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性

All

Latest

一只烟斗 | 凛冬来临 我们各自珍重

一天,当我正埋头手中的事务时,来了一个作者,年级大约在60岁上下,操着一口浓重的河南口音。他怯怯生生地从我的办公室门口探进来问道:“不知道能不能打扰一下。”...

宋志标:不要让新闻成了民众的迷宫

但是在今天这个阶段,权威的获得不是靠良心,而是来自于权力的赋予。所以,这就造成了一幅奇特的景象:央媒在收获臃肿的权威外套,无论它看上去有多么滑稽;曾经的市场化媒体、如今的媒体破落户则在技术洪流中声嘶力竭地声张着“主流”。 在劫掠权威的另一面,是对民众的态度,夹杂着急切占有与轻率蔑视这两种矛盾的情绪。民众被看做是“哑巴”,听凭摆布,是无辜者,新闻界变态地将其选择为猎物,并且对这种牺牲品情有独钟——无论是政治计划,还是创业变形记,都描绘了各自的猎物特性。 专业主义与服务党性人民性,如此差异巨大的两个面向,正在被当前的新闻界着意地混为一谈。这让中国的媒体业表现出显著的精神病症:它们如此偏执地仇视真相,又像多疑症患者不信任到手的欺骗成果。新闻界通过效忠治愈了受迫害妄想,随后陷入了极端病变。

凤凰新闻|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首次公开发表

今天,这里群英荟萃、少长咸集,既有德高望重的老作家、老艺术家,也有崭露头角的文艺新秀,有些同志过去就很熟悉,有些是初次见面。见到大家很高兴。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长期以来,广大文艺工作者致力于文艺创作、表演、研究、传播,在各自领域辛勤耕耘、服务人民,取得了显著成绩,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我国文艺园地百花竞放、硕果累累,呈现出繁荣发展的生动景象。借此机会,我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向全国文艺工作者致以诚挚的问候!

李湘鲁:回忆我给紫阳当秘书的经历

1980年7月,我去紫阳同志处报到,开始担任他的秘书。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1979年这一年,有些像是改革开放的序幕,1980年则是正剧上演。当年2月召开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胡耀邦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总书记;紫阳同志亦当选政治局常委,不久被任命为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从四川调入北京,9月任总理;万里也从安徽回到北京,任国务院副总理,后继任常务副总理。八十年代改革的三位主角,进入了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

李湘鲁:回忆我给紫阳当秘书的经历

1980年7月,我去紫阳同志处报到,开始担任他的秘书。 十 一届三中全会后,1979年这一年,有些像是改革开放的序幕,1980年则是正剧上演。当年2月召开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胡耀邦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总书 记;紫阳同志亦当选政治局常委,不久被任命为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从四川调入北京,9月任总理;万里也从安徽回到北京,任国务院副总 理,后继任常务副总理。八十年代改革的三位主角,进入了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

东网 |吴戈:毛主席的战略不是这样的

最近中国的政治生态有点戏剧化。左派为李讷回韶山欢呼“公主尚在,国贼安敢造次”,却忘了前不久,闻名遐迩的“学习粉丝团”自曝乃习近平独女亲自操办。除继续披露今上最新行踪和思想外,昨天这个微博号居然独家揭露刚刚发生大火的漳州PX项目为一因经济犯罪被台湾通缉的商人经营,直接参与突发事件舆情引导。如火如荼的反腐由于正待消化周永康这条巨鳄,连刚刚吞下一半的郭伯雄也暂时退后。然而定期打虎也事关维持公众高兴奋度和拥戴率,结果突然传出的海军司令吴胜利被查消息,竟无人感觉意外,因为即使事后辟谣,按以往打虎经验也完全可能只是政治斗争拉锯而已。不过军方媒体顾不了这个,在积极为吴将军辟谣,开展“军队网络维权”的同时,他们又想起“某些势力”的旧恨新仇,直陈“对相关个人伤害很深”。可是,调查又并未能挖出那位造谣的湖南网民背后的敌对后台,在拘留之外甚至没有从“损害军队形象,离间军民血肉联系,妄图动摇党的……基石”的高度批判他。虽然军方强调军队应有“网络威严”,提出“违法炒作涉军负面信息”的怪异罪名,但在“恶意抹黑和造谣诋毁”之外,“合法揭露”涉军负面信息,“正常批评监督”的渠道是否又畅通?这显然是视维护军队光荣形象为己任的宣传干事们不敢触及的了。令人吃惊的是,军队还远不算敏感,监督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被嫖娼”事件的背后,竟然是公众长期连办公地点都找不到的中国政治警察——国保。仅仅因为公民监督公车即被特务构陷,动用司法力量打击报复,此事诱发了民间积压已久的广泛义愤。加之此事不涉民主、人权、民族、女权等敏感领域,这种义愤得到空前直接和强烈地表达。同样令人疑惑的是,官方高层对这种下层胡作非为引发的蝴蝶效应竟然迄今以沉默应对。有网友云:你国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危机公关,危机频繁涌起,群众关注不及。果然,央视娱乐节目主持人毕福剑私人酒桌上调侃样板戏唱段,不料被同桌的中国某毛左旗手的骨干偷录举报,最新进展是毛左动用新近占领的中国青年网等平台,要求毕福剑向全国人民道歉。有趣的是,毛左以“没有毛泽东没有共产党”论证毕福剑“贬毛即反党”似乎也底气不足,“违背基本人性”更说不通,遂更多地从两个角度搅浑水:既然对共产党不满,却又投身“英雄们的事业”;拥有政府雇员和中共党员身份,理应受监督。其实,毕的确靠央视娱乐节目获得高收入,但央视因党办垄断背景取得商业成功(所谓“英雄们的事业”)却与他无关。如果公私资本在电视业公平竞争,他跟共产党屁关系没有,或许也能挣钱;以央视的体制,毕不是公务员;党员身份,只需看看共产党当前对公开退党者的种种歧视和压制便可知其意义;所谓的监督,当然不包括监视私人生活和言论;至于道歉,毛在历史上的种种劣迹道歉了吗?或许还因为一点自知之明,另一个毛左投机者承认“骂毛、调侃人民军队,在一个小环境中形成了政治正确”,并转而对当今时代愤世嫉俗,因为那些“代表上流阶层的权贵”也对毕的言论“报以掌声”,体现了十足的“反人民性”。可见,毛左也非常清楚,必须抓住人民、人性、公正、法治等时髦政治焦点。只是,“骂毛”与这些焦点之间的关系,恐怕远不如区伯针对的“公车私用”密切。动员力不足,毛左又将自己沉到民间,学着右派的样,嘲讽起当朝宣传系统来,全然忘了自己近年还是夺占了好几个重量级的官方宣传平台。而面临左右夹击的当朝,试图集毛、邓,或许外加普京、李光耀光环于一身,在两个“三十年”中间左右逢源的梦想究竟还能否实现,似乎更加棘手起来。

徐达内 | 媒体札记:另一个毕福剑

成名多年的央视主持人毕福剑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昨日会以如此猝不及防的方式被曝光且被热议。 先看看那段视频吧。昨日,一则录制于宴席间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被大量转发,只见,脸泛红光的老毕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对着在座的与会者,以边唱边评的方式,重新演绎了一遍京剧智取威虎山的中选段《我们是工农子弟兵》。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MH76LtZEWA[/youtube] 一分余钟的说唱,迅速被整理成文:...

高尔泰在美国国会的演讲:从敦煌经变画说起

  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来这里讲演。谢谢贵馆邀请,谢谢大家来听。我离开敦煌,已经四十多年,那里有什么新发现新成果,无暇顾及。这次来,原本是想谈谈阅读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些心得。按要求加上敦煌部分,时空跨度很大,只能把一些小点,连成一条细线,结合起来说说,就算是漫谈吧,请大家批评指教。...

陈行之: 人类有一条不能被洞穿的底线

从隐忍妥协到以死相搏的距离如此之近,中间只隔了一条线,这条线就是对善恶、美丑、真假的判断标准以及由此划出的底线,用伯林的话说,是人类安全的“绝对屏障”,它是不能被洞穿的。 1 人与畜生的主要区别并不是长相,而是价值系统。 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是以精神成长作为标志脱离动物界的,这意味着除了肉体的存在之外,人还有一种精神的存在,确定人的特征以及人的意义的,很大程度上是后者而不是前者。...

【异闻观止】人民日报 | 坚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

坚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 —— 四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8·19重要讲话精神 党性和人民性的关系,是意识形态领域关乎舆论导向的重大问题,只有处理好二者的关系,宣传思想工作者才能明确方向、站稳立场。“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重申了坚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原则,为宣传思想工作在新的历史时期、在新的舆论格局中更好地体现党的主张、更好地反映人民心声指明了方向。...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