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不搞精选

All

Latest

爱思想|张勇:人间正道是沧桑——驳房宁「五不搞」之荒谬

      2012年11月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先生在人民网发表关于中国民主政治建设「三统一」「四制度」「五不搞」的观点,读后殊觉不妥。11月8日胡锦涛同志在十八大上作报告。结合报告分析,越发觉得「五不搞」荒谬绝伦!    房宁提出所谓的「五不搞」论,即「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与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的目标严重相悖:    ——不搞多党轮流执政。如果以严谨的学术眼光审视,当今世界并不存在所谓「多党制」。欧美等国实行的均为「自由竞选制」:公民个人参选或是凭借某个政党竞选是其个人自由,二者法律上处于同等地位。美国宪法作为政权架构的纲领性文件,译成中文后竟连一个「党」字都看不到!某些学者臆断欧美实行的是「多党制」,只能表明其理论水平之低下、对他国政治认识之肤浅!十八大报告提出,制度建设要「积极借鉴人类政治文明有益成果」。「自由竞选制」也是人类政治文明成果之一,理当值得我们研究借鉴。公民的结社自由和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更是载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得到了我国政府的认同。至于「轮流执政」一说,更是荒唐:公权非某家私产,不得「私相授受」,这是现代政治文明基本常识。欧美政权难道能绕过选民而由某些政党 「轮流」执掌?所谓「不搞多党轮流执政」,实质就是否定我国宪法所宣示的公民的结社自由和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使我国政治制度倒退到辛亥革命以前的帝制时代!    ——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思想自由(包括宗教自由)是《世界人权宣言》所载明的公民自由,也是受到我国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自由必然导致多元。设定「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之限,只能导致否定公民自由,从而颠覆我国已经确立的保护人权的宪法原则。在这方面,中国共产党有过沉痛的历史教训。「文革」时代,人们「早请示晚汇报」,在思想上接受「一元化」的洗脑,造成多么严重的恶果!殷鉴不远,就在夏后。房宁发表「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之论,难道妄图将中国重新拉回到那个暗无天日的年代?    ——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三权鼎立」和两院制是很多国家的一种宪政架构。在中国,人大和政协即是事实上的议会两院。每年「两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商讨国事时,扮演的不正是民意代表(议员)的角色么?而「三权鼎立」,作为立法权、行政权与司法权三者之间分立制衡原则,在国家宪政运作方面发挥的保障公民权利、维护社会和谐的积极作用,又岂能否定?!中国历代从商周到明清,从来都是实行三权合一的高度集权的政治模式。而今,根据我国宪法规定,人大担负立法和监督职责,政府负责行政,法院承担审判职能,与西方的「三权鼎立」又有何本质差别?某些学者颠倒是非,极力抹黑「司法独立」,以为给其贴上「西方」的标签就能唬住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停止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和向往。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确保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给了这些别有用心的学者一个有力地的回击!    ——不搞联邦制。联邦制作为共和体制下维系中央政权与地方政权关系的一种方式,有何过错?权力来自人民,选举即是授权。全国人大代表既然由地方人大代表选出,当然就意味着中央政权的权力来自地方政权的共同授予。在这种原则之下,所谓的「联邦制」「单一制」又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地方政权对中央政权的授权或多或少而已。在我国政治学理看,日本并非联邦制国家。但在日本,时常就有地方政府公开对抗中央政府的某些政策!更何况,世界各国都已接受法治理念,无论是联邦制国家还是单一制国家,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权力划分日益法律化,二者都在法律框架内行使公共权力,联邦制与单一制的界限也越发模糊。房宁此时炮制「不搞联邦制」的论调,真可谓「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不搞私有化。十八大报告提出「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邓小平说过,「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同理,公有经济和私有经济都是经济发展方式,二者同为社会主义经济的组成部分,其目的都是为了创造社会财富,提高民众福利。房宁抛出的「不搞私有化」之论,严重违背了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公平竞争,同等保护」原则,其实质就是抹煞经济改革所取得的成就,否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经济改革政策,其危险性不言而喻!    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必须继续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房宁在散布「五不搞」时,却武断地宣称:「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逐步定型」,实质是否定了政治改革的必要性,与十八大主旨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仅举一例,邓小平同志在1987年明确宣告: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而今,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一半,25年后中国将实行全国人大代表直选,尚有一系列的法律制度要改革更新,而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要引领和适应这一时代进步,党内同样有一系列制度要改革更新。如此一来,房宁的「政治制度逐步定型」之说显得多么荒唐可笑!    十八大报告严正宣告:我们「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房宁此时抛出「五不搞」论,不知是缘于他对封闭僵化的老路有着深深的眷恋,还是对改旗易帜的邪路有着无限的向往?无论如何,妄想将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无疑是徒劳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回顾我国探寻发展道路的艰辛时感叹:人间正道是沧桑。房宁先生作为一名学者,应当回归正道,寻回良知,适应时代,为我国的政治改革和发展多做一些有益的研究,则幸甚!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六日       作者单位:怀化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本文责编: 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 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633.html

【河蟹档案】有些朝代是被网友笑死的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和其它监测渠道,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朱智勇-: 不得不佩服,二十一世纪之今日,一国的官方语言居然敢公然敌视宪政,敌视法律至上,这种“神勇”彻底羞辱了一个民族自尊的底线,这种自信绝非来自掌握了 “宇宙真理”,绝非三个自信,而是来自对武力的仗恃,来自对臣民奴性的预判。权力可以指鹿为马,但鹿还是鹿,马还是马。谎言说一千次依旧是谎言! 2013年05月22日 13:16 贺卫方:...

法广 | 要闻解说: 高瑜:十八大报告新就新在退回到了“五不搞”

高瑜女士认为:这个报告实际上是给了要求加快政治改革的中国民间一剂清醒剂。下面请听对高瑜女士采访的内容: 十八大报告之“新”,就“新”在它退到了“五不搞” 高瑜:让人奇怪的是一点新的东西都没有。美国叫大选,中国叫换届,起码你胡锦涛干了十年,现在必须要突出一下:你下一步该怎么干?但是从胡锦涛政治报告中看不出来,主要是对他自己十年来政治路线加以肯定。更让人奇怪的是:他说的几乎就是“五不搞”,吴邦国在全国人大讲“五不搞”,在全世界引发很大震惊,使得一些评论人士总是要提提这个“五不搞”,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五不搞”又成了中共十八大的决定。 昨天习近平参加上海市代表团的座谈时肯定了胡锦涛的报告是:“旗帜鲜明,思想深刻,求真务实,部署全面。必将成为新形势下,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政治宣言和行动纲领”。习近平把这个报告定得这么高,作为下一届的总书记和上一届的常委,看来习近平是完全赞同胡锦涛这个报告的。在这之前,一些人总是认为:这是胡锦涛的一些想法,不能代表习李。从习近平这个讲话看来,他也是赞成的。尤其是这个“举旗”,这个旗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十八大之前都在议论“非毛化”,但胡锦涛报告和习近平的讲话已经肯定了不会有什么“非毛化”。 高瑜女士接着指出:十八大报告表明:中共现在试图把毛泽东的27年和邓小平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连在一切不作切割,这凸显了中共仍然坚持毛泽东“一党专政”体制的实质。这可能是报告中一点“新”的东西,而且是往后退的那种“新”。 高瑜:过去一直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在时间段上进行切割,认为新时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邓三科”,“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但这次十八大报告的意思是为了回答一些议论,而说“毛泽东思想所指导的革命和建设,包括文革27年的社会主义建设阶段,都已经包括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里面”。他这样讲是务实的,因为毛泽东是中共“一党专政”的奠基人嘛。“五不搞”也好,“四项基本原则”也好,都继承了毛的“一党专政”。过去叫“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一党专政”,“共产党领导”嘛。他现在把这个传承关系说的更明确了,挂的这个勾更加密切了,整个就是一条道走到现在了。所以我觉得这对未来的政治改革,是一个清醒剂,因为它和民间期待的政治改革是不一样的。 八十年代初邓小平时期“民主墙”的时候,邓小平原来是支持的,后来在理论务虚会后提出“四项基本原则”,同时取缔了“民主墙”,当时和民间最大的分歧就是:邓小平坚持周恩来的“四个现代化”,工业农业国防这些硬件的现代化,而在政治上没有现代化的动静。但  

吴邦国宣称“五不搞”,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被党的领导继续矮化和虚化

夏明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高级访问研究员 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于三月14日在北京落下帷幕 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于三月14日在北京落下帷幕。本次会议在“茉莉花革命”的大背景下召开,重点议题包括讨论和通过“十二五”社会经济发展纲要。作为“最高权力机关”和人民的代议机构,全国人大在今年的会期不缺少涉及社会、政治、经济多方面的热点问题,它也不乏历史的机遇来为中国的未来探寻具有可持续性发展的民主政治模式。但此次会议突出反映出的却是,在中国领导层内智慧、远见和勇气的匮乏。 “ 两国当道” 现在的中国人大系统是“两国当道”(吴邦国和王兆国)。在此之前,中国的人大系统上上下下采行的“迈小步、不停步”的改革、扩权策略,给中国政治生活增添了活力和亮点。尤其是人大系统委员长和常务副委员长的“黄金搭档”格局,例如彭真和陈丕显, 万里和习仲勋、乔石和田纪云、李鹏和田纪云,成为人大活力的源泉。“地方人大建设”、“依法治国”、“执法检查”和“评议制度”都搞得有声有色。我在2004年完稿的《中国人大与治理》(2008年英文)一书中乐观地期盼:中国人大系统是中国权力体系中最可望成为宪政民主发育和成长的制度平台。 然而,人大“两国当道”的格局导致“黄金搭档”废弛,“铜铁兄弟”撑门户。吴邦国带来了他在上海与黄菊当下手的经验:接受共产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甘愿将人大变为“被协调的一方”,与政府、政协、工青妇组织相提并论 。王兆国则把统战部的工作方针和方法用于人大。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被党的领导矮化和虚化,党高于人大和宪法成为公开的秘密。 选举纽带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现代代议民主制出现后的变异。所谓“代议”就是把人民的利益诉求输入整合进立法程序中。 所以,代议制的合法性首先表现在选举提供了“选举纽带”把人民和议会联结在一起。真正的民主选举(公开、竞争和直接的)势必成为代议制的前提。为此,全国人大内部享有最高学术声望和国际尊重的宪法学家蔡定剑在《中国选举状况的报告》(2003年)中呼吁实现民主选举。 蔡定剑在书中阐述道:“是否建立选举制度与公民的素质、文化传统并没有直接联系,选举制度的改革在制度设计上就是要看能否把选举行为与个人利益联系起来,让他们切实看到他们的投票是在决定自己的命运。”直白地说,中国民主选举被搁置半个多世纪,不是因为中国老百姓的文化素质低,而是领导人的民主法治意识差。 曾记得我采访过四川一位下岗工人变成的黑道大哥,他对我说:“共产党要我们‘竞争上岗、优化组合’。如果我们要共产党‘竞争上岗、优化组合’,它就把你往死里整。”在全国人大办公厅直接领导王兆国看来,蔡定剑主张竞选,这是“吃体制内的饭,说体制外的话”。2003年蔡定剑被排挤出全国人大系统。长期抑郁,结果积郁成疾,2010年末蔡定剑死于肝癌。 “五个不搞” 正如王兆国把全国人大系统最优秀的宪法学家逆向淘汰出体制,吴邦国现在又把世界政治文明的宝贵精髓拒之于国门外。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中,吴邦国宣称:“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如此化地为牢,中国势必出现的只会是一个思想、一个政党、一个权力中心的党国寡头制。 尽管政治科学其科学地位并未完全确立,但以下的公理在政治学界却已经得到认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寡头政治铁律”,“人民主权”原则以及由此而衍生出的“议会主权”原则。建立在这些原则之上,民主制是优于专制政体的必然选择。民主的第三波在二十世纪末已经确立民主制是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选择。面对这样的大背景,吴邦国的“五个不搞”堵塞了中国对世界政治文明的接受,同时也把他的前任为人大制度争得的权力和为中国宪政改革创造出的空间丢失得一干二净。 当然我们还要看到,人大系统近两届不思进取、甘愿平庸,是中国政治体制症候群的一部分。有网民总结中国的权力体系现状,概括如下:“党中央煳(胡),国务院瘟(温);人大无(吴),政协假(贾)。” 难怪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同《零八宪章》,积极上访维权,策划群体性事件,或者手持茉莉花,闲庭漫步,看你“河蟹”横行到几时。 本文不代表BBC 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从先让少数人先富裕起来,到力保少数人巨富不移,再到今日的撒泼玩命确保这代少数人到老死期间安定。 中国政府时间多, 非大陆 文章的前提就有问题:西方式政治=民主?中国式政治=专制?这是被洗脑后的想当然。东西方并不存在民主和专制的统一定义。这个世界也不存在黑白两种单一的颜色,而是灰色的,政治不也一样吗? ak103, usa 吴岁数太大,脑子固执。这就是中国老人当政的弊端,根本跟不上时代的发展,用19世纪40,50年代的思维来控制20世纪的现状,使得整个国家一直在社会控制之下,没法施展活力。 lovelife, china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你的意见反馈: 你的联络资料: 姓名: 国家、城鎮: 电邮地址: * 电话: 你的信息: 你的信息 * 总字数不超过300字: 0 免责声明 我愿意让网络制作人员与我联络

鲍彤:吴邦国的"六个不搞"挑战普世价值

鲍彤(法新社图片) 朱学渊评: 仅可与吴邦国的"六个不搞"相比拟的,大概只能是张春桥当年说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春桥同志说完这番疯话后没有多久,就去蹲共产党的大牢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为什么要"一举粉碎四人帮"?因为他们这帮人不仅把中国害苦了,而且还把中国共产党害苦了。吴邦国说这"不食人间烟火"的话,离张春 桥的下场也就不远了。 鲍彤:"六个不搞"挑战普世价值――再谈六个不搞 2011-03-19 六个不搞,其实就是一个不搞,不搞普世价值。中国共产党过去是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起家的,自从1989年韬光养晦以来,普世价值不提了,用"中国特色"把自己关在世界文明的大门之外。现在提出的六个不搞,除了"两院制"和"一院制"各自的适用范围尚待深入研究以外,私有制,多元 化,联邦制,三权分立,政党政治等五项,其实和市场经济一样,都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好制度。 为什么必须坚持六个不搞而不得动摇,理由何在?委员长说,因为事关"正确的政治方向",动摇了国家可能陷入内乱的深渊。这个理由很雄辩,但没有根据。 相反的根据倒有许许多多。以最近北非,西亚爆发的茉莉花革命为例,凡是承认普世价值的国家,包括正在经历特大地震灾难考验的日本,个个秩序井然,没有一个因茉莉花而发生内乱的。相反,凡是如临大敌草木皆兵的,恰恰都是一些依靠"六个不搞"之类来维持表面稳定的国家。 事实胜于雄辩"六个不搞"不是好东西。真要避免陷入内乱的深渊,就得"六个搞"而不是"六个不搞"。真要稳定,真要和谐,真要反腐败,真要监督领导,真要和 平地解决而不是在震荡中激化社会矛盾,就需要有自知之明,认真学习西方 - 因为西方许多国家长期以开放立国,都是普世价值的孜孜不倦的追求者和践行者,经验比我们丰富得多。 这个道理,别人不懂,睁开眼睛看世界的 中国人都懂。梁启超懂,孙中山懂,胡适懂,储安平懂,连毛主席也懂。你总不会怀疑毛主席是汉奸吧,早在五十年代,中共中央在讨论斯大林专制独裁,无法无天 的悲剧的时候,毛泽东一针见血指出,这种事情在西方国家是不可能产生的。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说,西方制度是专制独裁,无法无天的天敌。毛的观察很深刻, 这个判断是准确的,驳不倒的。的确,因为西方有政党政治,搞一党专政就等于自杀。因为西方有选举,谁不得人心谁就得下台。因为西方有三权分立,监督和制约 的机制能够经常起作用。因为西方大国一般都实行联邦制,避免了中央高度集权的官僚主义。因为西方人人都有思想自由,谁都难以神化自己和妖魔化别人。这一系 列内在的必然联系,决定了斯大林,毛泽东之流如果生活在西方文明所代表的普世价值之中,根本不可能无法无天,为所欲为。这个道理,邓小平也懂。所以他在八 十年代谈到文化大革命时也说,这种事情,在西方国家里是不可能产生的。 所以,从根本上说,西方的公民社会才是长治久安的社会,才是不怕茉莉花革命的社会,才是茉莉花革命所追求的社会。 毛泽东和邓小平虽然自己被权力欲所蒙蔽,毕竟善于观察别人的失误,所以还算得上是第二流的政治家。如果连别人的失误也看不清楚,连前人已经懂得的道理也故意置之不理,那就太自暴自弃了。恕我直言"六个不搞"就是六个自暴自弃。 ――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bt-03182011100613.html 林明理 : 兔死狐悲之余的满口昏话 由突尼斯开始,一贯"稳定""和谐"的北非,乃至阿拉伯地区出现了社会动荡的情势,及很多将要动荡的迹象。这让人不能不反思,依赖剥夺民众天生的自由、人权 和其他政治权利,仅靠所谓的"经济发展"加上高压控制,能带来多久的"稳定"!这本来是让世界其他有类似病症的国家(地区)深刻反思自己发展道路的绝好的 例子。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某些惯于为垄断权力涂脂抹粉,为落后体制讳疾忌医的官网官学,却偏偏要在兔死狐悲之余,企图以自己的满口昏话为国人"端正认 识","引导舆论",这着实让人免不了暗自发笑并愈加鄙视。 近日"光明网"发表的署名为"王达水"的文章《埃及动荡的5大基本要素》便是此类文章。王达水先生把埃及动荡的最主要原因概括为"5大基本要素": 第一,埃及从来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尤其是装备工业和民生工业,是持续多年的高失业率的最大原因,是导致动荡的最根本隐患;第二,埃及从来没有建立 起自己独立并牢固的国防军事体系,是美制武器装备的最大进口国;第三,埃及没有建立起自己牢固的政治体系;第四,没有建立自己牢固的舆论体系;第五,埃及 没有建立起阿拉伯国家联合统一战线。 这可真是独一无二的只有天朝的"政治正确"的官学才可能会有的"分析法"。照这位王达水先生的论调,似乎埃及只要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建立起自己 "独立并牢固的国防军事体系", 建立起自己"牢固的政治体系"、"舆论体系",再建立起"阿拉伯国家联合统一战线"(不知这个名称是何从想到的),就可以避免动荡,永保"稳定和谐"了。 类似的已经建成类似"基础""体系"的国家,应该也可以避免动荡了。 可是我们看看,就在20年前,世界上有那么一个国家,其"工业体系"、"国防军事体系"、"政治体系"、"舆论体系"不可谓不"独立""牢固"矣,其"统 一战线"不可谓不规模宏大矣。你看,它的军工体系可与美国争雄,某些科技成就更常常还领先于世界;它的政治操控几乎无孔不入,不但看不到批评反对者,就是 稍有异议者都可能突然失踪;它的"舆论体系"、"思想理论体系"更牢牢控制在真理部手中,它的"统一战线"曾经延伸至整个世界上号称"社会主义"的所有国 家。可是这个国家永保稳定避免动荡了吗?没有。这个国家,以及它的大多数随从国,还是免不了历经一番全局性的"动荡",还是免不了其政权纷纷如腐朽老房子 般轰然倒塌。众所周知,这个国家就是曾经的苏联。当然,如今类似的国家还有几个,其中一个东北亚的典型,确实还超乎寻常的"稳定",可是几乎没有一个局外 的明白人会相信,它真能一直撑下去。 突尼斯、埃及与中东其他国家的动荡,其根本原因是这些国家政权为维护垄断利益集团的特权利益,靠剥夺民众天生的自由和人权,靠所谓的"经济发展"加上高压 控制以维护社会"稳定"的发展路子,最终走入了死胡同。笔者在《社会动荡的"罪魁祸首"》一文中还分析过,靠类似方式谋"发展"的国家,必然都会为维护特 权集团利益而不择手段、不惜代价,不惜损害宪法法律尊严(虽然这类的宪法与法律本身公正性、公信力就不足),践踏人伦道德底线,最后都免不了导致整个体制 (包括制度与执政者)公信力被大规模破坏的结果。公信力破败,使得一般民众无法(或不相信)在体制内获得利益表诉与博弈的畅通渠道与机会,才不得已走上街 头寻求变革。这才是社会失序动荡的罪魁祸首,这才是其他具有类似病症的国家最应该吸取的教训。 王达水先生的文章在不分青红皂白对"西方霸权"作了一番指责后,最后露出了其真正本意,原来王先生是怕突尼斯埃及的局势引发了它的中国式联想,于是很突兀 地在结尾突然告诫说 "安定团结,是中国永远的主题"。王先生至此才算是明明白白露出了"先天朝之忧而忧"的真实本意。只是,像他这样刻意回避问题实质,讳疾忌医,能求得真正 的"安定团结"吗?安定团结当然也是我等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愿望,只不过,那要在看准病症,并敢于对症下药之后才能真正得到。是不是? --转自:《选择周刊》,2011-03-10 http://xuanzezhoukan.blog.163.com/blog/static/12152815420112108435351/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