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旋律

中国主旋律仍是赤裸裸的经济和创业不自由

   中国主旋律仍是赤裸裸的经济和创业不自由    陈志武   登于《经济观察报》   2010年9月24日    公司的力量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较之传统经济组织其优势何在?公司是如何进入近代中国的?洋务运动后中国第一波“公司热”因何偃旗息鼓?公司到中国为何会出现水土不服?为什么在近代中国没有内生出证券市场?中国企业的公司化和现代化还需要克服哪些障碍?“国进民退”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为什么说必须建立一个有限政府和法治政府?应我们的邀请,著名学者陈志武教授为本报特约撰稿,揭开“公司与中国现代化”这一重大历史课题背后的重重迷雾。 …

阅读更多

杨恒均: 与文化部长商榷如何“反三俗”

最近比较热的话题,就是“反三俗”,所谓“三俗”,就是庸俗、低俗和媚俗。胡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发表的重要讲话掀起了“反三俗”的高潮。8月6日,文化部长蔡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给出了 “三俗”的原因并连发六问 ,包括每年汗牛充栋的文学作品没有多少力作,每年三十万种出版物也乏善可陈……   蔡部长的 六个问题 问得好!我原本以为只是我们这些小民看到了现实,哪知道连主管中国文化的掌舵人也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六个好问题都被部长问了,我等就只能弱弱地补问一句:部长同志,你问谁呢?你不是主管中国文化的领导人吗……假设蔡部长是问我等小民的,那么,为中国文化重建出谋划策,就该当仁不让了。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大家都看到了问题,但如何去解决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谁不知道中国文化与精神生活中庸俗、低俗和媚俗已经成为主流了?当然要反,可如何反?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改革开放三十年里,我们在文化与精神领域经历了“ 清除精神污染 ”与“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现在迎来了“反三俗”。根据前两次的经验,我们是用“清除”的办法,把“精神污染”清除掉,用“反对”的办法,把“资产阶级自由化”拒之门外,或者藏在寝室里,自己捣鼓……   我们成功了吗?这个可圈可点。我只想提醒一下各位,清除被污染的精神,最好的办法是有一种新的不被污染的精神取而代之,否则,人没有精神,乱七八糟的东西自然乘虚而入,不被 “污染”才怪。至于说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最好的办法就是确立一种“无产阶级的不自由化”,否则,你用什么来反?果不其然,反来反去,我现在反而发现,资本主义国家历史上出现过的那些最腐朽、最糟粕的“文化”,反而都跑到中国大陆来了。   也难怪,大家一听到 “反三俗”,第一想到的就是要封杀谁了,要删除谁了,要关闭一些电视频道了……可我总认为,不能重蹈覆辙了!可喜的是,虽然文化部长对“三俗”痛斥了一番,他开出的药方并不是“铲除”“清除”之类的。也许他和我们一样清楚,一年两万首歌与三十万种出版物对于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并不算多,而如果按照“三俗” 的标准把他们都“清除”掉,估计到年底,我们最多剩下八首样板戏一样的红歌,以及几本红宝书一样珍贵的图书……   文化部长开出的方子是“积极发挥引导作用,善于发现、提倡反映主流价值、弘扬主旋律的作品,扶持、推广,典型引路。”“多用引导的办法,少用行政的办法,团结、带领艺术创作人员,逐步形成强大的良好的创作风气。” 这个说法虽然和我的思路还有一定距离,但比起用行政手段大刀阔斧“清除”三俗,已经是大大的进步了。   “三俗”不好,可为什么不应该用行政手段来对付?原因很简单,形成三俗的根源除了部长所列举的三条之外,还有更重要的。我们可以这样问:为什么“三俗”歌曲、文学作品与电视电影层出不穷?还可以这样问: 那些不“三俗”,那些有思想性、有人文关怀,那些真正忧国忧民、发人深思的好作品都到哪里去了?   今天,我就不客气地自吹自擂一次 。七八年前我写了三本政治间谍小说,那是我为国家工作以及游离世界思考中国十几年后的产物,第一部《 致命弱点 》描写的中美关系后来几乎每一件事都发生了,《 致命武器 》首次把农民工的命运和国家命运联系起来……这样一套书,无论如何不应该是“三俗”吧?可至今无法出版不说,唯一一次差一点出版的情况竟然是:一位编辑把《致命弱点》里的政治与思想内容删除殆尽,加重 色情描写 要隆重推出——谢天谢地,后来因为没有把思想全部删干净,所以还是没法出版,也避免了我沦落为色情小说与“三俗”作家,跻身于中国“ 文化人 ”之列。   每年三十万种出版物,可我每年写的百万字的博文竟然始终无法出版?就在三天前,一位美国的大学教授亲口告诉我,他把我写美国民主与亚洲民主的几篇博文当教材讲给美国学生听,让他们讨论美国问题。注意,不是讲中国问题,而是讲美国民主!一个中国人讲的美国民主小故事,竟然可以成为美国大学的课堂讨论素材,这样的博文怎么来说都应该是有点点思想、不那么“三俗”吧?可是,这么多年,你们每年都允许三十万本出版物出版发行,而我的得到那么多中国读者喜欢的博文,却始终无法出版?   我支持党中央“反三俗”,更欣赏文化部领导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我认为,“反三俗”最有效的办法不但不是收紧控制、打压甚至清除“三俗”,反而是放松控制,让有思想、有人文关怀有现实意义、符合人类历史发展方向的优秀文化产品能够降临中国大地。   我举个例子,有人说小沈阳是庸俗的,可实话告诉大家,我就喜欢看小沈阳的小品,而且,我还可以告诉大家,很多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都有像小沈阳之类的小品演员,有些更加“三俗”……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为什么连美国的杂志也说小沈阳庸俗?   原因很简单,人家在说你这个国家庸俗,是你的文化氛围与文化政策把小沈阳弄成了主流。如果在西方,我看小沈阳(或者外国的庸俗小品与脱口秀)只是一种娱乐,而我最主要的文化享受还是电视黄金时间里宣扬西方“主旋律”的作品,还是有深度的新闻追踪,还是Larry King 访谈节目,还是以揭露统治者阴谋与社会阴暗为主的主旋律“新闻六十分钟”等等……可问题在于:在中国的电视上,一个本来应该成为茶余饭后的消遣,却登堂入室,成了主旋律,这才是真正的“三俗”啊——究其原因,就是因为那些文化部门承认的“主旋律”是人为的矫揉造作的,是比小沈阳还装腔作势的蹩脚货……   比“三俗”更可怕的是用行政手段、用专制手段一刀切地清除“三俗”,同时封杀那些高尚、有思想与引领中国人向上的作品。当后者都被“清除”了,被禁止了,或者根本就出不来,在这种情况下,你用什么来对抗“三俗”?你又用什么样的中国文化与精神走向世界?   说起电视连续剧里的庸俗与媚俗,可能没有比那些描写清宫戏、皇帝老爷沧海遗珠、格格们与皇亲国戚打情骂俏更过分的,说起高雅与有一定思想性的,有大量清宫戏的《 走向共和 》算是一个。结果如何呢?后面那个从屏幕上消失了,前面那些“三俗”的代表作品被上百次、上千次地重播。请问,如果都有相同的平台,即便观看后者的人数并不及前者多,但“三俗”能够那么猖獗吗?“三俗”目前之所以如此猖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很多人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不三俗”的文化产品了,“三俗”最可怕的是,很多人已经不知道“三俗”其实已经成了我们的主旋律……   至于部长说的“积极发挥引导作用,善于发现、提倡反映主流价值、弘扬主旋律的作品,扶持、推广,典型引路”等,我是这样看的: 中国目前文化与精神领域的危机来自于缺乏国人都认同的价值观, 因此在价值观都得不到共识的时候,“弘扬主旋律的作品,扶持、推广典型”等等行为,可能会弄出更多名正言顺的“三俗”作品。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建国六十年里,政府文化部门可是一直没有停止树立文化界的典型,今天样板戏,明天“致富光荣”……而这些典型后来几乎都毫无例外地被证明是毒害中国人精神的真正祸首,也成为当今“三俗”猖獗的深层根源……   杨恒均 2010-8-7 香港   下面是两年前一位网友下载我的杂文,花了几百元请网上出版社做出了唯一一本书,他送给一位不上网的老共产党员阅读,之后他把这本最贵的书,也是我唯一在大陆出版的杂文集贴了出来,这应该不是“三俗”吧?

阅读更多

谢国忠:工资上涨是主旋律 人民币升值仅是插曲

   工资上涨是主旋律 人民币升值仅是插曲    【财新网】(专栏作家 谢国忠) 我们很早就在等中国调人民币汇率。如今,此事真来了,但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在上下波动之后,最终只是原地踏步。这丁点儿好处连塞你们的牙缝都不够。   宣称人民币与美元“脱钩”让中国取得了一些好处。美国国会的声调已经降了些,尽管不知道它的低调能维持多久。“人民币免费午餐”的期望在脆弱的上海和香港股市看到了些许希望,对农业银行的IPO有好处。在如此脆弱的市场进行规模这么大的IPO,也只有中国才敢这么干。   我并不是在暗示,中国将人民币与美元脱钩的说法只是在糊弄人。人民币将在未来12个月内略微升值,但幅度不会很大,很可能小于5%。这个升幅,澳元在一周内就能完成了。   过去五年,我们一直讨论人民币的升值问题,但经由通胀,人民币实质上已经升值了。在这个商业周期里,房价涨了3倍。当住房平均占到生活成本的三分之一,光这一项,就意味着人民币的实际升值了1倍。现在与五年前已大不一样,人民币不再被低估了。    贸易失衡   美国对人民币如此敏感,让人难以理解。人民币升值真的对美国有利么?美国政客认为,人民币升值,中国就会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如此就能平衡双边贸易。但是他们没有注意到,这样的话,美国人买中国的产品时,就花上更多的钱。很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比如五年,强势的人民币会增加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   虽然人民币升值的幅度不会很大,但中国工厂的工资将会上涨很大一截。无论如何,美国人买中国商品时都要花上更多的钱。过去20年,当劳动力供给无止境的时候,生产力提高的好处由消费者、投资者或者收税者享受,但永远不会是工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经济一直在迅猛增长,但工资却停滞不前。   当劳动力市场实现充分就业的时候,工资就会比整个经济上涨的还快,以赶上生产力。在未来十年内,中国劳动者的工资占GDP的比例会上升10个百分点。    上涨的工资   工资涨得比生产力还快的时候,就意味着通货膨胀。这是中国过渡到充分就业的必然结果。在接下来的五年内,工资很可能上涨至今天4倍,而GDP将上涨至今天的3倍。后者的增长一半来自于实际增长,一半来自通货膨胀。中国的出口价格也会翻一番。   过去十年,中国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率、高位且飞速增长的房价、低工资以及低利率。下一个十年,一切将朝相反的方向发展:利率将涨到6%-8%,通胀将达到10%,工资上涨15%。为控制通胀,利率不得不上涨,这会压低房价,至少在过渡时期会如此。   中国现在仍然不愿提高利率让通胀降温。人民币的升值预期加强了其流动性,政府因而有足够的空间决定提高还是不提高借款成本。通常,一个发展中经济体面临类似的局面时,由于市场担心其竞争力,会导致其货币贬值的预期。这就会使得资金流失,迫使利率上涨。不知为何,中国一直拥有更多的灵活性,它的庞大规模使得许多人认为它是与众不同的。   接下来的两年里,持续的通货膨胀将会让人民币有贬值的压力。我怀疑,今天那些说人民币升值的人,到2012年会说人民币应贬值。让我做一个早期的预测:中国将会坚守人民币汇率,放弃一些外汇储备。它会进行全面的结构改革,以改善竞争力和需求,就像曾经在1998年做的那样。   人民币汇率并不是治疗全球贸易失衡的灵丹妙药。相对于工资上涨来说,它在未来几个月中的变动,仅仅是个插曲。■    (作者为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本文英文版首先发表于彭博,财新记者陈璐译)

阅读更多

李悔之:重新谱写“时代主旋律”的“五大乐章”

——“七一”赠给中国共产党的系列“献礼”文章之二   今晚看CCTV新闻联播,我看高兴看到了自己的“老本家”——李长春书记前往四川调研的新闻。 我之所以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为“李长春书记”,原因是他曾任广东省委书记,是李悔之的“父母官”,为广东父老乡亲做了不少好事。而李悔之是一位十分念旧的人,一直把这位“老本家”和前“父母官”视作“自家人”。虽然他现在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了,而我感到还是称他为“李书记”比较“自家人”。所以,昨晚看到李书记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地出现在电视镜头前,俺着实高兴自豪了一番——嘿,咱李家千百来来真正是人才辈出,不但出了一位骑青牛的李老子,还出了李渊、李世民、李隆基这一串“大牌”皇帝老儿。纵然到了最不济的大清帝国,也出了一位自谦为“大清裱糊匠”的李中堂。而到了本朝,更是宰辅贤相、军机大臣辈出:李先念、李鹏、李瑞环、李岚清、李克强……还有李书记——足够让咱李家人光荣自豪,脸上有光了。唉,美中不足的是没能出个“李克思”,使得中国人百十年来始终被马克思这位德国大胡子牵着鼻子走,吃了太多苦头。 呵,真对不起,扯得有些远了。还是言归正传吧。今天此文的主题是: “ 重新谱写‘时代主旋律’的‘五大乐章’ ”——为何会想出这样一个“党味”很重的话题来?且看下面一段新闻: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近日在四川考察工作时强调,宣传思想战线要大力宣传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的重大进展和巨大成就,深入发掘和运用蕴涵其中的宝贵精神财富,广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学习教育,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宣传教育, 进一步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伟大祖国好、各族人民大团结好 的时代主旋律,不断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看了这段新闻之后,着实让我心中一阵羞愧:自以为很关心“国家大事”的我,但却一直不知道“时代主旋律”有几个乐章。今天听了李书记的讲话,才知道党国要弘扬的“主旋律”有五个“乐章”。即—— 第一乐章:共产党好。 第二乐章:社会主义好。 第三乐章:改革开放好。 第四乐章:伟大祖国好。 第五乐章:各族人民大团结好。 看了“时代主旋律”的“五大乐章”后,脑子不太开窍、很有些死心眼的李悔之,头脑就有些茫然起来……我总隐隐感到,这部“时代主旋律”与时代太不合拍,它更像一首井冈山和延安时期的“革命主旋律”。说是一首“时代主旋律”,实在太牵强。尤其是它的“第一乐章”——“共产党好”,使我想起了“文革”时的一首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歌中反复唱道: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嘿,就是好!” 应当承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这首歌确实铿锵有力,充满革命激情。不过,“就是”两个字跟“绝不”一样,总让人觉得有些蛮不讲理。尤其是“就是好来就是好”,末尾还要来个“嘿,就是好!”——它跟“绝不”有何两样?根本不容他人质疑、更没有商量余地的嘛。 而“共产党好”呢?其实也有强烈的“嘿,就是好”味道的。——只要稍为“识相”的人,都会惴惴不安地感受到其中的“凛凛天威”! 所以,我总感到将“共产党好”作为“时代主旋律”的“第一乐章”,似乎太牵强——我承认,共产党不但“好”,而且真正“好”,非常“好”——道理很简单,如果不好,就不会活到近九十“高龄”了。如果不好,基督信仰者李悔之前年就不郑重撰文号召国人要用博大胸怀“爱共产党”了(为此遭到不少网民“恶毒攻击”)。但是,既然是“时代主旋律”,它的咏唱主体应当是人民,而不是党的合唱队成员们!所以,究竟唱什么“好”,应当由人民根据自己的意愿来选择乐章。比如,如果人民喜欢唱“自由民主好”,“依法治国好”,或“和平博爱好”,那么,“第一乐章”就应当唱这些内容。而硬生生地强行塞上一个人民并不愿望唱的“乐章”让人民唱,意义就不大——“牛不喝水强按头”,效果并不会好到哪里去。 其实,主张“爱共产党”的李悔之并不反对唱“共产党好”。甚至认为在特定环境中,纵然大唱特唱“共产党好”,也是无可厚非之事。例如,在共产党和国民党争夺天下之时,为了让老百姓更好地了解本党的政治主张,从而争取更广大的人民拥护自己,从而打败对手,这时候高唱“共产党”好,是非常英明之举。 但问题是:打败国民党、自己成为大陆唯一的执政党后,“共产党”好不好,就应当由老百姓来评判了。换言之,是否唱“共产党好”,这只能由老百姓自主决定。不宜再像与国民党争天下时那样,毫无顾忌地自弹自唱“共产党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了。道理极简单:如果执政党做得好,老百姓会自发地高唱“共产党好”;如果做得不好,勉强逼使老百姓唱“共产党好”,意义就不大;做得既不好,却又自我感觉极好,手舞足蹈自弹自唱“就是好来就是好”,就更显得太无聊、太牵强、太缺乏自知之明。说严重一点,就显得太鲜廉寡耻! 所以,党国精英们必须极为清配地认识到:在人民心中万般不情愿唱“就是好”的情况下,越是“牛不喝水强按头”,情况就越糟。反之,如果本党有强烈的反省和忏悔意识,勇于正视历史、洗心革面,像“百年老店”国民党一样凤凰涅磐、浴火重生,“共产党好”仍然非常有可能成为老百姓自发的愉快歌声!(不过,这时的“共产党”,或许该换上一个“与时俱进”的名称了)。当然,“××党好”要成为“时代的主旋律”,这就断不可能的了——现代政治常识告诉人们:执政党那怕做得再好,也是份内之事。将“××党好”钦定为“时代主旋律”,是与政治常识严重相悖的。 也就是说,在一个真正人民当家作的现代文明国家中,执政党做得好,人民满意,有老百姓唱“××党好”,这并不奇怪。如果做得不好,那就“停职反省”、面壁思过,“再过几年,又是一条好汉”!这样才真正“就是好,嘿,就是好”嘛!如果明知“此路不通”,偏又心存侥幸,甚至试图强行维持“刚性稳定”,不但误国误民,更糟的是将葬送本党前程。这就“嘿,真不好”了! 所以,时代不同了,“与时俱进”、“转变执政理念”,再也不能停在嘴巴上了。“时代主旋律”要唱,但不能“旧曲新唱”,或“新瓶装旧酒”。而应赋予全新的内容。在下看来,当今“时代主旋律”,应当重新谱写成如下“五大乐章”: 第一乐章:自由、民主、法治、平等、博爱好。 第二乐章:民主社会主义好。 第三乐章:公平正义、和谐发展好。 第四乐章:公民精神好。热爱祖国好。 第五乐章:各族人民平等自治、共同繁荣进步好。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