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

All

Latest

女权之声 | 她们不是“慰安妇”,她们是战争性暴力受害者

说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在某些人的眼中,女性如果遭受了性暴力,那就不只是她自己受伤害,而是整个民族都受到了侮辱。有些人甚至不关心那些受害女性曾经历过的苦难,他们在乎的只是“我们国家的女人被人糟蹋了”,这是“国耻”,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把女性当做民族男性的附属品”这种逻辑是多么地不尊重人。

六根 | 叶匡政:希特勒究竟在想什么

突然想起希特勒。二战过去已60多年,人们多已淡忘了希特勒在集中营和战场上制造的人间悲剧,甚至有学者对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数字、是否有毒气室和焚尸炉都提出了质疑。今天,人们谈起希特勒,多把他看成一个古怪、病态的传奇人物,或描述他操纵民众的本领,或关注他的表演能力,或窥探他的癔病或隐睾。 总之,人们对希特勒的逸闻趣事,显然要超过对希特勒之恶的关注。...

共识网 | 资中筠:德国法西斯的历史教训

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历史渐行渐远,但客观地、理性地了解其内涵、其倡导者发迹、掌权的过程,其深远的危害性和现实意义,对我们还是很有必要的。 希特勒其人我们一般对希特勒的印象是脸谱化的,来自卓别林的《大独裁者》里那样一个丑角,或者苏联电影里的恶魔和狂人。如果真是这样一个心智不健全的疯子,他不可能掌握这么大的权力,成就那样的“业绩”,有这么大的影响。希特勒出生卑微,但是受过正常教育,...

财新文化 | 刘苏里:一份“二战”书单(上)

文|刘苏里 (万圣书园创始人) 开列书单,注定吃力不讨好,尤其开列“二战”书单。“二战”打上引号,并非简单出于缩写原因。 关于70多年前的“那场战争”,仅起止年份和日期,便有无数说法。安东尼•比弗最离奇,在两卷本《二战史》(邵旭东 等 译,海南出版社,2015年)中,他将1939年5月发生在诺门坎的苏日冲突,定为“二战”起始,而截止日定于1945年8月8日苏联出兵中国东北。...

【河蟹档案】这年头连拦路抢劫都亏本,真TM太没天理了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贺卫方:【才几年!】如今高校讲座几乎都须宣部批准,严肃的学术讨论空间日窄,歌功颂德大行其道,娱乐明星毫无障碍。打压学术自由、封杀独立见解,如何能建设一流大学?连带着,出版界也风声鹤唳,稍有个性的选题动辄遭禁。回想两千年前后,反而有相对宽松的学术环境。才几年!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2015年06月24日...

流沙河 | 中国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

流沙河,中学课文《理想》等诗文的作者,上过中学的人都读过他的文章 各位朋友,我比在座各位朋友蠢长得多,我今年已经74岁了。我这个人谈不上什么“思想”;但是由于我的年龄比你们大,我曾经亲身经历的事比如抗日战争你们没有经历过,这就是我跟大家不同的地方。今天来,我只跟大家讲两件事情。...

二战纪实:美国大后方[45P]

1942年,美国参加二战后不久,罗斯福总统即签发了成立战时新闻处(OWI)的行政命令。这家新机构所赋予的任务是发布战争新闻,宣传爱国活动,并向新闻媒体提供政府战时努力的音频、电影和照片素材。1939年至1944年之间,OWI与农业安全局(FSA)拍摄了数千张照片,其中约有1600张是彩照。OWI摄影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Alfred Palmer)和霍华德·霍勒姆(Howard Hollem)在战争初期制作了一些独特的彩色柯达胶卷幻灯片,用于描绘军事准备、工厂操作和女性工人。虽然大多数场景是刻意摆出来的,拍摄对象却是真实的——他们是为持久战秣兵厉马的士兵和工人。收集在此的是帕尔默和霍勒姆拍摄的一些彩照,配以1942年所用的原始图片说明 加州长滩,玻璃舱室里的这名女孩正为一架B-17F海军轰炸机的投弹机头部分作最后的修饰,她是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厂区里诸多女性技工中的一员。B-17F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空中堡垒”,它是B-17的新款,而B-17曾在南太平洋、德国及其他地方的行动中战绩卓著。B-17F是一种远程高空重型轰炸机,机组人员为7到9人,其武装装备足以胜任在日间任务中自卫的需要。照片摄于1942年10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加州英格尔伍德,飞行中的P-51“野马”战斗机,该战机由北美航空公司制造,是大不列颠皇家空军使用的唯一一款美国制造的战斗机。照片摄于1942年10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5月,南加州帕里斯岛的佩奇机场,作为训练中的滑翔机飞行员,这名海军陆战队中尉做好了起飞的准备。(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10月,加州长滩的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里,女人们正依照全套道格拉斯培训方法接受引擎机械师的培训。(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弗吉尼亚贝尔沃堡,一颗美制手雷正欲从步兵手里飞出,轴心国发现这种手雷很难对付。(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1年,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通过用气体火焰加热几段管子,同时强制它们绕过模具,为军队生产的大型弯头管正在Tube Turns公司成型。(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8月,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海军航空基地的一名海员穿戴着设计用于化学战的新式防护服和防毒面具。(霍华德·霍勒姆/OWI/国会图书馆) 为了响应国家对女性力量的需要,弗吉尼亚·戴维斯(Virginia Davis)女士安排好她两个小孩的日间照顾事项,与她丈夫一同参加了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海军航空基地的工作。两人均受雇于政府服务机构,在装配和维修部门工作。一旦丈夫应召入伍,戴维斯女士所接受的训练能让其顶替他的位置。(霍华德·霍勒姆/OWI/国会图书馆) 俄亥俄州亚克朗的固特异飞机制造公司里的这栋巨型建筑以前是一个飞机库,被认为是全球无内部支承的最大建筑,现在成了生产飞机零配件的诸多繁忙车间。最终还必须在工厂附近建新房子,对公共交通予以大幅改善,因为这些工人汽车的轮胎,甚至也许是工人的汽车,在目前紧急状况结束之前都随时可能被征用。照片摄于1941年12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5月,海军陆战队的滑翔机飞出南加州的帕里斯岛。(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5月,一名海军陆战队队员在南加州的帕里斯岛跳伞。(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肯塔基诺克斯堡,一队M-4(“谢尔曼将军”)和M-3(“格兰特将军”)坦克在进行训练演习。注意M-4的底部设计、炮塔里的大枪和炮塔前方的双窗口。照片摄于1942年6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6月,肯塔基诺克斯堡的坦克指挥官。(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942年6月,肯塔基诺克斯堡的坦克驾驶员。(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6月,肯塔基诺克斯堡的M-3坦克。(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6月,肯塔基诺克斯堡,站在M-4坦克前的坦克手。(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凭借着女性的决心,罗瑞娜·克雷格(Lorena Craig)在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接替了男人干的工作。在前往海军航空基地工作之前,她是百货商店一名售货女郎。现在她是政府服务机构下属的一名整流罩工人。照片摄于1942年8月。(霍华德·霍勒姆/OWI/国会图书馆) 北美航空加州英格尔伍德工厂里B-25总装线的场景。照片摄于1942年。(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10月,在北美航空加州英格尔伍德工厂的引擎车间里,一架B-25轰炸机的一个引擎外的部分整流罩正在装配。(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10月,加州英格尔伍德的北美航空,当北美B-25轰炸机沿装配线移动时,整流罩和控制棒正被加装到引擎上。(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加州英格尔伍德北美航空的工厂里,B-25飞机的一个试验性缩尺模型正准备进行风洞实验。该模型的制作者举着这架飞机所携炸弹型号的精确微缩复制品。照片摄于1942年10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加州洛杉矶北美航空公司内,P-51“野马”战斗机正在制造中。照片可能摄于1942年的某时。(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10月,加州英格尔伍德,一名北美巨型机械车间钻床工段的员工在一辆大型硬模铸造车床上钻取安装孔。(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10月,堪萨斯州堪萨斯城,北美航空公司内,一辆“国际”牵引车将B-25轰炸机沿户外装配线拖动。(国会图书馆) 1942年10月,加州长滩,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的空地上,安妮特·德尔苏(Annette del Sur)在为废物利用活动做宣传。(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在俄亥俄州欧几里得的Chase铜制品公司里,电子熔炉正浇铸坯料。对于国防所用黄铜及其他铜合金的生产,现代的电子熔炉大大加速了进度。图上,熔融金属从倾斜的熔炉倾注或浇铸到模子里,以形成坯料。坯料随后加工为杆、管、丝或各种用途的特殊形状。照片摄于1942年2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5月,南加州的帕里斯岛,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安置一个大型防空气球。(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6月,田纳西州查塔努加的燃烧工程公司里,一名焊工正在焊接轮船所用的锅炉。(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肯塔基诺克斯堡,装甲部队一名年轻士兵举着加兰德步枪瞄准的样子如同老手。他喜欢这杆枪,这缘于它出色的发射质量以及可靠耐用的机械装置。照片摄于1942年6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10月,德州沃斯堡的联合飞机制造公司里生产“解放者”轰炸机的工人们。(霍华德·霍勒姆/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10月,德州沃斯堡的联合飞机制造公司车间里,车工正在加工运输机上的零件。(霍华德·霍勒姆/OWI/国会图书馆) 在巨型YB-17轰炸机的机枪旁的这名军士对其业务了如指掌而且刻苦钻研。照片摄于1942年5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7月,弗吉尼亚兰利机场上,一架“空中堡垒”在夕阳下的剪影。(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8月,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海军航空基地里,作为NYA(全美青年总署)的一名实习生,埃尔默·J`·佩斯(Elmer J. Pace)在PBY【译注:“卡特琳娜”水上飞机】的机头内工作,他正在学习海军飞机的构造。(霍华德·霍勒姆/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7月,康涅狄格州的曼彻斯特,东部一家降落伞制造商的液压拉幅机在拉伸吊伞索,这样可使其更适于成品制作。(威廉姆·瑞塔塞/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8月,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海军航空基地里,海军服役7年之后的J·D·埃斯蒂斯(J.D. Estes)在他同伴眼里就是一名老海员。(霍华德·霍勒姆/OWI/国会图书馆) 德州科珀斯克里斯蒂,珍珠港的寡妇们投入战需工作,以个人复仇的方式继续战斗。弗吉尼亚·杨女士(图右)的丈夫是二战首批伤亡者之一,她现在是海军航空基地装配部门的一名主管。她的工作是为那些外州的女工,比如图中操作电钻的埃塞尔·曼(Ethel Mann),寻找便捷舒适的临时住处。照片摄于1942年8月。(霍华德·霍勒姆/OWI/国会图书馆) 肯塔基州诺克斯堡汽车维修工段的机修工彩照,摄于1942年6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发1942年10月,加州长滩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的厂区内,一名铆工在工作。(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加州长滩的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的厂区内,男人和女人在铆接及其他工种上结成了高效团队。该厂生产多种飞机,其中最重要的有B-17F(“空中堡垒”)重型轰炸机、A-20(“浩劫”)突击轰炸机和用于运送部队和货物的C-47重型运输机。照片摄于1942年10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加州长滩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里,女工将固定物和装配架安装到B-17F轰炸机的机身后部。照片摄于1942年10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加州长滩,美国的母亲和姐妹们,就像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的这对妇女一样,为前线作战的男人们生产值得信赖的飞机作出了重要贡献。照片摄于1942年10月。(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942年10月,加州长滩的道格拉斯飞机制造公司里,货物运输内翼安装到机身之前,细心的实习女检查员在检视它们。(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6月,肯塔基诺克斯堡里端着加兰德步枪的半履带步兵。(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1942年5月,弗吉尼亚州的兰利机场上,一个战斗机组在接受最后指令,他们乘坐的YB-17重型轰炸机即将从机场的轰炸中队基地起飞。(阿尔弗雷德·帕尔默/OWI/国会图书馆) 乐淘吧猜你喜欢 [风物志]60年代美国嬉皮士聚会混乱自拍[30P] 五花八门!扒一扒不让带进美国的违禁品[16P] [电影推荐]美国2011科幻猿族崛起 薛涌:美国一流大学与清华北大的区别 珍贵旧影:美国学者拍1972年北京大学学生 [42P] 无觅  » 非特殊声明,本站所有图片,文字,视频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乐淘吧。转载请注明来源: 乐淘吧 » 《二战纪实:美国大后方[45P]> > 》  » 本文链接地址: http://letaoba.info/2011/09/history/5154.html  » 订阅本站: http://feeds.letaoba.info/ 淘宝商城desir旗舰店秋季专区5折起 百度团购--最权威的团购导航

中方施压要求删除二战内容 瑞士博物馆取消爱因斯坦上海展

瑞士伯恩历史博物馆日前决定取消「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中国巡展」上海站的展览,原因是合作方上海科技博物馆要求把展览与另一个有关孔子的展览合并,同时要求删除展览中涉及二战的内容。作为纪念中国和瑞士建交六十周年系列活动的一部分,这一展览目前正在香港举办并将持续到八月份。此前这一展览也曾在北京和广东举办,在北京时合作方中国科技博物馆也曾要求删除二战内容,但遭到伯恩博物馆强烈反对而作罢。 来源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