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评论

All

Latest

新唐人6月2日:先射箭再画靶心 评艾未未偷漏税

新唐人6月2日:先射箭再画靶心 评艾未未偷漏税 视频链接:http://youtu.be/X7sNqSkdHj8 文字: 中共在海外的喉舌网站近日报导,知名艺术家艾未未案所谓涉嫌偷漏税案件,涉案金额近2000万元。本台记者6月2号采访了艾未未的母亲高锳女士等人,他们一致认为,中共对艾未未的做法是“先射箭再画靶心”,根本上违法。 艾未未的母亲高锳6月2号对《新唐人》表示,儿子失踪2个月以来,没收到当局任何一份书面文件。她觉得这2000万的所谓经济犯罪金额,就像当局在编故事一样。 艾未未母亲高锳:“我不相信啊,他那公司是个很小的公司,怎么偷税漏税就2000万,开玩笑的。其实它(中共)抓的前前后后、它们(中共)表演得够充分了,我觉的是在讲民间故事似的。” 艾未未多次在德国展出自己的艺术作品,四川大地震过后,积极投入调查地震中被压在校舍底下等死难学生姓名名单。 目前正在台北的中国流亡诗人贝岭首先表示,国内法制不健全,贪污腐败遍地,很多个人和公司根本不清楚该如何交税。 中国流亡诗人贝岭:“但是艾未未的事情是明显的、是借用经济上所谓的税的、就是利用了中国税上的不健全,对他的政治行为的一个明显的惩罚!” 台湾人权律师邱晃泉指出,大陆当局对艾未未的做法根本上违法,如同先射箭再画靶心一般。 台湾人权律师邱晃泉:“这完全违反正当法律原则。那正当法律原则在各个文明国家是这样:你要逮捕一个人,必须有相当的证据,显示他犯了什么国家法令,而必要把这个人抓起来关押住。艾未未这个事件很显然的根本没有,根本就是先射箭再画靶。” 对比大陆媒体最近曝光的三峡工程弊案,31个资金滥用,涉及上亿元的案件,当局只要求他们内部整顿改正。对此,多年来关注三峡工程的旅德学者、工程专家王维洛博士表示,中共当局对艾未未却是先抓后搜集所谓证据。 王维洛:“你不能说,三峡集团总公司犯了这31条错误以后,它可以自己整改。那艾未未就要被消失,那这样就不合理了,你没有一视同仁。” 6月2号,记者多次致电熟悉艾未未情况的大陆律师刘晓原和浦志强,但是无人接听电话,情况不明。刘晓原律师在艾未未被抓后,曾被公安绑架并短时间扣留。浦志强律师也因义务为弱势人群打官司而常被打压。 贝岭呼吁各界民众在6月4号下午4点半到6点半,到台湾自由广场上,用1001把空椅子等待艾未未归来。 新唐人记者赵心知、薛莉采访报导。

刘晓原律师:建议取消“监视居住”强制措施(2011.5.31)

建议取消“监视居住”强制措施 刘晓原 发表时间:2011-5-31 14:50:00 链接 http://goo.gl/oaokT (注:虽然写过两篇谈论“监视居住”文章,但仍然感到言犹未尽,故又写了这第三篇博文。) 1979年7月1日,五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建立了刑事诉讼强制措施制度,监视居住就是强制措施中的一种。 监视居住,是指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限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规定的期限内不得离开住处或者指定的居所,并对其行为加以监视、限制其人身自由的一种强制措施。 按照法律等相关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办案机关所在地的市、县范围内,如有自己的固定住所,监视居住就必须在其住所执行。如没有固定住所,则在指定居所执行。 监视居住,作为一种非羁押性刑事强制措施,从法理上讲,其严厉程度低于拘留和逮捕。 但是,在司法实践当中,绝大多数的监视居住,无论犯罪嫌疑人是否有“固定住所”,一律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即在办案单位内部设立的“办案点”或指定的宾馆或招待所执行,犯罪嫌疑人24小时有人看守,一举一动全在办案人员监视之下,有的连放风时间都不给,基本上失去了人身自由。这种指定居所的监视居住,其严厉程度超过了拘留和逮捕,完全背离监视居住的立法本意。 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后,侦查机关办案期限一般是两个月,而监视居住期限最长可达六个月。监视居住期限届满后,还可以逮捕再羁押。如此一来,侦查机关就可从中获得更长办案期限。 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后,看守所必须给“放风”时间,同监犯之间也可进行语言交流,聘请的律师可以办理会见,只不过是一般不让家属会见。 但在指定住所执行监视居住,特别是在公安机关内部办案点监视,一般是不允许律师去会见,由于不把监视居住地点通知家属,共同居住人要去会见,就要取得侦查机关批准。尽管法律规定,共同居住人和律师会见是不要经过批准。被监视居住人住在一间房或一套房里,除了办案人员提讯,是无法与其他人交流,再者,其他人也是不允许进来。时间一长,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和精神上很容易出问题。 把犯罪嫌疑人关押在看守所,办案机关与羁押单位就分离了,且还要接受派驻看守所的检察室监督。而在指定居所执行监视居住,则是由办案机关监控犯罪嫌疑人,检察院不派检察官在居所进行监督。在无人监督的状态下,很容易发生暴力取证问题。 犯罪嫌疑人在办案机关监控之下,就可减少提讯中的很多麻烦(如人被羁押在看守所,提讯就要经过批准)。为了获取犯罪嫌疑人口供,侦查机关就有充足时间随时进行讯问,有的还会使用车轮战、熬夜术进行连续讯问,直至犯罪嫌疑人身体极度疲惫、精神完全崩溃、彻底交待自己的问题为止,这种讯问方式,从实质上讲就是变相刑讯逼供。 对侦查机关来说,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既可以争取到更长的侦查期限,也不用担心犯罪嫌疑人逃避侦查。以监视居住手段来获取口供,不需要高深的讯问技巧,不需要高超的技侦手段,也不需要太多的办案经费。 但是,这种做法严重违背了程序公正。任何案件,特别是刑事案件,不仅要追求实体公正,更要追求程序公正。如果程序不合法、不公正,即使实体结果正确,都是有违诉讼法的规定,不可能产生良好社会效果。 如果继续保留消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变相羁押的问题只会愈演愈烈。里面的暴力取证问题,也只会越来越严重。 有学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办案机关极易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如果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规定,在犯罪嫌疑人住所执行监视居住,很可能带来一系列的难题,比如办案人员吃住问题、监视犯罪嫌疑人时会侵犯到家属的合法权利等问题,特别是在通讯高度发达的今天,可供被监视居住人选择串供手段也很多,只要想进行串供,还是容易成功的,且不容易被暴露。 我想,既能监视居住存在如此之多漏洞,在固定住所(指家中)执行监视居住已经毫无意义;另一方面,在侦查机关“指定的居所”执行监视居住,很可能使犯罪嫌疑人成为事实上的“变相羁押”、“变相拘禁”。由于缺乏制约与监督,更容易发生暴力取证问题。可以这样说,在司法实践中,不论是在固定住所,还是在指定居所执行监视居住,已经没有多少可操作性了。 如取消了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反而能促使侦查机关转变“重实体,轻程序”执法理念,改变落后的侦查取证模式,不断提高侦查能力和水平,从而减少刑讯逼供行为的发生。 宪法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人权是作为人应享有的权利,即使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犯罪分子也享有人权。 为了健全和完善刑事诉讼制度,更好地实现惩治犯罪和保障人权的刑事政策,建议在修改《刑事诉讼法》时,彻底取消监视居住强制措施。 附博文链接:再谈“监视居住”问题

英国卫报5月28日长篇评论:艾未未:一个异议艺术家

艾未未:一个异议艺术家 英国卫报 Hari Kunzru 5月28日 内容提要: 他用葵花子将泰特现代美术馆填满,他发起反对腐败的运动。然后上个月,这个中国最具挑衅性的艺术家消失了 。 文章用很大的篇幅叙述了艾未未新疆、纽约的人生经历、艺术作品和对社会事件的积极介入。 结尾处写到: “艾未未曾经在2009年8月份发推说” 有一个人不自由 ,我就不自由 ,有一个人受凌辱,我就受凌辱。有一个人受伤害,我就受伤害。听明白了么?” 那么,艾未未不自由,我们就不自由;艾未未受凌辱,我们就受凌辱;艾未未受伤害,我们就受伤害。无论他在哪里,我们都将与他一起,听明白了吗? Ai Weiwei: the dissident artist He filled Tate Modern's Turbine Hall with sunflower seeds and campaigned against corruption. Then last month China's most provocative artist disappeared. “若他不得自由,我们也无自由”——民主运动抗议者戴着艾未未的面具 拍摄者 美联社 Kin Cheung by Hari Kunzru , The Guardian Saturday 28 May 2011 'If he is not free then we are not' ...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in Ai Weiwei masks.

明报5月13日劉銳紹:期期艾艾+未完未了=理屈詞窮

劉銳紹﹕期期艾艾+未完未了=理屈詞窮 2011-05-13 【明報專訊】中國把艾未未扣留已超過37天,一直沒有透露他的下落。即使中國不斷聲稱自己是「依法辦事」,還搬出不同的法例證明官方「有理」,但他們的行動已能證實一點,就是:「期期艾艾」+「未完未了」=理屈詞窮。 而且,這次事件已由官方所說的「經濟犯罪」的法律事件,演變為政治事件,更上升到中外鬥爭的國際層面,令中國自己愈來愈被動。打個比方,中美正在打牌,艾未未就是中國自己製造出來的「牌」,但卻被美國「食住上」,用這張牌來打中國,結果美國食糊,而中國則情、理、法、利皆輸。 先看中國自稱的「依法辦事」。可以看到,即使中國自己制訂的法律,官方也沒有執行。《刑事訴訟法》第69條,對於重大案件,公安機關頂多扣留嫌疑人37天,就要決定是否正式逮捕,起訴或釋放,但顯然官方沒有依法而行。 此外,中國也是選擇性執法,按《刑事訴訟法》第64條,公安應在24小時內讓嫌疑人通知家人或所屬單位,但這條有利於艾未未的法例,當局並沒有執行。 中國有法不依 還有,當嫌疑人被扣留或逮捕期間,當局一般不讓律師介入,直至決定把案件拿到法院,才讓被告聘請律師。但按《刑事訴訟法》第96條,嫌疑人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後或者採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請律師為其提供法律諮詢。可是,當局連艾未未的下落也不透露,明顯剝奪了他的權利。 在在顯示,中國有法不依,已是理屈詞窮的第一種表現。 在艾未未事件發生至今的一個多月裏,當局除了發放「艾未未經濟犯罪」、「重婚」、「藝術侵權」、「發放淫褻作品」之類的消息外,還放出一些奇怪的論調。其意是:都怪艾未未及其家人太過高調,如果低調處理,就不會鬧得那麼僵了。有關方面本來只是想嚇嚇他,但他的家人卻把事情捅出來,讓政府難下台,才會弄得如此騎虎難下。 這種論調跟某些官員的思維脗合。據聞,當局聽說艾未未可能在「五.一二」大地震3周年的時候公布最新一批豆腐渣工程的遇難者名單,擔心此舉會添煩添亂,才想把他扣押幾天,嚇唬他,最後還是讓他出國的。但即使如此,這種論調也令人吃驚。這豈不是說明,當局可以利用法律或行政權力,來達到政治阻嚇的目的嗎?這又有何法理可言? 這種論調傳出來,其意圖是要讓外界感到,不是官方鬧事,而是「對方把事情鬧大」。事件後來還鬧到國際層面,更是「當事人及其支持者造成的」,「責任不在官方」。 當局自製事端 這種態度比有法不依更荒謬和危險。發生程翔事件時,也有消息傳出指其家人不應高調,低調才容易解決事件。但後來的發展有目共睹,程翔還是要受囹圄之苦。被打的人還被塞住口腔,不許說話,這個世界還有道理嗎? 在在顯示,當局自製事端,還砌詞卸責,是第二種理屈詞窮的表現。 如今,歐美國家冷手執個熱煎堆,真沒料到中國如此慷慨,製造艾未未這張好牌給他們乘勢而上。美國尤其高興,它在制訂今年的人權報告書時,還來不及把艾未未事件放進去,但希拉里已急不及待在記者會上加入艾未未這張牌。近日,中美進行人權對話,以及戰略和經濟對話,美國借勢「靈魂附體」,中國雖然以兩國的經濟利害抗衡,但已陷於被動之境。這能怪誰呢?只怪決定扣留艾未未的人。 官方進退失據 如今之計,最佳方法是:中國趕快無條件釋放艾未未。但在現實上,中國不會這樣做。退而求其次的方法是:用經濟罪名檢控艾未未,然後由法院裁判艾未未罪名不成立,無罪釋放。這樣既可以讓官方下台,也可以建立中國法院獨立審判的形象,更可以瓦解外國的招數,化被動為主動。 堅持硬橋硬馬抗爭的人士,相信不會贊同第二個建議,明明是官方的錯,為什麼還要委曲求全?但是,請不要罵我「妥協」,因為我相信官方連這些較溫和的意見也不會接受。他們的頭腦正處於高處的緊張和鬥爭狀態,這正是他們自製的死結。 在在說明,官方進退失據,有妙法而不納,正是理屈詞窮的第三種表現。 来源:http://goo.gl/2G6n6

法广5月26日:北京有法不依 文革重演

北京有法不依 文革重演 RFI/Biroules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张文中 中国著名前卫艺术家、维权人士艾未未4月3日遭到北京警方拘押后,至今下落不明,继续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尤其中国全国政协委员、香港著名金融企业家刘梦熊近日连续发表评论文章,批评北京官方有法不依,文革重演。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继续介绍有关艾未未事件进展的分析评论。 刘梦熊在5月13日香港《东方日报》题为《有法不依文革重演》的评论中称:“内地艺术家艾未未有罪或无罪,现在未审未判,外界难以置评。但就法律程序而言,内地司法机关一错再错,令国家‘依法治国’形象严重受损,那怕外交部发言人浑身长嘴也辩解不来!《刑事诉讼法》第64条规定:对犯罪嫌疑人扣留后,‘应当把拘留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24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或者他的所在单位。’但是,艾未未被北京市公安机关扣留39天了,其家属包括母亲、姐姐,根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完全不知道艾未未犯了甚么事,关押在何方,身体怎么样。司法机关如此处置,实在有法不依!”“此外,艾未未还未审,尚未判,未有最终定罪,公安机关就‘放料’给本港若干报章,连篇累牍对艾未未开展‘革命大批判’,而艾人在狱中,没有可能进行辩护。如此做法,完全是文革当年毛泽东、四人帮‘运动群众’将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手法重演。有法不依何以服天下?” 刘梦熊在5月14日香港《东方日报》题为《荒谬的思维方式》评论中称:“有一个现象非常奇特:既然内地公安机关舍得向‘远在天边’的香港某些报章‘放料’,对艾未未展开铺天盖地的‘革命大批判’,为何又不肯依照《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在法定时间内向‘近在眼前’的艾未未家属通知‘扣留的原因和羁押处所’呢?这个手续很难吗?艾案引起多个国家关注,内地司法机关摆出一副‘老子就是有法不依,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脸孔,到底是跟西方国家过不去呢?还是跟自己‘依法治国’方针过不去?”“虽然中共11届3中全会停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开启了改革开放新时期,但在某些单位当权者脑瓜中,‘阶级斗争’尤其‘国际阶级斗争’阴魂不散。本来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都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成果,但在‘左’派看来,因为源于西方,‘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你们鼓吹司法程序公正吗?我偏不按程序,就是要对着干,看你们奈我何!但这种思维有利于国家法治和长治久安吗?” 香港《明报》署名刘锐绍的评论称:“这次事件已由官方所说的‘经济犯罪’的法律事件,演变为政治事件,更上升到中外斗争的国际层面,令中国自己愈来愈被动。”“在艾未未事件发生至今的一个多月里,当局除了发放‘艾未未经济犯罪’、 ‘重婚’、 ‘艺术侵权’、 ‘发放淫亵作品’之类的消息外,还放出一些奇怪的论调。其意是:都怪艾未未及其家人太过高调,如果低调处理,就不会闹得那么僵了。有关方面本来只是想吓吓他,但他的家人却把事情捅出来,让政府难下台,才会弄得如此骑虎难下。”“但即使如此,这种论调也令人吃惊。这岂不是说明,当局可以利用法律或行政权力,来达到政治阻吓的目的吗?这又有何法理可言?这种论调传出来,其意图是要让外界感到,不是官方闹事,而是‘对方把事情闹大’。事件后来还闹到国际层面,更是‘当事人及其支持者造成的’, ‘责任不在官方’。这种态度比有法不依更荒谬和危险。”“被打的人还被塞住口腔,不许说话,这个世界还有道理吗?在在显示,当局自制事端,还砌词卸责”。 来源链接:http://goo.gl/5TYDK

中国时报5月26日孔杰荣专栏: 软禁艾未未 来硬的

孔杰荣专栏:软禁艾未未 来硬的 中国时报 2011-05-26   知名艺术家兼社会活动人士艾未未一案侦查的最新变化,再次毫不留情地揭露了中国警察对中国《刑事诉讼法》的扭曲。五月十六日,艾的家人宣布,艾妻路青刚获准在一处不知名地点与艾未未见面,两人在监视下得以交谈约廿分钟。也许有人会将此解读为,中国警察在不加解释地将艾与外界隔离关押六周后,可能由于国外普遍谴责警方作为,所以态度终于软化。但是,从中国官媒新华社五月廿日的报导中不难看出,允许路青探望艾未未,非但不是警方百年不遇地「开恩」,相反地,这正说明对艾未未的长期监禁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而这阶段本身,就赤裸裸地违反了中国法律。   中国有关法律规定,警方拘留嫌犯起三十七日内,若没有充足证据以获得检察机关正式逮捕的批准,便只有三种选择﹕第一,警方可以无条件释放嫌犯﹔第二,如还需继续侦查,他们可以将嫌犯「取保候审」(类似于许多国家的「保释」制度),期限长达一年,这期间嫌犯可在其居住的城市内自由活动﹔最后,如果嫌犯在当地有固定住处,警方可将其严格限制在其住处中长达六个月。这最后一项措施名为「监视居住」,其本意在于使警方可以对那些未被收押、没有完全丧失个人自由的嫌犯,进行随时随地的严密监控。只有嫌犯在当地没有固定住处,而又被认为需要被「监视居住」时,才可以由警方指定「监视居住」的居所。   然而,实践中,警方频频以「监视居住」为借口,将嫌犯以类似羁押的方式继续囚禁在他们指定的场所,即使嫌犯原本就在当地居住,有自己的住处。警方假装是将当地嫌犯「软禁(在家)」,但地点却不是嫌犯的家,而是警方指定的「家」﹗这种做法直接违背了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以及公安部依此法律做出的解释,属于后者明令禁止的「变相羁押」行为。但是,中国首都的警察─还不是什么偏远村落的警察─肆无忌惮地加诸于北京最著名居民之一的,却恰恰是这种「变相羁押」。   虽然警方在一个月来集中火力侦查此案,多次讯问艾未未及其同事、家人,但看来由于掌握的证据仍不足以说服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便在关押期间对艾施以「监视居住」,但此「监视居住」的意义已遭到警方扭曲。这样一来,警方就有五个月的额外时间,可以继续侦查和隔离审讯艾未未﹔在此期间,他们不必受到任何其它法定时限的压力,可以慢慢考虑,究竟是重新追诉艾未未,还是无条件释放他,抑或是通过取保候审再监管他一年,将其活动范围限制在北京内。当然,如果将艾未未定罪的希望再度落空,他们也可以随时拿出另一件重要秘密武器─「劳动教养」,即以「行政处罚」为名,将嫌犯送往劳教所,时间可长达三年,且省去了向检察官和法官提交证据的麻烦。   目前做为唯一消息来源的新华社,在其报导中断定,由艾妻经营、属于艾未未的一家公司,犯下了两桩罪行,其一为逃税,且金额「巨大」,其二为故意销毁会计凭证。当然,倘若警方掌握的证据连申请批捕都不够,更不要说正式起诉,那新华社又凭什么那么肯定呢﹖新华社想要传达这样一个讯息﹕即警察是在依法行事,不仅如此,还「额外开恩」,允许路青与艾未未见面。但是,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案件中,警察也是这样做的。刘晓波是北京居民,在他被正式逮捕之前,他也被以「监视居住」的名义,非法关押在一不知名场所,而最终仍获刑十一年。此外,法院在计算刘晓波的刑期时,拒绝将他受到「监视居住」的期间做为被羁押时间来折抵刑期,虽然他受到的监视居住根本就是「变相羁押」。   依据相关规定,嫌犯在「监视居住」期间有权会见其律师,且无须经警方批准,但刘晓波在「监视居住」期间,其律师根本无法会见他。从艾未未被带走至今,警方一直阻拦艾的家人聘请律师,但是他们的朋友刘晓原律师,还是勇敢地表示,如果艾的家人要求,他愿意接手这个案件。刘晓原当然知道,即便是中国最优秀的律师,在挑战警察违法羁押方面,能做的也十分有限,刘晓波一案已清楚说明了这一点。虽然检察官在理论上有权审查案件,实际上却并不这样做。法院对于非法「监视居住」的指控,至少有权在决定刑期时予以审查﹔但是,就拿刘晓波一案为例,法院不折抵刑期,把实际的羁押当做是被告被限制在家一样。同时,可以肯定的是,即便超过法定时限,也从未有警官因为「变相羁押」嫌犯而遭到起诉。   虽然中国法学界普遍认为,全国人大即将修订的新《刑事诉讼法》应当解决「监视居住」的问题,但如何解决,却不见达成共识。艾未未的遭遇虽已向人们揭露中国警察滥用职权的种种匪夷所思之行径,但在中国目前以打压为主的政治氛围中,若是相信这次修订就能为此画上一个句号,未免过于乐观。 (作者孔杰荣 Jerome A. Cohen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兼任资深研究员。英文原文请参 http://www.usasialaw.org/ 。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员韩羽译。) 来源链接: http://goo.gl/yHeVb

德国之声5月23日:律师谈艾未未案:无程序正义,何来实体公正?

律师谈艾未未案:无程序正义,何来实体公正 德国之声2011年5月23日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上周五援引北京市公安机关发布消息称,艾未未实际控制的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涉嫌逃税及故意销毁会计凭证。艾未未的家人并未收到通知并质疑官方定罪。专业律师也对艾未未一案作出剖析。 5月20日,中国官方媒体发布一条关于艾未未的简短报道,称据北京公安机关对外发布,艾未未实际控制的北京发课发展有限公司,涉嫌逃税和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两项罪名。这是艾未未失踪近七周后,中国当局首次给出具体的涉嫌罪名的"说法"。新华社还称,在艾未未被依法监视居住期间,公安机关依法保障了他会见共同居住人等权利。 目标真的是经济问题? 德国之声采访了中国知名律师刘晓原,请他从法律专业角度来解析艾未未一案。刘晓原指,在5月20日新华社的消息中,消息来源是北京公安机关,以前中国官媒的报道,包括外交部发布的消息等,都没有指明消息来源。这条消息涵盖这样几个内容:涉嫌犯罪的是艾未未实际控制的北京发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虽然这家公司的法人为艾未未的夫人路青;涉嫌罪名为"巨额逃税"、"销毁会计凭证";艾未未正在外面被监视居住。 就此刘晓原提出如下的剖析:"根据新华社消息,艾未未可能涉嫌两项罪名,第一是'逃税罪',这是《刑法》第201条规定的内容,是根据刑法修订案将原来偷税罪改逃税罪; 涉嫌'销毁巨额会计凭证'是《刑法》第162条其中一款的规定,假使是逃税的问题,北京税务机关作出认定后,只要他补交税款,并缴纳滞纳金和罚金后,这个罪名是不用承担刑事责任的;但另外一个官方指认的涉嫌罪名比较严重,有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但刘晓原指,以上是假定艾未未所涉嫌罪名存在下的法律分析,刘晓原同时认为:他们当时并不是奔经济问题而来。作出这样判断的理由是,艾未未在4月3日从北京机场被带走后,警方随即到工作室进行搜查,当时扣押物品只是办公电脑和工作室制作的和社会公共事件有关的光盘,并没有搜走公司财务账本。在引起国际关注后,就将目标转向为经济问题。于是就进行了第二次搜查把账本全部扣押。有关部门还将工作人员也带走调查,包括艾未未的司机张劲松及工作室的志愿者文涛,这些人和经济问题根本没有关系。艾未未的案件是在税务机关还没有介入作出调查得出结论前,公安机关就先把人带走了,所以说,一开始并不是奔经济问题而来。设想一下,如艾不去关注社会事件,不“特立独行”,还会被查“经济问题”吗? 用"刘晓庆税案"来检视艾未未案的法律程序 刘晓原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也谈到艾未未涉嫌"逃税"案与刘晓庆"偷税"案在法律程序上的对比。2002年轰动一时的刘晓庆"偷税"案,是由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开始调查刘晓庆公司的"涉税"问题,在查明公司有巨额偷税行为后,移交给公安机关作为刑事案立案侦查,公安机关当时对公司几名负责人作出刑拘决定。与此对比,艾未未一案的法律程序正好相反。而且在艾未未被带走前,税务机关没有找"发课"公司调查过纳税问题,即税务机关没发现"发课"公司纳税上有问题。公安机关怎么就给发现了呢? 刘晓原指:按照法律规定,一个企业是否有逃税问题,应先由税务机关作调查下结论。如发现有逃税行为,由税务机关作处罚决定。在逃税企业不补缴税款、不接受处罚时,当逃税金额达到刑事立案标准,税务机关就会将逃税案移交给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艾未未应在哪里被"监视居住"? 此外,刘晓原认为新华社发布的消息确定了艾未未正被监视居住,按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犯罪嫌疑人在犯案机关所在地的市、县有合法的固定住处,监视居住应该在家中进行,在没有固定住处的情况下,可在公安机关指定的居所进行"监视居住",刘晓原认为艾未未为北京居民,在北京有固定住处,就应把他送回家中进行"监视居住"。 刘晓原强调,他还并没有被家属聘请作为代理律师,也不可能看到案卷材料,对艾未未事件的分析,是依据现行法律、法规、规章分析法律程序方面的问题。但他质疑,没有程序正义,又何来实体公正? "没有合法的开始怎能有合法结果" 艾未未的姐姐高阁获悉新华社消息后,指北京当局在拘捕艾未未一事上,从头到尾都没有遵照法律:"一个不合法的开始,怎么会有合法的结尾?这是欲加之罪,以这样的方式开始,是没有资格来给别人定罪的。谁都看得出来,抓艾未未绝对不是因为经济问题而抓,我们也知道不能收到通知的原因也和近期要到来的敏感日有关,我们甚至担忧他们不会让未未在换届前出来。" 高阁期待艾未未一案能够赶快立案,也期待愿意站出来支持艾未未的人能够组成律师团,这样才能够把事情说清,才能更有力量去改变这个社会中勇敢的人要付出巨大社会成本的可悲局面。 作者:吴雨 (图为4月17日柏林街头的声援艾未未行动) 本文来源:http://goo.gl/fVYDO

法广:香港舆论指艾未未案未获公义处理(5.21)

法广:香港舆论指艾未未案未获公义处理 发表日期 2011年 5月 21日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在被扣查一个半月后,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被指受其控制的公司避税和销毁会计凭证,但评论指,以经济犯罪来打压维权人士是中国的「方便」做法,而整个过程均违法,失去程序公义。 在艾未未被扣查后,这是当局第二次透过官方新华社发布有关他的消息,报道指,艾未未正被监视居住,公安机关「依法」保障了其会见共同居住人等权利。不过,艾未未的姐姐高阁却质疑合法的说法,因为当局从未向家人交代,而且新华社指逃避巨额税款的公司,法人代表是艾的妻子路青,艾未未连股东和工作人员也不是,亦不管公司帐务,但「不合法的开始,所以有不合法的结果!」慨叹当局必然会加罪于艾,既然如此,只要求当局尽快立案,好让他们延聘律师,家人亦会争取公开审讯。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指,官方处理艾未未一案未有按刑事诉讼法的程序处理,亦没有「依法」保障艾未未的权利,本身已失去程序公义,予人以经济犯罪为名,政治打压维权活动为实,以打压艾未未追查四川豆腐渣工程的行为。 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王友金指出,中国税制不健全,从事商业活动的人逃税情况普遍,指控艾未未逃税是「最方便」的做法。他相信,当局仍未找获足够证据,故此以可以关半年的「监视居住」对付艾未未,以便可以继续罗织罪证。 中国维权律师刘晓原更指出,根据中国法律规定,监视居住只应在涉案者的家中进行,艾未未现时在被指定的住所监视居住是违规的。 香港传媒大多质疑当局的说法,甚至亲北京的《文汇报》也在内文第二段以「本报记者循网络检索发现」的方法指出,涉事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路青,而非艾未未;至于另一分亲北京报章《大公报》只简单转载了一百多字的新华社全文,更没有在标题表明艾的罪名。 关键词 中国 - 人权 - 艾未未 来源:http://goo.gl/sg9pG

苹果日报今日头条:秘囚 48天 羅織逃稅罪 北京政治強姦艾未未

苹果日报5月21日 报道链接:http://goo.gl/0oXVz 【本報訊】自 4月 3日在北京機場被公安人員帶走後,維權藝術家艾未未無故被北京當局秘密囚禁 48日,官方新華社昨晚突然發稿,指公安機關經查明後,發現艾未未犯了逃稅罪,卻未有交代有何證據。各界維權人士對當局「先拉人、後入罪」並胡亂羅織罪名、政治強姦艾未未感到極度憤怒,指摘北京濫用司法程序,支聯會呼籲市民 5月 29日參與平反六四遊行,以行動聲援艾未未。 艾未未「被失蹤」後三日,新華社曾在凌晨發出英文新聞稿,引述公安消息稱艾未未因涉嫌經濟犯罪正依法接受調查;昨晚新華社再發出僅 150字的短稿,引述北京市公安機關消息稱,調查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一案後,初步查明「艾未未實際控制的北京發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存在逃避繳納鉅額稅款、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等犯罪行為」,首次較具體地指明艾未未所犯何事。 不過,稿件未有交代艾未未目前身處何方,亦未有說明中央如何跟進案件。更離譜的是被扣押以來不見天日的艾未未,僅本月中獲安排與妻子路青會面 15分鐘,公安機關卻指出艾未未被依法監視居住期間,獲「依法保障了其會見共同居住人等權利」。 趙連海 twitter憤怒留言 艾未未在光天化日下被政治強姦,惹起公憤。艾未未母親高瑛絕不相信兒子逃稅,指艾未未一直用自己的錢為社會做事,批評當局「夾硬」找理由將他入罪。曾力撐艾未未的結石寶寶之家召集人趙連海更憤怒地在 twitter留下粗言:「問候那些混蛋狗驢王八操的東西媽了逼!」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指摘北京才是特首曾蔭權口中真正濫用司法程序的人,胡亂羅織罪名「老屈」維權人士,「北京梗係唔敢以政治罪名控告艾未未,先至用經濟犯罪同逃稅等罪名嚟『證明』拘捕艾未未有理」。他呼籲市民參與 29日的平反六四大遊行,用行動聲援艾未未。 身兼艾未未好友的內地著名前 衞藝術家馮博一昨晚接受訪問時對艾未未的「控罪」驚訝,高呼「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批評當局對艾未未展開調查,原因絕非涉經濟犯罪那麼單純,又稱艾未未平日說話直率,亦喜歡對社會不公現象進行批評,這些都是官方所不容的,「出事乃遲早的事」。 逃稅漏稅案最多判五年據悉,北京藝術圈對當局高調兼大動作處理艾未未事件感到憂心,且不感樂觀。有傳當局擬判艾七年以上監禁,以殺一儆百,並向西方國家現實中國「依法判決」的態度,不會因外國的壓力而屈服。 熟悉內地法制的學者王友金指一般逃稅漏稅案件,按數額大小定罪,但最多判三至五年監禁。 艾未未的維權律師好友劉曉原接受法新社訪問時拒絕評論新華社所指的罪狀,但指當局「監視居住」艾未未的手法並不合法,質疑當局扣留了艾未未個多月,至今仍未正式檢控。時事評論員劉銳紹也批評整個扣押過程並非如當局所指,「依法」保障了艾未未的權利,批評稱:「呢個程序欠缺公義,難免令人覺得:政府係以經濟罪名,打壓維權人士」。 現年 54歲的艾未未 4月 3日在北京機場準備啟程往香港時被公安帶走,外交部發言人曾指他涉及經濟犯罪,但至今無正式逮捕或落案起訴。 艾未未被失蹤事件簿4月 3日 艾未未於北京準備乘搭航機赴港洽談展覽時被捕 4月 5日 保外就醫的內地結石寶寶家長趙連海透過錄影聲援艾未未,要求政府立即釋放他 4月 6日 官方新華社凌晨發出英文新聞稿,引述公安部門消息稱「艾未未因為涉嫌經濟犯罪正依法接受調查」 4月 8日 艾未未母親高瑛指官方稱艾未未涉經濟犯罪是「太可笑」,認為當局未能找到政治罪名,只有在經濟上找毛病 4月 11日 艾未未工作室工作夥伴無故失蹤 4月 18日 《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評,批評「西方給艾未未的庇護太特殊」 5月 3日 艾未未被囚禁一個月,超過內地法律要提控的限期 5月 15日 艾未未妻子路青在秘密關押地點與艾未未見面 5月 20日 新華社報道,艾未未控制的公司有「逃避繳納鉅額稅款等犯罪行為」

路透社:中国政府为拘禁艾未未的行为辩护(5.12)

路透社原文:http://goo.gl/qj1Ov 布达佩斯(路透社)一位资深中国外交官在本周四访问匈牙利时,为中国政府拘禁艺术家、社会活动家艾未未的行为做辩护。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是在与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阿什顿会谈后做出这一评论的,虽然傅称他们在讨论中并未提到艾未未的话题。 “就像你们这里一样,中国有自己的规则与法律,任何人都必须遵循,”傅说。 “任何人,也许他们是你的朋友,也许他们和你比别人有更多共同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凌驾在法律之上。” “由欧洲人来告诉中国,有些人可以不遵循法律,这是非常盛气凌人的做法,”傅说。 正在访问匈牙利的欧盟轮值主席阿什顿,未对艺术家艾未未做出评论。她还计划与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举行会谈。 中国政府上个月表示,华盛顿和其他西方国家政府对中国政府本月初拘留艾未未表现出强烈抗议,对此中国政府感到非常不快。 路透社—5月11日,一名工人正在将画着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横幅挂在伦敦Lisson 画廊上 ( Marton Dunai 报道,Jon Boyle编辑) 翻译:@duyanpili 附:原文 China defends detention of artist Ai Weiwei Reuters – A worker attaches a banner showing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to the Lisson Gallery in London May 11, … – Thu May 12, 11:45 pm ET BUDAPEST (Reuters) – A senior Chinese diplomat, on a visit to Hungary on Thursday, defended the government's detention of artist and activist Ai Weiwei. Vice Foreign Minister Fu Ying made the comments after talks with EU foreign policy chief Catherine Ashton, although Fu said Ai was not raised during their discussions. "There are rules and laws in China that need to be applied just like here," Fu said. "And individuals, maybe they are your friends, maybe they agree with you more than others, but that should not make (them) ...

艾未未能判刑吗?

艾未未能判刑吗? 作者:姜维平 2011年5月10日 多伦多 来源: http://forum.edoors.com/showthread.php?t=709739 目前,海内外的媒体都在关注艾未未一案,有的报道说,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被中共当局刑事拘留37天的限期,今天(5月10日)已届满,家人仍未有他的消息,这表明中国政府没有依法办事,而中国外交部则表示,不评论艾未未的案件,指称这一案件仍在调查,外界不应该发表任何评论。我认为,中国政府没有依法办事的行为,是由来已久的,习以为常的,对于艾未未案来说,可能挂在那里,不上不下的原因,在于中南海的决策层没有达成共识,与其说罪与非罪难于界定,不如说改革派与保守派争论激烈,僵持不下,所以,它成了一个标志,其意义超过事件本身,可能影响下一步中国的命运。 非常显然,从近期中共领导人的一些已经公开的言行,可以看出明晰的分歧:一派是主张政治体制改革的,比如,公推直选,关注民生,等等,一派是声称“五不搞”,“唱红打黑”,等等,前者代表人物是温家宝,汪洋,后者代表人物是吴邦国,薄熙来,而胡锦涛,李克强,习近平,等人,态度不是特别明显,或者说,左右摇摆,而有的前任领导人也故意显示出倾向性,以示支持,比如,朱镕基提倡讲真话,赞扬《中国农民调查》等,这种党内高官不同步调的情况,是大好事,表明政治强人已逝,大家旗鼓相当,谁也不服谁,内部出现裂变,为党内派别斗争公开化与合法化打下了基础,而《人民日报》刊发的有关“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的社论,就是这种正在博弈的形势的晴雨表。 艾未未一案是夹在这两派中间的一根刺,他之所以被抓捕,表明阻碍政治体制改革的力量曾占了上风,想必胡锦涛摇摆到了左的一边,显然,不论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怎样摇唇鼓舌,都不能掩盖一个基本的事实:艾未未案是一个政治案件,试问,如果他不参与一些类似四川豆腐渣工程的敏感案件调查,何来先抓后查,有罪推定的劫难?北京偷漏税的大款太多了,为什麽单单抓捕了他?!而如今久拖不决,是因为海内外的形势和舆论环境发生一些变化,中南海的领导人,特别是胡锦涛要瞻前顾后,再加评估,所以,下边具体办案的人说什麽,香港《文汇报》和《环球时报》发表什麽稿子,不太重要,办案人应当是设计了两套方案:判刑与放人,以便领导定夺。当然,最终的结果还要取决于艾未未的态度,即他获释后愿不愿意失声。 海外的媒体报道说,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姜瑜在5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说,中国的司法机关是依法独立办案,不能因为某人得到西方的欣赏,就有超越中国法律的特权,可以不受中国法律的约束,希望各国媒体客观公正看待有关问题,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和司法机构依法办案。但中国外交部网站随后公布的例行记者会的文字实录,没有出现有关艾未未的内容。这肯定是送审到高层领导时奉命删去的,这位领导人至少是李长春或者令计划,这一变化充分说明了这一案件的不确定性,它的难产之大,连中国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都没了依据,权威和底气。 不过,姜瑜的讲话依然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中国政府非常在意西方国家的“说三道四”。这有点像一个叫“地球村”的大杂院,里面有很多人家,一户的家长动手粗鲁地殴打了孩子,原因是孩子讲了“皇帝新衣”的故事,哭声,喊声惊动了左邻右舍,于是,有人出来批评指责,他说,全世界各家各户的规矩都是言论自由的嘛,你为什麽如此无理,但打人的家长辩解说,这是我家的内政,我打的是自家孩子,打得地点也是在我家,而且,我的目的是为了我家稳定啊,这和你有啥关系? 现在,艾未未就是这个被捆绑起来挨打的孩子,中国政府知道招来众怒不好,也明知道自己做得不对,因为,第一,它不能拔着头发离开“地球村”,第二,它需要和邻居们打交道,做生意,过生活,第三,“地球村”的规则正挂在家里的墙上呢,名称叫《宪法》,但是,他也有难处,如果不打,这个家里会有更多的孩子造反,因为在漫长的历史上,家长的爸爸,以及爸爸的爸爸,都是动辄压制言论自由的,类似积压的问题堆成了山,家长的身家性命,物质利益都在里面,所以,左右为难。上述的温家宝,汪洋等是右派,吴邦国,薄熙来则是左派,而胡锦涛呢?似乎是时左时右,更多的时间表现为右派,因此,关于如何发落“孩子”艾未未的结论,就僵持在那里了。 海外媒体说,4月3日,艾未未在北京机场准备搭机前往香港时被警方带走。随后,中国外交部及公安部均已证实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在接受警方调查,但是至今没有向其家人说明拘押他的原因、地点。5月10日,是被当局刑事拘留期满之日,外界关注中国政府会否按法律规定就案件采取行动。但我认为,这种关注的言论一定要注意分寸,讲究事实,不要用中共似的谎言去回击谎言,比如,有的文章说他受到酷刑,被警察用牙签扎生殖器,还用蜂蜜抹在上面吸引蚂蚁,等等,我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离谱的事,他们会采用一些不文明的办法施压,比如,干扰正常睡眠,单独监禁,饭菜质量太差,恐吓,威胁,等等,但不会有直接的肢体冲突,这是因为毕竟时代不同了,没有警察敢于对一位著名的艺术家那麽做,何况中共有凶残的一面,也有伪善的一面,恰恰是后者保护和容忍了艾未未。 报道说,在艾未未被拘押以来,已经有许多国家和很多团体要求中国当局尽快释放艾未未。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与出席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中国高级官员会晤时,对中国当局近日打压维权与民主人士的作法提出关注。我认为,海外舆论的压力是必要的,但对中国这样一个东方大国来说,可能有的不讲策略的施压动机虽好,效果往往适得其反,因为1840年以来,由于吃够了殖民地的苦,中国政府对外国的批评特别敏感,而多年的洗脑宣传,又令中国人民普遍憎恨和误解西方国家,而有的国家某些人的确借助人权问题,故意制造事端,企图分裂和搞乱中国,所以,情况相当微妙复杂。因此,可能来自国内的对艾未未的同情之声,更有助于中国政府收回成见,律师李庄案的峰回路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如果中国文联有类似贺卫方,陈有西,杨金柱,杨学林,等一批敢言的文人站出来讲话,表示对艾未未的声援,可能情况就会有所不同。 但不论如何,艾未未是判刑,还是获释,都是上面领导依据国内外形势做出的决策,他们认为,“治大国如同烹小鲜”,现在,一个艺术家界入了政治,就变成了“小鲜”,中南海的领导人正在小心翼翼地“烹”呢,观众急得忧心如焚,但他们却有滋有味,左派想,如果把他判刑了,说不定其它人都吓老实了,像以前判了魏京生那样;右派想,时过境迁,再封堵言论已经不合时宜,关键是要搞民主与法制,抓捕异议人士,不但不能吓倒民众,说不定还把“锅”搞爆了呢!眼下,党内两派争吵不休,所以,也许胡锦涛说,放一放,等等看吧。要我说,高瑛别难过,这是中国的政治体制决定的,这也是黎明前黑暗的影子,艾未未终会走出阴影的! 2011年5月10日深夜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May 11, 2011

作家马健谈茉莉花革命和艾未未

作者 索菲   阿拉伯世界掀起茉莉花革命之后,在中国开始出现礼拜天茉莉花散步,近两个月以来,某些维权律师,自由知识分子,博客作者甚至像艾未未这样的持不同政见的艺术家遭到拘捕,就此本台东西南北节目对旅居伦敦的华语作家,自由笔会创始人之一马健进行了专访。 法广:马健,你觉得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起义真能波及到中国吗? 马健: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中国的经济正处于上升的阶段,中国的老百姓正陶醉在变得越来越富有,越来越自信。这和埃及不一样,埃及的大部分中产阶级和青年人大部分也是感到有点穷途末日,这和国内人的心态不一样。 法广:那么为什么近两个月以来,中国的政策明显收紧了呢? 马健:我觉得政策收紧可能跟中国明年的经济要出问题有关系;因为如果根据西方的大部分分析文章来看的话,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经济的问题,他们要 确保不产生因经济问题引起的社会波动,采取了一些手段,茉莉花革命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而象抓艾未未也是为了吓住那些有启蒙意识和自由意识的人,不要捣乱, 他们需要一个安定的社会。 法广:自从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刘晓波以后,中国认为存在着一个反华大阴谋?你怎么看? 马健:中国的宣传部必须要找出今年的一个大的主导思想和概念,因为在所谓的经济腾飞以后,他们要占领舆论,在世界各地设立孔子学院,建立电视台,电 台,办报纸,这种很大的举动他们需要在舆论上占优势。“西方”在他们的概念里就是反华势力,所以你无论说了什么,他们都会反着说。这次对埃及,叙利亚和利 比亚这些国家的茉莉花革命,以及本拉登被击毙,中国的报道都是反面的。 反华大阴谋当然不存在,现在世界上警惕的是共产党的集权主义在世界上的扩张,并不是反华。从这么多年的历史来看,其实人们是很欢迎中国人的,中国人在全世界的移民基本上还是非常本分,勤奋,而且也没有宗教的压力,和阿拉伯世界的移民不一样。 西方社会方感的是共产党的经济崛起以后,很快他的意识形态就表现的越来越军事化,有扩张意识,不仅是让亚洲人反感,欧洲人也开始警惕。恐怖主义得到一定的控制之后,人们会更多地关注中国的军事扩张,因为这也是一种恐怖主义。 法广 :全球各地都在呼吁中国释放艾未未等中国持不同政见者,你们曾在艾未未伦敦展览时采取了一次撒传单活动,给我们的听友讲讲? 马健:这是四月九号,艾未未被羁押之后,得不到任何消息,而且我们也看到他的母亲在到处寻找儿子;艾未未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展览的重量是150 吨,就是一亿颗瓜子,用了三年的时间,共有三百多工人把这些陶瓷的瓜子做了出来;这是一个很令人震惊的作品,但是作者却像瓜子一样消失了。所以我们就思考 如何能对艾未未表示支持,最后就在他的作品上放了他的头像,也就是说人们在看这个作品的同时可以看到作者被消失了。这个行动也确实起到了作用。因为他的作 品本来就是要表现沉默的大多数。而在中国,瓜子是象征这毛泽东,而且也是可以被任何人放到嘴里吃掉的,当一亿颗瓜子放在一个展览馆的时候,无论是他的重 量,还是造型都全变了,就能感受到这些沉默的大多数还是有力量的,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放艾未未的图像把作品激活,让人重新感受到每一刻瓜子被消失的悲剧不 断重演。 法广:艾未未的雕塑展本周一才在纽约开幕,你了解艾未未的这次参展的作品吗? 马健:不了解,伦敦最近也有一个他的作品展。他的被捕实际上激发了很多博物馆,美术馆,甚至是政界的反感。因为艾未未是一个世界著名的艺术家,中国 官方没有承认他的身份,而且一些中国官方的艺术家都在骂艾是个无赖。这就造成中西文化和价值观的对比,中国的一些艺术家很反感自由,认为在没有自由的情况 下,他们的作品也同样了一赚钱,获得名誉。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一个官方的“御用文人”出来为艾未未说一句话。 法广:你了解的艾未未是怎么样一个人? 马健:我对他还是很了解的,星星画会这批人的性格和风格基本上都有一些雷同的地方,他们都有一定的反叛精神,要寻找自由。和那些在国外待了很短的时 间就回国的艺术家不一样的是,他在国外待了十几年,在纽约哦社会里活了下来。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在纽约慢慢修复了在国内失去的东西-----在国内他感 觉不到自由的需要。这十年他有了很大的改变,回到中国以后,他就更感觉到艺术家的独立的个性是不应该和体制合二为一的。 法广:艾未未本来还参加设计北京举办奥运的鸟巢,怎么一下子又成为北京的阶下囚了呢?这反差也太大一点了? 马健:这在中国不奇怪,因为当时选择方案的时候有一些外国人,或者说他也是这个圈子里头脑很活跃的一个人,那时侯所有的人,可能包括艾未未自己对下 一步要做什么都不清楚。他的作品很多都是即兴创作,包括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或他最喜欢裸体艺术,自己都不知道有一天会走到政府的对立面去。他也许已经感 觉到危险就在眼前,但他并没有在意,因为他认为需要自由和独立精神是必然的。他把这些都想成了理所当然。  法广:中国言论自由的前景何去何从呢? 马健:现在就很麻烦,艾未未很有名,但是有很多(包括独立笔会的人)有十几个人都被抓进去了,而且也判了刑。有很多人被警告,约谈 。这么多逮捕,所以说明中国的言论自由正在倒退,中国政府对言论自由的控制越来越科学化,专业化,有大量的财力支持,短期不会有言论方面的突破。 温家宝最近的讲话说应该给中国人自由和尊严,但是全中国可能只有他一个人这样说话不犯法。别人在网上这样写也会被封掉。同样会被警察叫走。  来源: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10507-%E4%BD%9C%E5%AE%B6%E9%A9%AC%E5%81%A5%E8%B0%88%E8%8C%89%E8%8E%89%E8%8A%B1%E9%9D%A9%E5%91%BD%E5%92%8C%E8%89%BE%E6%9C%AA%E6%9C%AA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