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网精选

All

Latest

东网|章文:你的主权 我的噩梦

这一周中国互联网发生了两件大事,对于热爱自由的中国网民来说,这两件事传递出来的信息是令人不安和恐惧的。可以预见,「网络主权」概念一经提出,以后「翻墙」等同偷渡,是需受罚的违法行为第一件事是浦志强律师的受审,他被起诉的证据仅仅是曾经发布的7条微博,尽管有多名法律学者和律师逐一批驳了7条微博入罪的不当和荒谬,但当局坚持起诉并一定会判其有罪的决心不可动摇。此举无非为了证明「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拿浦志强开刀是为了恐吓其他不安分的网民。 第二件事便是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召开。在我看来,这次会议将成为中国爱好自由的网民的梦魇。正是在这次大会上,中国某位领导人提出了「网络主权」的概念,「《联合国宪章》确立的主权平等原则是当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覆盖国与国交往各个领域,其原则和精神也应该适用于网络空间。」 他进一步阐释说:「我们应该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网络发展道路、网络管理模式、互联网公共政策和平等参与国际网络空间治理的权利,不搞网络霸权,不干涉他国内政,不从事、纵容或支持危害他国国家安全的网络活动。」 话说得冠冕堂皇,听上去非常理直气壮。但是这么多年的遭遇告诉世人,在一个非民主的国度,当其领导人强调「主权」的时候,其实是在强调自己的「养猪权」。所谓「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另一面就是「暴君可以在国内肆意妄行」。乌干达前总统阿明、中非前皇帝博萨卡、扎伊尔前总统蒙博托、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以及古巴卡家和朝鲜金家,无不拿「国家主权不容侵犯」做挡箭牌,自己躲在后面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可以预见的是,「网络主权」概念一经提出,如同「领土」、「领海」一样,「领网」概念即将火爆登场,以后「翻墙」就相当于偷渡,是要受到惩罚的违法行为。这是很多网民现在想不到、但即将严重影响他们上网自由的大事。本已靠后的中国网络自由度排名又会往下跌不少。 然而不管是怎样影响自由的举措,总是不乏鼓掌欢呼者,其中有盲众更有马屁精。我很佩服某些同胞,他(她)们的的舌头好像天生就是为了舔领导人的,哪怕领导人拉屎,他(她)都会舔出其中的香味来。 譬如胡锡进总编,譬如张颐武教授,还譬如于丹「导师」。这次于丹就煞有其事地对人民日报说,「习主席提到网络主权,把主权观念从传统的领空、领海这些物理空间,逐渐地扩展到网络这一虚拟空间。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因为观念的贯通,真正融合在了一起。互联网已经让人类成为了一个命运共同体。」 其实,她懂什么叫「命运共同体」?面对同胞自由被限制被戕害,她却扭着脸去唱赞歌。去年的雾霾天中,于丹发布微博说「雾霾持续到了周末,天昏地暗一座北京城,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出门,不去跟它较劲。关上门窗,尽量不让雾霾进到家里;打开空气净化器,尽量不让雾霾进到肺里;如果这都没用了,就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 面对影响自身健康的恶劣天气,即便知道是不合格的工业废气排放导致的,作为社会名人的于丹不是去表达抗议,反而劝大家「忍耐」。她深谙中国传统政治,懂得如何去猎取名声,更懂得如何规避风险,实在是高人也! 回到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来,某人演讲被许多媒体夸赞是「奠定互联网蓬勃发展基石」。对于党国的互联网管理事业而言,这种评价是恰当和准确的。 但是对于爱好自由的网民来说,这又是一块砸向自己的巨石。有网友冷嘲热讽:中国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影响巨大,受此鼓舞,朝鲜准备召开世界人权大会,ISIS也准备召开世界反恐大会了。 唉,也只能发发牢骚了。估计很快牢骚都不能发了。东部某市公安局局长在微信朋友圈「妄议」了一下「一国两制」就遭处理。我预料这种做法推广到党外、全社会上去,不会太久。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BBC|乌镇互联网大会安保让民众措手不及

当地居民说,此次大会安保严密,辐射至乌镇80公里外的杭州。不少市民还遭遇警察查询,一些酒店临街的房间被要求“零入住率”。大会开幕,中国国家主席促请各国尊重“网络主权”。中国网友呼吁网络自由。浙北大堵嘉兴的邻居杭州,今早也遭遇了大堵车。在杭州生活的郑女士称,今天杭州的交通是“出城容易,进城难”。她说,她身边的杭州朋友今天平均堵车“少则半小时,多则两小时”。另一位居民沈先生今天从浙江北部的德清上104国道。他说他在路上堵车2小时,走了不到20公里路。沈先生称平常只需一小时到杭州萧山机场,今天变成了3个小时。“差一点没赶上飞机。”不过沈先生说,他知道今天要堵,所以提前了2个小时就出门。据悉,主办方将高速封路,留出专用通道给参加互联网大会的外宾。“

自由亚州|2014网络自由排名中国垫底

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2月4日在华盛顿发布的《2014网络自由》报告,通过对全球65个国家的调研发现,自2013年5月至2014年5月,有36个国家的网络自由度呈下滑趋势,全球各地的互联网自由度连续第四年下滑。中国2014年网络自由度评分为87分,为全世界倒数第三。 这一报告的项目负责人莎娜·凯利(Sanja Kelly)在发布会上表示,2014网络自由下滑最严重的国家为俄罗斯、土耳其和乌克兰。伊朗、叙利亚和中国是全世界网络管控最严厉的三个国家。

泡泡网|贝带劲:“乌镇宣言” 一个被遗漏了的笑话

(泡泡特约撰稿)美国科技类博客网站TechCrunch获取了一份文档,是在上个月闭幕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由中国方面发给与会各国代表的“共识意见草案”,被称为“乌镇宣言”,文中呼吁各国尊重彼此的“互联网主权”、“摧毁来自一切传播渠道的暴力恐怖主义”。同时还另配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鉴于各方面的意见,我们做出了这份声明草案”。但一些代表们表示, 他们根本不知道是谁起草的这个“宣言”。 酒店外交失败...

纽约时报|鲁炜 中国互联网的守门人

鲁炜在2013年接管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并于今年5月成为以国家主席习近平为首的一个权力很大的互联网领导小组的负责人。自那以后,他进一步加强了中国网络审查的力度,而它原本就是世界上最繁复的网络审查制度。通过在一系列私人会议上发布严厉警告,以及发起严格限制一些人网上账户的行动——已导致一位网络名人被捕——他给中国相对自由的社交媒体上的活跃人物套上了枷锁。在他的监管下,政府加大了屏蔽国外网站的力度,并颁布了新的规定,限制社交媒体上的分享功能,加强对流行视频网站的审查。

東網|喬木:別拿網絡主權忽悠網民

剛剛在浙江烏鎮結束的「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由於其鮮明的政治目的,想用資本的優勢,把中國的局域網控制模式,向世界推廣,為中國的網絡管制尋找借口,因此也被網民戲稱為中國「護臉網」大會。...

明報|呂秉權:互聯互通監控之中?

【明報專訊】中國在浙江千年水鄉烏鎮舉辦了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網絡監控甚盛的地獄築起了一片能在會期內自由上網的天堂。 今後,世界互聯網大會將每年舉辦,中國自封烏鎮為永久會址,搶奪世界網絡話語權。 中國的網絡監控和公民因網上言論入罪劣迹斑斑(浦志強、劉曉波、譚作人、胡佳等均曾因網上言論被抽秤),但標榜自由和開放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卻在中國舉行,實在十分諷刺。美國「自由之家」2013年的研究發現,全球60個國家當中,中國的網絡自由排行尾三,僅好過古巴和伊朗,明顯存在限制上網、審查內容和侵犯網民權利的問題(維權人士經常被斷網斷電話)。 無國界記者今年的報告指出,中國是互聯網的敵人,早幾年更指中國是互聯網的黑洞,與北韓和利比亞等國齊名。 內地律師袁裕來在微博上寫中國為何有資格主辦今次大會: 問: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為什麼在中國開? 答:中國政府管理互聯網的經驗特別豐富。 這帖隨即被刪。 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以「互聯互通共享共治」為主題,從會議議程安排,亦能看到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側重點是管理和防禦。 在14場大會和分組論壇中,有6場是關於網絡的管理和反恐的,包括:互聯互通‧共享共治、加強國際合作,共同打擊網路恐怖主義、網路空間安全和國際合作、互聯網與政府:公共服務創新、全球互聯網治理論壇、網路空間法治化。 而 國家主席、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在開幕賀辭中寫道:「互聯網發展對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提出了新的挑戰,迫切需要國際社會認真應 對、謀求共治、實現共贏。中國願意同世界各國攜手努力,本着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原則,深化國際合作,尊重網路主權,維護網路安全,共同構建和平、安全、 開放、合作的網路空間,建立多邊、民主、透明的國際互聯網治理體系。」 中國網管企業如雨後春筍 習主席的說法突顯中國對互聯網首重安全和管理,這種「中國模式」,世界一些不民主的國家爭相引入。 無國界記者的報告和一些研究指出,北韓、伊朗和非洲的贊比亞已引進中國的網絡監控技術。 事實上,中國的網管企業和輿情監控公司近年如雨後春筍,成為新興行業,愈開愈多愈做愈大,不少輿情監控公司由官方上市的傳媒集團或科技公司控股,一年創收過億元(如「人民網」轄下的監控公司「人民在線」),而整個行業每年的生意額更超過100億,為官方和各路客戶提供「把握輿情、即時監控、不留死角」的服務。內地「財經網」形容,這是有中國特色的半地下產業。 全國由中央到地方政府,由官方到企業近年普遍都安裝了輿情監控軟件,令這些公司股價水漲船高。 據 了解,公安、國安、檢察、法院、各省市政府、深圳市和港澳工作系統等近年動輒花費數十萬至過百萬安裝監控軟件,對特定事件、人物、熱話進行大規模的網絡監 控和分析,先以自動蒐集的方式對社交網站、微博、論壇、新聞、評論、圖片、視頻、搜索引擎詞頻等方面進行數據收集和儲存。 之後,監控軟件和輿情分析師會重點分析某些目標人物和事件會構成怎樣的輿論趨勢,人物之間有何關係,再向上頭提交輿情報告以供決策之用,必要時還可以短訊通知上級。同一時間,網絡警察會在內地網絡刪除危害國家安全和有損黨國形象的內容,必要時對發帖者採取行動。 這些軟件的監控功能不限內地網站,對港澳台人士和信息亦能跟蹤監控。 近期香港的佔領運動,相信內地有關部門亦有運用各類監控軟件對目標人物和關鍵詞進行地氈式搜索和跟蹤,經過自動和人工輿情分析後,大量數據在手,當局對香港情况可謂瞭如指掌。 未知,近期大批黑名單被拒入境,這些輿情和監控軟件發揮了多大功能? 互聯互通,互聯網的世界沒有深圳河,你看到的,他們可能看到。 你看不到的,他們亦可能看到。 镜像链接: 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相关日志 2014/11/24 -- 慢慢的,它们就没有了,就像从未存在过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21 -- 方舟子:别让中国成互联网孤岛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21 -- 博谈网:中国特色的互联网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20 -- 苏星河:互联网大国的自信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19 -- BBC:“乌镇峰会”见证虚拟空间世界观分野?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14 -- 台湾陆委会:陆方应放宽对台湾新闻网站管制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13 -- 泡泡网:跟帖评论“法治化”强化社交媒体的衰落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12 -- 白非:「脸谱」在华尴尬露脸–APEC会场开放Facebook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11 -- 泡泡网:微博关闭——网络生态恶化的必然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11/04 -- 管窥中国大陆网络监管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网络民议】司马昭之心

【编者注:花千芳原微博已删除】 @花千芳:除了俺之外,都素官员,任部长正在说:“全世界互联网大佬,要么现在乌镇,要么就在去乌镇的路,不然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中国引领信息时代的决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 以下评论均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楚襄1984:【花下舞文才不高,千般媚语选来朝。芳泽施罢游乌镇,颂赞国如司马昭。】戏语@花千芳 游乌镇...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