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祸

译者:中国和巴基斯坦的洪水:本可预防的灾难?

周日,在中国的舟曲县,搜救人员在一场横扫全县的泥石流过后寻找幸存者。 在一片被高度开发的区域,高层建筑被一面山坡冲毁。   AFP/Getty Images 最近,在巴基斯坦和中国发生的洪水以及泥石流已经使数千人丧生,这些灾难正在挑战所谓“自然”灾害的定义。它们让人们不禁要问,这些毁坏,有多少来自自然,又有多少来自人类活动? 尽管中国政府已经投入数十亿的巨资建设水坝,以缓解中国的主要江河洪水泛滥的问题,但是今年中国的洪水又是“百年不遇”的。 到目前为止,已经确认有1,100多人在西北省份甘肃的泥石流中死亡,而接下来几天该地区仍将有暴雨。 巴基斯坦正在遭受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季风降雨,暴雨已经使1600多人死亡,数百万人被转移。 发生灾害的地区人口密集,又处于发展之中,因此这些灾害更为致命,代价也更为惨重。专家说,在灾害中减少损失的战略是众所周知的,但是这些地区缺少的是让战略生效的政治上的决心。 在许多地方,移民和发展已经超过了政府的计划,尤其是在高速的经济增长和城市化正在进行着的中国。城市要容纳从农村进城来找工作的人。穷人基本上找块空地就在上边搭上房子居住——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土地以前之所以没人用,就是因为那里不安全。 愿望虽好,执行却差 许多人认为,2004年的印度洋海啸给全世界敲响了警钟。在那一年的12月26日,由海底地震引发的海啸让14个国家的23万人丧命。 不到一个月后,在日本神户召开了一次国际会议,会议发布了一项《减少灾害损失的战略性计划》。该计划的主要思路是让各国政府把灾害预防作为政府发展政策的一部分,这样在面对灾害的时候,政府能更灵活。 一位关注发展中国家灾害的专家本•魏斯勒(Ben Wisner)说,中国在最不发达地区采取的是“一种表面上的结构现代化”。这包括在以前缺乏基础设施的地方建学校、医院和居民区。 “很多政策都很有进步,比如说,试图鼓励在以前偏远的地方推行中小学教育,”魏斯勒说。“但是问题是很多学校的建筑质量很差,那些在2008年的四川地震中垮塌的建筑就是这样。” 在不安全的地方——比如说在不稳定的山坡或者易发洪水的河边——建质量不好的建筑会让那些过去破坏不大的事故的损失和伤亡加重。 来自位于的博尔德的科罗拉多大学自然灾害中心的凯瑟琳•迪尔内(Kathleen Tierney)主任说,政府不是不知道这一问题的存在。 救灾,而不是防灾 迪尔内刚结束一个中国的教学研究项目回国,她说,北京正发展出在灾难发生后,非常有效地处理灾害的机制。 “他们的军队有着非常明确的定位,而且他们有能力去实施搜救并提供救济,”她说。 但是在预防灾难损失方面,迪尔内给中国政府打了低分。“中国的官员知道他们面临着多重灾害,但是在减轻这些危害方面,他们做的不够好。” 周五,在巴基斯坦苏库尔,一个穆斯林组织在给饥饿的幸存者分发大米, 绝望的洪水灾民 在争夺食物 E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魏斯勒曾给美国联邦应急管理机构和联合国减灾小组提供建议。她说,归根结底,灾害处理只是关乎政治决心的问题。“这方面的专门知识是有的,”魏斯勒说。“大家也都知道这些。但是问题是,在发展中,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犯这样的错误呢?” 魏斯勒说,发展中的决策权经常都是掌握在富有的精英手中,他们对保护那些因贫困而被边缘化的人们没有兴趣。她说,尽管有时候政府想做正确的事,但是发展决策经常是自上而下做出的,而没有向当地居民咨询。 魏斯勒和迪尔内都指出,政府应该重点关心减灾。在发展的同时,因为灾害而付出的人的声明和经济损失也在增加。专家们指出,当民众对政府处理灾害的能力失去信心的时候,政府就会垮台。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CC协议2.5 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相关阅读: 舟曲泥石流:每次天灾背后都是人祸 卫报图说:中国洪灾 BBC图集——甘肃泥石流 【波士顿大图集】舟曲的山体滑坡与泥石流

阅读更多

八十年代后水利被忽视–中国前水利部长钱正英反思水利工作

转自李其道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qidao中国前水利部长钱正英反思水利工作加拿大华人网 http://www.sinonet.net/t 2010-04-05 旱魔肆虐,河水断流,水井干涸,农田干裂。旱魔肆虐,河水断流,水井干涸,农田干裂。二零一零年春天,中国北方的沙尘暴还没有远去,西南五省严重的干旱又席卷而来。零九年秋季以来,中国西南地区降雨少、来水少、蓄水少、气温高、蒸发大,致使云南、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五省、自治区、直辖市遭受旱灾。其中云南、贵州、广西等省、自治区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少五成以上,部分地区降雨偏少七至九成,主要河流来水为历史最少。干旱的趋势已延伸至湖南、广东、甘肃、河北、山西、宁夏和西藏等地区,长江上游已出现罕见枯水位。严峻的特大旱灾百年一遇,令人触目惊心。西南五省的旱情,造成生态环境恶劣,民众生活困难,春耕生产损失重大。据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披露的最新统计,截至三月二十六日,全国耕地受旱面积一点一四亿亩,其中西南五省区市耕地受旱面积九千五百万亩,全国有二千三百七十二万人、一千五百五十五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旱情影响西南地区春耕春播已成定局。据国家林业局统计,受灾林地达七千八百八十多万亩,直接经济损失一百多亿元人民币(约十五亿美元)。外界估计总经济损失至少二百多亿人民币,全国受灾人口逾六千万。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刘宁三月二十六日指出,北方地区“十年九春旱”,若后期出现少雨温高多风天气,北方地区的旱情将会迅速发展,可能面临南北方同时抗旱的严峻局面。三月二十七日,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说,最近几天西南旱区有小雨,只是局部缓解旱情,西南旱情根本得到缓解至少要到五月下旬。 三月二十二日,是第十八个“世界水日”。此际,中国西南正遭遇一场百年难遇的大旱,旱情再次敲响环保、节水的警钟。面对旱灾,国人纷纷反思,追寻旱灾祸根,如何实现“有大灾而无大害”的愿景。当下,旱灾仍在持续加重,这场旱灾的祸根究竟在哪儿?天灾常常离不开人祸,国人该如何防范未然。自然的破坏力量,固然主要是因为一系列特大自然灾害,但不得不承认,人为的因素不可忽视。反思近些年来农业水利政策,对减灾意义重大。生于一九二三年的前水利部长钱正英,在晚年作出反思,她说:“我过去主持水利部工作,犯了一个错误,没有认识到首先需要保证河流的生态与环境需水;只研究开发水源,而不注意提高用水的效率与效益。这个错误的源头在我。”中共执政初期,她就历任水利部、水利电力部副部长、部长,是中国最年轻的女部长。除了 “文化大革命”的1967至1970年,她长期主持中国的水利电力工作,直至1988年,她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这位水利水电专家,曾参与黄河、长江、淮河、珠江、海河等江河流域的整治规划,负责水利水电重大工程的决策性研究。在治理淮河及密云水库、刘家峡水电站、长江葛洲坝水利枢纽等工程建设中,处理了出现的重大技术难题。她主持了三峡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工作。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正过着退休生活。虽然早已从水利岗位退下,但她对中国水利事业的憧憬一如既往。她不仅给学生们作报告、演讲,经常去各地视察,还不断反思自己过去的工作,反省自己工作中的失误。中共执政前的几千年农业史,是一部靠天吃饭史。中共执政之初的农业,面临同样问题。在中部和南部,每年夏天江河决口、洪水泛滥,而北方地区,春季干旱,不能灌溉。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先后建成八万多座大、中、小型水库,开始变水害为水利。但八十年代后,水利建设被忽视,一部分建好的水库和灌溉系统,由于缺乏管理与资金投入而荒废。市场化改革后,水利设施承包者短期逐利行为严重,大多将水利设施改作他途。全国大面积的耕地一旦碰到干旱,则无能为力。钱正英回忆,文革时期,中央有点钱花不掉,于是投到水利建设。当时,每年以三十多万眼机井的速度持续建设,还根治海河,以“农业学大寨”为契机,开展以水治水、改土为中心的农田基本建设,七十年代末扭转长期南粮北调的局面。其后,大型水利、农田水利,每年的水利总资金达一百多亿元人民币,在各行业的计划中相当突出。这是兴修水利的高峰。文革后,一些部门质疑水利上花钱多了,抱怨水利是无底洞,一些省市批评水利部在河北、山东、河南花的钱太多。七九年,中央清理长期来经济工作中的“左倾”错误影响,舆论对水利建设议论颇多,认为对水利投入大,浪费大,效益不好。由此,在八十年代国民经济调整中,水利再次下马,资金被大大削减,八五年后全国粮食产量徘徊在四亿吨上下,农业形势严峻,水利工程老化失修,北方水资源紧缺,各方才又重新重视水利。  农田水利工程问题多  据一项专业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大型灌区骨干工程建筑物完好率不足四成,工程失效和报废的近三成,导致个别地区可灌面积减少近半。面对今次大旱灾,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县长李云龙也认为,“这次缺水,是工程性的缺水”,大旱令人们认识到小水窖(地面小水利)的重要性。国家防总总指挥、水利部副部长鄂竟平最近在公开场合承认中国农田水利工程存在长期“欠账”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表示,云南、贵州不是传统的缺水区,旱情暴露出来的主要是“小农水”(小型农田水利工程)的问题。云南对水资源利用不够,云南水资源在中国排第三位,但水资源利用率仅百分之六,全国总体利用率在一成六以上。凡事预则胜,不预则败。西南的旱情还在往纵深延续,抗旱救灾过程中所揭开的水利“欠账”值得社会警醒,“还债”已到刻不容缓的地步。早在零四年美国国防部气候报告预测“中国南部地区在二零一零年前后,将发生持续整整十年的特大干旱。二零一零年以后,中国北方水患不断,南方一片干旱”。其报告预测,中国的降水类型将可能由“南涝北旱”转变成“北涝南旱”的降水分布型。  大面积砍伐原生态林,种植速生丰丰产林, 受质疑。西南五省大旱,云南是这次旱灾最严重的省份。云南大面积砍伐原生态林,种植速生丰产林:橡胶林和桉树林。对此,学者和网民近日纷纷质疑,此举是造成重灾区百年一遇大旱的直接诱因,他们指出“桉树是抽水机”,“桉树是抽肥机”,橡胶林、桉树林是“绿色沙漠”,桉树是“霸王树”,它令其它物种消失,生态遭受颠覆性破坏。  面对质疑,云南省林业厅副厅长王德祥三月二十七日高调否认说,“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以证明,云南种植的桉树林和橡胶林导致了此次旱灾”。王德祥认为,干旱的成因是多方面的,不是种植桉树和橡胶林造成的。王德祥介绍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云南省世行贷款造林项目规模种植过桉树。目前,印度尼西亚金光集团在云南省的普洱、文山两州市共营造桉树八十六万亩。到目前为止,云南省桉树面积仅占全省人工林面积百分之五,因此在云南种植桉树对干旱没有大影响。  有数据显示,云南橡胶林面积达六百万亩,桉树林面积已有近百万亩,规划面积多达二千多万亩。一个时期来,印度尼西亚金光集团APP在中国云南和海南、广西、广东等地,采用与当地政府签订大面积租用土地的方式,将自然林改造为大面积人工桉树林。拥有数百家法人公司的印度尼西亚金光集团,总资产达二百多亿美元,是当下中国境内最大的造纸企业。金光集团与云南省的合作始于零二年,短短一两年后,它已在云南圈定二千多万亩林浆纸基地。云南省云景林纸股份有限公司是云南规模最大的纸浆国有企业,其模式也是大量种植速生桉树林来发展造纸业。  大面积种桉树伤害生态。  云南省西南林学院教授杨宇明的一些学生,参与了对种植速生桉树纯林的“生态伤害力”影响作环境评估。杨宇明说:“对生物多样性的伤害研究,是我们学院的一大强项。研究需时,预计一年后会出成果。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云南作为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也最脆弱的地区,大面积种植桉树的地区,已经给当地生物多样性带来负面影响。”  当地百姓说,热带雨林改种橡胶林、桉树林后,很多村寨已经遭遇地下水位降低、泉水断流的情况了,桉树林、橡胶林是“上不飞鹰,下不走蛇”。热带植物园专家马友鑫说:“地理信息系统监测表明,大规模的橡胶林、桉树林种植已经影响了这个地方的气候,十年内平均温度升高了零点四到零点五度。这种气候变化不是区域性的,只是地方性的,毗邻的普洱、临沧并没有同步,大气环流都是一样的。如果大气环流改变,那大家都一样。这种地方性的改变,就是这个地区的土地覆盖发生改变,即太阳能量的收入对当地气候发生的影响。这个地方以前雾很浓很多,现在雾日比以往减少很多。”  云南昆明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侯明明教授认为,西双版纳在北回归线上是唯一一片绿洲,是热带雨林生态系统,如果大规模的工业化种植桉树和橡胶,把这一片绿洲全部变成桉树林、橡胶林,这是人类一场大悲剧。“现在西双版纳可耕面积中,三分之一种上橡胶林了,令人忧虑。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砍伐热带雨林,改种成片桉树林、橡胶林这类纯林,对未来气候的影响是不容置疑的”。  侯明明说:“大规模种植橡胶林,由于橡胶树地面高度差不多,地下根系也比较整齐,就不像从前那样了。二零零一年,我就在西双版纳劝说不要再这样种植橡胶林了,否则会改变地下水系结构。当地林业官员不同意我的说法,说任何一棵树都是『抽水机』,热带雨林的树和橡胶都是树,树都有根,根都会吸水,树叶都会蒸发水分。老百姓看到橡胶树能赚钱,就纷纷大规模种植橡胶树。零八年,当地百姓发现地下水没有了,才想起我多年前讲过的话。桉树是高耗水高耗肥的植物。社会生产对自然生产几万年、几亿年的资源积累消耗得非常快。为了造纸纤维,种植那么大规模桉树,对整个森林生态系统的破坏,对植物、动物、微生物各种生态系统破坏,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是全球其它发展中国家的样本,对泰国、老挝(寮国)、越南、缅甸等周边很多国家有示范作用,在云南省大规模种植桉树和橡胶,这是很可怕的。”  旱灾是周期长慢性发作  有环境科学学者坦言,他们所从事的研究往往不受执政者重视。他们说的往往是领导层不愿听的话,一个省长、县长、州长,只是在位几年,学者讲未来长远的事,他们就感到很烦。桉树生长期快,容易反映官员短期在位的政绩。反对成片种植桉树、橡胶树这类纯林,是执政者政绩的绊脚石。  如果说地震、海啸是一种急性灾害,旱灾则可说是一场持续不断的灾难,是周期较长的慢性发作。因为是慢性,所以影响可能更大、波及可能更广。面对大旱,屡次奏效的救灾“中国模式”迅速启动。国家减灾委、民政部针对云南旱情启动二级响应,针对广西旱情启动三级响应,针对贵州、四川旱情启动四级响应;三月三十一日,国家防总等部门提前下达二零一零年内与抗旱有关的建设资金六十三亿余元,重点向西南地区倾斜;国家粮食部门将在七月底前向灾区调粮一百四十二万吨;军队和武警部队已出动官兵一万五千人,动员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十六万人赴灾区抗旱;水利、农业、国土、气象、科技……“及时雨”正洒向旱区。  百年一遇的干旱,只是大自然一次严重警示,在未来数年中,干旱将成为中国西南地区挥之不去的阴影。面对重大的自然灾害,“改天换地”只是人们的梦想,能够改变的只有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一味注重经济发展,无休止向大自然需索,忽略自然对人的承载力,现代化与经济社会发展都终将难以为继。…

阅读更多

【真理部】“删除《国家救援队:聚源中学混凝土内根本不是钢筋》一文”

网宣办值班人员: 一、请各网站立即删除攻击四川绵阳市委书记谭力抗灾表现的有害帖文和图片。 二、请网站在首页和新闻中心要闻区显著转载《这一路,预测的强余震随时可能发生》,并保留到晚十时。 三、请尽快删除网上《国家救援队:聚源中学混凝土内根本不是钢筋》一文! 四、请网站突出转发《科学家回应:指责我国漠视地震科研成果毫无根据》。 五、请各地查删下述信息: 1、有关”遇难学生家长拟组成上诉团状告都江堰政府”的信息,如:...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