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示威事件

爱思想 | 毛寿龙:什邡事件的启示

学友讨论 Q群 29198791 【参与和变革】 欢迎爱思想网友加入一起聊天 士夫 2012-07-09 22:27:19 Q群 29198791 【参与和变革】 欢迎爱思想网友加入一起聊天 启示的启示 老看老想 2012-07-05 23:27:42 1.什邡,专贡老毛吸的手工精选精制雪茄的种植和生产之地。莫非尔今中南海特供,亦古巴特制,接轨国际?否则,中央,省,地市敢上重污染的钼铜冶炼厂? 2."我们不怕牺牲,我们是90后!",稚声警世!足令每个中国活人(还是人的话)汗颜--14岁孩子们,承担"黑狗"催泪弹、爆震弹、高电压警棍的维稳!这亦是未来中国的先声! 3.什邡,也是汶川地震灾区。苦难,还在继续--官祸! 向李承鹏及网民们致意!致敬! 启示的启示 老看老想 2012-07-05 23:23:38 1.什邡,专贡老毛吸的手工精选精制雪茄的种植和生产之地。莫非尔今中南海特供,亦古巴特制,接轨国际?否则,中央,省,地市敢上重污染的钼铜冶炼厂? 2."我们不怕牺牲,我们是90后!",稚声警世!足令每个中国活人(还是人的话)汗颜--14岁孩子们,承担"黑狗"催泪弹、爆震弹、高电压警棍的维稳!这亦是未来中国的先声! 3.什邡,也是汶川地震灾区。苦难,还在继续--官祸! 向李承鹏及网民们致意!致敬!   讨论标题: 作  者: 密码: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参与讨论。若您尚未注册,请 按此注册 进入爱思想社区    

Read More

自由亚洲 | 什邡事件触发网络对骂 男女约架引来多方争议(视频)

四川什邡民众抗议钼铜项目引起一位女记者与政大教授吴法天网络对骂后约架,女记者周燕被拘留五天,多位人士微博质疑吴法天之后遭禁言。有评论认为官方媒体将事件提升至暴力政治的层级,展示的是当权者的心虚。 视频:周燕吴法天打架片段(腾讯视频) 被许多网民称作“五毛”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微博与四川电视台女记者周燕在微博中约定会面后打架事件,持续引发民众关注。吴法天称他“遍体鳞伤”,而与吴法天约架的女记者周燕则被确认拘留五天。 事件起因为日前什邡市民众抗议钼铜项目的建设,吴法天则在微博中称钼铜项目是无害的,此言引起四川电视台记者周燕不满,两人在微博进行了多次对骂之后,周提出约架,吴法天也在微博中表示将赴约,并号召网民前往朝阳公园直播战况。 当天公园中来了数十人,北京艺术家艾未未、作家五岳散人也在其中,周燕首先动手,多人围观起哄后吴法天报警,警方也将现场参与的人员带走盘问。 目前外界无法联系上周燕本人,有人认为打人便是不对,周燕必须接受相应的治安惩处,但认为一般打架事件不构成拘留五天的原因。 吴法天遭到殴打后,当晚在微博中立即为自己进行“洗白”,他坚称自己与周燕所谓的约架是去普法,并且对调侃辱骂他的网民进行一一回应。此外他在微博中也表示新浪屏蔽了他部分内容,屏蔽的内容均提及艾未未等。 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推特表示,“男人与女人因观点不同互相攻击,女人表示要与他约架,男人不仅答应,而且还亲定地点,只是这男人学法律,知道与女人约架不光彩,就美其名说是“普法”。周燕被治安拘留了。只是处罚一方,这样的执法哪有公正可言? 北京维权律师关安平周一向本台表示:我们不能直接断言说北京的警察有地方保护主义,但是过去在其他地方警察地方保护性还是挺严重的,由于执法的公平不能做到位,像两个人打架在别人看来不是大事,反映出了一个司法水平,比如我爸是李刚表现出了一种封建性。 事件发生后有多位知名人士对吴法天提出了质疑,但很快遭到禁言,包括叶匡政、吴祚来、左小祖咒、变态辣椒等。 而吴法天在微博中面对种种质疑的评论也整理出一份自己的事件经过图,指责打人女记者挑衅在先,坚称自己才是受害者,他也在微博中公布了受到多人威胁恐吓。 吴法天原名吴丹红,是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网上言论常常拥护当局也被视为左派,更被网民们戏称为“五毛”,而其人品性也长期遭到质疑,时常发出挑衅的内容待对方回应前删除,之后对质时再矢口否认曾经发过相关内容。 在艾未未税案期间,艾未未获得了网民数百万的捐款,吴法天随后在微博中称艾未未涉嫌非法集资最高可判十年。 艾未未告诉本台记者:吴法天是专职为中国司法系统提供与民众对抗意见的专家,他是非常恶劣的。什邡还有十个警察拿着棍棒围着一个妇女,我在四川被警察打得脑出血他们问过没有,那一千五百多万(罚金)他们有没有问事实是什么样的,这些问题他在所有问题上都造谣。 北京作家余杰周日在推特表示,孔庆东和吴法天就是这个时代大学教授的平均水平,可见这个时代的大学生有多么悲惨了。 香港《苹果日报》星期一署名李平的评论表示,“民间左右派的互掐,不会因有或者没有周吴约架事件而停摆,令人关注的是官方的态度。《环球时报》等官方报章将事件提升至暴力政治的层级,展示的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荒谬,将事件与台湾、南韩的议会暴力相提并论,展示的是中国议会的和谐的虚伪、当权者的心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Read More

BBC | 四川什邡市发生新的民众抗议示威

什邡市民上周举行的示威迫使当局取消建厂计划 据来自四川什邡的消息说,星期日(7月8日)再度有大批民众到中共什邡市委门前示威,当地警方出动警力戒备,但双方没有发生冲突。 一些中国网民通过互联网发布信息说,从当天上午开始,什邡市委门前陆续聚集大批市民,附近广场也有大批民众,市民们情绪都比较平静,没有打出标语,也没有喊口号,警方也没有采取行动驱散民众。 上个星期,四川什邡市民众因担心当地一项钼铜工厂兴建计划会严重破坏环境而举行示威抗议,遭警方驱散,双方爆发冲突。 当地政府迫于民众压力,最后宣布取消了这项工程计划。这促使包括一些国际媒体在内的舆论表示,这是民众的胜利,民意终于战胜了强权。 缺乏信任 但最新的抗议示威显然表明,当局和民众之间缺乏信任,紧张状态并没有消除。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最新的示威似乎是有关一名14女孩在上个星期的抗议示威中被警察打死的传闻引起的。尽管当局对此予以否认,但传闻仍未消除。 引发最新抗议的其他传闻包括,至少有两名参加上周抗议示威的学生目前仍然处于警方的拘押之中。 《南华早报》援引当地一位目击者通过电话对这家报纸发表的谈话说,至少有数百人前往市委附近的宏达广场聚集,想举行公开悼念活动。“但老实说,很少有人知道冲突中是不是有人死亡。” 在原计划兴建钼铜工厂地点附近居住的一位农民对路透社记者发表的谈话也显示了民众对当局的不信任。这位农民形容当局是骗子,并且表示没有人相信当局最终会不会建这个工厂。

Read More

爱思想 | 韩寒:什邡的释放

韩寒:什邡的释放 进入专题 : 什邡 群体性事件    ● 韩寒       四年前,汶川地震,我去四川。隐约记得地震几天后,政府为了防止瘟疫的发生和蔓延,决定捕杀在街上没有主人的狗。作为一个特别喜爱狗的人,虽然觉得难过,但也在非常时期对政府这个决议表示了理解。告别四川,我捡回来一条没有主人的狗,经过检疫,将他带回了上海。之所以在今天提起此事,是因为这条狗来自什邡市的红白镇。     今夜,什邡这两个字被再次提起。回想起四年前在什邡的一路上,两边都是被摧毁的巨型工厂,军队在平地驻扎,这些场景,似幻似虚。     我想到了自己的家乡,上海化工重区金山区亭林镇的一个农村。我目睹着故乡是如何从一个绿水炊烟,空气新鲜的地方变成今天这样,十年,只用了十年,老家已经变成河水如染料,空气似毒药的地方。当年发展这些污染严重的工业项目时,政府骗村民说要发展GDP,政府只有税收多了,才能造福大家。十年过去,周围村民们的生活压力和福利状况比起以前没有任何的改善,但我们再呼吸不到好空气了,我老家边的那条河更是惨不忍睹,一周七色,看一眼就知道是礼拜几。亭林镇的老百姓选择了忍,因为环境部门的检测报告显示,一切合格。是,做人做事,如果没有了下限,可不什么都合格么。可你见过连小龙虾都活不下去的水质么?     你知道中国的老百姓和小龙虾的很像,其实最能忍最能扛,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生存,虽然有两只钳子,但常被人在背后捅刀,你也夹不到对方。一有惊吓,第一反应就是往后退。纵然这样,最后还要被端上桌,权贵们吃一番,擦嘴说,味道不错,就是有点麻辣。     于是,我想对什邡政府说,这不是地震的非常时期,人们对于自己生存环境的诉求是必须被尊重的。你领导几年换一届,以对环境的破坏换一些漂亮的纸面业绩,干好了升迁,干砸了入狱,最好的移民,最差的枪毙,你都不在那片土地上了,只有平民百姓在那。虽然什邡政府决定,停止激起众怒的钼铜项目,但我想,这积怨一定不只是因为钼铜而已。原本是一个钼铜项目利弊的问题,现在演变成了群体事件,愿什邡人的抗争能够理性聪明和安全,求谈判,勿破坏,不要给人留下“暴民,动乱,打砸抢”的证据和口实。     还想对什邡政府说,你们驱散群众的决定太突然,方式太夸张了。我能理解,作为一个地方政府,没有处理类似群体事件的经验,一看政府门口被人围着了,牌匾都给砸了,自然不爽,低头一看人群,抬头一看挂历,我去,组织的生日,心想局势不妙,日子不巧,大事不好,乌纱不保,赶紧驱散了再说,不祝寿也算了,还来砸场子,太不给面子了。可以想象当时决策层下令: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问题。执行层一想,最短的时间内……驱散……明白了……洞幺洞幺……于是连最基本的对话都没有了。你们难道是把人们对生存环境被破坏的愤怒当成了瘟疫来处理,必须当天扑灭?不用任何的对话,就能直接用上催泪弹?经历过汶川地震的什邡政府难道不知道,人们的情绪积累的越多,释放的越多?当人们释放愤怒,哪怕是被夸大或者煽动的愤怒的时候,你不选择释放诚意,反而选择释放辣椒水?这就是真正的警民打成一片,群众泪流满面?     说实话,我不是专家,对于钼铜项目没有什么发言权,只是觉得群众事件不能这样处理。官方说推倒了政府大门,但我看到的照片中更多是国家机器在追打他人。如果仅仅是维持秩序,驱散人群,何须追打和辣椒水。如此草率的使用武力,哪怕是低等级武力,也只会扩大事态。我关心什邡市,也等于在关心亭林镇。愿扛住了八级地震的人们,能扛住追打,也愿扛住了八级地震的政府(大楼),能扛住追问。         进入专题: 什邡 群体性事件    文章分享到 : 新浪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抽屉网 腾讯微博 豆瓣 百度搜藏 更多 本文责编: 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 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040.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作者博客,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Read More

<开阳>困与解?——关于什邡的乱想

我以为,什邡民众的种种担忧和争议,尽管在表面上都指向处理方式、技术和标准,而实际上,其背后都隐藏着一种深深的不信任,对合约、标准和政策之贯彻实施能力的不信任,对事前评审和事后检测中信息真实度的不信任,广而言之,对保障权利不受侵犯的制度的不信任;不错,技术可以购买,标准可以制订,合约可以书写,但谁又能保证,评审过程没有猫腻?处理原料钼精矿的时候真的能够防渗漏且实现零排放?固体废物真的能外售综合利用?运行代价不菲的各种预防应急措施不会成为摆设?永久观测井日常监测的数据不会造假?万一监测结果不佳甚至造成严重伤害,诉讼会被受理吗?     困与解?——关于什邡的乱想   文/CharonWong (吉林大学)     从番禺的业主反对垃圾焚烧项目,到厦门的群体反PX事件,然后 又到大连因为环境问题的散步,最后到现在的什邡,也是以环境问题为导火线,掀起轩然大波,以至于这个因为512地震而第一次被外界知晓的小城又一次名声大嘈。那么这个近年来越发引人注目的环境问题究竟是什么?这个症结的解又在哪里呢? 很多人都看了那个什邡市政府的公开信《冷静——是我们幸福的需要》,刨去百分之九十五的傻缺部分,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的。(写到这里我想再看一看这篇奇文,发现什邡市政府的网站已经把它撤掉了,顿时我眼前就浮现出两个弱智状少男少女夹着尾巴灰溜溜打脸的画面……然后在凤凰网又找到了原文。) 附上原文: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2_07/02/15720445_0.shtml 这篇奇文里面有一段话: 【“钼”与“铜”等微元素,都是我们人体及植物体内必须的元素,人体内各组织都含钼,肝、肾含量最高,又自然地从尿与胆汁中自然地排泄。难道我们要听人鼓动,将一切花木树木砍了,远离“钼”“铜”,最后再将我们自己人体消来了离开“钼”“铜”?】 作者很显然是故意混淆概念,把适量等同于过量了。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批驳的人太多,我们来说一点可取的。 首先这段话提示我们要明确一个问题:是不是真的要抵制石油化工业、金属加工行业等会产生污染的行业? 无可厚非,很多人对化工产品总是怀有莫名的恐惧,一方面出于追求“天然”的自然主义倾向,一方面也是出于对“致癌”一词的误解;其实,离开用途、浓度和剂量而谈论他们是毫无意义的,比如经常残留于洗涤剂中的二恶烷,证实其致癌作用的实验,是用二恶烷浓度高达5000ppm的食物,连续饲喂小鼠达两年,而在100ppm浓度下,并未发现致癌作用;问题是,许多低剂量下无害的物质在高剂量下都可能是有害的,试想,假如你用氯化钠饱和溶液连续大剂量饲喂小鼠两年,结果会如何?用纯酒精呢?用50%的醋酸呢? 扯远了,我们回到那个问题:是不是真的要抵制石油化工业、金属加工行业等会产生污染的行业?     有人认为什邡困局的主要原因是民众短视,想当然地追求天然,然后被煽动闹事。正如公开信里头仅仅是向民众科普了什么是“钼”和“铜”,然后告诫人们不要被煽动利用。很多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也侃侃而谈,一方面冠以“群体无理性”的名头,一方面给人科普污染不可怕云云的。 可是,什邡困局的核心真的在于污染吗? 显然不是。 我们都知道,文明现代生活离不开工业污染,这只是个“度”的问题。也许污染环境的工业设施,不是建在你家门口,就是建在他家门口,总要有人来承担这些——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承担这些的人,必须是自愿的,不能靠政府强制,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这个决策是对当事各方都有利的。为什么有人愿意出租自己的房子给私人医生当诊所或者改建公共厕所?为什么他不怕别人在他的财产里进行污染?因为其主人能够因污染而获利,或者说其获利能补偿因为污染而受到的损失。 那么,为什么什邡人民要把钼铜厂这个所谓的污染企业赶出去? 我们都知道,污染是一种负面的外部性,然后这种外部性在零交易费用和产权充分划定的条件下是不会引起资源不当配置,因为带来污染的生产者和污染的受害者会受市场里的驱使进行谈判,进行互利互惠的交易,从而使得外部性因素内在化。 然而,虽然道理如此,但是为什么事实的结果却总是异常惨烈呢?我们回想起来近年的种种环境污染纠纷案例,污染当地居民和社区很难从司法途径获得救济,通常只有当事情恶化导致冲突、爆出来成为新闻时才获得解决。这很显然具有浓重的机会主义的色彩,这种解决方式既无法形成清晰的权利边界,也难以让这些污染的真实代价以市场价格的形式准确体现出来。 所以,什邡困局真正的问题不是建不建钼铜厂,而是在政府的僭越所导致居民权利缺失,最终使得成本外部化。 自愿才能导致双赢,自愿的交易总是对当事各方都有利的。举个例子,当初广东番禺的垃圾焚烧项目一开始因为政府擅自上马而遭到万人抵制,到现在经过多次谈判讨论基本平息民怨。 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可能不在乎多一点点污染,有的人咬定青山不放松。那些不太在乎的人,可能会想用一点污染,或者仅仅是一点被污染的可能性,来换取另外一些经济利益。 就好比明知道河豚有毒,但是有人愿意饮鸩止渴;坐飞机可能会发生空难,有人仍然愿意搭乘飞机,来换取在路上的时间;坐动车可能会追尾,有人仍然选择暑假坐动车回家,而不是呆在学校里不出门。 对于什邡钼铜厂的污染问题也是类似。说实话,就现在中国的工业发展程度而言,越是大型规模的企业,越重视污染问题——虽然我们经常看到媒体曝光大企业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双汇的瘦肉精,肯德基的过期食品,蒙牛的什么什么……以至于人人自危。事实上,不是因为小企业比大企业更安全,只是它们的曝光率低,就像你不会在焦点访谈上看到我们学校北门的小饭馆天天淘地沟油。 所以换句话来说我们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有人说,小作坊的污染是一个多少问题,大企业的污染是一个事故概率问题。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就是说,不出事故的话,在大企业旁边也还是安全的。那么问题就在于潜在的被污染者是否愿意承担出事故的风险。换句话说,要怎么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承担这些风险? 很简单:谈。谈什么?利益。还能谈什么?不谈利益难道谈感情?要制造双赢的局面,需要潜在的污染者与潜在的被污染者自愿谈判,才能保证他们的协议能够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 从成本收益的衡量看来,污染为零并不是社会的理想状态。有时候污染也是一种获利途径——这个道理在财政学的开篇就有说过。可是什邡政府阻挡了普通民众从污染中获利的途径。 现实情况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政府是瞒着老百姓先招商引资,然后项目确定了企业建成了,再草草宣布一番,算是对群众交代了。群众虽然也获得一定的补助,但是这补助并不是交易双方通过直接谈判确定的,而是双方在隔绝状态下通过政府间接进行的非自愿交易。然后民众开始抗议,政府第一个反应不是组织谈判,而是组织维稳,驱赶抗议民众,用粗暴手段想把速速把事情平息下去。后来民愤着实压不住了,就直接宣布取消了钼铜厂的建设。 由始至终,什邡政府一手包办环境问题,禁止污染者和被污染者双方进行直接谈判,要么让被污染者白白被污染受无谓损失,要么让污染者停工关厂受无谓损失。 这样僭越的做法很自大,也很愚蠢。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国的官僚对“民可使由之;民不可使知之”有着深深的认同,不然为什么一开始就不给群众说清楚呢?——说清楚项目的风险,然后再谈利益。也省的群众认定是官商勾结了——虽然我也觉得肯定有勾结。 每次闹出什么乱子,政府事后反思的报告里肯定会有那么一句:“政府部门未做好对外的信息公开工作”云云,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相当一部分的官僚,甚至非既得利益者的一些人,也都觉得为了防止刁民们敲竹杠漫天要价,绝对不能放任他们谈判的。这无非是一种有罪推定——你事先假定人家是刁民了。好吧就算是“刁民”敲竹杠,那就换地方建咯。当地民众刁不刁,这并不能构成政府僭越的理由。天下这么大,就找不到能坐下来说理的人了?再退一步来讲,一个地方因为敲竹杠的太多,而无法招商引资,经济发展落后,那么这地方的其他人也会埋怨这些敲竹杠的,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正确的舆论。这些人也会知道收敛了,毕竟很少有人会和利益过不去。我再举个栗子,当初我家那里搞村村通的时候,公路修到一个村子,要经过一个老太太的几棵竹子,然后老太太敲竹杠要讹乡政府一笔,乡政府没钱赔她,就打算放弃在那个村子修路,以至于一帮村民把老太太一顿骂,老太太的儿子还亲自砍掉了她的竹子。 除了“刁民论”,还有一个“恐慌论”。长期以来,政府在处理类似的问题时,总是以为掩盖可怕的事情可以避免公众的恐慌;当然,如果你能永远全面彻底地掩盖危险,是可以避免恐慌的,但实际上,另外,许多部门喜欢把一切都遮盖在幕布之下,偶尔由报幕员透露一点剧情,还经常被发现与幕布脚下泄露出的形迹相矛盾,而信息爆炸的今天,大多数掩盖企图最终都会败露,一旦公众发现你屡屡掩盖,那他们对你的全部信任都将瓦解,这时,无论你如何展示技术之成熟、管理之精细、制度之严密,都没人相信了。 所以说现在的专家都被戏谑称为“砖家”了。 在这次的什邡事件中,好多网民都化身知识帝,引经据典,罗列了大量的数据和案例,对钼铜厂的污染和深远危害进行分析。尽管释放政府当即否认并宣称报道不实,但由于它并未对报道所罗列的事实和质疑作出具体回答,而其反应之迅速也表明这一否认不可能基于认真和针对性的调查,因而非但没有消除反而加深了公众的疑问和担忧。 我以为,什邡民众的种种担忧和争议,尽管在表面上都指向处理方式、技术和标准,而实际上,其背后都隐藏着一种深深的不信任,对合约、标准和政策之贯彻实施能力的不信任,对事前评审和事后检测中信息真实度的不信任,广而言之,对保障权利不受侵犯的制度的不信任;不错,技术可以购买,标准可以制订,合约可以书写,但谁又能保证,评审过程没有猫腻?处理原料钼精矿的时候真的能够防渗漏且实现零排放?固体废物真的能外售综合利用?运行代价不菲的各种预防应急措施不会成为摆设?永久观测井日常监测的数据不会造假?万一监测结果不佳甚至造成严重伤害,诉讼会被受理吗? 这种制度上的不信任,使得在类似污染排放等外部性问题上,潜在的权利受侵害者对于一切可能的权利重新安排,采取一概抵制的策略,结果原本可能达成的互惠交易安排,由于缺乏信息透明度和互信机制而无法达成。 或者也可以用行为经济学家的损失厌恶理论来解释。钼和铜没有被人们视为生活的当然组成部分,因而放弃钼铜厂虽然隐形代价高昂,却不被计入损失,而它带来的风险即便再小,也被计入了损失。 钼铜厂在什邡的遭遇,体现了民众在争取自身权利保障上的很大的进步,可惜的是,这仅仅是一概抵制策略的成就,而不是促成更多互惠安排的制度建设上的进步,居民不受污染的权利得到了捍卫,但采用先进技术发展的潜在收益却丧失了;并且,非制度化的抵制策略的盛行,难免会带来更多的纠纷和冲突;当事的利益各方,应把这些争议事件,利用作推进制度创新的契机才是——不过,我好像没看到有这样的苗头……     就真像韩寒说的:“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官方不断下降的道德与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智商之间的矛盾。”随着这两者之间的剪刀差不断加大,这样的事情应该会不断发生,而什邡困局真正的解,在于政府权力的撤退和民间组织跟上。 按照市民社会的理论,在二分法的基础上建构的一个强大的、活跃的、参与的市民社会,将使国家更加负责地行动并对社会的需要更快地作出反应,同时,市民社会的组织广泛地参与到发展项目中,可以极大地弥补国家能力的不足并促进官民合作为特征的综合治理。有人说谈判是没有效率的,所以才要引入市民社会和民间组织的概念。他们决定着单个公民和正式的政治制度之间的关系因而发挥着潜在的关键作用。没有他们,环境谈判要么成为政府的花架子走过场,要么成为部分酷吏或者刁民敲竹杠的工具。 实际上,与环保问题一样,拆迁也是一场博弈,只要使用市场化公开透明的谈判方式,而不是黑箱操作,一定会有更好的结果。但是,利益决定一切,不愿使用市场化方法的人,绝非不懂得道理,而是不愿意放弃利益。而凡不愿接受市场化方法谈判的,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利益动机。一切市场化的、公开透明的谈判,都必将置寻租腐败于死地,所以一切试图获取非法利益者,一定不会选择市场化谈判的方式解决问题。 所以说以上两点在目前的中国好像都是很难实现的。所以我才觉得在中国的市场经济,政府就是最大的外部性。我只是一个姿势水平不够的人,只能提出一点拙见。至于拯救万民于水深火热的光荣使命,只能看看谁会成为鲁鲁修了。     (采编:何凌昊;责编:黄理罡)     您可能也喜欢: <开阳>民主的魅与惑——从什邡说开去 <天枢>今天,我只是一个什邡人 我所认识的约翰•纳什 <天枢>誰的國,慶什麽 <天玑>從春晚相聲說開去(五):2006-2011 无觅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