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

冰点周刊|在大厂实习

程佳总结了自己在互联网大厂的实习收获:她在毕业论文里,用了很多“互联网黑话”,被导师夸奖“用词专业”。

阅读更多

裸泳 | 大厂里的数据奴隶

风口浪尖上的拼多多,不过是这股潮流里被看到的冰山一角,就像拼多多的回应:“这不是资本的问题,这是社会的问题”。

阅读更多

三明治|36岁,我在大厂996,和先生养育“互联网孤儿”

一位36岁的妈妈在互联网大厂工作会面临什么?作者的先生把他们的小孩称为“互联网孤儿”,意指代缺失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父母的陪伴。一名妈妈、一位妻子,一名女儿,这些身份在“互联网大厂员工”身份面前显得力不从心。她焦虑、自责但也无能为力。放松只有那唯一的一天,还是在生病之后的某一天,“自己找了个酒店住了一天,没有带孩子和家属,只我一人,用一天时间拼好了一个2000块的乐高。这一天我不是妻子女儿或妈妈,也不是互联网大厂打工人,我只是我自己,静默而专注地度过一整天”...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第16期:郑州洪灾:真相是他们在全力掩盖真相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推特账号: 推特小红旗 @Xhnsoc__Redflag
推荐理由:时事讽刺推特账号,口号是“向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好明天加速前进”。

“推特小红旗”转发图片

人权组织: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
推荐理由:致力于加强国际人权机制,支持人权捍卫者,以实现人权的保护和改善。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