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

墙外楼|五岳散人:凉茶、作业本以及其他

最近大概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犯了忌讳,居然地下室三层都能躺枪。对,我说的就是这次“烧烤大战”。起因是加多宝做个营销,找到了热爱烧烤的草根屌丝大号作业本,结果被人翻出作业本两年前说某烈士的戏虐微博,以此打击加多宝。我不能够说这是加多宝的某友商做的,只能说这事儿比较凑巧被捅出来了。原本这狗屁倒灶的事儿跟我啥关系没有,作业本那条微博表达的意思我也并不赞成,因为你如果不喜欢某些宣传,直接找宣传的人去,死者毕竟没有责任。比如说不喜欢宣传赖宁未成年就承担不符合自己年龄与能力的行为,那你去找宣传者的麻烦,说赖宁本人是没啥意思的。这事儿躺枪实在是莫名其妙。4月18号此事发酵的时候,岳母大人正好来日本看我们两口子,我带着她老人家开车在京都游玩儿,根本不知道这事儿。晚上带着岳母大人吃黑毛和牛,随便发了张烤肉的照片炫耀一下新学的摄影手艺。被人问到某先烈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以为谁在开玩笑呢,随手给转出来搏大家一笑。转帖恶搞评论与发各种食物照片加上猫、美女屁股什么的,基本是我微博的标志,熟悉我风格的人都知道。而且我在此跟你们正经八百说一句:我要想讽刺或者力挺某人,凭我的本事根本不用指桑骂槐,用这种方式来做事。然后事情发酵,我这才知道有作业本这回事儿。正好被很多人莫名其妙骂急了,某个共青团官微冲上来告诫我“药不能停”,得,就是你吧,一帮小号找不到主人,你一个官微总跑不了,盯着你打就是了。结果就是战火连绵,微博上烧烤成了潮流。这东西有输赢么?我看是微博上没有输赢,现实里确实会有。动用几个官微、一帮大小号跟我缠斗,甚至连用老喇嘛栽赃的手艺都用上了,你们赢了么?洒家依旧在这里,你们动不了我。无论你怎么说“你什么意思自己清楚”,也抹杀不了我只是按照日常套路发吃的报复社会的事实。我也没赢,因为我也不能把你们怎么样,至少我不会真的那么下作去构陷你们,去宣传部门打小报告说你们擅自发布敏感图片。谁赢了?加多宝。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垃圾的广告创意,实在看不出有多少亮点,原本被作业本两年前的微博恶心了一下,这个创意有变成滑铁卢的趋势,但由于不知好歹帮倒忙的各路神仙找上我这种局外人,结果变成了一次言论、文革的大讨论。官方还煞有介事的弄出几个投票,就目前来说,基本都是完败给了加多宝。实际上这事儿从一开始原本形势一片大好,作业本发的微博内容确实是致命伤,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为他辩护,即使觉得这种因为言论倒霉隐约有文革气味,但您自己发挥段子也是过头了,被打只能忍着。等到我这个局外人无辜被卷进来,原本处于临界点的民意才真正找到了宣泄口:“我操,你们这就是文革啊,这只胖猫最擅长干的就是报复社会,又不是第一天干这个,而是两三年来风雨无阻的天天如此。作业本做的事,为啥延伸到这个家伙头上?你们不是文革是啥?”然后冲上来乱拳狂打各路地方团组织。所以说我们的文宣部门几十年如一日的蠢,每次都能把本来应该很占理的事儿给干恶心了,从来不知道见好就收其实是一件具有美感的行为。你们不会见好就收,我比较会干这个,我依然会按时按质按量的发我的报复社会美食图,不再搭理你们上纲上线的混账碰瓷。另:别问我对各位先烈有啥态度了,看我的嘴型:爱东特凯尔。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阅读更多

博谈网 |〖微博谈〗极权下的百态

(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1. @coattail:高层反美是装逼,底层反美是傻逼。 2. @美利坚文明:加多宝事件,实质上是:在兲潮,一个玩笑必须向一个谎言道歉… 3. @饮水居士:网友评论:一块烤肉,外行看见烤肉,内行看见和牛,屌丝看见报社,博物君看见偶蹄目牛科,果壳网看见亚硝胺和致癌物,共青团水军看见烈士…… 4....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莫名的中枪莫名的反党

4月19日18时44分,“五岳散人”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烧烤的图片,并配文:“给大家的晚餐助助兴。”随后,就有网友指出,“这明显是讥讽邱少云,侮辱革命烈士,声援作业本和加多宝。”  ...

阅读更多

五岳散人 | 聊聊公务员涨薪

写个微博说公务员涨薪,原本只是对于几十年如一日的舆论手法感到好笑,把基本工资等同于公务员收入来论证涨薪合理性,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都会怀疑,几百块钱的收入在现今这个社会是怎么活下来的。你要说涨薪、收入透明化,就直接说公务员收入低,总体收入已经不能达到社会中位数,应该多挣点儿钱,这个我个人并不反对,拿着基本工资替代全部收入说事儿未免煽情过头。其实这倒不是我写这个长微博的原因,而是舆论引导找一帮水军过来太让我恶心。有真正底层的公务员过来诉苦,但大多数就是那种水军号,平时不是化妆品就是追星的女性帐号,发言模版不超过五个,不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就是“我父母也是公务员”,直接上来骂的也有。官方现在有些舆论引导外包就会造成这种傻逼结果,比如说我说加薪要底层加的多、高层加的少居然也被骂,你都不知道他们用没用脑子赚这点儿发贴费。既然你用水军战术,我就多给你们点儿机会,让你们办公费花得有点儿物有所值。聊聊我打过交道的一些机构、见过的公务人员。首先我必须说北京的公务员这些年素质有了很大提高,与十多年前不太一样,片警帮着办户口的时候态度就很好,去政府办事也不太被冷言冷语了。但我是个生意人,打交道的可不仅仅是办个户口本、身份证的机构,而是需要面对更为有实权的政府机构,比如工商、税务等。咱们就不说各种手续难办了,那些毕竟是上面的规定,下面办事人照章办事,说点儿小的。这几年我买过不少购物卡,每张钱数都不多,几百块到两千块不等,没啥其他用处,就是送给各个管理我们的部门的办事人员。几百块的基本是逢年过节意思一下,上千块的都是有事要通融,比如街道要我的外地员工一些证件的时候,以及各种检查找你麻烦的时候。逢年过节不给行不行?说起来未必不行,但心里不踏实啊。做过买卖的知道,任何一点他们要是找你麻烦,你付出的远远不止这么点东西。而且有些时候你还要忍受其垄断性敲诈,防火给你指定公司做,不是他们做就不验收。我一个做小买卖的每年这方面都有不少支出,这么多做小买卖的加起来有多少?这些钱算不算灰色收入?是,我知道这是公务员里有实权的一小部分,但其他没实权的我们也接触不到,只能有这种印象。您说我行贿,但我有其它办法么?送上点儿购物卡、礼盒是成本最低的方式,其它任何方式成本都太高。您说把所有文件或者自己做好不就不怕了?这事儿咱们就都别装外宾了,想找找你麻烦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或者在买发票的时候稍微卡你一下、发票机出问题按照最大方式罚你,都远高于那点儿购物卡。吴思老师在《血酬定律》里说过一个词,叫做“合法伤害权”,说的就是这些事儿,一切也都看着合法,但操作上又具备很大空间,这个空间就是寻租空间,想在这个空间里少受到伤害就要上供。没错,我想自己站着挣钱,如果这个站着挣钱是指面对消费者不以次充好、不去靠回扣销售,这个我能做到,但在面对某些政府机构的某些人时,我站不起来,至少站不直。而且这也不光是某些掌握公权力的公务员如此。我外甥在一所北京极为著名的重点小学读书,老师的礼物或者购物卡也是少不了的。我妹妹上次送去购物卡,人家老师还说这话:您要真心疼我,不如多给我拿点儿进口化妆品。气的我妹妹想打人。她也一样,可以不送,或者知道送了也未必如何,但不送心里不踏实。这就像做手术要给医生塞个红包一样,买的就是个安心。当然,至少北京大医院的医生都会退回来。医生这个行当说起来还是咱们这个社会整体素质最高的之一。不过也不能说没有进步,这两年去办事吃拿卡要的情况确实少了,至少在北京、上海少了很多。从去年开始,我因为陪着家人看病、疗养而滞留在日本,顺手也发展一下这边的事业。这边公务员是如何的?管税务的居然告诉我们如何合理避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的常态,但每次去办事,无论是役所还是其它机构,办事填写东西他们是坐着,给你递资料一定要站起来,办完了相互鞠躬道谢。没花过一分冤枉钱,走的流程虽然严谨,但绝对不会有任何刁难。所以,您说我是不是该赞成公务员涨薪?我赞成涨薪,任何人都该有个过得去的生活,可您也要让我们心里过得去,比如说财产公示、收入完全透明、压缩寻租空间,要让公务员的形象好起来才能让人心服口服。这个要求不过分吧?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