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示威事件

梁文道:什邡揭竿的啟示

【蘋果日報】遙想上個世紀的九十年代,許多中國知識份子擔憂人文精神的失落,宏大理想之淪喪;一方面是鎮壓六四帶來的政治低氣壓,一方面是鄧小平南巡以降的市場熱潮,他們害怕中國人自此之後只知逐利,成了徹頭徹尾的經濟動物,再也不願追求什麼國家的改造,就連談論價值倫理也都成了無意義的空言。且看今日中國社會道德敗壞,政治改革停滯不前,他們說的似乎沒錯。 再說大學,尤其像北大清華這樣的精英學府,昔日是孕育變革思潮的溫床,王丹余杰的母校;如今竟回到晚清,變成留美預備學堂。而這一代人留學,想的可不是引火救國,卻是個人職場生涯上的璀璨前景。這些大學生忙着入黨求職,一心念的是依傍現有體制拾級而上,升官的升官,發財的發財。還有誰會寄盼大學生舉旗群集,浩浩蕩蕩地進駐廣場? 然而,當年那批知識份子想像不到,有份設計這套軟性維穩體制的黨官工程師更加想像不到,原來講利益一樣會搞出氣勢洶湧的群體運動,例如最近的什邡和烏坎,又如幾年前的廈門。這幾起大型群眾運動的主力不是學生,至少不是八○後那一批,因為他們太忙,忙着存錢買車買樓。這幾場運動的訴求也不是偉大的政治理念,起碼一開始不是。那些率先站出來的人通常只不過是像你跟我一樣的普通人,有工作有家庭;他們最想要的不是國家一夜變天,而是非常卑微的尋常權益。 他們要家人子女生活在一個健康的環境,不要他們呼吸有毒的空氣;他們要在售出的土地上分一杯公平的羮,不要有人上下其手佔奪了應該屬於自己的那筆錢。比起民主、自由和法治,這些要求顯得如此世俗又如此實在。可是,正因為它實在,因為它關乎身家性命的安危與個人權益的增損,所以這些人要比當年講理想的青年學子更有決心、策略與勇氣。你嚇不走他們,打不走他們,就連開槍他們都未必害怕。書生造反,或許三年不成;百姓揭竿,那就是預備要拼命的了。

Read More

金融时报 | 媒体札记:“早干什么去啦”

(2012年7月4日) 一、就是不同意 “严禁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的什邡警方通告在门户首页展示,“本店谢绝特警入内”的什邡店家告示在微博论坛流传。本想借助钼铜项目“解决当地约3000人就业,带动相关产业发展超过400亿元”、甚至促使“周边环境得到大幅改善”的当地官员,在遭遇民众群起抗议甚至拆掉政府招牌后,如今已承诺“今后不再建设”,只不过,那些已经走上街头的怒火,又怎么会轻易熄灭?更不用说通过互联网潮涌而来的感同身受者了。 从高呼“发展经济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到指责官方动用警力和催泪弹对付平民百姓,什邡抗议者火线收获十方盟友。不仅是天涯、凯迪这些“草民大本营”里山呼海啸,甚至,连那家色情社区“草榴”都在贡献全套什邡现场图片,人们根据流传的现场视频表达同情、愤怒和敬意,用那些警察追打、女孩摔倒的画面反过来辟官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谣,众志成城的感觉仿佛回到了五年前的厦门PX化工项目风波。 诗人潘婷已经写下“我要做一次什邡的人”的句子;负责“共青团河南驻陕工委”账号的书记毛泽苑公开表明立场,在“什邡事件”的标签下“呼唤民主,呼唤正义”;博客作者“木尔”已经在公开呼吁什邡书记李成金、市长徐光勇“严重失职、处置不当,必须立即下台”;人民网舆情分析师祝华新解读中共中央机关报昨日那篇《释放“罗宾汉情结”的正面能量》里的“良苦用心”,警告地方官们“认真回应民众关切,促进官场良性互动,减少官民对抗”;《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认为当地领导需要反思“我们是为了当地经济”的出发点,并强调“应严厉追责”;拥有500万余关注者的四川人李承鹏在动身前往什邡前,通过新浪微博发布了《奇怪的使命——给什邡市各级领导一封信》,指控这些灾区官员“买豪车”、“挪用赈灾款”,斥责2008年大地震后“因为一场灾难,你们获得太多的犯罪豁免权和不被批评权”。 面对沸反盈天的互联网舆情,昨天下午6时,李书记的反思通过“活力什邡”账号发布,《什邡市委、市政府决定:今后不再建设钼铜项目》。根据通报,为了使这个极重灾区的老百姓“既住上好房子,更要过上好日子”,什邡市委市政府经过努力争取引进了宏达钼铜项目。在重申这个项目已“在今年3月26日通过了国家环保部的审批”后,李成金承认“由于前期宣传工作不到位,造成了部分群众对该项目的不了解、不理解、不支持”,因此经研究决定,“鉴于部分群众担心宏达钼铜项目建成后,会影响环境,危及身体健康,反映十分强烈,决定停止该项目建设,什邡今后不再建设这个项目。” 连孔庆东也要叹息一句“早干什么去啦?”从庆祝项目开工,到承诺严格监管,到责成停止施工,到“今后不再建设”,5天之内,什邡官员经历了如同“5.12”一般的天翻地覆,只不过,四年前他们感受到的是同情和慰问,如今却是百般唾弃。虽然仍有人以此前大连市长未能兑现的“化工厂停工并限期搬离”承诺为据,警告什邡民众“以史为鉴”,但几乎就是一分钟都没有滞后,昨天傍晚的互联网上已经开始传播“什邡人民和什邡警察听到钼铜项目终止的消息,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警察卸下装备后,和民众闲聊着”的和谐画面。

Read More

维权网 | 四川什邡村民谈钼铜项目及抗议事件(图)

(维权网信息员孙正报道)什邡“抗议钼铜事件”表面已基本平息,本网信息员 11 日来到什邡市政府周边观察,巡逻的警车已经基本没有,市政府门口也基本解除了警戒。     信息员向崇州市实验外国语学校一名老师打电话希望了解他们学校有多少人受伤,是否有人被抓等信息,但拨通电话表明这些意思后,该老师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拒绝采访。     信息员又赶往位于十几公里外的什邡市渔江村 6 月 29 日 钼铜矿项目奠基仪式举行的地方,由于地理不熟,向一名开店的老板打听具体位置,这位老板好心对信息员说: " 你们去要小心哦,前几天一个记者来,好多警察抓他,他后来躲到村庄里也被抓走了,阵仗好吓人哦。我给你们说在哪里没关系,但你们千万小心啊,也不要说我给你们指的路 " 。说完详细的给信息员描述了要走的路线。    问完路,信息员随口问这位老板:你知道“钼铜”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吗?    老板指着远处一个小山丘说:你看看那里,这是宏达集团在这里建设的一个磷肥厂。几年来排出的废料堆积这么多。这下面就是河流,一下雨冲刷这些废料流下去的雨水就全部进了河流。这些化工原料废品,怎么可能没有污染?只是老百姓没办法而已。宏达集团在什邡简直就不得了,有钱就是老大,他们再不合法的东西都有办法搞定批文,他们在什邡建设的,几乎都是高污染项目。    “唯一没有污染的大项目,就是宏达集团建设的所谓职工用房‘宏达新城’,该项目有一百多栋,分三期,一期就是六十多栋,可容纳五百多户人家。据他们的职工说,职工是没有产权的,所有产权全是宏达集团的。这个房子是什邡最好的房子,比高档商品房配置还高,并且就在市区。这么大的土地,却是用宏达职工宿舍的名义修建的,如果有一天宏达将这个房子拿来作为商品房卖,那就赚大钱了,一百多栋,宏达的职工住得完吗?我听宏达的职工说,这些房子普通职工未必能住进去,能住进的都是要管理层和有关系的人,大多数职工未必能住进去的”。        这里除了一条约三十米宽的还未铺上水泥或沥青的道路外,奠基处还能看到一个土堆,其他什么也看不出来了,只有当地的老百姓三五成群还在议论这个事件。     信息员询问他们是否知道“钼铜”对人体有害。       一位大娘说:“我不知道,也没人给我们宣传过。政府当时只是强调这个项目会给我们带来多少好处”。 旁边的中年男子插嘴说:“知道,咋个不知道?七月一号到三号抗议,我都去了,我还有一个朋友被打,现在还在住院。这个政府坏透了,不顾我们老百姓的死活”。        一看我是外地人,又在打听这个事情,一个年纪较大的男子走过来问我:你们是否是记者?信息员表示不是,只是路过此地来看看,这名男子于是主动向信息员说:七月一日当天,我们还不知道城里发生了什么事,就来了好多警察和人,将这里插着的旗杆,沙子等一切全部撤走了,什么都没留下。七月三日宣布从此不再建设这个项目了,施工队伍的人也全部撤走了,留下这一望无际的大地在这里”。        信息员随即问他:那么你们认为政府不建设这个项目了,可信吗?       村民们有的表示:“政府说不建了,应该会算数的吧”,有的说:“现在的政府,这个市长说不建了,说不定换个市长来又照建不误”。还有的村民说:“建不建都不是我们老百姓管得了的,你反对咋个嘛,这次闹这么大,打伤那么多人,还抓了那么多人,现在倒是说不建了,但政府违法却无人能管,百姓反对就是犯罪,这和他们描述的国民党反动派有啥子区别嘛?现在的共产党比当初的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      笔者随口问他们:你们都是渔江村的吧?听说你们每人拿到了两万块的封口费,是真的吗?       七八名村民七嘴八舌的说;“那里有这回事哦”,“要是我拿到了一分钱,全家死绝”,“那些杂种咋个可能给我们钱嘛”,“没得那回事,我们村民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封口费倒是没有拿到,不过征地的补偿是拿了一些,至于这块土地征用有没有批文我们都还不知道,还有青苗费是给了些”。

Read More

什邡槍聲 六天五夜的城市攻防戰

  上萬人聚集在城市中心廣場公開表達自己的訴求,這樣的事件不是第一次了。然而結果很類似。在出動了武警、特警且有人員受傷流血之後,地方政府也不得不妥協,正面回應市民的訴求。 文/余聲 7月6日傍晚,小廣場上休閒納涼的人多起來。大樹下,牽手的情侶、推著嬰兒的父母、悠然的老人,他們或走或坐,構成一幅溫情的畫面。幾個人在玩陀螺,隨著鞭子「啪啪」的脆響,三個保溫杯大小的陀螺嗡嗡轉動,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實在難以想像,就在同一個地點、就在兩天之前,這裏曾經宛如戰場:盾牌林立、警棍揮舞、催淚瓦斯彌漫、震爆彈轟轟炸響……抗議的隊伍、奔逃的人群、被警棍打倒在地滿身鮮血的姑娘、被震爆彈炸得血肉猙獰的老人,仿佛已經如夢境般遙遠。 這裏,是四川省什邡市,距離四川省會成都僅70公里。 警棍、催淚瓦斯、震爆彈 一天之內,初中剛畢業的小女生曉雨已經能夠準確地根據服裝辨認警察的種類了:穿藍色短袖警服的是普通警察,是什邡本地人;穿迷彩服的是武警,穿黑色警服的是防爆特警,他們基本都是從周邊縣市調來的。 頭戴鋼盔、手持護盾和警棍的警察們以什邡市委大門為中心,切斷各個路口,組成一個警戒圈。圈內,是全副武裝列隊的警察;圈外,圍著上萬名憤怒的民眾。被本地人稱為「小廣場」的宏達廣場方向聚集的民眾最多,也是警察防衛的重點,不時有防爆特警從隊伍中沖出,驅趕市民。 「特警最凶,太可惡了!」回憶起7月3日的情形,曉雨依舊心有餘悸:十多名特警沖了過來,圍觀群眾四散奔逃。被一位老奶奶拉進電影院旁的小巷裏,曉雨回頭看到,一位跑得慢的叔叔被警察們追上,幾警棍砸在頭上,就倒地了,但警察們並不住手,仍舊不停地揮舞警棍,「他們打人全往腦袋打,好多血,地上全都是」。 在7月2日和3日兩天,這樣的場景比比皆是。 3日下午,55歲的陳其茂開車回城,發現路被聚集的人群堵住了,就把汽車停到附近,準備步行穿過。剛走進人群,手機響了,一邊打電話一邊走。突然,周圍擁擠的人們潮水般退去。感覺不對的陳其茂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警棍戳在心口,打翻在地。隨即,七八個特警圍住他,警棍和皮靴雨點般落在他的頭上和身上。 市民程亮兩天內看到多人被打倒,印象最深的是3日下午,特警沖來,他趕緊奔逃,途中看到路邊一個二十來歲的姑娘並不驚慌,鎮靜地看著沖到面前的特警,「高跟鞋,超短裙,好漂亮的。美女!」等程亮奔跑中再次回頭,那個姑娘已經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額頭上一個大洞汩汩地冒血。 「救護車每隔一會就開進去,拉了被打傷的人出來。」曉雨說,市民們除了同情,就是憤怒,由於聽說這些特警是德陽調來的,眾人齊聲高喊:「德狗,滾出去!」 救護車拉走的傷員,大多就近送入什邡市第二人民醫院。後來傷員太多,又分別轉入較遠的中醫院和人民醫院。據二醫院的醫護人員說,7月2日和3日兩天,該醫院送來有三四十名傷員。 按照什邡市政府發佈的通告:截止7月5日8時,除15人需繼續住院治療或留院觀察外,其餘傷員均已離院。 記者走訪了什邡市人民醫院、第二人民醫院和中醫院,尚在的住院傷員人數與政府發佈的數字基本相符。傷員們說,除了傷勢較輕的被動員出院,還有重傷的人員轉到德陽等地的醫院,目前留在本地醫院的,大部分是催淚瓦斯和震爆彈所傷。 相比被震爆彈炸傷的人,被催淚彈擊中可以說是輕傷了。震爆彈又稱為震撼彈、眩暈彈,爆炸瞬間產生巨大的響聲和強烈的閃光,造成周圍人員的強烈不適而喪失反抗。 直到7月5日中午,什邡市中醫院七樓病房裏的王女士仍然在震爆彈帶來的眩暈中沒有清醒。她靜靜地躺著,偶爾翻翻身,眼睛睜著,但顯得目光呆滯,對病房裏的動靜和問話不作反應。王女士是7月3日被送進醫院的,雙腿被炸爛,已經做了幾次手術取出彈片,但情形不樂觀,左腿上還埋著導液管。 看護她的親屬說,護士從身上的手機聯繫到他們,趕到醫院時王女士還在搶救,手術後醒來,就是這副懵懂的樣子,幾乎不和人說話,所以到現在還不知道她被炸傷的具體過程。 從網上流傳的圖片可以看到,震爆彈威力巨大,傷者的創口很深且皮肉外翻,令人觸目驚心。一位大爺說,7月3日一位十四五歲的小姑娘被炸爛了雙腿,「可以看見骨頭」,由於什邡的醫院無法處置,被轉院到外地治療。 為家園傾巢而出 什邡市靈傑鎮,是引發這次全城暴亂的起點。6月29日,四川宏達集團總投資104億元的鉬銅多金屬資源深加工項目在此進行開工儀式。當地政府稱,宏達鉬銅項目是「5·12」汶川特大地震災後重建重點項目、四川特色優勢產業重大項目、四川「十二五」發展規劃重點項目、四川總投資上百億元的重大工業項目之一。 然而,伴隨著官方轟轟烈烈的開工儀式,民間不滿的情緒也在悄悄流傳,並通過網絡迅速擴散。29日中午,百度什邡吧出現《宏達鉬銅有限公司剪綵開張 什邡將成新的癌症市!!》等帖子,稱宏達鉬銅項目建成後,什邡「將成為毒城」,「周邊城市也將深受其害」,號召大家「堅決抵制宏達鉬銅廠」。天涯、騰訊、貓撲、新浪、網易……同樣的帖子隨即被傳至國內的各大網絡社區。 與此同時,本地網友的QQ群裏,宏達鉬銅項目也成為核心話題。「我們早就對什邡的環保問題很不滿,宏達鉬銅引爆了大家的情緒。」程亮告訴記者,早在宏達鉬銅一年半前立項時,很多市民就表達了對其環境污染的擔憂,而更深的背景則是,什邡作為四川省一個重要的化工基地,污染問題早就積累了深厚的民怨。 6月30日上午,有民眾到什邡市委門前,要求停建宏達鉬銅項目。政府的通告稱當天來上訪的群眾有十幾名,而附近服裝店的服務員則說,加上圍觀的,有數百人圍堵在市委大門前。 接待的政府工作人員告訴他們,宏達鉬銅項目是經國家多部委從環保各方論證安全的前提下批准的,該項目採用國際上最先進的冶煉技術和裝備,處理原料鉬精礦、銅精礦,有充分保障並進行最嚴格的防滲處理,不會對周圍地下水、地表水產生影響。該工藝循環回用處理後,將實現「零排放」。 「全世界都承認的高污染項目,到什邡怎麼就成零污染了?!」對市民的質問,工作人員沒有進一步的解釋。 看到沒有進展,人群逐漸散去。現場人士告訴記者,大家並沒有回家,一些人去印製傳單,另一些人製作了「保護什邡環境,還我美麗家園」的橫幅標語,到俗稱「大廣場」的什邡廣場徵集市民簽名支持。 「什邡的市民們,救救我們的家鄉吧!!什邡這個市已經是癌症縣了,還要建那個重金屬工業鉬銅廠,我們堅決反對,這是我們共同的家,保護它是我們的責任,保護環境人人有責!」這份名為《拯救什邡,全城團結》的傳單起到了很大的宣傳作用。 程亮告訴記者,在6月29日之前,他並不知道宏達鉬銅項目以及可能的污染。而更多的市民是在30日後,有人散發傳單徵集簽名,才獲悉宏達鉬銅項目的。 大廣場裏,簽名徵集斷斷續續進行了兩天。6月30日,簽名的人還不算多。到了7月1日,十多名中學生的加入使情況迅速改變。初三女生伴妮告訴記者,參與的主要是位於城區的什邡中學和雍城中學的學生,由於高中尚未放假而初中剛剛考試完,所以基本上都是初中生,以女生居多。 「我們什邡人到底有好多人會有錢搬去外省?所以我們要團結一心,讓鉬銅廠遠離什邡。什邡雄起!」小姑娘們稚氣的聲音發揮了巨大的號召力,至傍晚7時許,橫幅上已經簽滿了市民的名字,周圍也聚集起上千人。 「大家就遊行到市委。」一位市民說,市委大門緊閉,但有政府工作人員出來出來勸導大家,無非是勸他們冷靜,稱大家的要求政府會認真聽取,有問題會好好解決的。 市民們對這樣的回答並不滿意,不時有人呼喊口號。剛開始,喊的是「保護環境,還我家園」,「抵制鉬銅項目,保衛美麗什邡」等,後來矛頭就逐漸集中在什邡市市委書記李成金和宏達集團董事長劉滄龍身上,「打倒李成金」、「打倒劉滄龍」的口號不時響起。 市委大院裏,幾十名警察列隊站立,默默地看著門外的人群。當晚沒有衝突。半夜12時左右,雨越下越大,聚集的人群慢慢散去,高聲相約:「明天再來!」 衝進市委的攻防戰 7月2日,什邡仍舊下著濛濛細雨。早上10時,伴妮和幾名同學趕到市委門前,這裏已經聚集了上百名市民。一名領導在向人群宣講。市民說他叫黃劍,是一名副市長。而什邡市的官方網站顯示,黃劍是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 中學生們擠到前面,正聽到黃劍說請大家相信科學,不要聽信謠言。面對官員,小女生們毫不畏懼:「我們問他:錢重要還是命?他說:命。後面就笑而不語。」看到學生們的表現,市民們大受鼓舞。「有個阿姨就對我們幾個學生說,就應該你們這些學生去鬧!」 一位女士資助了學生們一百元錢,去做了一條橫幅:「保護環境,還我美麗家園!」舉起橫幅,十多名女中學生打頭,數百名市民高呼「什邡雄起」,向市政府方向開進。 什邡市政府在市委西邊大約五百米的位置,中間隔著著名的小廣場,這些地方本來就聚集了大批民眾,遊行隊伍迅速擴大,標語多了起來,簽滿市民名字的橫幅也出現在隊伍中。 經過市政府門前,遊行隊伍並不停留,呼喊著口號繼續向東行進。正在工商銀行辦事情的程亮聽到外面的嘈雜聲,趕緊出來,看到了奇特的打著傘雨中遊行的場景。「最少四五百人,百分之八十是婦女」,浩浩蕩蕩的遊行隊伍繞城而去。 等遊行隊伍繞一大圈回到市委門前,整條大街上都已經擠滿了人。此時市委門前和小廣場內,最少聚集了上萬名民眾。人們對著市委緊閉的大門呼喊「什邡雄起」、「還我家園」等口號。許久,看市委裏面沒有反應,大約11點多,有民眾鼓噪起來,發一聲喊,衝開警察的警戒線,湧入市委辦公樓。 伴妮承認:「有一些不懂事的老婆婆就撿石頭砸爛了市委的玻璃。」而根據政府的統計,民眾「砸毀一樓大廳8扇櫥窗玻璃、3個宣傳欄,4個宣傳展板」。網上流傳的圖片顯示,「中國共產黨什邡市委員會」的招牌也被市民們摘下扔到了地上。 無心辦事的程亮這時也來到市委門前。進到已經被市民衝開的市委辦公樓,看到一片狼藉。樓道內,幾十名全副武裝的特警貼牆站立,呆呆望著樓內噪雜湧動的市民。 7月2日,什邡市委市政府官方網站「什邡之窗」刊登了一篇公開信,標題是《冷靜,是我們幸福的需要》,署名為九三學社什邡市首任主任委員徐永才等四人。該文稱:宏達鉬銅項目將實現「零排放」,對周邊及下游水體不會產生影響。 市民蘭斌是2日下午1時多來到小廣場的。這時天仍然下著雨,但街頭的民眾人數並沒有減少。已經有武警和部分外地特警趕到現場。得到增援的警察們將民眾驅出了市委大院,並推進到小廣場的街口,用防爆盾牌構築起一道警戒線。小廣場上,民眾隔著盾牌與警察對峙。市民們喊著口號將警察的防線推後幾米,警察又齊力推回來。雙方的拉鋸戰進行了好幾輪。有人向警察扔礦泉水瓶子等雜物。 大屏幕上,正在播放《冷靜,是我們幸福的需要》:「7月1日,是黨的生日。別有用心的人包藏禍心、捕風捉影地宣傳該項目,鼓動不明真相的學生集訪中共什邡市委,引來群眾圍觀。」這些話引起了民眾的一陣陣哄笑。蘭斌說,一名掛著對講機的武警戰士悄悄對市民們說:「我是什邡人。我也支持你們!」 然而不久,特警就開始施放催淚瓦斯。第一枚催淚彈丟過來,濃密的煙霧馬上籠罩了小廣場,民眾哄然四散。「淚水不自覺流下,就眯著眼跑。」煙霧散去,人們馬上又聚攏過來。等人群聚集靠近,特警就再丟催淚彈。民眾也就再次跑散。 幾個回合過後,民眾對催淚瓦斯習慣了,也有了經驗。有一名市民捂著口鼻,撿起一枚正在冒煙的催淚彈,甩回到警察堆裏,引起對方一陣慌亂。 下午3時許,應該是接到了上級的指令,開始有小股特警沖出隊伍,用警棍攻擊民眾。催淚彈也開始故意瞄準人群。 一個又一個的人被打昏拖走,一個又一個的人被催淚彈炸傷。被鮮血激怒的民眾怒駡:「土匪!黑社會!」把鞋子、雨傘、礦泉水瓶子,都拋向警察隊伍。還有人到街邊花壇,挖出泥塊石子,向警察砸去。不過,警察們有盾牌頭盔保護,市民們的反擊幾乎沒有給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在憤怒和混亂中,程亮驚訝地注意到武警和特警的區別。整個路口,穿迷彩服的武警防線占三分之二,他們把盾牌樹立地上,雙臂搭在上面,並不攻擊民眾,即使有人向他們丟東西,他們也不回擊。而且,武警們斜眼看著另三分之一防線的黑衣特警一會兒丟催淚瓦斯、一會兒出擊打人,明顯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 大約5時30分,小廣場的大屏幕上開始播放市長徐光勇的講話。徐市長說,政府已經決定,現在就宏達鉬銅項目相關建設問題向大家作出明確答覆:責成企業從即日起停止施工,如大多數群眾不理解、不支持項目建設就不開工。 小廣場上的人們或在奔逃,或在高聲咒駡,還有的在向警察投擲石塊雜物,很少有人注意大屏幕上市長在喋喋不休。 6時許,一輛警方的宣傳車開進小廣場,停在人群中間。 「車就停在我四五米的地方,一個三十多歲穿紅T恤的中年人,很從容自然地下車,順手把車門一關,也沒鎖,就走了。」正在接電話的程亮有些奇怪,旁邊已經有憤怒的群眾用石頭砸向汽車。隨後,幾個人將這輛警用宣傳車掀翻。 程亮突然想到,這可能是政府的圈套,故意讓民眾毀損公物,為後續更殘暴的鎮壓製造藉口。而大多數沉浸在憤怒中的人並沒有這種意識,他們為掀翻了警車歡呼,然後繼續尋找石塊雜物投向警察。 什邡市公安局長何渝多次手持喊話器警告民眾:「迅速離開,否則後果自負!」回答他的,是普遍的咒駡和投過去的石塊。 大約晚上10點,政府決策層下令清場。震爆彈巨大的轟鳴和炫目的閃光過後,是特警的全面出擊。很快,抓的抓,逃的逃,小廣場空空蕩蕩。 「我們贏了!」 7月3日早上,什邡市政府發佈《關於嚴禁非法集會、遊行、示威活動的通告》,要求「凡正在通過互聯網、手機短信息和其它方式煽動、策劃或者組織非法集會、遊行、示威者,必須立即停止違法活動,並自行採取措施消除影響。否則,一經查實,將依法處理。」「凡煽動、策劃、組織非法集會遊行示威活動或打砸搶的人員,限通告之日起三日內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爭取從寬、從輕處理。對拒不投案自首者,一經查實,公安機關將依法嚴厲懲處。」 不過,當天上街的民眾並不比前一天少,什邡街頭繼續上演警民攻防拉鋸戰。由於警力充足,政府把警戒線擴大了很多,將整個小廣場都包含了進去,周邊的各個路口都成了前線。催淚瓦斯和震爆彈交替爆響,特警的出擊也更頻繁,下手也更兇狠。根據記者在醫院採訪的情況,7月3日造成的傷員比7月2日多很多倍。 在這個過程中,一名胖特警因其下手兇殘、無論男女老幼均狠毒毆打而爆紅,他追打一名年輕姑娘的圖片在網絡上被瘋狂轉發。根據網友人肉搜索的結果,胖特警叫劉波,父親在什邡組織部、母親在教育局工作,並將其父母的電話公佈在微博上,「建議各位沒事慰問下」。有網友將劉波追打年輕姑娘的圖片PS成追打劉翔,引發大批網民效仿,發起「劉波很忙」的主題PS活動。 當天下午,伴妮和幾名同學拉起橫幅標語,準備在警方的警戒區外遊行,當即被出擊特警將橫幅標語全部扯下搶走。「我們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家。有錯嗎?」伴妮很委屈。而且,她們的標語寫的是:「中國共產黨萬歲!」「中國人萬歲!」和「什邡人雄起!」 伴妮不知道,她們其實是幸運的。可能特警們看她們一群小姑娘,手下留情了。同樣是3日下午,十多名廣漢市的學生扯著「娼龍成精草泥馬,廣漢什邡是一家」的標語來聲援什邡民眾。他們大部分被警方抓獲,毆打、餓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5時許,什邡街頭的喇叭和大屏幕都開始反復播放停止宏達鉬銅項目建設的通告。「鑒於部分群眾對宏達鉬銅項目不瞭解、不理解、不支持,反映強烈,決定停止宏達鉬銅項目建設。」市長徐光勇說,政府已經決定,「停止宏達鉬銅項目建設,今後也不再建設這一項目」。 隨著通告的播放,正在追打程亮的特警停止了攻擊。其他出擊的特警和武警也退回到小廣場。「周圍沒有人。我一個人歡呼——我們贏了!」程亮說,他流淚了。 流產的公祭 4日晚,仍有一些人到什邡市委門前請願,要求釋放事件中被拘押的民眾。政府隨即釋放了大部分被拘押人員:「對事件中強制帶離人員,除刑事拘留的3名涉嫌犯罪人員外,其餘人員經批評教育、本人具結悔過後已全部釋放。」 隨後的兩天,什邡市表面上恢復了平靜——街市依然繁華,人民平和幸福。但在網絡空間裏,人們通過QQ群等工具傳播:事件中有一名女孩被政府打死,號召什邡民眾7月8日重上街頭舉行公祭。 在記者的採訪過程中,所有人都知道女孩被打死的傳言。一共有三個版本:一是,網絡圖片中那名穿白衣向特警下跪的女孩,她被抓進市委毆打致死;二是,有人發佈的一輛皮卡車後車廂裏有一具屍首;三是,7月2日一名14歲的中學生被震爆彈炸斷腿後死亡。 關於那名下跪的白衣女孩,網友曾穎介紹,那位女孩並沒有被打死,而且曾經與他聯繫,她因為看到特警打人的兇殘而下跪,之後確實被便衣拉進市委,但有熟人看到她,就讓她走了。至於她穿白衣服,是因為她是名環保志願者。 發佈皮卡車裏屍首圖片的人,也被官方迅速找到。「陳付強,什邡市鎣華鎮白泥村四組農民,一直在自貢富順打工。」他發佈的是一張2009年6月30日發生在南京的一起惡性交通事故照片,冒稱是什邡群體事件中被打死的人。 至於「14歲的中學生被震爆彈炸斷腿後死亡」的消息,記者也向每一個採訪對象尋求線索,但他們都稱是聽人說的,沒有人能提供姓名、學校、父母、住址等有效信息。 政府顯然也知道7月8日重上街頭舉行公祭的號召。幾天來,街頭大屏幕循環播放徐光勇市長的談話:「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在這一事件中,絕對沒有一個人員死亡。」以及陳付強承認造謠,向政府悔過的畫面。 同時,以德陽市委常委、副市長身份新兼任什邡市委第一書記的左正,帶領各級官員,分頭走訪基層、企業,並於7月7日連續召開老幹部、工業企業、教育系統等各界座談會,全面佈局維穩事宜。 7月8日,果然又有大批民眾走上街頭,圍聚在市委門前和小廣場裏。而官方也佈置了大量的警察和戴著「志願者」標牌的基層幹部,監控每一個角落。他們不停地對民眾宣講:事件中沒有死一個人,公祭自然就無從談起了。 市委門前聚集的人群,有人控訴特警打人的兇狠,還有人聲稱有親人被抓未放,更有人要求政府為警察打人道歉,但在工作人員的控制、勸解、疏導下,終未釀成新的風潮。 什邡,可能從此真的平靜了。 (本文中部分當事人為化名)

Read More

环球时报向什邡90后维权先锋泼冷水遭驳斥

在此次什邡事件中,突然涌现出了一批90后青年学子的身影,甚至还有在读的中学生,受到海内外舆论的特别关注和好评。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对此,有评论写道,人们仿佛眼前一亮,感觉到了这个社会的希望所在,网上甚至有人把这些孩子称为“首义的中学生”,并呼吁“向90后的什邡中学生致敬”。而一向不甘寂寞的官方代言媒体《环球时报》也及时参与其中,当然,他们的理念总是和民间的表述格格不入,在他们看来,中学生出现在什邡事件中,有百害而无一利,甚至还将其生硬地与十年文革相提并论。 博客中国上作者欧阳南山的文章说,在环球时报看来,什邡事件中的中学生走上街头,无异于文革中的红卫兵被利用,因此,大可不必赞美之,鼓励之。众所周知,十年文革臭名昭著,红卫兵作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打手被利用,最后的下场则是被驱赶下乡,那段历史今天回想起来,确实不堪回首。不过,《环球时报》在此所作的类比却显得十分蹩脚和不伦不类,因为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前者是被最高领导人毛泽东这样的野心家和阴谋家,处心积虑地利用掌控,以达到一己之私和不可告人之目的;后者却是在当今大多数民众沉沦无奈之际的异军突起! 究其原因,当局除了几十年来的愚民教育和大量的谎言欺骗,更辅以金钱等物质基本生存条件相要挟,使得广大民众除了自我沦陷之外,别无选择。大多数民众为生存计,为安全自保,不得不苟且偷生,逆来顺受,恰在此时此刻,什邡的90后和中学生却勇敢地站了出来。按照常理,现在的物质生活与从前相比,大有改善,90后和中学生们无须为衣食所忧,所有的生存压力,基本上都被父辈们咬牙挺着。社会上的种种黑暗与不公,尚未赤裸裸地殃及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原本可以安于网络游戏的刺激,以及各种时尚的消费与运动等等。总之,并不需要与政治有过多牵连,但是,他们却出人意料地站出来了! 文章又说,一言以蔽之,他们恰恰就像那个嚷嚷着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男孩一样,无所畏惧不计后果地走上街头。看看他们打出的横幅吧:“今天不站出来,明天就站不出来”就可以知道,他们对现实与未来的清醒判断。面对这些涉世不深的90后和中学生们,他们为何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并且赢得了人们的普遍赞誉,作为当局是否应该有所反思,应该扪心自问几个为什么呢?作为官方喉舌的《环球时报》更应该疏理其中的原委和来龙去脉。正如该报所分析的那样,为何同样是起因于环保冲突,厦门和大连也都先后经历过类似的事件,但其过程却都没有什邡这样激烈?为何到了什邡这里,在厦门和大连的抗议行列里,都不曾有过的中学生却站了出来?这难道不值得我们的政府和喉舌们深思和检讨吗? 不仅如此,《环球时报》还应该清楚一个细节,在此次什邡事件中,官方相关部门的配合打压不可谓不到位,各种软硬兼施之中,就有专门针对中学生的什么“开除学籍”等等,但他们却并没有就此屈服,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还是如《环球时报》所言:“号召中学生冲锋陷阵,是革命的特征”。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了,这些中学生好端端的,为什么不安静地坐在教室里,专心致志地学习,偏偏要慷慨激昂地走上街头呢?究其原因,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整个国家道德的坍塌,经济的畸形发展,以及疯狂的环境破坏和低人权、低福利的高昂代价等等,所有这些触目惊心的社会现实,难道中学生们置身于互联网这个巨大的信息世界里,能够充耳不闻,熟视无睹吗? 欧阳南山的文章最后回顾说,曾几何时,中国共产党人也曾高声呼吁过:“为什么北大安静的校园里,就放不下几张书桌呢”?到了今天,不仅是大学生,就连中学生都走上了街头,这难道还不值得我们的执政者深刻反思吗?!中学生都在冲锋陷阵,革命的端倪已经出现,难道你们还可以不闻不问,坐等一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革命的暴风骤雨降临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环球时报》还不算健忘的话,一定应该记得,那位突尼斯的小贩是怎样酿成了一场举世震惊的茉莉花革命,并直接导致了世界历史进程的崭新变化! 另一方面,针对什邡事件,《环球时报》以文革红卫兵为例评论说,“利用未成年人实现政治目的,是不道德的”。对此,有网友点评说,听了这话,刘胡兰很伤心,小嘎子很郁闷,潘冬子很蛋疼,红卫兵很纠结,这些曾经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现在却被胡锡进评为不道德者的工具。作者气横秋的文章说,政治童工们本是一枚棋子,集体悲剧也就算了,可是,那个不道德者又是何方神圣呢?1960年出生于北京的胡锡进,一定见过红卫兵膜拜那个不道德者时的震撼场面,胡总编,不要假装纯洁了,搞政治的还有什么道德可言呢? 胡锡进说过:“当信息过少或过多的时候,我相信党中央,这是理性,也是信仰。”就凭这样的理性和信仰,胡锡进即使再摔几个跟头,也会稳坐总编宝座,民间骂得越厉害,往往升迁得越快。因此,对于胡锡进和环球时报,人们最好是不看,不读,不评论,让其自称的200万份发行量成为一个政治负担。那时,既便胡锡进每天上厕所擦屁股,也很难用掉那好几吨报纸吧! 此外,青年作家韩寒7月 4 号发表的博文说,什邡有难,八方支援,年轻的90后很了不起,有消息说,什邡维权的源头,就是因为一些90后的学生去政府门口请愿。很多人都说因为汶川地震改变了对80后的看法,但什邡则让很多人改变了对90后的看法。原本我以为,80后,90后,这些都是要牺牲掉的一代人,但我现在觉得,也许我们自己也可以完成父辈未尽的愿望,这些人,都是未来的主人翁,现在,他们已经来了。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他们的。 此次警方在什邡使用的的震爆弹,也叫闪光弹,男同学们平时只有在射击游戏cs里才能看见,这下大开眼界了。其强烈的闪光也许能让人晕眩个几分钟,但却无法掩盖自己的丑行,你以为这是在拍《黑衣人4》么,一道闪光,老百姓全都忘了发生什么了。每一次的闪光,都是记录历史照片定格的瞬间,你抹不去它。此外,如果市民行为越界,被警方拘留,受到法律惩罚,我对此毫无异议;但是当警方越界,各种对付罪犯的武器都使用到了市民身上,警方是否也要道歉呢? 从什邡政府发布的微博来看,依然用词迂腐,语气强硬,毫无歉意,甚至喊出了“坚决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坚决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大局”这样的口号。不过,这两句话明显是边吹口琴边唱歌,不能同时完成的。 RFI 周西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