32开白纸(见刘回年、赵琦等:《林彪反革命政变破产记》,收录于熊华源、安建设编《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一书,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6月版,第98页)。 这里,不禁使人对“九一三”事件产生出新的疑问和联想,令人不解的问题有二: 其一,林彪怎么会写下两份“手令”?孰真孰假? 其二,既然中央已经见到从北戴河林彪卧室清查出来的完整的“手令”,为什么还会有一份被撕碎了的“手令”? “九一三”事件的发生和处理有若干疑问和未解之谜,这恐怕是较大的一个。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 Five Filters recommends: Donate to Wikileaks .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