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余杰 | 中國進入美麗島時代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是中國的“黑色星期五”——我指的不是七月以來中國的股市災難,對此我一點也不關心......我指的是短短兩天之間中國安全部門對數十名人權律師和人權活動人士的綁架和抓捕行動。儘管今天中共用封鎖若干社交媒體的方式讓他們的名字不能廣為人知,但我深深地相信,在歷史的天平上,這幾十個人比兩億股民更重——他們是一群中國最優秀的公民,他們是中國起死回生的希望。

Read More

陳文敏 – 太荒唐了!

明報    2013 年 1 月 2 日 在除夕前氣溫驟降,走在街上,寒風凜冽,令人感到寒冬已至。大除夕夜,維港兩岸的璀璨燈火迎來 2013 年。香港的除夕燈火被列為全球最佳除夕燈火匯演,這是港人值得驕傲的,也再一次印證香港人的創意。 自己素來沒興趣湊熱鬧,尤其是在人多擠迫的環境。除夕夜在家隨手翻看一些舊報紙,當中一段新聞一直令我困擾不安。「太荒唐了!」——這是新聞的標題,也是劉霞令人震撼的控訴。劉曉波因為撰寫《零八憲章》而下獄,諾貝爾和平獎未能給他帶來自由,而妻子劉霞亦遭軟禁,除了一星期兩次探望家人外,基本上與外界隔絕,家門前長期有公安守候,而這已經維持了兩年! 太荒唐了!劉霞究竟干犯何罪而須受軟禁?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擁有核武和太空技術,但莽莽神州,竟容不下一名弱質女子?她唯一的「錯」是她的丈夫提出了改革和拿到了諾貝爾和平獎,這在很多國家均屬榮譽,在中國卻要換上自由與尊嚴。 這是甚麼國度?這是甚麼法治? 除了荒唐以外,我們還有何言以對? 有人說,要發展經濟便得犧牲自由人權,我不明白,發展經濟與軟禁一名弱質女子有何相干?以言入罪又如何幫助經濟發展?發展經濟為何不能有公平審訊?經濟要發展到甚麼地步才可開始尊重人權自由?如果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還不夠容下一名沒犯任何罪行的女子,這個國家的法治還有甚麼希望? 領導人多番強調要推行法治,要以法治國,每次提到法治便會搬出過往四十年訂立了多少部法例,但被問到實際運作與執行時,又會說中國法治歷時尚短,問題複雜云云。這些推搪,與軟禁劉霞又有何關係?維穩,其實就是打壓異己,要打壓異己,是因為政權交接,內鬥劇烈,最終還是政治封閉使然。沒有政治改革,貪污仍會不絕,人權自由也始終只會是一種施與。 張文光 - 此恨綿綿 明報    2013 年 1 月 2 日 除夕,一家人吃年夜飯。 忽然,電視看到劉霞,被好友擁抱着,悲喜交集。 那是美聯社突破封鎖,訪問劉霞之後。一眾好友,在劉曉波的生日,再來一次闖關。 黑色的冷帽,灰色的外衣,劉霞樸素得像修行者。 細看一身灰衣,像極年前與劉曉波合照的那件衣裳。當時,劉曉波從後擁抱着她,背景是一排書架。 那是兩人最幸福的時光,躲進小樓,讀書寫畫,不管冬夏與春秋。 但劉曉波忘不了六四,像帶着罪疚的倖存者,要用餘下的光陰,為六四亡魂奔波。 他寫下了《零八憲章》,本來也不是驚世思想,但他卻串連海內外的知識分子,聯署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 他的行動,讓中國政府想起,捷克哈維爾的《七七憲章》,想起東歐的顏色革命,連柏林圍牆也推倒的日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何況人心中流播的思想? 劉曉波很快便被監禁 11 年,但很快又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 當世界渴望劉曉波獲得自由時,中國反而將劉霞軟禁起來。他們不單要監禁劉曉波,還要禁錮劉霞接觸世界,透露劉曉波的任何信息。 這樣絕情的事,只有中國政府做得到。 於是,劉曉波坐牢,劉霞也坐牢,天長地久,此恨綿綿。 劉曉波在錦州監獄,人們插翅也飛不進去。但劉霞住在北京,記者也好,老友也好,伺機闖進劉霞的家,給她溫暖的擁抱,帶來各地的關切和祝福。 像胡佳的朋友們,用盡千方百計,只闖關 3 分鐘,讓世界看到劉霞的悲苦與淚光。 事後,胡佳說:「看到她,感覺她很虛弱,走路就像一個老太婆,眼睛裏全都是絕望和恐懼。」 一個喜歡寫詩、攝影和繪畫的揚眉女子,竟被軟禁成為「絕望和恐懼」的老太婆。 中國,就是這樣令人痛心,它強大而無恥,它富裕而醜陋,它完全蔑視人類的文明價值,卻說自己是泱泱的大國崛起。 中國,欺壓異見者已司空見慣,挑戰着人類良心的底線。 就像今夜,一年將盡,原是家家團聚的日子。然而,劉霞仍要忍受惡霸政府的欺凌與軟禁,劉曉波仍在獄中渡過漫漫長夜。 人們怎能麻木與沉默呢? 即使文字是怎樣無力,也要寫下微不足道的聲援,為劉曉波,也為劉霞。 張文光   [email protected] 相關報道: 好友衝破攔阻探劉霞 胡佳:她已經要絕望了 劉霞:我活在荒唐的國度

Read More

吳志森 – 每天愛國多一些

明報     2012 年 7 月 23 日 Vic:如果我們相信思想自由是基本人權,我們憑什麼要求人民愛國?愛是情感,可以強求嗎?國家壓力之下的愛,你相信嗎?如 陳雲所言 :「國家的憲法和政治符合仁義和真善美,就根本無需推行愛國教育,大家都會捍衛憲法,捍衛我們的社會。」 退一萬步講,真要講愛國,大賣國賊中國共產黨有什麼資格?正宗共產黨信奉國際主義,中共當年正是蘇聯扶植的暴力奪權政黨。今天的中共信仰破產,領導人子孫後代絕大多數送往西方民主國家當洋人,搜括的民脂民膏也千方百計轉移至海外,你見過這樣的愛國者嗎? ------------ 要評核學生的學科成績,一般學校會用考試,但要評核他們今天愛國了,明天是否依然愛國?或者每天是否愛國多一些?有沒有辦法呢? 當然有辦法,答案是由同學互評,由老師和家長來打分。教育局可能還嫌這樣的方法不夠具體,不夠客觀和科學,於是引入了一套西方先進國家的問卷評核方法。凡來自西方,又是先進國家的,香港人自然比較容易受落。但教育局卻有意地「學一啲唔學一啲」,人權民主多黨制的問題幾乎全部抽起,專攻國民身分認同。 評核方法,是透過問卷調查,理解學生的愛國程度。問甚麼呢?學生有四項選擇:毫不同意、不太同意、相當同意、極之同意。問題如下: .即使人民認為國家所做的不對,他們也應該支持國家 . 為了保障中國的就業情況,我們應該購買中國的產品 . 公民應當願意為國家獻出生命 . 儘管祖國有優點和缺點,但我總會支持祖國 . 人民有熱愛祖國的義務 . 當我看見國旗在奧運會上飄揚時我會很高興 「你有多愛國?」能否用問卷調查問出來?例如問:「國家所做不對,也應該支持國家」,已經是嚴重誤導,「國家」的定義是甚麼?「國家」和「政府」有甚麼分別?「政府」是否就等同於「國家」?又例如「支持祖國」、「熱愛祖國」的意思又是甚麼?這等於「支持政府」、「熱愛政府」嗎? 以上問題,在西方先進文明的國家是永遠不用問的,因為人家小學生都不會將政府與國家混淆。但在一黨專政,共產黨永遠執政的中國,這個問題就必須搞清楚。 這些問題是否有引導性?是否偏頗?又或毫無意義,又或這種問法相當白癡,完全不符合現代文明社會的需要,先撇開這些高層次的要求不談。我的疑問是,問卷想達到甚麼目的?這樣問,就能評估學生的「愛國程度」嗎?問卷調查得到的資料,又會怎樣應用?如何處理? 根據問卷調查,如果貴校的得分低於全港平均水平,那就糟糕了,表示貴校的國民教育未到位,學生對國家的態度不夠正面,老師還未夠努力,愛國教育的點子還未夠多,要全校總動員,想方設法,訂立指標,把學生的整體愛國水平拉上去。

Read More

呂秉權 – 慎防國民教育中的三聚氰胺

星期日生活    2012年7月22日 【明報專訊】在內地地溝油「吃了不知」到「知了亦迫着吃」的年代,作為一對兩歲大兒子和兩個月大女兒的父親,筆者和廣大父母一樣,寧可自己中招亦不忍讓子女受到問題食品遺害,想方設法保護他們的身體免受慢性中毒。 故此,生了孩子後,我們一家便比以前更着重食物安全,改變了以往一些飲食習慣。例如:不用國產食油、飲東江水要裝濾水器、可以的話盡量吃本地有機菜和嘉美雞,以及吃蘋果不挑國產等等(因很多國產蘋果都用農藥袋套包栽種)。 令人失望的是,最近發現一隻港人甚有感情的兒童紙包豆奶和連鎖餅店出品的「瑞士卷」均搬往內地生產,很多人遂停止購買。 內地食品不時被揭發含有有害物質,有些像毒奶粉中的三聚氰胺一樣,是故意添加的;有些則受環境污染或是農藥殘留,屬必然的惡,避無可避。 對孩子們的健康,家長尚且如此操心,對子女們的價值觀、認知和思想,萬一有意無意的被誤導,家長們又何嘗不擔憂和着緊? 政府用納稅人公帑資助的《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形容中國共產黨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這樣的提法有如在牛奶中加入三聚氰胺,在檢測時能過關斬將騙過儀器,虛高蛋白質含量,兒童飲用後確有飽肚之感,但頭部會無故水腫變成「大頭娃娃」,腎石亦慢慢暗結。〔 Vic:三聚氰胺奶粉的直接受害者是「結石寶寶」,與 「大頭娃娃」不同。後 者2004年曝光,比三聚氰胺早四年。奶粉造成「大頭娃娃」,是因為蛋白質含量嚴重不足,令嬰兒營養不良。加入會造成嚴重腎結石的三聚氰胺,正是為了令奶粉的蛋白質含量在檢測中過關。中國人向來靈活變通,非常聰明。 相關報導連結 〕 《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對中共的偏頗描繪,虛高了中共的正面形象和認受性,在天真無邪和未懂世事的學童心裏騙取得分,為中共在「蛋白質」測試中贏得認受。但只要學子們拿這些論述,問一問中國普羅百姓是否如此,他們定會瞪眼看着你是不是有腦水腫。 執政集團「無私」貪腐 在「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的講法中,單說「無私」這點已站不住腳。 據人民銀行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的報告指出,截至2008年,內地已有過萬名貪官、黨員非法轉移8000億黨產、公款到海外。此數還未計入受包容傾掂數而未入帳的數字、2008年至今的新進帳,以及各級「父母官」在國內私吞而未曝光的「無私」貪腐。這條總數肯定會比神九、天宮「交會對接」更天文的天文數字。 再者,中國各大利益集團及皇親國戚,「無私地」分贓包攬了各油水肥肉領域,坐食金融、科技、電訊、電力、石油等行業,「執錢為民」。中共高層研究專家林和立,早前的評論亦再提到「薄熙來或習近平的親屬都把超過數十億人民幣家財大部分轉移到國外,而且中共泰半高幹的兒女亦已取得西方國家的居留權。」而筆者再提的是,一些中共明日之星,妻兒亦出國「走出去」,「裸官」得只裸剩塊枯葉「擋中央」。究竟這個執政集團的「無私」,「無」在哪條「毛」? 「中國毛色」:「以黨為先」 要談「中國模式」,我們應先了解「中國毛色」是什麼顏色。 「中國毛色」是紅色的,特性是「以黨為先」。在黨國體制下,黨的利益往往優於國家和人民利益。 先談中共文宣中對中央領導人的職稱,它是嚴格奉行「黨、政、軍」的次序,黨職永遠行先,例如: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 至於國家利益是否高於黨的利益?非也。 國務委員戴秉國,在2010年的《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一文中指出,國家的第一核心利益是共產黨領導,第二核心利益才是領土完整,第三核心利益為經濟可持續發展。由此可見,黨的絕對執政等同國家第一核心利益,凌駕國家領土完整,高於經濟發展。 在法律方面,法律又是否高於黨?亦非也。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2007年在全國政法工作會議上,對全國政法委書記、大法官和大檢察官提出著名的「三個至上」,依次是:始終堅持「黨的事業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和憲法法律至上」。在法律工作上,黨的事業凌駕人民利益,憲法和法律竟然被擠至最後,這是何等荒唐的「法治國家」!《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為何不討論「黨」大還是「法」大?為何不談政法委書記這個以黨壓法的怪胎? 另外,每逢中共高官被揭發違法亂紀,如薄熙來、陳良宇、劉志軍等大案,他們首先是接受經年的黨紀調查和處分,其後才移交司法機關,黨紀終究凌駕國法。國民教育可探討為何如此。 另一方面,談到中共的「團結」,未知負責編寫教材的專家學者,為何不參考新華社前高級記者楊繼繩的著名作品《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莫非書內所寫的鬥爭很團結、很和諧?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去年6月曾經說過:「內地國民教育內容不能照搬到香港,要適應香港的需要」。《國情專題教學手冊》中有關「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的講法,極可能不符合王光亞的要求,擦鞋擦出禍,給中央幫倒忙。 文字上的中國、《新聞聯播》內的中國,實際民情的中國和網絡世界裏的中國,這些「中國」的表述有時是互相補充,但更多時候是彼此對立和否定,撕裂着人們對真實中國的認知。這些撕裂反映在李旺陽離奇死亡事件上,反映在上月天津大火的死亡人數上,反映在去年溫州動車追撞事故的處理手法等等。 作為一對年幼子女的父親,筆者一直躊躇,未來如何幫助他們了解一個真實的中國。 出入天堂與地獄 遊走中國大陸,採訪時政、人權和民生,筆者經常出入天堂與地獄,見證國富與民窮,反差之大,盡在這個「第一世界」與「第三世界」並存的國度。 這時剛採訪國家領導人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外賓,那時即要追蹤上訪者在黑監獄被強姦;此刻採訪解放軍三軍儀仗隊威武列陣風采過人,轉眼就要跟進報道核試軍人患癌、生畸胎禍延下一代的專題;早上採訪「七一」黨慶黨員集體宣誓,下午就拍攝黨官對京郊老人院截水截電;今天與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企業富豪並坐複式辦公室的樓梯扮親民,明天就和「有汗出無糧出」的外省民工一起瞓街跟進討薪。 在這國度,我們既有國家領導人口中的中國,亦有窮苦百姓所經歷的中國。前者吃着上乘的特供產品,後者吃着既能維持生命又令人短命的各類有害食品。 在這國度,我們既有「中國人權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宣稱,也有李旺陽、陳光誠、劉曉波、譚作人等人權災難及株連事件。 作為家長,筆者希望他日能帶子女回內地多走一走,認識真實的中國。不是參加官辦交流團,而是到農村鄉間和城市小巷,多與老百姓傾談和拜訪,探訪上訪者,聽他們說出真實的民情與國情。 「看看你們沒有準備的地方」 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下鄉視察,經常臨時改變行程「攻其不備」,了解基層真實情况,最常說的話是「看看你們沒有準備的地方」。總理溫家寶亦深受其影響,不相信預先安排好的官樣文章有什麼好看,在農村調研中時有「假身動作」刺探民情。 跟隨最懂落區的領導人的落區心得,參加了國民教育交流團的同學們,你們應該知道怎麼做。真實的中國,絕對不在這本《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內和交流團的官式行程中。 近日,西藏自治區書記陳全國,到藏區學校宣揚愛國教育,叮囑校方要引導學生「從小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另外,藏區又推行了「偉人像」入藏廟大行動,從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到胡錦濤四代偉人,與國旗齊齊進廟受人景仰,至今「偉人像」和國旗已經發出超過一百萬幅。 香港的國民教育,相信遠遠不會發展如此。但在胡錦濤、習近平和王光亞等領導人和官員對特區政府的多番催促下,特區政府只會急字當頭,不知方寸,否則不會發生吳克儉秘密訪京,向京官匯報特區政府的國民教育推行進度。 在又急又亂的情况下,國民教育教材很難保證不會有意無意被添加三聚氰胺,家長們如何能容忍子女的思想「被喝毒奶粉」? 文/ 呂秉權 編輯 蔡曉彤

Read More

古德明 – 最好的都給了孩子

香港蘋果日報    2012年7月14日 中共乳製品工業協會理事長宋昆岡最近發表報告說:「目前國產乳製品,質素是歷來最好的,消費者可以安心。」他是說二零零八年三聚氰胺奶粉之後的乳類國產,結論絕對不容置喙。 例如上月中,伊利牌奶粉被發現含大量水銀,消息才傳出,各地記者新聞稿還未擬就,已收到宣傳部「不得報道」的禁令,保障了中共奶粉的信譽,百姓不妨繼續安心吃。 又如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江西撫州一名四個月大男嬰,吃中共奶粉才幾個月,雙乳已如少女般發育,還可以擠出奶汁。看來,這些奶粉除了可以吃出頭腦腫脹嬰兒、腎病尿血嬰兒,還可吃出聳乳男嬰。至於其他特效,禁令之下,暫時不得而知。 舊中國也有男人出乳故事:唐朝元德秀家貧,其姪兒還在襁褓之中,母親就去世,沒有乳母,元德秀於是「自乳之,數日湩流(過了幾天,流出乳汁)」,到姪兒能吃稀粥,然後斷乳(《新唐書》卷一九四)。這故事有道德而無科學根據,不足深信;新中國男嬰出乳,則有科學而無道德根據,完全符合今天國情。 而中共除了所產乳製品歷來最好,所行一黨專政制度,古今中外更是無以尚之。請看香港教育局出錢編寫的國情教育手冊:「中國奉行社會主義,執政集團進步、無私、團結,任人唯賢,以民為本;美國實行兩黨政治,結果民主、共和兩黨惡鬥,人民當災。」這樣的教材,可以算是小孩子精神上的奶粉,由中共特製,質素當然也是「歷來最好的」。 中共一黨專政的特色,見於他們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最近彭博通訊社根據一點蛛絲馬迹,查到習近平幾個近親共有至少三十億元人民幣資產。只是調查結果一公布,彭博網站在新中國就遭封鎖。 同時,習近平的大姊橋橋卜居加拿大,二姊安安、弟弟遠平卜居澳洲,女兒明澤則身寄美國,據說已領得綠卡。這一切,當然沒有什麼奇怪,中共高級幹部十九都是這樣,證明新中國執政集團愛財聚財,不分彼此,是為無私; 讐民防民,和衷共濟,是為團結;而團結無私之餘,競相安排去國,以備不時之需,是為進步。 唐朝那位元德秀,做官之後,「所得奉祿,悉衣食人之孤遺者(俸祿都用來養育民間孤兒)」,死時家無餘財,「惟枕履簞瓢而已」。和新中國相比,舊中國政治制度實在落後得太多了。 中共治下,中國孩子沒有元德秀那樣的官員照拂,卻有歷來最好的奶粉,古今中外最好的政治,更有最好的鹿馬牌教育。請問我們下一代還能要求什麼。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