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主页

美国之音 | 官媒播放电视片,薄熙来有望“归来”?

中国国家网络电视播出机构CNTV,播出了一部电视片,多次出现薄熙来镜头。海外有中文网报道,6月5日起,大陆各大社交网站纷纷转载该视频,“毛左”网站“欢呼”薄熙来有复出希望。 星期二,多家海外中文互联网都登载了一条新闻:中国官方网络媒体上个月底播放电视片《根植沃土:重庆机关党员干部“三进三同”纪实》,里面多次出现已被调查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镜头和画面。不过,这段视频已经被拿掉。 *薄熙来上电视了!* 多维网说,薄熙来的“出现”,“曾力挺薄熙来的‘毛左’力量犹如再次注入强心剂,彼此欢呼薄熙来复出不远。”加拿大家园网报道:“部分中央老党员呼吁尽快释放薄熙来,让有能力的人监管经济,掌舵中国的未来。从最近的动向看,薄熙来极有可能无事复出,甚而极有可能会担任下届副总理,‘负责解决房地产等胡温留下的难题和烂摊子。’”。 *高干上电视,政治生命复苏迹象* 从中共1949年执政以来,干部是否能在媒体上、特别是中央级的大媒体上露面,是判断其政治生命健康与否的检测仪和听诊器。如果一个高干长期不在媒体上露面,判断其出事或已倒霉基本八九不离十。林彪出事后,他的一切形象和正面评价都从各种展览活动和出版物中删除。媒体上,除了大批判看不到林彪及其“死党”(黄吴叶李邱)的名字出现。在文革中后期,文革前期被打倒的独臂将军余秋里得到部分“解放”,在媒体宣布出席任何场合的时侯,不管有多少高级领导人出席,总是排在最后一位,说:今天在主席台上就座的“还有余秋里同志”。 那么,今天的薄熙来,是否也像当年的余秋里,在短短一两个多月的审查中,就问题搞清,被“解放”而且可以正式“登堂入室”了? *薄熙来见了日本记者?* 不久前,日本的富士晚报曾登出消息:薄熙来在北京会见了日本记者。这条消息的真伪,至今有人质疑,但最后,不了了之。 这次“薄熙来在电视片中复出”,是否有“毛派”欢呼薄熙来复出?从现在中国的网络政治生态来看,有力量有声势的毛派网站,基本都已被封。比如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 *左派网站多已被封* 就在温家宝宣布重庆政府必须反思、薄熙来正式被调查后不久,被称为是左派大本营的《乌有之乡》就被封闭了。4月6日,乌有之乡曾在网站上说:“今天上午国新办九局、北京市网管办、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总队给我们网站负责人联合话,说乌有之乡网站发布违反宪法,恶意攻击国家领导人,妄议十八大的文章信息….” 从那以后,乌有之乡正式“寿终正寝”。 *北京高校女教师,为薄呼吁被出事* 薄熙来“出事”后,也就是中央正式调查薄熙来之后,有一位北京高校教师王铮,多次公开给薄熙来呼吁,要求“释放”薄熙来,并要求会见人大代表薄熙来。但是,最后,王铮下落不明,据说已经被当局“控制”起来。 种种迹象表明,薄熙来的下场不会太好,起码赶不上余秋里。余秋里复出后,当了多年的主管工业的副总理。 *七月中央北戴河会议前要解决薄熙来问题?* 至于把薄熙来“拖下水”的他的唱红打黑副手王立军的结局如何,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上月报道:这位到美国驻成都总领馆要求“讨论问题”的重庆副市长,“最快有可能下月就面临叛国罪审判。”至于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台湾联合报系上周末报道,北京可能在下个月就宣判,谷开来因为英国商人海伍德死亡案而被判处死缓,薄熙来家的勤务员张晓军将被判死刑。 报道说,北京会在七月北戴河高干会议前,给海伍德死亡案在司法上划上句号。 *中国文化传媒网:薄案突显“大问题”* 如果这些报道属实,薄熙来在政治上“咸鱼翻身”的机率实在是不高。上个月,中国文化部所属的中国文化传媒网曾发出报道题目是“薄熙来事件突现政改紧迫性“。报道说,中国的官员提拔存在“大漏洞”,而且,缺乏对公权力的有效监督。 从2月初王立军出事,到3月中旬温家宝批评重庆,再到4月10日新华社宣布薄熙来被调查,这几个月来,中国官方正式媒体,几乎没有报道过薄熙来案、王立军案、谷开来案的进展情况。这些案子是分开调查还是并案调查,整个情况还是属于“灰箱作业”,外人基本是一头雾水。 不过,大多数观察和分析人士的共同观点是:薄熙来18大入常已经无望,所谓“转着陆”也已经是无端的奢望。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湖南八九民运领袖离奇身亡 自杀说法受质疑

中国八九民运时期的湖南工运领袖李旺阳在邵阳市一家医院离奇身亡,看似自杀,但亲属和友人们质疑他的死因。 湖南民运工运领袖李旺阳在6月6日清晨被家属发现在邵阳市大祥医院内身亡,李旺阳的一位亲属和三位朋友对美国之音证实了此事,但死因依然不明,家属正在商讨如何处理。 李旺阳的妹夫赵宝珠对美国之音表示,6月6日早上6时左右收到医院的电话说李旺阳已经死了,看似自杀。他在6点50分进去医院房间,看到李旺阳整个人吊在医院的窗户上。而李旺阳的朋友李赞民称,当时李旺阳的身体竖立在窗前,脖子上有一根丝带。 目前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情绪依然不稳,因此未能接受采访。 赵宝珠和李旺阳的朋友朱承志证实,案发后死者亲属和朋友向邵阳警方要求做全面拍照,但被警方拒绝,警察还在早上十点左右运走尸体,几十个朋友拦截无果。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表示,警方没有表示那是一个凶杀现场,因此这仍然是一个存疑的事件,而警方在这个情况下禁止家人和朋友去拍照的法律依据是不太足够的。 美国之音记者曾致电湖南公安厅查询,但没有得到答复。 *亲友质疑自杀说法* 李旺阳的亲属和朋友都对他的死感到难以置信,认为他生前曾经过长期酷刑也未寻短见。他们又说,李旺阳为人非常乐观坚强,身体情况也一直有好转,在他生前也没有了解到他有任何自杀的想法。赵宝珠谈到李旺阳死因的时候说:“我们在质疑这个问题,昨天上午还好好的,从来都没有去寻死的想法呀。” 湖南民主人士朱承志是李旺阳的老同学。他对美国之音说:“我对这件事情不敢置信,旺阳是一个铁骨铮铮的人,就是说哪怕有极大的痛苦,他无法忍受,也不选择这种结束生命的道路。” 死者亲属赵宝珠称李旺阳日前还跟他妹妹说,他想买一个收音机,刺激一下自己左耳微弱的听觉。这个最后的一手资料,令家属和朋友认为他还是想活下去的。 *死亡或跟六四有关*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对美国之音分析说,李旺阳的死跟六四事件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在今年六四23周年前夕,李旺阳接受了香港有线电视台的专访,并在六四前播出。在访谈中,这位已经双目失明,两耳失聪的民运人士说,他在狱中受到残酷虐待。 不过,赵宝珠对美国之音说,他认为李旺阳的死跟接受香港媒体谈及六四事件的专访无关。 李旺阳在1989年民运期间担任邵阳工自联主席,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刑十三年。刑满后不久,又再次入狱,直到去年五月才出狱。 在李旺阳接受香港媒体采访后,他有些亲戚和朋友都被当局问话和“喝茶”。不过,赵宝珠称他和李旺玲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警方带走问话,但他们知道有三个便衣警察从5月20日开始在医院里监视。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挪威疑北京脾气坏不宜加入北极理事会

中国希望在北极地区有更多的发言权。北极冰层变薄给亚洲开放了更快速的贸易航道。而北极可能拥有全世界20%还没有被发现的石油和天然气。 但是中国因为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挪威进行谴责,这让一些斯堪的纳维亚人怀疑北京的脾气恐怕不适合加入北极理事会,这个组织更注重的是合作共事,而不是对抗。 *挪威曾受冷落* 中国在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之后严厉抨击挪威,还中断了与挪威就自由贸易协议进行的谈判,冷落来访的挪威外交官,并对挪威三文鱼的进口采取新的管制措施。 奥斯陆就捕鱼争议向世界贸易组织举报中国,但是另一方面,挪威试图悄悄解决双方的紧张关系,强调诺贝尔委员会的独立性。由于没有取得可观进展,挪威现在公开谈论有关中国申请在明年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一事。 *挪威附加条件* 挪威外交大臣斯特勒说,挪威原则上同意在2013年接受新的观察员,但是有两个条件。 首先,需要正式区分永久观察员的作用和正式成员。北极理事会的正式成员包括加拿大、格陵兰、挪威、俄罗斯、美国、瑞典、芬兰和冰岛。永久观察员目前有荷兰、英国、德国、法国、波兰和西班牙。 其次,需要尊重与海洋法公约有关的北极理事会的原则,以及经由以共识为基础的协商来解决冲突的义务。 斯特勒说:"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和每一个成员国以及每一个观察员国家进行公开对话。依我看,这样,每个想要加入的观察员还应该承诺,在全体成员之间进行公开的政治对话。” *须与成员国进行公开透明政治对话* 斯特勒说:“在中国的个案中,中国必须准备好跟包括挪威在内的所有理事会的成员,进行公开和透明的政治对话。我这么说是因为,今天并不能明显看出中国会这样做。” 他说:“一年半以来,挪威和中国的政治对话层级很低。这不是我们的选择,而是中国的选择,这跟中国不满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有关。” 斯特勒外相总结说:“为了让这个北极的管理架构能够运作,在处理共同利益和各自不同的利益方面,政治对话是绝对必要的。” 俄罗斯和加拿大都担心中国在北极地区有更大的影响力,一些在北极理事会里有代表权的原住民也同样关注这个问题。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宋涛表示, 北京希望能和有关国家,例如瑞典、冰岛等,就北极地区的和平、稳定以及可持续发展进行合作。 丹麦在正在融化的格陵兰冰层中看到了新的石油、铁矿、稀土矿物质的供应,而中国正是这些新储备的主要市场。 丹麦驻中国大使裴德盛(Friss Arne Peterson)说,中国在北极地区有天然的和合法的经济与科学利益。 *能源安全主导北极地区关系* 由于事关高达9万亿美元的石油和矿产,挪威特罗姆瑟大学的政治学者贡希尔.约尔夫说,能源安全是目前影响北极地区关系的首要因素。她说:“ 每个人都在注意北京的一举一动。 长久以来,北极地区被人忽略,那里一直非常严寒。现在,人们显然对那里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因为极地地区对全球都有影响。” *挪威处于有利地位* 挪威只有2%的出口销往中国。 政治学者约尔夫说,在抵御北京强大的影响力方面,挪威应该比大多数小国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她说:“从挪威的角度来看,这使挪威处于一个相当有影响力的地位,因为中国这样一个强国希望成为北极理事会的观察员。” 由于亚洲和来自大西洋的墨西哥湾暖流给极地带来越来越多的污染物,约尔夫说,更好地保护这个地区意味着要跟成长中的工业经济体合作。她说:“中国很有兴趣加入北极理事会。我们也应该对中国来到这里感兴趣,使其参与建设一个体系,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建立保护这个地区的规章。” 挪威外交大臣斯特勒指出,中国申请成为观察员引发各界对北极理事会的注意,这显示这个区域开始受到重视。这个地区“过去在政治上和气候上都是冰封的,现在开始解冻了。” 斯特勒说,15年前,北极理事会面临的挑战是没有人知道这个理事会,今天它所面临的挑战则是,有很多国家想要与其合作。这是个好的发展势头。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新华社谈历史6.4,不提天安门事件

今年6月4日,是天安门事件发生23周年。不少海外中文媒体和互联网民,都在讨论这一事件,探讨纠正此案的可能性。中国的媒体依旧和往年一样,鸦雀无声。新华社发了一篇电讯:6月4日历史上的今天,只字未提天安门事件。 中国的几家大媒体,都和往年一样,仿佛23年前在天安门、在北京街道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舞照跳、马照跑”,该报什么新闻,就报什么新闻。 *新华社谈6月4号9大历史事件* 新华社在6月4日这天,发表文章题目是:《6月4日历史上的今天》,罗列9条该社认为是历史上有关的重大新闻: 1925年,中共第一份日报《热血日报》创刊;1928年,炸死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爆发;1940年英法军队从敦刻尔克大撤退;1942年,二战中途岛海战爆发;1980年,中国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1985年,邓小平宣布裁军百万;1996年,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表了《中国环境保护》白皮书;2007年,中国正式公布《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2011年,李娜在法网女单比赛中夺魁。 *23年前的6月4日* 23年前的6月3日晚大约10时,从全国各地调集的解放军野战部队开始行动,他们以坦克和装甲车开路,强行从四面八方向天安门挺进,沿途遭到民众阻拦。从深夜11时起至6月4日凌晨,荷枪实弹的军队主要在长安大街西段的五棵松、木樨地一带遇到学生与市民阻拦,军方坦克装甲车驰骋并开枪清道,整个北京城彻夜枪声不断,死伤众多,鲜血染红大地。 当时在北京有很多外国记者,采访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访华,他们赶上了六四,向全世界报道了军队开枪镇压学生和民众的消息。 *六四亡灵有多少?* 一夜的坦克装甲车冲撞和枪声到底造成多少人死亡?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公布任何的调查数据。据死者蒋捷连的母亲丁子霖等许多“天安门母亲“常年不懈的艰苦查找,查清了起码200多被打死的人名单。曾经有百万中国市民和学生参加的天安门运动被枪弹镇压下去后,当局大清洗,处决了一批“暴乱分子”,逮捕判刑了另外一大批。直到23年后的今天,仍然有姜亚群、苗德顺、陈勇、栾吉奎、邓文斌、孙广虎和余蓉等七八名“六四”“暴乱分子”仍然在坐牢或者以某种方式继续服刑。 中国政府开始说是“反革命暴乱”,后来改成“动乱”,再后来改成“风波”。邓小平女儿毛毛在美国说,六四是一场“悲剧”。 *六四流亡海外,作家客死他乡* 六四后一批中国知识分子流亡海外,至今不许回国。客死异乡的中国作家有刘宾雁、王若望、方励之和戈扬等人。当年遭到通缉流亡海外的学生如王丹、吾尔开希、柴玲、封从德等都不能回国。只有在华尔街投资成功的前学生领袖李录,2010年9月以投资家身份,跟着股神巴菲特去了一次中国,受到接待。中国方面把李录改成了李路。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成都释放因维权坐牢的异议人士曾理

中国四川省当局释放了维权人士曾理,让他保外就医。曾理2009年因为在成都法院外抗议示威而被判刑坐牢。政府因为这次示威逮捕了一些人,曾理是这批被捕人士中最后获释的。有维权组织说,这个案子是当局为维稳而制造的冤狱。 *因直肠癌获保外就医* 成都“链子门案”日前再度成为新闻话题。因此案被判刑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的曾理先生,因患直肠癌,日前被准许保外就医,家人已将其从四川峨眉山市雷马坪监狱接出。了解这一情况的严文汉对美国之音说:“曾理入狱后,家里人一直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他的家人昨天(6月4号)终于接到通知,说有关手续已经批下来了,接下来就叫家属今天去监狱接人。一大早朋友和家人就去接他。人已接到,中午还在成都吃了饭。” *链子门案由来* 所谓“链子门案”是指成都民众自发集体维权行动。2009年2月23日上午9时许,大批维权者汇集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外,他们用铁链将自己手锁住,头戴冤帽,呼喊口号,悬挂标语,抗议法院司法不公。现场据报还有人声言跳楼抗议。警方到场驱赶,抓人,事后一些访民、网络爱好者、自由撰稿人等遭传唤和抓捕,十多人被告或者刑事拘留。该事件后被称为“链子门案”。 曾理,现年68岁,他是链子门案最后一名入狱服刑人员。鲍俊生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刑期最长,有期徒刑三年,曾理和黄晓敏刑期其次,两年零六个月。徐崇丽被判一年管制,曾荣康、幸清贤、严文汉、陆大春被判两年有期徒刑。 *评说当局姿态* 中国民间维权组织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欢迎当局准许曾理保外就医:“在这方面,当局相对比较有人性。包括链子门首犯鲍俊生,四川成都中国警方也把他在四川省成都精神病院的治病费用全部承担了。在这个问题上,不说当局反思,至少做出了相对善意的举动。但是我们认为,这种举动还远远不够。我们认为,最终应该还链子门事件真相,对链子门事件相关受害人员予以平反,这才是应对民众诉求客观真实的做法” 黄琦认为,链子门是当局为“维稳”而制造的冤案,其间暴露了中国司法制度的严重不公,以及当局滥用公权力的现实。严文汉也说,他对当局对待他们的方式,至今依然疑惑不解忿忿不平:“案子本身就很荒唐,是官方的构陷。我们掌握的证据,当局完全不理睬。他们伪造了很多证据,链子门案比较典型。严格来讲,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维权事件,不知道事件触动了谁,因而兴师动众,我感觉当局花了很大力气。” *促中共高层加快处理冤假错案* 黄琦还谈到四川省司法当局批准曾理保外就医举动的另外一层意义。他说:“说实话,四川当局,下一任的习近平先生,还有现任的胡锦涛先生以及温家宝先生,我们真诚希望他们,最好是在任期届满的时能把相关的历史遗留问题处理好。” 黄琦同时透露,他们目前正在整理四川省访民和当局对话协商、共同解决一些上访案件的情况。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