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五人六

带头大哥装逼指南

1、中山装只适合以下三种场合:最隆重的Black Tie Party,比如女王主持的国宴;接见高级将领,前提是在军委有董事席位,质地夏季为纯毛凡尔丁,冬季为纯毛礼服呢,必须国防绿;躺在八宝山告别大厅身覆红旗接受朝野吊唁。 2、1983年胡总(耀邦)穿着由红都定做的西服访日,向世界展现新一代政治家的全新形象。如今西服已是天朝政坛的Dress Code,当朝Boss的最爱是单排两粒扣不开衩,低调干练,上行下效必定没错。 3、越高级大哥衬衣款式越简洁,他们通常不会穿法式衬衣,也不会选择浮华的丝绸面料,顶级大哥从不戴袖扣。夏季可着短袖衬衣,至于背心——忘掉Clark Gable的厥词吧,大哥们的衬衣里边都有件小背心的。 4、量身定制的小翻领夹克是另一种Dress Code。款式虽几无选择,但版型、面料与工艺务必精益求精。颜色则以藏青色或黑色为宜。红都在这个分类拥有不可超越的地位。秋冬季切忌穿着皮夹克,大衣与风衣是更安全的选择。 5、上海APEC峰会早就开完了,请将余莺女士设计的唐装从你的清单上划掉,除非你想穿得像个跑堂的。 6、裤腰勒到双乳之下是第一、二代大哥的风范,Core是最后的绝唱。孔子曰:学习毛主席要学他的思想,而不是学他的打扮。 7、小平仙去之后,内联升定制的千层底布鞋就只合在家里穿穿。如果要外出巡视上山下乡,可考虑做旧的新百伦总统慢跑鞋。如果下雨天能自己打伞效果更妙。 8、腰带要考究。若艰苦朴素,军版将官腰带是个好选择。大哥也喜欢国际一线名厂的出品,但切记:不能选择鳄鱼皮等抢眼材质,不能选择Logo太显眼的带扣。 9、不戴表、不戴超过三块表、只戴安全表:北京、海鸥、上海、飞亚达等国表都是政治正确的选择,浪琴嘉岚、欧米茄星座和雷达精密陶瓷则是最常见的型号,如果戴了块大牌表,记得把表面翻转到手腕内侧。 10、不掉头发当不上大哥。即使只剩三根白发,也要记得:一要染黑,二要用发蜡精确定格。戴假发也是心照不宣的选择,上海滩有最顶尖的师傅可以让大哥枯木逢春。 11、适当使用男士化妆品,以遮盖老年斑。 12、大哥的菜谱是国家机密。如果你平时吃神马、吃多少天下都知道,要么你只是轻量级大哥,要么你是已故大哥。 13、带头大哥平日都是三菜一汤或四菜一汤。带头厨哥则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保健小组、特供基地与警卫局对本餐亦有贡献。 14、在公开场合抽烟的都是厅局级以下轻量级大哥,出镜时务必不将烟盒搁在桌面上,安全作法是拆散外包装,置于小碟内。基层小弟才会炫耀每天抽两包328/329,重量级大哥基本都戒烟了。 15、带头大哥在场面上只象征性喝一点酒。与此同时天朝最好的茶叶都流向了帝都。秘书会随身携带大哥专用的保温杯。 16、时不时去学生食堂与工人食堂吃饭,那里一个茶鸡蛋、一张鸡蛋饼、五个包子、一碗粥,一共4块钱。 17、时不时去革命老区与积极分子包几个艾叶粄,如果还能移驾灶间亲手炸糖枣,简直就是灶王爷再世。 18、除了“京V022XX”等御用车,各级办公厅车队最尊贵的座驾往往是那几辆改装过的日产碧莲与丰田柯斯达中巴(比如挂京V017XX牌的碧莲)。省级以上大哥出巡全程辅以二级以上警卫,涵盖安全、交通、消防、应急等巨细事宜。驻跸之处,连供电公司都要签保供电军令状。此等宏观场面模仿起来有些困难,但改辆中巴对轻量级大哥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19、忘掉骆家辉那套拙劣的殖民主义表演吧!既然是天朝,中量级大哥上天享受VVIP保障,元老院则有北空34师专机伺候。出个远门也有国航四大队两架747全客型(B2472、B2477)候着。别忘了专列,每逢新春,铁道部专运处的DF11Z都要送大哥去候车大厅和群众嘘寒问暖。正处在事业上升期的你,偶尔也可以上街骑骑自行车。只是下次别再派警车开道,表演这门专业贵在自然。建议安排一批学生干部穿梭于前后左右,一会儿骑成S型,一会而骑成…… 20、如果顶级大哥共同出场,务必保持队形。走得器宇轩昂只是最初阶要求,不错位、不冒进、不落后、不紧不慢、不近不远才叫真功夫。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些不是60后新生代一时半会学得会的。 21、大学文凭早就out了,现在的要的是Phd,党校的也行。新生代留过洋更好,留苏早已过时,人家独裁者的娃儿不是去伦敦就是去瑞士。有美国名校加持更妙,要是去肯尼迪政府学院进过修,回来就可以讲D内民主了。 22、记忆力有时要格外好(参照24条使用),作报告、受采访要三句话夹两个数据。发言要能脱稿,要能谈笑风生自来熟,要会无语凝噎,要会说我来晚了。若是再能背几句中外诗词名句,用几个典,想不上头版都难。 23、会才艺也很重要,除了能领唱红歌,还要会谈几分钟交响乐,会上网,会用iPad。要有优秀的镜头感和丰富的肢体语言,摄影记者神马的最喜欢这些了。开两会时千万不要挖鼻孔,不要打瞌睡,不要瞟女服务员。 24、要敢于痛斥普通记者和文艺记者,同时能与外国记者或吴小莉谈笑风生。见到外国人就说政改,访台就大秀亲民,回来见到苦逼就说稳定。要会放狠话,要会经营希望,更要会选择性遗忘。 25、要给小学生回信,要给中学老师写信,要登门拜访国学大师,这都会传为美谈。书法只要比毛将军好就行,表演则须有奥斯卡水平。不管是苦出身还是世家子,都要口口声声是天朝人民的儿子。 26、睡在水晶棺里的带头大哥,才是最牛逼的大哥。 作者  花总丢了金箍棒 转自  http://huazong.blog.caixin.com/archives/32109

阅读更多

中宣部副部长号召基层宣传部门积极“占领”微博阵地

王晨:基层宣传部门要积极“占领”微博阵地,作好宣传   2011年11月01日08:27      来源: 《南方日报》     昨日下午,王晨(右四)率中央宣讲团成员到越秀区广卫街都府社区参观,并与市民座谈。  王辉 摄    “社区文化认同,是建设和谐社区的基础”;“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社区文化只有喜闻乐见,才能拉近与群众的关系。”昨日下午,由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外宣办主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王晨带队的中央宣讲团来到广州市越秀区广卫街都府社区的广府文化会馆与市民座谈。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围绕如何建设社区文化、加强社区公共服务、打造和谐社区以及加强基层宣传工作等话题开展热烈讨论。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林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社科院党组书记蒋斌出席座谈会。    积极“占领”微博阵地   “微博作为一种新技术,是一种工具、一个平台。它推动了网民相互间的交流、沟通和联系,请问应如何看待政府部门和官员开微博呢?”在座谈会上,越秀区委宣传部新闻科长汪浩向王晨提问。   “提了一个好问题,”王晨说,“微博作为一种社交网络,谁都可以用,但在方便网民讨论交流之余,却也给管理工作带来新的挑战。有的网民用语不文明,甚至捏造事实。前段时间网络谣传‘歼10B战机坠毁’,到最后发现,竟然是一名网友编造出来的。所以,对微博的管理工作一定要及时,要向网友提倡积极健康地运用网络。政府官员需重视发挥微博的窗口作用,加强与群众的交流沟通。”   王晨举例说:“前段时间公安部门借助‘微博打拐行动’的契机推动打拐工作,效果很好。某个地方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开通官方微博后,国庆期间有人在这个微博上反映‘十一’假期中的法定节假日加班应该付3倍工资,但是自己却没得到加班费。于是,该人社部门通过微博回复说马上去查明情况,结果了解到这位员工反映的情况属实,便督促该员工的老板落实加班费政策。这些例子都说明政府利用微博方便了群众,为老百姓办好事,自然受到老百姓的欢迎。”   王晨还特别提到,党的宣传部门应该担负起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澄清谣言的任务,基层宣传部门要积极用好微博这个平台和窗口,积极“占领”微博阵地,发展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只有发展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才能使网络为经济建设服务,为丰富人民的精神生活服务。    文化建设从社区抓起最有生命力   在建设文化强国过程中,基层社区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能够发挥什么作用?越秀区广卫街、六榕街、东山街等街道办事处的相关负责人围绕社区文化建设等问题与中央宣讲团进行了交流。   “物质文化要传承保护,非物质文化要创新发展。”六榕街道办事处主任阮雄感想颇多。他认为,居民对社区文化的认同是建设和谐社区的基础。“一棵树、一口井、一条街,对于老城区来说,都是一种物质文化。而物质文化不能再创造,保护不好,可能永远消失。而社区文化的认同,又以物质文化为基础,我们要求任何工程都不得破坏社区里有‘历史’的东西,要保护好文化肌理。”   对于阮雄的观点,王晨表示认同。“越秀区是个老城区,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深厚的革命传统。真正的‘老广’在这儿,这里保留了深厚的历史传统。社区是最基层的细胞,文化建设从这里抓起,是最有希望、最有生命力的。”王晨说。   昨日下午,王晨一行还参观了都府社区内的广府文化会馆和“三·二九”起义指挥部旧址纪念馆。王晨寄语广东省和广州市,学习贯彻好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加强地方文化建设,使广府文化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征程上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陶达嫔  李强  彭文蕊) (责任编辑:廖玉芳(实习))

阅读更多

全国“村长”论坛豪车云集 村主任开房车赴会

2011年10月24日11:53 半岛网 陈浩杰 我要评论 ( 12 ) 字号: T | T 前来参加“村长”论坛的各地豪车。 “村官”大会俨如豪车展览会 来自全国各地的1400多名村官参加大会 本报10月23日讯(记者陈浩杰) 奔驰、宝马、劳斯莱斯、雷克萨斯等豪车随处可见,车牌号则有“888”、“666”、“777”、“999”……这不是车展,却比车展更牛。10月23日,为期两天的第11届全国“村长”论坛在临沂市罗庄区沈泉庄村落幕。这次“村官”聚会,相当一部分村官选择了开车赴会,他们的豪华坐驾一亮相,就吸引不少眼球,同时也引发了人们对部分富裕村炫富的质疑。

阅读更多

为领导特供干净空气

成功案例之 中南海 发布日期:2010-12-09   中国政治生活的心脏 基本情况 中南海作为国家领导人办公所在地,对办公环境要求极高,要求任何产品绝对安全:无毒、无辐射、无噪音。远大净化机经过严格的检查和审核后,产品的效能和质量受到了各方领导人的高度肯定,正式入住中南海。 项目优势 1.为各方领导创造良好的办公环境,提高办公效率; 2.向国内外友人传达高度的环境意识,关注空气污染; 3.向人民群众推广健康的生活理念,关爱呼吸健康。 达到效果 1.相关领导表示,使用净化机后,室内空气得到很大的改善,特别是去除异味效果特别明显; 2.流畅的外观设计和良好的空气净化效果也获得了中南海领导的一致好评。 3.净化机在中南海的使用是对健康环保的生活理念的极大支持与推广。 机型配置 净化机 TA2000 http://www.yuandagz.com/?article-53.html

阅读更多

左小祖咒:我在太阳最光亮的地方创作

来自: 阳光时务   艾未未说:「这是一个野蛮的时代,他的歌在精神层面非常清楚地暗示了这种状態。」左小祖咒自己却说:「我每天幸灾乐祸地生活。我光明磊落,我在太阳最光亮的地方创作。」     文/张洁平 整理/柴子文、柴路得   在京郊草场地一片灰色迷宫样的房子里,左小祖咒刚刚酒醒。见到他的第一眼很吃惊:这个人,竟然很清秀。这和他在媒体上塑造的霸气老板形象实在大相径庭。或许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急急走开,折腾一番自己,架起一副棕色蛤蟆镜,坚定地拒绝了任何和「偶像」有关的称呼。   他当然不是偶像派。不听左小的人,听到他唱歌会以为是收音机没电了,听左小的人,沉迷在他莫可名状的音调和利刃一样的歌词里不能自拔。好友们总用很糙很暴力的词形容他,比如他眾所周知的好友艾未未骂他像条「沙皮狗」、「不要脸」、「野蛮」、「混」等等;但他们同时很爱他,並且在一本正经的时候,会对他使用一些美好的词语,比如敏感、脆弱、忧伤、情怀、努力。   採访的时候,左小不肯摘下眼镜,他说这样你看不到我的眼睛,我就可以骗人了。   然后他开始了中心思想极为漂移的演讲。他说我记忆不好,说到哪里可能不记得。然后就从A扯到D,从D扯到F,从F扯到X,然后倒回ABC……吹牛的时候,他比较自如,他说我是大师啊,我的作品是世界级的,大师得让人知道,得吹牛啊,吹牛才能养家,养家才能移民,我两个孩子,我不能让他们喝毒牛奶沾地沟油啊。认真的时候,他有些靦腆,「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是一个坚决的成熟的艺术家,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不好意思,我確实是在认真地做这些事情。我的唱片质量像劳斯莱斯一样,质量是非常高的。可能今天我的头髮没有白,鬍子也没有白,你们觉得我是一个小坏蛋……我有点煽情,不好意思。」   左小祖咒1998年出版第一张专辑《走失的主人》,迄今出了十二张专辑,大部分独立製作发行,最贵的一张卖到500元,竟然还卖得出去,被称为「中国歷史上最贵的专辑唱片」。他的音乐也称得上是最直面社会的。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像是在拍电影,比如《庙会之旅2》,1999年的《庙会之旅》竟然在2011年出了续集。   「谁见过唱片出续集的?这就是一部警匪片。能描述中国现状的,就只有警匪片。」左小祖咒说。他曾经想当导演,结果发现「导演是这个国家最不能做的职业。因为你只能拍古装片,拍不了今天的事。你看《老妈蹄花》多好啊,警匪片啊,真打啊。」   拍不了电影,於是他把故事们都唱进歌里。 《咖啡时光》唱给「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的杨佳;《英雄的亲戚》唱给丹丹,那时还被关在看守所的艾未未的弟弟就叫艾丹;《钉子户》写给寨桥村钱云会,「风可进,雨可进,皇上不可进」。当然还有流传出去一不小心就要遭刪贴的《我的儿子叫钱云会》。在艾未未工作室的採访视频里,钱顺南为儿子的控诉,带著天然的旋律,左小配上木吉他和口琴,重新编曲,诞生了听者称为「最黑暗的黑暗民谣」 。   音乐还可以多有力量?听听《苦鬼》,一首唱了十二年的歌。 1999年、2004年、2010年、2011年,左小祖咒把《苦鬼》唱了四个版本,音乐不断改变,歌词却只字未动。 1999年他唱:「人民被迫投降,人民越级上访」,2011年的中国现实,仍然是这样。左小真诚地说:「我希望它过时,我希望它只是个应景歌曲。」可糟糕的是,到了今天,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这首歌。   他的朋友说:「祖咒就像《盗梦空间》的小李,把『苦鬼』这个意念敲进你的脑袋,让你从梦中醒来,依然记得这亿万民眾失业的年代。它不是梦。」   艾未未说:「这是一个野蛮的时代,他的歌在精神层面非常清楚地暗示了这种状態。」   左小祖咒自己却说:「我每天幸灾乐祸地生活。我光明磊落,我在太阳最光亮的地方创作。」   以下是阳光时务专访左小祖咒的摘要:   问:《苦鬼》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左小:97年香港回归的时候,北京通县的东方化工厂爆炸。我被怀疑是嫌疑犯。我想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我被逮进去了,我被「人间蒸发」掉了大概二十多天。我在昌平收容所里面就看到很多访民,出来之后,就写了《狂犬吠墓》这个小说。这本书太长了,我就写了《苦鬼》这首歌。   问:这首歌產自你自己的看守所经歷?   左小:《苦鬼》也不完全是我在收容所里面的经歷。在收容所之前也有那样的,我看到的太多了。我给你讲一个事。有一个冬天的晚上,景泰桥底下,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我跟女朋友散步,老看到他。我很少给乞丐们钱,也不募捐,我给人家五块十块的也没什么用,这都应该是政府行为。但那天我实在是受不了,天太冷了。我就把我口袋里的钱放老人旁边。他太冷,秋冬只裹了一条被子,我就知道他是到北京上访的。老头啪一下抓住我的手,很警觉,就像钱顺南(不明真相死亡的浙江乐清村蒲岐镇寨桥村村长钱云会的父亲)一样,他们这些人都有一种强大的信念。他非常警觉地抓住我,问:「干什么!」我说,我给你钱明天起来买早饭吃。他急了抓住我的手,说:「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的钱干嘛!」他要给我讲他的事。我落荒而逃。   我不想听这些事,很不喜欢听这些事。我是一个作家,一个歌手,我会写,但我不想听这些事,所以我的歌里看不到苦难,全是黑色幽默,黑色段子。我觉得我们生活太苦了,不好意思,我没有耐心。等他以为我走掉之后,我又偷偷把钱放在那边,拿一个砖头盖住,离他远一点。   那种场景……所以,我跟他们那些知识份子的表达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问:你还是需要和苦难保持一定距离?   左小:我不是公共知识分子,我一直在强调这个,不要把这个帽子戴到我头上来。我出版《庙会之旅》的时候,是朋克特別流行的时候,我在这个歌词里面唱的是「我不是朋克,我也不是诗人」,在《冤枉》里面写的是「不爱政治,我们只是十三节车厢里的流浪汉」。我的东西都是这样写的,我也不需要他们来告诉我写什么。   你其实不需要听他们讲什么內容。第一张专辑里写的这样一句话:停止我听你的诗歌朗诵。停止我看你导演的电影。停止我欣赏你的生殖器官。我最多是一个超现实歌手,在现实的基础上创作我的艺术。   这是我的人生態度,我一直是这样的,从石头缝里蹦出来我就是这样的,我表达了我的態度。我是一个生活家,我渴望的是生活。   问:《苦鬼》这一首歌唱了十二年,歌词只字未变,你自己是什么感受?   有很多人喜欢《苦鬼》,它是个应景歌曲,当时的社会就是那样。我有这个义务和使命让更多人知道《苦鬼》——我们那个时代是怎么过来的。我写的,就像崔健写的《一无所有》一样,啪嚓全过去了。我希望它过时,但是十二年后,我们中国的社会基本还是《苦鬼》的状態。   问:你自己也写了小说,最喜欢谁的小说?   左小:我最喜欢的作家是吴承恩,他是非常作家,魔幻大师,我现在还喜欢他。小时候看小人书,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太神了,觉得这是真事,后来才知道这是作家写的。我到现在还觉得了不起。   其实,《西游记》也跟今天一样,吴承恩描写一个反动派孙悟空出来,就是爱打抱不平,被镇压在底下,又被发配去取经,实际上就讲这么一个故事。我们今天不也是这样一个事吗?文化人借古讽今,拍大片吶,拍拍唐朝啊、清朝啊皇帝啊那种大片出来,因为当下的拍不了吶。我发现,导演是这个国家最不能当的职业。你只能拍古装片,拍不了今天的事。你像艾未未的《老妈蹄花》拍得多好啊,警匪片吶,那是真打啊。但就是不能拍。   问:你想过移民吗?   左小:我当然要移民了,不移民干嘛啊,我还招標呢,哪个国家需要我去。前段时间,我招標了,我决定移民嘛。我没法活了,因为你吃的东西有问题,都是农药超標,饭店里面用的是地沟油,奶粉里有三聚氰胺,这是曝光的,没曝光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我们没有吃的,不放心。   我们的房子被强拆。我刚盖的房子就要拆,说给我赔钱,我要钱干嘛,金屋银屋不如自家的狗窝,风可进雨可进皇上不可进,自古全世界都是这样的。我给你磕个头,你別拆我的房子。我到了这个岁数,人生一半,我总得为我的孩子想想吧。   问:离开中国会影响你的创作吗?   我的创作不需要依赖环境。我是大师,在哪儿都能创作。不是他们想的非要在哪里才能创作。我每天幸灾乐祸地生活,我写自己的东西出来。我光明磊落,我在太阳最光亮的地方创作。#   (摘自《阳光时务》第四期爱上噪音   黑暗不能驱逐黑暗,阳光可以;愚昧不能驱逐愚昧,时务可以。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出播别脆干妈他你 论评发让不都晚春

CDT 电子报

404 聊天室

谁在帮方方“递刀子”?——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背后的故事

2020年1月23日到4月8日武汉封城,作家方方在此期间写下60篇日记,记录疫情期间的非正常生活。4月8日,《方方日记》英文版在 Amazon 上预售,其翻译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亚洲语言文化学院的白睿文教授(Michael Berry)。在国内,《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出版被认为是“递刀子”,方方及其支持者不仅受到网络暴力,而且有的人还受到行政或是刑事处罚。白睿文教授又遭遇了什么事呢?欢迎来 CDT Clubhouse(@cdtimes)听白睿文教授讲《方方日记》翻译后面的故事。

时间:2月27日(周六)晚上9点(美西时间), 晚上11点(美东时间),2月28日(周日)中午12点(北京时间)。

房间链接请点击此处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编辑及实习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