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贩子

All

Latest

德国之声 | 长平观察:拐卖人口与洗脑教育

一起拐卖妇女旧案引发热烈讨论。时评人长平认为,“感动中国”宣传模式长期压制对社会不公的抗争。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网民正热烈地讨论着一起拐卖妇女旧案,对官方洗脑宣传提出强烈的质疑。...

五道口奥萨玛 | 郜艳敏的故事背后的黑色荒诞

2006年年初,当时我刚进入鸟台,给做节目策划,发现了一则新闻选题,在河北曲阳县下岸村有一位被拐来的姑娘,从一个两千七百元买来的媳妇,最后没有选择出逃的道路,而是留在那个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成为了一个名扬乡里的乡村女教师。看到这个选题后,本能地觉得是一个好选题,符合栏目寻找宏大历史社会背景下个体命运抉择的定位。所谓宏大社会背景,指存在于事发地并非罕见的妇女拐卖问题,以及被拐妇女被迫成为生育工具,完成“任务”后,多数人选择逃走,村里留下没有母亲、父亲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另外,还有乡村代课教师的处境问题。而对于当事人来说,这是一个关于“当尊严被碾碎,生命又将如何重生”的故事,是自我救赎的艰难历程。

女权之声 | 被拐女成“最美乡村女教师”是国家耻辱

2015年7月28日,因为一篇2013年5月31日发布的新闻报道,网友们炸了。 在《燕赵都市报》这篇名为《[最美乡村教师候选]郜艳敏: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的报道里,记者祁胜勇用匪夷所思的逻辑,轻描淡写地跳过妇女郜艳敏痛苦而耻辱的被拐经历,转而赞美她的“大爱”: 因为她是村子里学历最高的人初中毕业,她成了村小学的代课教师,因为孩子们渴望的眼睛,她选择留在了带给她痛苦和屈辱的异地他乡。因为一份本能的大爱,她饱经苦难的生命像美丽的山花绽放。...

【异闻观止】 郜艳敏:被拐女成为山村女教师

燕赵都市网记者祁胜勇文 通讯员刘向阳图 她在打工途中被人贩子拐骗,卖到了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大山深处,她曾用生命抗争,但没有能逃离偏僻的小村庄。 因为她是村子里学历最高的人初中毕业,她成了村小学的代课教师,因为孩子们渴望的眼睛,她选择留在了带给她痛苦和屈辱的异地他乡。因为一份本能的大爱,她饱经苦难的生命像美丽的山花绽放。     传奇经历:被拐卖后成为山村教师 曲阳县灵山镇地处太行山深处,在大山皱褶里,有一个小小的村子下岸村。...

当政府成为人贩子的时候

中国不单出口各种衣服、零配件,连孩子都成了出口创汇的商品之一,这种人间奇迹出现在湖南邵阳。《财经》爆料称:多年来,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至少有近20名婴儿曾被计划生育部门抱走,与父母人各天涯。当地计生部门的解释是:这些婴幼儿多是被农民“非法收养”的弃婴。但实际上,有相当多一部分婴幼儿是亲生的;更甚者,有的并非超生儿。而这些孩子有些已经被美国等地的好心人抱走领养,成为一桩不止在国内造成影响的事件。 至于为什么说孩子都成为出口创汇的商品之一,是因为这些领养中国弃婴或者残疾婴儿的外国人并非是经过审核条件允许即可领养的,而是要缴纳3000美元左右的抚养费才能领养。这其中甚至形成了一个产业链,由计生部门抢夺孩子,然后由福利院洗白孩子的户口资料,最终成为可以出卖的“合格商品”。甚至当地福利院对婴儿进行收购,用以充实货源。 由于职司媒体的缘故,这种事并非第一次进入视野,而是在很多地方都有过。蹊跷的是,这里的利益链条完全处于不能斩断的状态。多年来,有不少新闻报道曾经揭露过领养孩子需要缴纳不菲的手续费以及其他费用的事儿,但这个状态从来就没有得到过真正的重视。福利院按说应该是全额的财政拨款,实际上很多地方拨款不足,需要有一部分自筹资金。福利院能有什么自筹的方 式?孩子就成了商品。 而计生部门做这种事是丝毫不奇怪的。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这些年年代达到高峰的野蛮计生行动已经成了席卷乡村的狂潮,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情况所在多有,甚至有标语云:该流不流、扒房牵牛。不止一次有媒体爆料强制计生的惨状,甚至刚生下的婴儿也被弄死,至于说足月流产就更为屡见不鲜。 为什么计生工作要到这个程度?很简单,生育是一个物种的本能冲动,而社会环境以及文化对于生育也有着经济、意识方面的压力,用行政力量强制压抑人的本性,如果不用这种手段的话,确实效果不张。但作为一个人来说,如此没有人性当然必须要有更为强烈的动力,计生工作一票否决的考核制度,恰恰给了这些人动力。 随着这种动力而来的,必然是只求效果、不问手段的权力。因为可以肆无忌惮的从事暴力计生,自然也就可以从这种默许的权力当中得到收益。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必然会出现的事情。利用收养者的好心为自己牟利,也未见得比直接杀婴更为罪恶,毕竟孩子还是活着的,有些孩子甚至可以开启自己不太一样的人生,至少考托福这个环节算是省了。 但细究起来,这种因为所谓的“社会抚养费”不足而抢孩子、卖孩子的行为,至少涉嫌绑架、买卖人口,可是我们想一想,这件事真的会有人管,或者会追查到底么?这是不会的,因为一旦如此,必然就会追问到权力的使用、授予,以及计生政策的根本,正像其他事件一样,只要是进行追问,最终都会发现不能追问了。 记得今年年初的时候,网友发起了一个解救被拐儿童、乞讨儿童的活动,也得到了公安部的大力支持。但如今我们发现,居然政府机构也有一部分在做人贩子这件事,一瞬间的心情几乎凉到了底。如果连某个政府机构都成了合法的人贩子,我们的努力是否还有任何价值? 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或视频,请移步原文链接: 当政府成为人贩子的时候 本文发表于 乐淘吧 欢迎订阅关注乐淘吧 黄金版TV,解压密码letaoba.info 你可能喜欢 当一个国家民众最普遍的梦想是到另外一个国家生活的时候,这个国家会怎么样? [图文] 朋友不开心的时候,需要你这样陪 [图文]你遇见我的时候,恰好是我人生最诡异的时刻 其实大家聊天的时候不必那么费劲的 牛郎织女其实都是河南人,有电话录音为证 无觅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