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普查

德国今天开始人口普查

柏林 德国人口普查工作今天展开。上次的人口普查在 20 多年前。 8 千多万德国居民中将有大约 10% 的人要接受抽查调查和直接询问。此外 1750 万房产主要填写有关的问卷。与此同时,各地区户籍登记处以及联邦劳动局材料中记载的所有公民的特定数据将被搜集到一起。此次人口普查的主要目的是了解在德国生活居民的具体数字。 2012 年将公布初步调查结果。当年的联邦德国(简称西德)上一次举行人口普查的时间是 1987 年,那时曾引发过大规模抗议行动。前东德上一次的人口普查于 1981 年进行。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德国将按照欧盟规定进行人口普查

为什么要进行人口普查 为什么需要在整个欧盟地区进行人口普查呢? 就此问题欧盟统计局局长拉德马赫(Walter Radermacher)回答道: "之所以需要进行人口普查,是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单独地生活在一个乡镇或者一个国家,而是生活在欧盟。既然大家都生活在欧盟地区,在制定政策和作决定时就需要在同样的基础上掌握可以比对的数据。我们不但需要看到芬兰的数据,也需要看到法国,德国等国家的数据,并加以分析和比对。" 对于个人数据保护的担忧 当然并不是所有居民都支持人口普查工作。德国80年代就曾经发生了抵制人口普查工作的抗议活动, 最终致使联邦宪法法院废弃了最初的人口普查问卷。当年的那场争论大大地推动了数据保护工作。虽然今年的普查工作不会遇到当年那么严重的对立,但是绿党欧盟议会议员阿尔布莱希特(Jan Philipp Albrecht)仍然对个人数据能否得到良好保护表示担忧。 "我认为,个人数据的收集以及综合工作,必须严格遵守这样一个原则,即: 数据只能被用于人口普查的目的。在这些数据不再需要时,必须删除。从这个原则出发,我认为此次人口普查计划中还存在着一些纰漏。比如一些数据,甚至包括涉及个人的数据,为了今后进行分析比对,还要求继续保留多年。我认为这样做就违反了数据保护规定。这个问题应该在人口普查开始之前加以纠正。" 然而"纠正"从时间上已经来不及 。欧洲统计局局长拉德马赫表示,即便如此也没有必要过分担心。 "我可以简单地告诉有这方面担心的人,即将开始的人口普查工作会严格遵循个人信息保护原则。我相信,在个人经济状况的横向对比工作中,国家统计部门也会严格遵守数据保护原则。" 对移民具体情况进行调查 德国人口普查问卷的部分问题比欧盟的规定更加细致。比如问卷中有关于移民具体情况的一些问题。拉德马赫认为,这样做很有必要。 "政界当然不能盲目地推行移民融入政策。他们需要知道移民更为详细的情况,比如在哪里工作,受教育的程度,是否独立开业等等。也就是说,为了更好地进行学校规划,更好地推行移民融入社会政策,掌握这些数据是必要的。" 拉德马赫不排除普查数据被滥用的可能。但是他强调说,更为重要的是人口普查以后,政府有关部门能够获得确切的数据,今后将不必再为数据是否准确争论不休了。绿党政治家阿尔布莱希特原则上也不反对收集关于移民个人情况的数据。但是他坚持认为,这些数据应当隐去具体人员的姓名。 "我认为,如果作为具体的个人数据收集就会出现问题。比如这些数据有可能在什么时候被同此事毫不相干的户籍管理处或者财政局存储。因此有必要严格遵守现有的数据保护原则。" 难道人们每天上网留下的数据和信息,不比人口普查对个人数据保护造成的威胁更多吗? 对这样的问题阿尔布莱希特反驳说: "欧洲以及德国公民对人口普查工作以及数据搜集的看法已经发生了改变。如今我们对自己在互联网上,在社交网站,在户籍管理处被搜集个人数据,已经感到没有什么了不起了。现在人们已经不同于80年代,大家对搜集数据已经不再那么敏感。现在人们关心的是,个人数据保护权是否得到了保障。正因为大家觉得这方面还有许多事情做得不够,所以如今还会有人反对和抵制人口普查,对这类做法我能够理解。" 阿尔布莱希特希望,欧洲议会也能够在各个领域起到推动个人信息保护的作用。而且统计工作者可能会在这次人口普查中看到惊人的结果,比如在德国生活的实际人口也许要比有关部门迄今掌握的数据少一百万人。而如果现在掌握的人口统计数据同人口普查的结果相同的话,拉德马赫反而会感到无法理解。他认为,"如果是那样的话,就不需要进行人口普查了 。" 等到欧盟27个成员国的数据全部统计分析完毕,还需要两年时间。今后每隔10年,欧盟范围内将进行一次人口普查。 作者:Chiristoph Hasselbach 编译:敏芬 责编:任琛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中國人口普查暴露老齡化問題嚴重 網民激辯應否繼續一胎化政策

在泛政治化非常嚴重的中國互聯網上,任何議題的討論,最後都有可能演變成不同政治派別之間的群毆。經常能看到一則社會新聞下面,「五毛黨」信誓旦旦地指責「帶路黨」不顧中國國情,而「帶路黨」則理直氣壯地反指「五毛黨」捏造國情。而這裏面,最主要的國情往往是指中國的人口數量。 四月二十八日,等待良久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正式發布,任何討論中國問題的人,大概都不能忽略這些數據。顯然,到目前為止,中國依然穩坐全球人口第一大國的「寶座」,但今年的數據也顯示,中國的人口已出現了不同預期的新變化。人口總量十三億四千萬,低於預期;而老齡化程度則高於預期,六十歲以上人口達到百分之十三點二六;城鎮化程度也高於預期,達到百分之四十九點六八…… 四月二十八日,等待良久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正式發布,任何討論中國問題的人,大概都不能忽略這些數據。顯然,到目前為止,中國依然穩坐全球人口第一大國的「寶座」,但今年的數據也顯示,中國的人口已出現了不同預期的新變化。人口總量十三億四千萬,低於預期;而老齡化程度則高於預期,六十歲以上人口達到百分之十三點二六;城鎮化程度也高於預期,達到百分之四十九點六八……

阅读更多

英伦随笔:人口普查惹人烦?

苏平 BBC中文网 英国人口普查十年一度. 不久前,伦敦华人社团活跃人士乘坐红色双层大巴,前往华人聚集地解释人口普查的重要性,呼吁华人不要沉默。 周末晚,没有赏心的电视节目,泡上茶,开始填表。 进入三月,家家户户都收到了普查表。英国每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定在3月27日。 说是表,更像一本书。A4大小总计32页,职业、教育程度、就业现状、雇主是谁、健康情况、宗教信仰、婚姻状况、是同性婚还是异性婚、会不会说英文、英文程度怎么样、什么时候来的英国、拿哪国护照、有几间卧室?锅炉是烧煤气吗?需不需要照顾老人?怎么去上班?……面面俱到。 想想对门三代同堂七口人,每个人都要回答满满四页的问题,很是同情。冗长乏味,硬着头皮也要填。不填,可能被罚款1000英镑! 但是,并非所有的英国人都象我一样“俯首帖耳”。人口普查从诞生之日起就带上了一顶扰民、侵犯隐私的帽子,迄今也没“平反”。 帮助敌人摸清家底? 1798年,起草英国《人口普查法案》的约翰·利克曼列出了普查的12大原因,第一条就是,对国家有详尽的了解,才能为立法、政策提供合理的依据。这成了历届英国政府继续搞普查的理由。负责此次普查的国家统计署说,普查数据将成为公共拨款,包括教育、医疗服务、房屋建设、公交设施等的依据。 这和中国政府去年提出的“人口普查是一项重大的国情国力调查”、“人口普查十年一度、科学发展心中有数”等口号有异曲同工之处。 但是,许多中国人也质疑这是“人口普查”还是“家产调查”?据说,普查表上人们最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包括房子、超生、职业。 超生,在英国倒不是问题,但是,房子和职业在许多英国人看来也属于私人问题,性取向、信仰等更被划入隐私范畴。 自古至今,也有英国人从来就不买普查这本账。1753年议会辩论普查时,持反对意见的议员提出,一,这可能会帮助敌人摸清我们的家底;二,政府可能会利用普查结果调动人口。 换句话说,从一开始,人们的担心就集中在安全和隐私两个方面:政府要拿普查结果干什么?数据落到了坏人手里怎么办? 当年,纽卡斯尔的议员甚至警告,大卫王要统计以色列人口,上帝大怒,降下瘟疫,七万以色列人丧命! 你想知道我挣多少钱吗?你想知道我早餐吃什么吗?你想知道我寿命可能多长吗? 1841年一位英国人在人口普查表上的加注。 你想知道我早餐吃的什么? 现在,人们不再害怕普查会招来上帝的惩罚,也不再担心外国政府搞清英国人口,但普查仍然没有摘掉侵犯隐私的帽子。 1841年,一位姓金的英国人用铅笔在普查表上加了几句注,“你想知道我挣多少钱吗?你想知道我早餐吃什么吗?你想知道我寿命可能多长吗”?言辞间满是不满和讽刺。 过去一、二十年来,随着闭路电视等“老大哥”手段越来越普及,人们对受监视更敏感。呼吁取消身份证的NO2ID压力组织的负责人不久前说,政府“不需要、不应该搜集、也无法保护”普查数据。 具体到今年的普查,“老大哥监视”组织则说,点人头没错,但是,“任何一个其他自由国家都没有要求国民提供如此详细的个人信息”。 你能保证我说真话吗? 另外也有批评人士认为,普查的结果不见得可靠。 中国人口普查时,有人算过一笔账。从一数到十四亿,一个人要用一百年才能数完。中国动员了六百万普查员,英国可没有这么强大的人力。 星球大战中的武士也成了宗教信仰。 普查,被英国批评人士指责是放“马后炮”。等数据搜集上来、加工完了,人可能早搬走了。2001年普查,90万40岁以下的男人“漏网”,从来没人给出可信的解释。 再套用中国人口普查时的一句口号“人口普查利万家,提供信息靠大家”。在英国,填表是强制,但是,怎么填全靠自觉。 上次普查中有一个自愿回答的问题----宗教信仰。网上发起一项运动,声称如果有足够的人表示自己信奉《星球大战》的杰迪武士(Jedi Knight),官方就必须承认这也是一个宗教流派。结果,39万英国人填表称“杰迪武士”是心中的上帝,“杰迪武士教”排进了当年英国前五大宗教信仰行列。 今年,“脸谱”上有人呼吁,崇尚重金属音乐也应该算宗教,迄今已经吸引了三万多名支持者。 这会是最后一次普查吗? 早些年,普查表上的问题还得罪过女人。她们痛恨公开年龄,还要被记录在案,永远不能赖账!1911年的普查曾导致女权分子的抵制,她们说,当局既然登记女性、必须赋予女性投票权。 近些年,人口普查的问题也曾引发那些宗教信仰、种族背景等没有被包括进去的社区的不满。 这些问题,摆在普查的命运前面,显得像是小菜一盘。 现在联合政府中的保守党在野时曾经批评普查成本太高、“扰民、不合适”,上台后想取消却来不及了,但表示今后必将考虑采用“更快、更好、更频繁、更廉价”的方式收集人口信息。 那么,这次普查会不会成为英国最后一次呢? 统计学家和人口学家认为,从技术上看,人口普查很难被取代;而且,没有人能够保证新的调查方式不会被指责侵犯隐私、数据绝对安全。 2001年,大约有300万英国家庭没有参加普查,只有38人被罚款。这次,连“当官儿的”都想过取缔普查,会不会进一步影响人们填表的积极性呢? (苏平 2011年3月23日 伦敦)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