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All

Latest

人物 | 在成都街头遇见何伟

何伟总是选择在历史悠久的国家居住,中国,或者埃及。和每个现代人一样,他知道时间犹如直线,滚滚向前,同时,时间是轮回,关乎太阳的运转,季节的流逝,尼罗河上每年到来的洪水,也关乎他在27岁来到中国,又在23年后回来,就像那个曾经笨笨的陌生人。

人物 | 卧底北京四家幼儿园

两年前,我在一家报纸实习时,进北京4家幼儿园「卧底」当过幼师。其中有「黑幼儿园」和收费较贵的私立园,也有公立一类园,前后加起来1个多月。...

人物 | 偷渡客在美杀人事件

文 | 蒋贺子 编辑 | 赵涵漠 2013年10月,纽约布鲁克林发生了一起让纽约和华人社区都极为震惊的五口杀人案。偷渡到美国,借住在表哥家的25岁打工仔陈闽东杀害了表嫂和她的4个孩子,被判125年至无期徒刑。 自打偷渡到美国,陈闽东就活在孤岛之中。在失去拿到绿卡的希望后,他残忍地埋葬了自己和被害者一家的美国梦。 监狱...

雾满拦江:谁毁灭了中国人的爱与婚姻?

(01) 最早看透中国人性变迁的人,不是孔子,而是和他同时代的一个人物。 他叫邓析,郑国人,他比孔子大4岁。 他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律师。他替人打官司,开价低到不象话,大案子要件衣服,小案子要件短衫,几乎是纯义务辨护,绝对的高风亮节。 郑国发大水了,有个人被淹死,尸体被河边的人捞到。死者的儿子哭着去要尸体,可是捞尸者说:哎呀我的娃,这可是你亲爹呀,你得拿多多的钱来赎回去,钱少了就甭想再见到你爹。 死者儿子不想出太多的钱,就拿了件破衣服,去找邓析咨询。...

王思想家 | 王晶成龙:说话总比哑巴好

王晶成龙:说话总比哑巴好 10月15日微博两大热点均在文艺圈。一是习近平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二是香港几个艺人因政治立场对立而在网上宣布决裂。 习近平的座谈会,知名艺人云集,但引起争论的,却是一个叫周小平的和一个叫花千芳的。没听说过的俩人,不好评价。我常常想起郭沫若、康生、姚文元,这三个人至少是有一些文字功底的。哪怕是当今名声不好的余秋雨和于丹,也是稍有水平的。如果沦落到廖化为先锋,不知是蜀中的可怜,还是廖化的可怜。 香港的事情更热闹。导演王晶突然宣布因政治观点不同而与黄秋生、杜汶泽、何韵诗断交,称那三人的联络方式将会在他手机及电脑中删除。要知道,王晶只是一个三级片导演,一个著名的烂片导演,此次高调介入政治,令许多人甚感意外。大家不由地想到成龙。这两年,成龙在大陆的名声一落千丈,也是因为其政治观点。 王晶与成龙有明显的不同。成龙属于无知,说出来的话缺乏常识,比如他说“中国人是需要被管的”,这属于脑残言论,活该被万人痛骂。而王晶,他支持占中,或者支持反占中,那都是他个人的权利;他宣布与某人决裂,也是他的权利,至于像小孩“不跟你玩了”一样去公开宣布删除对方电话,尽管幼稚,仍是他的权利。有人宣布从此抵制王晶的片子,也是个人的权利。 被众人斥责后,王晶恼怒,口喷脏话,那是他教养太差。我们对其不能要求太高。对一个三级骗导演要求太高是不合适的。 相对来说,我更喜欢黄秋生、杜汶泽、何韵诗三人对王晶的回复。黄秋生称“小事”,杜汶泽称“随便”,何韵诗回复说“我们完全没用私交,你哪来我电话号码?”。尤其是黄秋生的回应:“晶哥,多謝你这么多年这么关照我,想不到你还有我的电话,连我取消了十年的电邮都有,我真是好感动,我这么多年都没有你的电话,好惭愧。在最后的时刻,跟你说声对不起,祝你一路顺风!” 有人说黄秋生也演过三级片,我觉得那完全没有关系,就跟王晶导演过三级片一样没关系。还有人说周小平办过黄色网站呢,并且很多认为那是周小平一生做的最光彩的事情。 希望王晶先生的片子明年进大陆不需审查了,有立场就应该有回报,否则白白挨骂,太亏了。如果王晶先生能把三级片带进大陆影院公开放映,更是功劳。 无论香港艺人的水平如何、观点如何,他们参政的热情值得鼓励。相比而言,大陆艺人差距比较大。目前活跃在微博的大陆艺人,似乎主要就是孙海英和姚晨。多数大陆艺人为了谋生,紧跟上头旨意吹拉弹唱,但每逢重大事件,则多数缄口不言。既对不起上头的栽培,也对不起观众的期待。 艺人是个特殊的公众群体,他们或许缺乏进行价值判断的素质和能力,但他们的影响力却使其背负了社会责任,这是现代传媒的特点。 我一再强调:政治是空气,任何人无法逃避。那些声称不关心政治的家伙,要么是帮凶,要么是骗子。 无论是为了社会责任还是仅仅为了出名,艺人都应该勇敢地参与政治评论。开口说总比当哑巴好一些。从这个角度,我尊重王晶的话语权,赞赏他敢于标明政治观点的选择。甚至,成龙也比那些哑巴艺人好,他至少引起了话题。 加油吧。演员里根一直被我认为是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之一呢。

王思想家 | 王伟光的“阶级斗争”只错了一半

王伟光的“阶级斗争”只错了一半 http://cn.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929/bkncn-20140929000312527-0929_05411_001.html 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又出名了。 他的第一次出名,是一个月前的8月,发表言论说“我院不是自由撰稿人的松散联盟,决不能像大V公知”。在他用否定预期说“不是”之前,先得说“是”什么。这一点上,王伟光没有耍无赖去含糊其辞,而是去明确定义了——所谓“自由撰稿人”,就是不受任何政党领导、不受任何组织纪律限制、不受任何道德规范约束的“自由文人”或“文化个体户”。 他的这个定义完全是流氓定义,就是某些人的惯用伎俩:先扣一定帽子给你,然后说这顶帽子就是大粪。你都把那个概念说成“不受任何组织纪律限制、不受任何道德规范约束”了,那个概念当然不是好人了。 如果说王伟光一个月前的出名,是臭名昭著,那么,一个月后的今天,他的二次出名就比较复杂。他在《红旗文稿》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引爆舆论。 多数自由主义学者谴责王伟光“又搞阶级斗争为纲”。对此种指责,我不能赞同。我有限赞同王伟光,赞同的理由,不是什么“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你的言论自由”,那是不言而喻的,不用强调。我赞同王伟光,是赞同他的“阶级斗争”论。为什么不能提阶级斗争?难道中国目前不存在阶级区分,或是不存在阶级斗争?显然不是,目前中国的阶级分裂已经非常明显。权贵阶级和平民阶级,划分非常明显。而这两个阶级,已经严重对立,阶级斗争不是一触即发,而是已经非常激烈。平民仇恨官员,甚至仇恨所有富人,而权贵们也反过来仇恨穷人。这种明显的阶级对立,被某些人用“贫富差距”这个中性词汇给代替了,未免故意混淆。 所以,我坚决支持王伟光所说的“阶级斗争是主线索”。 有些自由派人士说“王伟光的阶级斗争论严重违背了邓小平理论”。首先,当今自由派真的拥护邓小平理论吗?我看不是。其次,他们为什么要用“违背邓小平理论”来批评王伟光呢?显然是“以彼之道,还彼其身”。这种扣帽子的做法,自以为聪明,却十分龌龊。真正的自由派人士,只尊重真理,决不会拿任何人得理论当圣旨,不需别人反对。 一些左派人士看不下去了,急忙出来为王伟光辩护:王伟光说阶级斗争是主线索,并未由此得出“阶级斗争为纲”的方法论。这种豪无逻辑的辩解,恐怕连王伟光也不敢认同,即便他狼狈不堪,想找个同盟军。 我对王伟光只是有限赞同,即赞同他提出的问题。但我反对他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王伟光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竟然是文革那一套人民民主转正什么的。所以,有人说,用70后的语言评价,王伟光就是脑子进屎了;,用90后、00后的语言评价,王伟光是穿越来的吧。这两个评价都很准确。 由此回溯到我对王伟光的赞同,看来也只是因为对“阶级斗争”有不同的理解。 我坚持认为:中国当今社会主要矛盾,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矛盾,是权贵阶级与平民阶级的矛盾;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必须通过阶级斗争来解决。 中国很多好的词汇、中性词汇都被某些人给糟蹋了,除了上述“阶级斗争”,还有一个近似词汇就是“政治挂帅”。文革后,“政治挂帅”成了过街老鼠,臭得要命。 难道政治不是决定性、首要性因素吗?有人建议:民主后说,先有民生了再谈民主。我的回复是:没有民主,何来民生?我反复说:政治是空气,任何人无法逃避。 中国何曾有过真正的“阶级斗争”、“政治挂帅”?文革期间,阶级斗争和政治挂晒都被搞成了跟着伟大领袖批斗别人,那是奴才式的盲从,哪里是什么阶级斗争和政治挂帅。 既然那两个词汇已经被他们祸害了,已经让大众形成了思维定势,那么,我愿意把我所赞同的“阶级斗争”和“政治是空气”换个说法叫“新阶级斗争”、“新政治挂帅”。 链接:《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