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访美

All

Latest

【网络民议】同一个世界 同一个噩梦

【编者注】微博用户评论所附的伊万卡女儿穿红裙唱歌照片,来自其 Instagram 内容截图。 @张可的脖子:再有背景的小孩也还是逃不过被大人喊出来表演节目的命运 ​​​​ (视频地址)...

自由亚洲|习近平到华府 “老外”扬言拦车请愿

2016年3月30日,“老外”访民韦腾飞与妻子江琴。(何山拍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北京时间周五(4月1日)凌晨两点,将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府碰头,讨论全球的核安全。习近平短暂停留华府两日,20多名在美的大陆访民,已扬言要再拦车“请愿” ,其中包括祖籍上海、现定居美国芝加哥的江琴,与她的美籍丈夫韦腾飞,两人是因其位于上海淮海路附近的两层独栋祖业被强占,至今未收分文赔偿。拥有美国绿卡的江琴,与美籍丈夫韦腾飞,长途跋涉自驾车由芝加哥赶抵华盛顿。当下,华府正是一年一度樱花节,国家大草坪樱花处处,但两人并非一般的过客,他们没心观花,第一次到华府,到了旅游热门的渔人码头,亦只作短暂停留与休息。记者:江小姐与你丈夫来华盛顿,不是来看房子、不是观光看樱花,目的是甚么?江琴:我是想要我自己合法的权利,我的财产被上海政府、长宁区政府抢去。我在上海有一栋私房,被长宁区政府强拆掉,至今没有任何的安置补偿。记者问江琴的丈夫,“你是“老外”,为何也要做 “访民”。很罕见,原因为何呢?”韦腾飞答:习近平非经常来美国,我们住在美国,上一次习近平来华府,我们都有抗议。我太太去年在上海,希望可以与政府解决这拆迁的问题。没有结果,我们试图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上一次,上海警方答应了会安排一个会面,但结果是设了个局,把我太太送到拘留所两星期。太太的手脚被绑起来,不能移动有68小时。他们这样做,超越了我的底线。他们不想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要打人,那我奉陪。韦腾飞指,拆迁没有和平解决,只有拦车。太太江琴则向记者打比方,“上海政府抢了她的牛,给她一只鸡补偿;她不接受,现在连鸡也没有了。”记者:大陆大使馆很紧张,你们有20几人,要拦车队,又说要把诉求给奥巴马,希望奥巴马转达, 你觉得怎样才可以和平落幕呢?江琴:我们希望政府派人与我们坐下来谈,现在没有人理我们。我们去上海、北京,当地政府都是玩我们。说先回去,有人会跟你谈;最后没有人,反过来送你坐牢。记者则问这名“老外”访民,可否忘记上海的物业,当没有发生过算了,在美国重新生活? 他就回答,上海祖业对太太一家有意义,不光是产业,92岁的外母亦要生活。那甚么原因使访民群体,出现 “老外”呢? 是独特、是孤单,还是其它呢?韦腾飞说:我娶了一个中国人人,太太的事就成了我的事。我没有选择,她是我的家人,这是一家人的事。是上海政府以欺凌的方式,引起了一个美国人的愤怒,他们去年要我太太坐牢。可以和平落幕,对哪一方都好;不幸的是,上海自称国际都市,说会遵从商业伦理道德,那拆迁祖业有遵从商业道德吗?他们偷了私人的财产,拆了人的房子,说要盖一个休闲中心,然后卖给了地产发展商。收受了几十亿,金钱到了口袋,却说没有钱补偿房子被强拆的人,这是问题呀?自上海、北京、中国各地的访民,在华府已聚集了20多人,连日来在中国大使馆外陈情。江琴对本台说,大家的心情是想碰碰运气,看能否截住习近平的车队,亲身递交各人的材料。他们在国内,莫说拦车,去到北京中南海要寄信入大院,有访民就被送入黑监狱。资料显示,江琴是在2012年开始进京上访。2014年她由美国返国,要求安置补偿,在北京被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拘留了7天。出狱后3日,她再到北京要求提取 “没违反国家规定”的信息,再被拘留10天。第二次入狱,狱方用脚镣、手铐将她前后捆绑。 “酷刑”期间她身体大量出血,狱医著她吃保心和止血片,继续捆绑长达68小时。

动向|于怡郊:习近平访美,中美BIT还是没签成

习近平近期国事访问去美国,带着一大帮子中国商界大佬,国内高调宣传,显然此次习近平访美抱有重大的经济目的。大陆唯一接近习王当权政治核心的媒体——《财新周刊》和财新网发表其主编胡舒立的文章《中美BIT谈判应借“习奥会”突破》,披露了习近平对这次访美所要达到的目的。中国经济当前十分严峻,政府号称还有许多调控工具,实际却是使出所有新的市场办法仍不能使经济加快转型,而回头再用加强政府投资的老办法仍然不能扭转经济下行,甚至不能减轻经济下行的压力。中国经济走入死胡同的阵阵寒意,中共当局的感受如芒刺在背。对谈成中美BIT抱极大希望在此时刻,中共当局寄希望于中美投资协定BIT的签订。胡舒立认为“中美BIT是两国当前经贸领域最重大的谈判项目,其意义堪比世纪之交中国加入WTO”。这样的比喻何尝不是中共领导层的意思?自七十年代末中国改革开放至九十年代,改革红利基本吃光。因为中共坚持一党专政,改革步子无法继续迈开。加入WTO之后十几年,中国利用优势便宜的劳动力资源,不顾环境土地成本,硬压人民币估值,中国出口市场大大扩展,使得中国经济翻了一番。如今,中国经济又到了一个瓶颈口,改革无法推进,只有开拓海外市场尤其是最主要的美国市场,或者才能继续有效推进中国经济发展。中国经济要发展,必须要有创新。可创新谈何容易,举国上下几乎都知道,中国不可能有创新。要创新,只有从美国这个世界龙头去引进、模仿和抄袭。中国经济目前的优势也是包袱,拥有巨额的外汇储备,中共当局希望这些巨额外汇储备能够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新的增长点。现在中美双向投资存量超过一万四千二百亿美元,过去五年,中国对美投资额增长九倍,截至二○一四年底,中资企业在美投资额达四百六十亿美元。中国对美国投资相对集中,主要在金融、制造、采矿、房产,与此同时,美国对中国的投资总体上呈现下降的趋势。不管中国对美投资如何扩大,不管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已是资本净输出,不管中美双向投资呈一升一降态势,目前中国在美投资只有四百六十多亿美元,与其近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相比还是太少了。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中国对已经谈了七八年的中美投资协定BIT能够在习近平访美时正式签订成功,是抱着很大企盼的。可是,结果并没有达成。对自由平等贸易理解南辕北辙中美投资协定BIT谈判了七年多二十一轮,为什么还是没能达成呢?似乎为了安慰一下习近平走那么老远一趟,中美两方公开表示:“两国领导人积极评价正在进行中的中美投资协定BIT谈判业已取得的进展”,美方甚至承诺“对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中国投资者保持开放的投资环境”,可终究还是没有正式签订中美BIT。中国对外商投资的管理,即使这几轮中美谈判中已经提出了负面清单,可是中国对外商投资的限制还是要比美国多,在涉足从金融服务到农业和医疗保健等中国众多的国家主导行业以及在国企占垄断地位的行业中,尤其如此。美国作为信奉自由的发达国家,其对自由贸易的理解,标准更高,涵盖范围更广,不仅要取消或降低商品的关税,还涵盖安全标准、技术贸易壁垒、动植物卫生检疫、竞争政策、知识产权、政府采购、争端解决,以及有关劳工和环境保护的规定;而长期囿于中央集权的专制的中国,即使改革开放加入WTO以后,在国际贸易规则上更注重降低投资壁垒和税收等基本投资权益,几乎从不想到人的合法权益,很少涉及劳工权利、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等标准和规则。美国给中国开出的负面清单只有三项:关键基础设施、重要技术、国家安全。但美方对这三项都没有明确的定义,而且中方在美投资、经营的任何阶段,美国行政当局都有权中止项目,产生的成本由投资人负责。这样的提法增加了中国在美投资的不确定性,几乎是无法做生意的。表面看来,就是些商业的技术矛盾影响了中美BIT的签订,实际上恰恰反映了中美两国对于社会平等的不同理解。保护个人隐私还是保护党和国家以国家安全,特别是这次习近平访美时几次提到的网络安全问题为例,中美两国表面上都强调要加强网络安全,可实际内容南辕北辙。在美国,网络安全从根本上说主要集中于保护各种私营部门的数据和关键的网络基础设施,以及个人的隐私权。在中国,网络安全本质上是以党国为中心,防范国内外利用网络威胁损害中共一党专政。中国口口声声所说的“网络空间主权”就是中共一党的“网络空间主权”。在美国,网络安全法规致力于防止未经授权侵入电脑系统和窃取信息的行为,至于网络监管法规所关注的则是为了执法或情报目的对某些侵入行为的授权,而监管人员若是泄露被监控者的隐私,即是触犯法律。中国的《国家安全法》和《网络安全法(草案)》,更像是一份共产党意识形态的文件,一篇旨在捍卫中共掌握权力的檄文。通观中国的《国家安全法》和《网络安全法(草案)》,没有一条是制衡政府权力的,政府可以不受限制、随心所欲地采取任何安全措施。中国的《网络安全法(草案)》也有保护个人隐私的条款,譬如第三十六条,网络运营者负有严格保密及不得非法向他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义务,但如果政府要求网络运营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却是“合法”的。我们不排斥不久将来中美BIT协定会正式签署,但是中国与美国的根本分歧不可能消除。中国国企虽然此次也被美方承认可以作为投资主体在美投资,那是美国将其看作只是由投资方而不同于其它普通企业一样的企业。中国国企是一党专政的基石,它可以不顾自己的利润率、不必对自己老板——中国民众负责,亏本在美国经营,只为了中国政府取得有用技术和在美国有利的地位;它也可以在中国市场依然把持垄断市场,挤兑所谓开放以后从外面进来的美国资本。因此,即使中美BIT协定正式签订之后,中美投资矛盾依然会层出不穷,中美互相投资的空间仍然有限。《动向》2015年10月号

苹果日报|孔捷生:中共又是吊颈鬼搽粉 – 死要面

大天朝的面子是一个严重问题,岂止乾隆和嘉庆两朝皇帝要英使下跪不遂酿成中国近代史之启端,毛泽东与赫鲁晓夫谁是国际共运教宗,很大程度上也是面子问题。中苏对立由此贯穿了毛邓两朝,直至苏联解体,北京重新确定我朝天敌乃美利坚为止。今上习近平徒有「更无一人是男儿」之浩叹,偏不去反省,长期与强邻势同水火的北京,正是令苏联崩溃的重要推手之一。其后事关天朝威仪的面子问题一再浮现,却隐忍着不和美国撕破面。尽管曾有前外长李肇星在香港的贵亲叫嚣「驱逐骆家辉」,不过泄忿而已。乾隆帝时中国是世界经济第一大国,如今「盛世中华」不过世界第二,要驱逐夷狄,等熬到坐稳老大再说。故而事涉面子的恼怒,还是先整治自己人来出气。受不得惊吓的胡锦涛在白宫草坪被闹场者惊驾,忘掉了演说词,掏出稿来照本宣科之后又「找不着北」,像迷途小儿般被小布殊牵衣引路,委实大失面子。而事后被处置的是驻美大使周文重。本来此前两任驻美大使李肇星、杨洁篪都能晋升为外长,惟周文重被贬为外交学会的闲职。访民李焕君卧倒在习近平专车轮下这回轮到习近平访美,亦屡被拦轿惊驾,尤其以访民躺倒车前,司机避让不迭几乎冲上人行道这一幕最刺激。奈何美国没有临街不许开窗、鸽子禁飞、上公厕实名制、排便超过廿分钟要写备忘录的「政治规则」;以往大使馆用现金、盒饭、巴士临时招募夹道欢迎的假群众,这回因为行程太密,地点分散,未能做足工夫。于是龙颜大怒之余,便又向自己人问罪,责成外交部向中办递交详尽报告,查清抗议者背后「黑手」的背景和政治目的,并要驻美使领馆今后全力团结华人配合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访。中国纳税人又要为党国领导人的面子出血了。以前天朝驻外使团很寒伧,宴席上「团结」别人都要当地侨社金主埋单。而今财大气粗,为统战大业漫撒金钱。笔者在华盛顿国家广场目睹一场面,受使馆资助的中文学校表演武术与民族舞,使馆官员到场视察,那些领受资助的爱国(不是爱美国)华人卑躬陪笑,官员却踞傲得很。官本位社会出来的人到哪里都洗不脱官气,这种趾高气扬的嘴脸正是纳税人的钱堆出来的。如今要「团结」华人,撒钱就是了。殊不知习大大甫回国又遭外交重挫,横空出世的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令亚投行和一带一路黯然失色。党媒一时未想出应对措辞,便称可能成为下任总统的希拉莉反对该协定,却不道出希拉莉反对的几条理由,最关键的就是预防操纵货币的条款不够有力,这明显是嫌限制北京加入的门槛还不够高。如此党媒,真是吊颈鬼搽粉--死要面。 来源:苹果日报 / 孔捷生转发此新闻:

自由亚洲|凭什么? 习近平主持全球妇女峰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9月份访美期间在纽约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主持了全球妇女峰会并发言,呼吁国际社会更加重视提高女权、消除对女性存在的差别观念和偏见。 习近平在发言中虽然承认妇女权是人权,但把人权置于经济发展权之后。他借联合国舞台宣传中国妇女权利的良好现状,称“每一位中国妇女都有实现她们梦想的机会。” 针对中国主持这次峰会,美国发起了释放20名妇女政治犯活动,其中包括3位中国妇女——律师王宇、公民记者高瑜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

微信|中国领导人已经不能放心走进中国人群

在习近平到达西雅图后,印度总理莫迪也到了硅谷进行了两天36小时旋风式的访问,除了访问一系列高科技公司外,还在硅谷进行万人集会演讲。据说报名参加的有5万人。很受印度人欢迎。 莫迪最先造访的是特斯拉,后又进苹果家。刚刚傍晚时分,他的硅谷行渐入高潮,列队接见的就是高科技领域的其他大拿,包括MicroSoft`s Satya Nadella, Google`s Sundar Pichai, Qualcomm`s Paul Jacobs, Cisco`s...

信報|習近平訪美收穫未如理想

過去3個月,中國經歷「暴力救市」失敗和人民幣「暴力貶值」後,經濟前景愈來愈令人憂慮。儘管早前召開的G20會議,中國財金官員空巢而出,全力保證中國經濟在未來「十三五規劃」期間會繼續在合理區間以較高速度增長,又信誓旦旦表示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因素;而不少人都期盼習近平的所謂「釋疑增信」訪美之行會帶來轉機,但中秋假期前後連日來內地股市和人民幣滙價的表現,卻充分顯示投資者以實際行動對習近平訪美帶來的成果,投下不信任的一票。習近平行前接受《華爾街日報》書面訪問,為中國的「暴力(干預)救市」辯護,指中央在採取多項穩定措施後,中國股市已進入「自我修復和自我調節」階段。換言之,正好證實「國家隊」已經停止進場,不再救市;既然缺乏中央資金托市,所以一遇上壞消息,上證指數便迅即跌破3100點關口,令投資者信心動搖。由於上證指數由高位5166點下挫至今已達四成,蒸發財富逾30萬億元人民幣,大部分散戶資金不是被困便是被消滅;而監守自盜的中證監和中信証券又有不少高層被捕,造市機會大大減少,相信內地股市再大幅下挫的機會已經不大。但這亦正好說明,內地股市已變成「殭屍市」,不生不死,再無實際投資意義。對中國外滙儲備近期大幅減少的現象,習近平以三大原因解釋:一是外滙資產由人行轉向境內銀行、企業等機構和個人持有;二是境內企業「走出去」,對外投資增長較快;三是境內企業穩步減少境外融資以降低槓桿。果如是,對於李嘉誠正常商業決定的所謂「撤資」,內地傳媒又何以諸多批評議論?難道同樣是資金「走出去」的內地富豪如馬雲、馬化騰之流和權貴官僚資本,不是更有「愛國」理由在國家經濟出現困難時,留在國內共渡時艱嗎?習近平的解釋,恰好說明資金外逃是國內今年的大趨勢,而隨着內地經濟數據愈來愈不濟事,願意向內地借貸的資金正急速下降;外滙資產愈是加快向私人部門轉移,外流的資金只會愈是加速。眾所周知,中國的外滙流通受到管制,人民幣的滙價非由自由市場決定,幣值由官方定價,但信心基礎卻來自中國以外滙儲備和銀行系統存款中的外滙佔款。8月份,中國的外滙儲備和銀行存款中的外滙佔款分別大跌940億美元和7000多億元,如果趨勢持續,估計不到一年,中國的外滙儲備便捉襟見肘,所謂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因素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因此,《信報》8月底曾引述外電報道,中國部分涉及金融相關的政府部門,正在研究考慮分別使用7算和8算為人民幣2015年底和2016年底的滙價,並非空穴來風,沒有原因。習近平又說中國希望透過注重創新及倚重消費令經濟「鳳凰涅槃,火浴重生」。正正在這個問題上,十八大四中全會以來,中共一直依賴量寬政策力谷經濟的做法令人擔心,只會得出完全相反的結論。由2002年至今年初,中國的廣義貨幣M2已增長近六倍,至122.8萬億元人民幣(20萬億美元),同期經濟規模增長只有大約四倍,中國的M2/GDP比率已達200%,比美國的相同比率在70%左右高出很多。但最近公布,中國至7月底的M2餘額已達135.32萬億元人民幣,即再增13.3%。大量增加的流動性,實際上只會流向資產市場和外逃,並沒有流向實體經濟,習近平一廂情願改革和振興經濟的「中國夢」,恐怕很難成為事實。事實上,放假期間,人民幣離岸滙價已創出兩周新低。主要原因,是由一種名為「目標可贖回遠期合約」(Target Redemption Forward, TRF)的衍生產品拆倉所致。原來這種衍生產品與「累計認購期權」(Accumulator)類同,一直看好人民幣前景的投資者或未來需要大量人民幣作貿易結算的企業客戶,過去買入數以萬億計的人民幣,現在憂慮人民幣未來因減息或貶值導致利息收入不能抵消滙價下跌,迫得把買入的人民幣沽出,因而引發人民幣離岸滙價下挫。根據摩根士丹利的報告估計,中國投資者於2013年合共買入價值約3500億美元的TRF,相等於2.73萬億港元;只要中國的經濟數據持續疲弱和人行未來繼續減息,這些投資者便會悉數沽售持有的人民幣,足令人民幣離岸滙價跌勢加劇,情況堪虞。習近平今次訪美之行,極盡討好美國企業之能事,但換來的投資,例如互聯網巨企Facebook、Google進入中國市場、環球片場在北京興建全球最大樂園,都是把中國當作「世界市場」賺取收益,再非「世界工廠」投資製造業;即使波音在中國設廠,亦只是中國購買300部飛機,所以機身噴漆和機艙內部裝置的工序,才搬到內地「包產到戶」而已,當中全不涉及重要的科技轉移,對內地創新經濟和刺激消費,幫助有限。中美加強經濟合作,究竟誰依靠誰、誰得益最大,也就不言而喻,可想而知。原文刊在信報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