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脸识别

All

Latest

C计划 | 2019年朋友圈撕裂报告

不同于各家机构、媒体的年终盘点,我们关注在过去一年里,足以让你愤而拉黑友人、或忍不住与对方唇枪舌战一番的十大争议事件。 在这个越发极化与分裂的世界,我们该如何与持不同观点者对话?放下成见,学会倾听对方的观点,理解反对者的情绪与逻辑,或许是我们都应修炼的第一课;保持谦逊的心态,尽可能全面地寻求事实信息,审慎选择信息源,或许能帮助我们做出更加理性的判断。 在努力寻求一个社会发展最底线的共识的同时,尊重不同的声音,而非以仇恨、暴力相向——希望在新一年,我们的生活中都能少一些暴戾,多一些倾听与善意。

自由亚洲 | 中国新手机启用要以人脸识别登记

本周一起,中国各地电信部门对民众办理新手机账户,在原有实名登记身份证基础上,再增加一项人脸识别登记,将手机用户的面部状态存入数据库。中国联通的一名客服人员日前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对手机新用户实名登记人像比对时,要求用户转动头部,眨眨眼睛。虽然这一新规的实施,中国媒体没有多加报道,但不少网络用户在社媒上表达了对政府严控的不安。一名中国异议人士称,当局强制性推广人脸识别系统,不是所谓的维护群众合法权利,而是表明当局对国民的控制越来越严厉:“其实是体现出一种集权政府对私人领域的严重干扰。在中国社会,政府可以毫无底线、毫无条件的要求我们交出所有的隐私。这正如《1984》这本小说写的老大哥在看着你。”

BBC | 杭州“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 技术、法律与国际争议

中国的人脸识别技术运用非常广泛,最新出现的民事案件,会让更多人关注自己的个人隐私和权益吗?因不愿意使用人脸识别,中国一个大学教授将杭州野生动物园告上了法庭,杭州市一家法院正式受理此案。这,被称为中国第一宗人脸识别案,也成为媒体和社交媒体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劳燕东飞 | 人脸识别技术运用中的认知误区

可想而知,单是技术本身的突破,难以解释人脸识别技术在应用上的迅速推广。它在当前的大肆扩张,背后有两大推动的力量,一是权力,二是资本。从权力的角度,政府终于找到便捷的技术工具,以安全为名,对全社会做天罗地网式的防控。在资本的维度,从事研发推广的企业,接近疯狂地拓展业务,是为了尽快提升自身的市场估值与利润。 不得不说,正是在权力与资本的亲密合作下,人脸识别技术的跑马圈地,得以像洪水一样势不可挡。由于对如何收集、保存、传输、使用与处理数据,以及是否允许出售或提供给第三方,能否放在网上等,现行法律并未做任何的介入,这就使得应用场景的大肆扩张所可能引发的风险,也呈几何倍数地增长。这不只是细思极恐,根本就是不敢想象。

爱思想 | 劳东燕:人脸识别技术运用中的法律隐忧

前日从新闻中得知,北京地铁将要应用人脸识别技术,来对乘客实施分类安检,理由是提高乘客的通行效率。 读到这个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疯了吧。幸好,昨日看到光明网评论员的文章《别把人脸别技术搞成现代“刺黥”》,心有戚戚焉。不然,看舆论如此之悄然,似乎没多少人关注此事,我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疯了。...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