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

叶海燕 | 从五岳散人的一条微博风波谈性阶级

听说五岳散人发条微博惊动了女权界。女权界现在很大,很牛逼喔。听说还有人试图把我从女权界开除出去。滚你丫的蛋,我从2005年开始就是女权界的人。只是,我这个山头跟别的山头不一样,比较松散独立而已。...

阅读更多

五岳散人:大陆互联网应该感谢您的愚钝

共青团中央转了一篇文章,据说是一位久居大陆的台湾人写的,论述大陆的网络生活如何方便,台湾的互联网如何不发达、类似于原始社会,连约炮的例子都出来了,也不知道共青团中央的小编是怎么想的,大概是觉得瑕不掩瑜,在大陆与台湾的优越性比较的大前提之下,约炮这种小事不值一提(写帖子的人是已婚)。 该承认的必须承认,就我满世界闲逛的经验来看,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在互联网应用上确实不如大陆,台湾我不是特别清楚,但无论是美日欧还是澳洲加拿大,也真是做不到像大陆这样方便快捷。比如说我在日本要是网购一个什么东西,一周到货太正常,日本这地方不算大,能做到这么慢在国内是无法想象的。去欧洲玩儿,我都没用国外的旅行APP,直接就是国产的,也一样非常方便的订房买票,而且还能不占用每年我那个五万美金的外汇额度。 为什么会这样?首先,这就叫做后发优势。在一个发达的经济体当中,必然已经存在一个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而且大家也习惯了这种模式,这种模式也能应对一般的需求,对于完全的创新需求不是特别大。 第二个是很多人有误解,认为发达国家是个快速发展与变化的社会。这话其实也对也不对,我早就跟国内的朋友介绍过,比如说美国就是一个创新极度发展,但整体社会价值观远比中国保守的国家,社会文化上您要去纽约与中西部,那就不是一个国家似的。日本也差不多,一小撮人天马行空、脑洞大开,更多的人保守稳重,整体社会鼓励创新但并不完全跟着创新走,社会变化是一种缓慢的渐进式,与大陆对各种新鲜玩意儿爆发式需求有所不同。举个例子您就明白了:我们是穷人刚开始吃肉,人家是吃肉多少年了,现在改喝蔬菜汁了。 我个人讨厌团中央转这个帖子的原因倒是很简单,就是那种充溢着得意洋洋的优越感。这倒不是说在这方面不该有优越感,而是这个优越感关你们丫的屁事啊? 我1996年花了一万两千多块买台个人电脑上网,二十年间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80%历程。我负责任的说一句,大陆互联网的发展不是政府的功劳,恰恰是因为政府初期没怎么管、后来的管理又总是落后于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才造成了网络的繁荣。 当初有个人主页的时候政府没把这个当回事,等到BBS都起来了,这时候想起封杀某些网站了;等到想起管理BBS的时候,个人博客早就横空出世;博客管理刚刚到位,微博早就起来了;微博开始管理,微信也开始兴盛。这就是政府管理。如果要感谢,我们应该感谢政府在这方面迟钝的神经系统。 互联网商业也是如此。当初淘宝野蛮生长,没有一个机构看到其发展的方向,等到支付宝做大,所有银行才觉得后悔莫及。您别跟我说后来这些互联网企业得到多少优惠与支持,那都是等到他们做大之后的锦上添花,真正雪中送炭的事儿您基本没做过。大陆的互联网企业就是在这种政府状态下自己做大的。您就别用炫耀的口吻说这个了,没您啥事儿,往自己脸上贴金,以为是自己的功劳一点儿都不好玩儿。 顺便说点儿感慨:中国人在创造财富方面具备着先天的敏感性,只要政府少一条绳索、多一些公正裁判的守夜人精神,中国人就能创造经济奇迹。改革开放以来的路径莫不证明了这一点。说起来什么是改革开放?其实就是一个解除社会绳索的过程,大陆能有今天并非是政府引导,而是每个国人在绳索解除的过程中自动自发的发挥了自己的能力。任何一个领域只要政府插手就一定糟糕,政府解绑那个领域,那个领域就蒸蒸日上,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阅读更多

五岳散人:爱国、爱国贼以及其它

五岳散人:爱国、爱国贼以及其它2016年1月22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看来共青团的小编很不爽“爱国贼”这个词,觉得这个词很恶心。这个词确实恶心,只是你觉得恶心的方向大概与我不同,你觉得爱国被冠以贼名是一种恶心,我觉得以爱国的名义行害国之实的行为很恶心。一帮小粉红们误以为这个词是我的创造,洒家不敢掠美,这是我从网上看来的,才疏学浅,这么精妙的好词不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这倒不是胆小推脱,如果这个词真是我所创造,我非常乐意认领之,凭此一个词我就可以写进历史了。我们要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要先定义这个问题。什么是国?国者,我们以及我们的祖先生活之地,其中包含土地、文化。土地的疆界可能在几千年里有变化、文化的内涵可能有变化,但其一脉相承的内在联系不会变。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验:某个东西明明是非常现代的表现形式,但我们能够理解其中包含的中国元素。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我们在这个地方、这个文化中成长,每天都有同样文化基因的东西在潜移默化的告诉你“这是中国”,当你看到含有这种文化意味的新东西时,你就会知道这是中国的。这就是国,吾土吾民。什么是爱国?就是热爱这个土地与文化应该呈现的一切。记住,并非是“爱这里的一切”,而是“爱这里应该呈现的一切”。这两者区别何在?举个例子:你是爱缠小脚呢,还是喜欢现在的天足?如果你爱这里的一切,应该连缠小脚也喜欢嘛。可现在除了变态之外,没人喜欢那种畸形的审美。你爱女人,但你不会去爱一个把自己变成畸形脚的女人。这就是爱这里应该呈现的,而不是所有的一切。否则的话,我们就不要改革开放、建立共和国了。那么,这个国家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我劝各位读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二十四个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二十四个字就是说明我们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其实也是说明我们人类文明走到今天,每个政治实体应该成为的样子。什么是爱国贼?就是窃取了爱国的名义、实际上是残害这个国家基本价值观的人。这样的人不是虚构的。如果我们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搜到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等人无数次爱国的宣言、讲话、誓词,他们身居高位、手握重权、口含天宪、行为下作,可在他们没有被反腐风暴清理出来之前,谁敢说他们不是爱国者?以爱国之名、行窃国之实,这不是“爱国贼”是什么?还有一种爱国贼更为可怕,他们没有权力,真的是单纯的爱国而已,可他们本身的行为却只能对这个国家与国人造成伤害。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那个拿着U型锁打碎日本车车主颅骨的人。他爱国吗?他爱。包括那些打砸家乐福的人也爱。他们的行为你喜欢吗?我想绝大多数国人不会喜欢。他们也是窃用了爱国的概念,使之成为了自己过激行为的理由,这种人也是爱国贼的一种。那么,对于这些人被冠以“爱国贼”的名头,你是应该觉得这个词恶心呢,还是觉得这些人的行为令人恶心?我想正常人都该知道怎么选择。至于不正常的那部分,我只能说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变态的,他们更喜欢三寸金莲一些。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五毛党, 爱国

阅读更多

墙外楼 | 五岳散人:在日本的这一年

在日本生活一年多了,想写几句话。我是因为家事与对中国社会的一些判断而来到日本的,前者的因素更多一些。选择此地除了家事的考量之外,还因为我常住的大阪、京都离国内并不远,到北京不过两个多小时的航程,到上海还不足两小时,比之从北京到广州都便利,家中还有老人,也方便回来探望。欧美当然也还好,但长途飞行、哪怕是头等舱也并不舒适。对于日本社会而言,我是一个旁观者。我与很多在这里生活的华人不太一样,除了因为有些无聊而做的民宿、代购之外,我并不融入日本社会,也不与在日的华人社群接触,不学习当地的语言。总的来说,只享受其便利、按照要求纳税,却与其社会生活无关。这种状态是我刻意而为,因为再学习一种语言对于我这个年岁来说未免也太难了,人家的社会你也融入不进去。顺便说一句,就我在国外生活的经验看,美国除了纽约之类的地方,想融入当地社会不是我这种人能做到的,也就免了这种麻烦。作为一个旁观者有好有不好。好的地方应该是比较客观,不好的地方是不够深入。如此,我要说一句老生常谈:没有一个完美的社会。其实就我看来,日本大概算是华人最能适应的社会之一,除了饮食习惯与随处可见的汉字之外,在审美情趣上、文化理解上都具备相当多的共同点。日本文化早就自成一派,与中华文明有了极大的差异,但就像师出同门而分别创派的师兄弟,功夫虽早就不是一路,内力还是有理路相通。就我有限的与日本社会的接触来看,有几个地方我并不喜欢,比如说日本的城市建筑。京都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之一,甚至在我作为中国人的审美观来看,说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也不为过。但如果您不是总在旅游区晃悠,就会发现其城市现代建筑实际上并不好看,绝大多数是方方正正的盒子,而且楼距相当窄,大阪也同样是这种类型,楼距窄到可以隔着楼打一炮的程度——如果您不是特别矮的话。这些建筑功能完善、人性设计、平庸至极,与欧洲那种城市建筑是不能比的,与国内一线城市日益出挑的各种建筑更是天差地远。有人说这是因为人口密度与防震的需求,这个我并不懂,只是谈外在的观感。还有就是日本社会的刻板与保守。就像很多人以为性解放是美国特征一样,很多人把A片当作了日本社会。实际上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是一个极为保守的社会,有前卫的一面,更多的是一种很传统的价值观。我并无逛花街柳巷的爱好,这方面体会不算多,但也算知道一些内幕。比如说日本其实很少有红灯区,与我们那种连县城恨不得都有红灯区的状态大不相同,各种擦边球的东西倒是也不少。日本的刻板与保守还来自各种手续。在日本租房大部分是需要保证公司与保证人的,这在国内大概无法想象。这给初到日本的人造成不少困扰。而且这个社会居然是个印章通行的社会,我个人有三个一套的印章,对应不同场合与用途。国内大概是没多少人用这个了,个人印章用得最多的大概也就是书画家。我走了不少国家,真正居住过不算太短时间的也有两三个,目前选择日本常住自然也是有原因的。但与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同,并非因为环境、空气、食材、治安之类的原因——当然,这些也很重要——我大概是因为喜欢这里的一件事:可预见的生活。什么是可预见的生活?我举个例子:开车。在日本开车当然也会有交通事故,也会有不守规矩的人,这是哪里都会有的,但在这边与国内都开过车的人自然知道其中天差地别的差距。一般来说,红灯亮的时候无论是车还是行人都会停下来;车一定是让人的;无灯路口司机一定是减速观察的;交汇路口总有主路的车让你;打转向灯后车也会让;绝少有加塞、强行、猛拐。这就是可预见的生活,就是说我只要按照规矩开车,基本上就很难遇到不看灯号的行人;我作为行人走在路上,不太担心拐弯的车辆不让我;开车并线的时候别人也会让行,然后我闪两下双蹦灯表示感谢就好。这些事情在同样高度发达的欧美大城市都不能全做到,更别说国内了。可预见的生活说白了就是一个充满规则、并且大家都遵守规则的社会。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很享受这种规则社会的。吹牛逼的说,凭我的人脉以及能力,在国内生活可能更如鱼得水,能够享受更多的“自由”。但我更愿意生活在一个这样循规蹈矩的社会,这样的社会让我有安全感与确定性,我知道自己做的事有什么结果,也知道边界在哪里。这就是我喜欢日本社会的原因。可能有人会说,你这种人并不了解真实的日本社会,因为你不会知道日本社会那种深层的压抑、规则对人的束缚。这话没错,我是个旁观者而已。可我今年43岁了,我的人生已经过去了一半多,在这个我不想融入的社会里享受这种可预见的、确定的、规矩的生活是一种挺好的事儿。我每天打扫房间、处理一些国内的生意之余就是读一些想读的书、写一些想写的字,然后可能去锻炼,也可能漫步在鸭川或者哲学小道上,除了偶尔接待来访的国内友人,一天都不说一句话。这样确实挺寂寞的,可比起我十多年来在北京酒色征逐、圈子倾轧的生活,这样的寂寞几乎可以说是幸福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阅读更多

五岳散人:关于安保法案,给小粉红讲点儿常识

五岳散人:关于安保法案,给小粉红讲点儿常识2015年9月19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日本一通过安保法案,一帮人就圈我问这问那,貌似这安保法案打了我的脸、中日战争迫在眉睫似的。不好意思啊,日本没听我们强国话通过了这个,我脸上没事儿,不知道谁脸上有事。至于说你们这帮估计都没拿刀子捅过人、看着抗日神剧当A片、打仗第一个脚软而只喜欢别人流血的玩意儿,我给您两盆冷水降降温。经济:全球经济高度一体化的今天,中美日之间相互依存度之高,可不是您在村头抵制村尾王大爷家小卖部这么简单。到今天为止以至于可以眼见的将来,这种血浓于水的经济兄弟情谊不会发生变化,只能越来越强。这么说吧,世界上各个主要经济体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在现今这个社会基本为零。军事:我军事上是外行,但两只都跨不出自己国门的军队,您觉得打得起来么?中国航母想形成战斗力估计二十年是少说了,就是现在形成了又能如何?中国面对的不是日本,而是日本加上美国以及美帝的狗腿子。您不会觉得咱们能跟美帝在国门外打起来而且还能赢吧?有人说朝鲜咱们不就赢了?这事儿吧看您怎么看,双方战损比例以及最后的态势来看,要说赢反正我觉得是勉强。如果您的军事常识不是从环球时报、参考消息上学来的,想必能看出来,这仗我们赢不了。我们能真正威胁他们的除了核武器还真没啥,事实就这么残酷,可大家除非打算同归于尽、重新进化,大概都不会干这事儿。政治:说白了吧,这个安保法案就是个双方的G点,是个你爽我也爽的玩意儿。安倍政府打算走国家正常化的路径,更多发挥国家影响力,为执政做好吹牛逼的基础,要说打仗,估计谁脑子也没坏了。同样道理您按照执政角度思考,套咱们国家是一样的。都是忽悠老百姓情绪的玩意儿,这个世界上最不相信中美日能打起来的就是各国政客,都憋着劲儿找选票以及其它呢。再说中日都将跨入老龄化社会,日本老龄少子化更为严重,老龄化社会没法打仗的。所以说从感情上我也反对这个安保法案,但从理智上说,这玩意儿就是个屁,不会带来战争以及对我们老百姓的真实影响,至少在可以眼见的将来不会。当然,影响到某些人,使其大脑充血也是可能的,不过这帮人本来也是傻逼,多看看AV、让海绵体多充点儿血,可能倒是对其智商有益。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中日关系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