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世文

维权网 | 于世文先生的六点声明

郑州马连顺律师:今天会见于世文先生,他写的一封信,因狱警不让律师接收,所以当场口述。于世文:我的六点声明一个月前,在狱中接到管城区法院送来的检察机关指控我一年前组织、策划、公祭六四英烈,缅怀耀邦紫阳,涉嫌寻衅滋事犯罪的刑事起诉书,这也就意味着“郑州十君子”案件,到了公开审理阶段,作为唯一被告人,我可以公开发声名了。一、感谢国内外关心“郑州十君子”的所有人士。2014年5月26日,郑州公安机关“奉上级指令”非法束缚包括我在内的十位参与公祭六四活动的公民,并在这之后的一百多天里,剥夺我们聘请律师的合法权利,他们成立几百人的专案组,征用旅馆、统一吃住,审讯外调取证,节假日不休息,昼夜连轴转,准备破获一个所谓的“大案彻底摧毁中原地区异议人士圈子,成千上万的国内外网友,迅速自发组织起来,网上持续关注事态发展,大量维权勇士从四面八方千里迢迢来到关押我们的看守所门前现场声援,发表文章,发表声明公开支持我们,并组织律师团队为我们义务辩护,是对六四的共同情感,对民主自由的真诚渴望,让大家走到一起来,没有大家的守望相助,今天被起诉的将绝不止我一个人。大家的努力和付出,共同催生的“郑州十君子”事件,使中国的民主化抗争又一次得到巨大告慰,感谢大家!二、我欠六四的太多太多。我很欣慰终于为六四贡献了绵薄之力,我情愿为六四坐牢,况且轮也轮到我了。作为六四的亲历者和受益者,我欠六四的太多太多,六四给与我的太多太多,没有六四,我的青春得不到张扬,情感得不到升华,事业理想不能明确,人生目标不能坚定。六四过去的26年来,一批批仁人志士为践行六四理想,为中国民主自由义无反顾的先后走进牢门,就像接力赛一样,现在轮也轮到我了,我很内疚惭愧,由于懦弱和自私,我来的太晚了。三、我将在法庭上一言不发,保持沉默。用无声和不合作表达对非法审判表达最强烈的抗议!对于玩弄法律的所谓庭审和判官我将用不理睬的沉默表达对他们的蔑视和审判资格的质疑。在我心中六四是圣洁的,我愿用生命捍卫六四的尊贵和尊严,我很清楚这种庭审无非走走过场,因我的案件是大陆许多年来直接涉及六四的案件,法庭上不可避免的要谈到问到许多关于六四的问题,而主审法官他掌握的法槌完成上级交待的制止正面宣传六四的任务,与其这样还不如保持沉默,不配合演戏,不给当局任何企图亵渎六四的行为以可乘之机。四、沉默并不表示放弃自我辩护的权利。我将写好自辩词,并在庭审前公之于众,当法律被扭曲,成为专制强权的奴仆和工具时,唯有诉逐于公理、正义、人心、历史和时间。五、我们要共同警惕有关部门的下三滥手法,司法机关唯一指控我的是“编造虚假信息……向媒体提供的42个签名……被签名现已落实人员中,部分人员签名系于世文未事先争得本人同意,或者未授权即予以打印并对外公布。”而事实是,这42个打印签名除我和我妻子外,其他人均是我们夫妇的朋友,他们都是六四的亲历者和同情者,他们有的人到了公祭现场,有的人因种种原因来不及赶到现场,但对我发起的公祭活动完全支持认同,当局的险恶用心在于一举二得:构陷我入罪、分化瓦解六四阵营,使我们朋友间祸起萧墙,我们要共同警惕这种下三滥伎俩!六、我保留对本案署名检察官(公诉人代理人)追诉的权利,尽管众所周知的原因,本案不是几个基层检察官所能掌控的,尽管赵晓瑜、马晓琳女士多次表示“身不由已”的歉意,但我保留对赵晓瑜、马晓琳终生追诉的权利,我的心中没有仇恨,我也知道宽容是一种美德,但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专制和体制不是每个人都行平庸之恶的挡箭牌,唯有如此,专制才能早日铲除,体制才能早日转型。

Read More

自由亚洲|于世文案起诉书首度公开 律师斥案件系政治迫害

前中国89民运学生领袖于世文因组织民间公祭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去年5月在郑州被捕。本周三,他的代理律师终于拿到了对其“寻衅滋事罪”的起诉书。律师表示,起诉书中的控罪与事实不符且极其荒唐,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律师预计本案将于5月上旬开庭审理。去年因举办“六四公祭”而被捕的前八九学运领袖于世文于今年2月被郑州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起诉至法院,经过两个多月,本周三,于世文的代理律师首次获准阅卷,并拿到了起诉书副本。起诉书指,于世文在活动结束后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并提供了包括42个打印签名的公祭词在内的公祭活动相关资料,但于世文未事先征得部分签名人员的同意或授权。而活动被包括本台在内的28家媒体报道后,引发大量网民点击、观看、评论及分享,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起诉书披露后,于世文的妻子陈卫在网上发布了说明,强调2013年第一次公祭时所有签名者都征求了意见后才签上,后由于警方阻挠,很多人未能到达公祭现场。2014年出于保密考虑,签名才未征求所有人意见,事后也无人提出异议,只有邵晟东因不同意公祭词提到的回到八十年代而发表声明,不同意签名,但他并不反对公祭。一名六四公祭参与者也向本台表示,他们同意签名,所谓的控罪是当局对敢于冲破禁忌的于世文的构陷。于世文的代理律师张雪忠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无论是签名问题还是于世文接受媒体采访,相关报道获网民点击阅读都不构成犯罪,这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这些人如果有人反对,认为于世文没有经过同意,把名字放在拜祭活动的参与者中,也应该是他们之间纯粹的民事纠纷,和犯罪是毫无关系的。而所谓的点击量,是指公祭活动的照片、报道、或者相关的信息,这些信息中,涉及到参加者名单的事非常次要的部分。本身拜祭死难者是中国传统习俗,完全是正当的,他把这些信息放到网上或者接受采访,不管有多少人点击,也和犯罪毫无关系。为什么人们在网上点击一个文件达到几千次或者几百次就扰乱了社会秩序?这怎么可能对社会秩序有什么扰乱?如果说有什么扰乱,也就是当局肯定认为这些事件不应该被提及的,他们认为这是政治上的禁忌,从这点来讲,他的刑事指控本身就是政治迫害。因为它(六四公祭相关报道)和新华社报道被人点击唯一的区别就是内容。”张雪忠直言,中国的传统就是“死者为大”,拜祭的文化传承千年,且于世文等人拜祭的也并非罪大恶极之人,其中甚至还包括中共的前领导人。这样的活动也被视为犯罪,实在是太过荒唐。消息在网上也引发不少民众关注,维权人士刘沙沙在推特上写道:于世文起诉书的意思是,“寻衅滋事”不是指野外公祭,而是在网上发布消息,被热传,这算是网络寻衅滋事开山重案?网民“rivermountain”也说:真荒唐,于世文被抓是因孟建柱要求“固定证据,依法处理”,可这证据固定的太可笑了。网民在境外媒体的网站上点击、观看、评论及分享对“公祭赵紫阳活动”的相关报道,怎么就能造成中国大陆的“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呢?你国不是有GFW的吗?这么说来外国人使用外国网站也能构成对中国寻衅滋事了?于世文的另一名代理律师马连顺周四向本台表示,当局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于世文身上,目的是希望阻止人们谈论“六四”。“他们不想人们纪念六四,不让人们怀念赵紫阳和胡耀邦,所以他对敢于做这些工作的人痛下杀手,然后吓别的人,让人止步。”于世文是广州支持天安门民运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在“六四”事件后,于世文曾被监禁一年零六个月。2013年4月,于世文与陈卫等十几人在河北正定县举行了中国大陆首次民间公祭六四的活动。(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吴晶)

Read More

维权网|杨海:如于世文先生被判有罪,我愿与同罪!

杨海就于世文案起诉书中被列为证人一事的公开声明——如于世文先生被判有罪,我愿与同罪! 热门帖子 因声援香港被捕的深圳维权人士汪龙 检察院不起诉已获释 南通市政府捏造串访事件,张华向省政府举报黑监狱(图) 杨海就于世文案起诉书中被列为证人一事的公开声明——如于世文先生被判有罪,我愿与同罪! 授权维权网发布我是杨海。现在在中国大陆西安。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时,是青岛海洋大学的学生领袖。昨天我在贵网看到于世文先生的起诉书,竟把我列为证人之一,对此特作如下公开声明,授权贵网予以发布,以正视听:杨海现声明如下:1、去年底,郑州警方来西安,通过西安警方对我就于世文案进了行传唤。我对他们就事实部分进行了陈述,并且对他们声明了我对于公祭书及其公祭活动,是支持的、参与的,并且一切都是自愿的。2、我钦佩于世文、陈卫夫妇为纪念六四死难同胞所做的贡献,也非常信任他们。关于公祭文联署事宜也全部授权世文兄。公祭文的联署系我自愿、公祭活动我非常支持。3、法庭应将我的证词视作于世文先生无罪之证据,并且我愿出庭为其作证。4、我认为,郑州当局对于世文先生的控罪完全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是对于世文先生公民权利的肆意侵害,对此我予以公开谴责。5、最后,我强烈要求郑州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于世文先生。如于世文先生被判有罪,我——杨海愿与同罪! 杨海 2015年4月24日星期五 于西安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上午10:50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BlogThis!共享给 Facebook分享到Pinterest 标签: 声明, 本站首发 较早的帖子 主页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